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穿越成皇子被俘,我在敵國做贅婿
穿越成皇子被俘,我在敵國做贅婿 連載中

穿越成皇子被俘,我在敵國做贅婿

來源:google 作者:小黑走了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方勝男 齊等閑

做個過山車,齊等閑丟了小命穿越成龍國八皇子睜眼就被敵國女將綁回敵國做了上門女婿原本小酒館老闆身份讓他在這個世界敵國大賺特賺燒烤大排檔,洗浴大保健,一生愛了無數人,抽煙只抽炫赫門花了唄!借了唄!一步步把敵國拖入消費娛樂的深淵龍國皇帝:「老八找到沒?」四皇子:「找到了,在敵國做了戶部尚書」龍國皇帝:「……」齊等閑娘子:「夫君,我被倭駑欺負了」第二天,倭駑遠征大將軍就被送去見了佛祖「夫君,龍國搶了我糧草」三天後,龍國主動送回來雙倍的糧草展開

《穿越成皇子被俘,我在敵國做贅婿》章節試讀:

擴店升級完成的同時,齊等閑酒坊所釀的白酒和啤酒也同時上線,為了防止客人們總吃串會膩,齊等閑又推出幾道小涼菜。

「拌花菜」,「拍黃光」,「小蔥拌豆腐」,「五彩大拉皮」,「陳醋菠菜花生米」,「酸甜小蘿蔔」。還有燒烤必備花生毛豆。

當然這些都是桌桌隨機贈送的。

這一套組合推出的拳頭產品徹底引爆市場,店面升級後的第一天,營業額直逼兩千兩白銀,一天的純利潤有一千六百兩。

這天一直忙到亥時才結束。整個店的人都累癱了,從開市到打烊所有人幾乎沒有片刻的停歇。店內的桌子更是沒斷過人,上桌客人剛走,立馬有人坐下來。

還有幾撥人差點因為爭搶桌子打起來。好在方唐鏡派來的八個護院及時制止了。為防再起爭端,齊等閑叫人寫了號牌,叫號就餐。

等兩人回到方府時,方唐鏡早已睡下,方鎮遠只好明天再彙報今天的情況。

令齊等閑比較意外的是方勝男竟然還沒睡。

「娘子,怎麼這麼晚還不睡,不會是在等我吧?」

方勝男白了他一眼,卻略有些心虛的說了句「我才沒有等你,就是睡不着而已。」

看着心口不一的小娘子,齊等閑也沒有拆穿她,笑着反問道「娘子,你知道今天賺了多少不?」

方勝男女孩心性立馬顯露出來,好奇的問道「賺了多少?」

「凈賺一千六百多兩。」

方勝男竟被驚的捂住了小嘴,半晌後才反應過來「這麼多,這才幾天就翻了好幾翻,你莫不是哄騙我?」

齊等閑笑着搖搖頭「我怎麼會騙娘子,不信你明天可以問問二哥。」

「好啦!信你了,真不愧是龍國戶部大員的兒子,賺銀子還真有兩下子。你要是打仗也這麼厲害就好了。」

說著有些失落的看着齊等閑。

齊等閑又怎麼會不知道小丫頭怎麼想的,無非是希望他是個能征善戰的戰場英雄。不過這也側面的反映出小丫頭對他上心了。不由讓他心中一喜。

「好啦娘子,早些就寢吧!你明早要去軍營,我也要去酒館忙。」

「嗯!睡吧!」

第二天,方鎮遠早早便去給方唐鏡請安,順便彙報了一下昨日酒館的收入情況。

「父親大人,昨日酒館入賬兩千零七十五兩六錢,凈利一千六百三十一兩四錢。」

聽到這個數字,方唐鏡手中的茶碗差點沒掉在地上。平復了好一會才開口道。

「這與咱家其他所有產業加在一起的收入不相上下了,勝男這哪裡是給我綁回來一個姑爺,這是給我綁回來一個**爺。老二,等閑在生意上有任何需要,只要不過分,你都儘可能的滿足他。」

「孩兒明白,定全力支持妹夫。」

「好了,你去忙吧!」

「孩兒告退。」

待方鎮遠走後,方母開口了「夫君,這等閑到底是什麼來歷,有時間問問,有這等賺錢的手段,想必在龍國也不單單是個軍隊校官那麼簡單。」

方唐鏡點點頭「我也感覺出來了,你要說他是個廚子,看他細皮嫩肉的手又不像,晚上你讓勝男打聽一下。」

「嗯!勝男應該能問出來,我看姑爺對咱家勝男還是很上心的。」

「確實,這個姑爺我越來越喜歡了,對咱家勝男好,還會賺錢,一個酒館就賺出來我需要貼補咱們郡兵的軍費了。」

說罷方唐鏡起身在正堂來回踱步繼續道「往年我求爺爺告奶奶,聖上和父親加一起一年爺不過給我撥十萬兩銀子的軍費,兩萬人的軍隊也救將將夠發餉的,人吃馬喂的只能我自掏腰包,這下好了,姑爺酒館不但能給軍費填補上還有大部分盈餘。」

方母站起身幫助方唐鏡邊整理衣服邊道「剛開始你還看不上人家呢!現在卻是誇起來沒完,有了姑爺,你都快忘了自己兒子了吧!」

「夫人這是哪裡話,當然還是兒子親,等再觀察觀察等閑,他要是真靠得住我就讓他打理咱家的產業,老二就可以專心讀書考取功名了。」

聽到方唐鏡這麼說,方母立馬露出笑臉,她也一直期盼着老二能功名加身,仕農工商,經商之人哪裡比得上仕途。讓姑爺這個外來人掌管商業再合適不過了。

沒一會,齊等閑和方勝男也來給他們二老請安,現在二老看齊等閑的眼神那是慈愛的很,直把齊等閑看的直發毛,以酒館忙為借口早早告退。

接下來的日子,方鎮遠除了解決其他生意問題以外,基本都是待在酒館和齊等閑一起打理酒館生意,兩人變得越來越熟絡起來。

從交談中方鎮遠發現這個妹夫經商頭腦太厲害了,很多想法他想破頭都想不到。

而老大方鎮南也時不時來酒館打打牙祭,對於這個他看不上的妹夫也不再那麼冷眼了,起碼能說上幾句話。

不過多少還是有些看不起齊等閑,在軍人眼裡,經商再厲害也上不了檯面。方勝男多多少少受這個思想的影響,跟齊等閑的關係沒有太大的進展。

而齊等閑這段時間忙於酒館的事,還有不斷調整釀酒技術和增加菜品,和方勝男的溝通時間也變得少了。這也是兩人感情停滯不前的一方面原因。

即便如此,一個月後的一天,方勝男還是做了一件讓齊等閑比較感動的事。

這天齊等閑從酒館回來又是亥時了,一間房間發現在另一側多了一張新打的木床。

還沒等他開口問,方勝男就開口了。

「眼看着入秋了,地上涼,我找人給你打了張床,以後不用睡地上了。」

勞累了一天的齊等閑在聽到這句話後,瞬間感覺不累了,快步走到方勝男的床榻前情不自禁的抱住方勝男。

「謝謝娘子,娘子有心了。」

被齊等閑抱在懷裡的方勝男說不出自己是什麼感覺,心中有些許的抗拒,卻還有一點喜歡這種感覺。

齊等閑抱了片刻就鬆開了手,隨即就一把拉過方勝男的小腳。

方勝男嚇了一跳「你要幹嘛?」

《穿越成皇子被俘,我在敵國做贅婿》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