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科幻小說›陳風唐瑾萱
陳風唐瑾萱 連載中

陳風唐瑾萱

來源:外網 作者:道門第一天婿 分類:科幻小說

標籤: 科幻小說 道門第一天婿

他是龍國最神秘的道門門主!右手神針懸壺濟世,左手神功掌乾坤!三年前,為了報答少年時的恩情,他自我封印,成為贅婿。在這三年里,他為丈母娘一家做牛做馬,但最後卻連一條狗都不如!還被妻子戴綠帽!最後妻子事情敗露,一查之下,他發現錯認恩人。終於,他一怒之下,解開封印,王者回歸!展開

《陳風唐瑾萱》章節試讀:

看到來人,陳風眉頭微皺。
因為這男人不是別人,正是喬家的喬世偉,唐欣怡的未婚夫。
而他的身旁,則跟着唐欣怡。
看樣子,唐欣怡是以喬家的家屬跟了進來。
不過陳風也沒有在意。
「喬公子!」
張新菊硬着頭皮打了一聲招呼。
「就你也配喊我喬公子?」
喬世偉冷笑道「我雖然要娶唐欣怡,但是你和唐瑾萱已經被逐出唐家。」
「我們兩者之間,可沒有半點關係!」
「還有,當年我派人向你女兒提親,你們不答應也就算了。」
「現在到好,竟然甘願把你女兒嫁給一個廢物綠帽王?」
聽到這話,張新菊的臉色有些不自然。
喬世偉當年的確對她的女兒展開過追求,但是被唐瑾萱給拒絕了。
後來不知道怎麼就跟唐欣怡好在一起。
不過,對這些事張新菊也不是很清楚。
那時候她的女兒是誰都不嫁,自己勸了也不管用。
「喬世偉,請你對我媽放尊重一點!」
但是唐瑾萱冷哼一聲,道「媽、陳風,我們坐到別處去。」
喬世偉見狀,怒不可遏,直接擋住了三人的去路,冷聲道「今天分會典禮,總共有六名委員會。」
「而且都會選擇醫院的院長或者副院長擔任!」
「你覺得,就憑你還想分一杯美羹?」
「另外,不怕告訴你們,二院院長秦學智,已經在我們喬家的運作下,成為了其中的一名委員。」
「他會聽從我們喬家的命令,我用他打壓你們芝人堂那家小小的藥店,你們會不會被逼上絕路?」
「到那時,醫藥聯盟都救不了你們!」
聽到這話,張新菊和唐瑾萱臉色驟然一變。
醫藥聯盟只不過是葯業領域所組織的一個聯盟,但是中醫分會,直接有官方的背景啊。
一旦喬家對他們進行制裁,那她們娘倆賴以生存的藥店,就真的得關門,走投無路了。
「你們喬家在申城真的有那麼牛逼?那我倒是很想見識見識。」
這時,一旁的陳風突然發出一聲冷笑。
喬世偉看向陳風,冷哼一聲,道「你這個被我帶了三年的綠帽王,也有資格在這裡犬吠?」
「你信不信我一句話,現在就能讓你滾出典禮會場!」
「我還真不信!」
陳風輕蔑一笑,露出一股睥睨的姿態,「不但不信,今天委員會六名會員,這個秦學智會被革除,換成我媽。」
「呵呵!」
聽到這話,喬世偉和唐欣怡,以及秦學智全都冷笑,就好像聽到了個笑話。
「就憑你這個綠帽王?」
唐欣怡嗤笑道「我勸你們還是別在這裡自取其辱了!」
張新菊又在一旁皺眉,對陳風的語氣有點不適應。
她們娘倆好不容易在唐家揚眉吐氣一次,你現在這麼說。
難道不是又給喬世偉和唐欣怡踐踏的機會嗎?
這時,典禮大會的舞台上響起了主持人的聲音。正是一院的院長郭成剛。
看到台上的郭成剛,秦學智志得意滿,道「張新菊,你給老子等着!」
「一院院長上台,馬上就會宣布我委員的身份了。」
「到時候,你可要繼續清高,不要來跪舔我哦!」
「對了,這件事,還得多虧喬公子的幫助。」
喬世偉笑着點點頭,周圍的幾個葯業老闆,連忙巴結。
甚至有人直接掏出銀行卡給秦學智。
隨着郭成剛開口,全場安靜了下來。
「現在我宣布,中醫總會申城分會,正式成立!」
他語氣明顯激動,特別是當看到人群中坐着的陳風。
深吸一口氣,看向陳風,語氣認真,道「有幸讓先生賞識,並且認命我為分會會長。」
「在此,我郭某人只想說一句話,這一生,我將會為了學會和先生,奉獻和奮鬥到最後一口氣!」
誰都不知道,郭成剛實在對陳風表忠心。
因為,正是陳風的那句話,讓他成為申城中醫分會的會長。
說到這裡,郭成剛微微停頓,旋即用更加激動的語氣,道「現在,有請我們中醫學會總會的會長,葉繼先葉老上台。」
「請葉老親自宣布六名委員會成員的名字!」
葉繼先!
全場沸騰起來。
可以說,葉繼先就是在中醫界的神,也是一個能看得見的搖錢樹。
「葉老,我是你最為忠臣的粉絲啊!」
「葉老,我好崇拜你!」
「我們申城醫學界,都願意在您的帶領下,為醫學事業,無私奉獻!」
秦學智立刻拿出早已經準備好的鮮花,一路狂奔呼叫,朝着台上衝去。
「秦院長真是機智啊!」
「那是當然,否則怎麼可能打敗幾個副院長,又跟喬公子交好,成為院長呢。」
看到這一幕,喬世偉滿意的點點頭。隨後拍了拍身旁的一個國字臉的中年男人,「江副院長,看到秦院長了沒?」
「我告訴你,這就是錢與權的遊戲!」
「你當初在二院,可是比秦學智更有希望升為院長啊。」
「但是你知道自己為什麼被明升暗降了?」
「哈哈,不怕告訴你,秦學智在競選院長的時候,就是我花了錢打點的。」
「江副院長,這個機會,我曾經也給過你。但是,你不想要啊!」
中年男人,名叫江澤生。
他厭惡的說道「我江澤生,豈會跟你們這種卑鄙之人同流合污!」
「你們簡直就是侮辱醫學界的垃圾!」
喬世偉冷笑,「蠢貨!你給老子等着,等秦院長成為了委員會的一員,我讓他把你這個副院長的職位也給撤了!」
「到時候沒飯吃,可以去我喬家的公司,我賞你一口飯吃。」
聽到這話,周圍幾個葯業商的老闆,全部揶揄不已。
他們的眼中,江澤生就是蠢豬。金錢至上的社會,還把醫德看得那麼重?
可笑,可笑!
「葉老,請您一定要收下我的膝蓋和鮮花!」
「因為,您在我心中,就是醫學界至高無上的神!」
秦學智竟然衝到典禮台下,然後舉着鮮花,單膝跪拜!
見到這一幕,全部瞠目結舌。
沒想到這種肉麻的事情都能做的出來!
但更多的人,只恨自己不夠激靈。眼睜睜的,看着這麼好的一個可以跟葉老親近的機會,被秦學智搶走。
「乾的漂亮!」喬世偉忍不住喝彩。
葉繼先看着台下單膝下跪的秦學智,皺眉說道「麻煩後台的工作人員,把花收了。」
秦學智微微一愣,感覺劇本不對。
在他原本的設想中,葉繼先肯定會非常高興的走下台,然後接過他手中的鮮花,再親手將他攙扶起來。
只是現在這種情況,莫非,自己拍到馬屁股了?
最後,他只能訕訕的起身,將鮮花給了工作人員。
郭成剛見他沒有離開,疑惑問道「秦院長,葉老就要公布委員會成員的名字了,你怎麼不回去?」
秦學智自嘲一笑,道「回去多麻煩,等會還要再跑一趟。」
郭成剛只是笑笑,不再勸說。
葉繼先已經開始念着名單了。
「中醫學會駐申城分會,會長由人民一院院長,郭成剛擔任!」
「六名委員會成員,分別是,中醫院院長,錢有福。」
「五院院長,張家來。」
「四院院長,嚴層玉。」
……
隨着葉繼先念出名字,全場也響起熱烈的掌生。
被念到名字的院長,也都走上了台。
正如喬世偉所說,委員會其實已經被各大醫院的院長內定了。
而剩下最後一個,肯定就是二院了。
此時,秦學智認為,葉繼先這是在利用倒敘的方法,最後一個宣布自己。
知道的人都明白,這就是壓軸出場!
然而這時,葉繼先突然停止念名字,一臉嚴肅的道「大家都知道,這最後一個委員,所負責的環節非常重要。」
「因為這個環節負責的是醫藥的各種採購與供應。」
「而已經成為委員的幾位院長,潛心醫學,對這些事情不是很擅長。」
「所以,經過我慎重的考慮,需要任命一個在這方面有經驗,並且誠實守信的人來擔任。」
「多謝葉老厚愛!」
「我秦學智,一定在葉總會長和郭會長的帶領下,焚膏繼晷的完成這份重任!」秦學智迎了上去,滿臉的激動,諂媚的笑容,幾乎讓他臉都變了形。
果然如此,自己是壓軸。
葉繼先之所以將這麼肥美的差事交給他,連他都感到意外。
不過,看樣子自己剛才的表現,還是有用的。
然而,就在這時葉繼先疑惑的看向秦學智,道「你剛才說你叫什麼?」
秦學智笑容一僵,道「秦學智!」
「葉老,我就是二院的院長,秦學智,正是委員會最後的一個成員。」
葉繼先沉聲道「為什麼?我名字都沒有念出來,你是如何知道的?」
「什麼?」
秦學智徹底獃滯了。
此時,葉繼先突然肅然高聲道「我現在,宣布最後一個委員,有請張新菊女士上台!」
短暫的沉寂。
原本已經心死如灰的張新菊,陡然聽到葉繼先念出自己的名字,宛若做夢。
這是幻覺嗎?
「媽,葉老在念你的名字呢!」
「你以後就是申城委員會的委員了。」陳風笑着提醒。
「別瞎說!」張新菊紅着臉沉聲道「肯定是幻覺。」
「不可能!」
而台上,秦學智露出尷尬的笑容,「葉老,您是不是看錯名字了?」
「應該是秦學智這個名字吧?」
葉繼先眉頭一皺,冷聲道「你在胡說八道什麼!」
「選擇張新菊女士成為最後一名委員,也是經過總會充分的調查和研究。」
「也得知她曾經就負責過醫藥供應這塊的工作,而且不管是職業道德和工作認真的態度,以及為人處世,都是最佳人選!」
「所以,總會一致認為,並且決定聘請張新菊女士,成為六名委員會,最重要的委員。」
轟!
全場沸騰。
這一次,也聽得真真切切!
正是張新菊這個名字!
而張新菊也一臉不敢置信的起身。
「怎麼可能!」
「張新菊,你老實交代,你是不是用了不幹凈的手段?」
「就憑你,怎麼會有資格成為委員?」秦學智在這一刻,幾乎失去了理智。
葉繼先冷聲道「秦學智,你真以為自己所做的那些齷齪事,醫學總會不知道?」
「身為一名醫生,身為醫院的院長。成天不務正業,跟那些商人狼狽為奸。」
「你有辱醫生這個聖潔的名字!」
「我現在正式以中醫學會總會會長的名義,革除你的一切職務,並吊銷行醫資格證!」
「郭院長,二院的新院長由你重新任命。」
「他也將會成為委員會的候補委員。」
郭成剛立刻宣佈道「二院的江澤生,江副院長今天也到場了吧?」
「根據我的了解,江副院長不僅是精神科的專家,同時也醫者仁心,經常幫助貧困患者,乃是我們申城醫學界的一股清流!」
「所以,我宣布,二院院長由江澤生擔任,並成為候補委員。」
「江院長,上來吧!」

《陳風唐瑾萱》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