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穿越後我成了老闆娘
穿越後我成了老闆娘 連載中

穿越後我成了老闆娘

來源:google 作者:林飛衣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金出藍 金桂枝

簡介:金桂枝一朝穿越到架空的古代一來到這個異世界,便遭遇了饑荒和乾旱,還有一個弟弟為了活下去,金桂枝帶着弟弟金藍逃難去往京都逃難最後因為好心人的收留,自己開了一個混沌攤,靠着這個混沌攤姐弟倆得以生活後來遇見了囂張跋扈的貴公子,賞花燈時節遇見了一個傻王爺,還有從街口撿回來的敵國太子再後來,金桂枝成為了京都內首屈一指的酒樓老闆娘,受到萬人追捧展開

《穿越後我成了老闆娘》章節試讀:

葛老太沒回頭,把手背在背後,佝僂着往前走,從鼻孔里哼出一聲,「算你有良心。」

入秋之後,猛地降了溫。葛老太翻箱倒櫃的給金桂枝找了幾件衣服,挺合身,顏色也鮮艷。金桂枝猜這是她媳婦的衣服。

而金出藍身上的衣服則是葛老太的孫子的,這也是金桂枝猜的。因為葛老太看着金出藍時,眼中滿是懷念與難過。

金桂枝怕她太難過,想讓金出藍別穿了,被葛老太一眼把話瞪了回去。

入秋之後,葛老太腿腳疼,金桂枝讓她在家,並讓金出藍陪着她。

金桂枝一個人去西門榮華街賣餛飩。

京都分為西門和東門。

西門是普通人家和窮苦人家的聚集地,周圍的稍微大一點的店鋪都顯露出一種萎靡的狀態,倒是沿着街邊隨意擺放的攤子生意興隆。

而東門,金桂枝沒去過,從食客和其他的小販的口中隱約知道,那裡是這個國家的豪門大戶,天潢貴胄的地盤。那裡的商鋪通宵達旦,裝飾精緻華美,就連樓里的風塵女子都是萬貫纏身。

窮人區和富人區界限分明,金桂枝趁沒人坐在板凳上無限哀傷地想,自己原來就是一個窮人,死了,穿越了還是一個窮人,這難道就是命運!

「呦!刁民,跑來賣餛飩啦。臉洗乾淨了看起來還像個人。」帶有戲謔的男聲響起,把金桂枝的思緒拉回了現實。

抬頭,金桂枝就看到了那晚將他抓包的男子,金桂枝下意識地想跑,卻又明確的知道這個攤子是葛老太的家當。

金桂枝「……」她那天晚上是多麼不是人?

她生生地忍住了逃跑的衝動,滿臉堆笑地對男子說「這位爺要吃點什麼?本店的餛飩可是西門一絕,可要來點?」

餛飩是不是西門一絕她不知道,她只知道她今天可能要去進衙門了。

不料男子隨意地往旁邊的凳子一坐,還把另一隻腿撩到另一根板凳上。

「那就來點吧,記住不要辣。」

金桂枝一臉懵,連忙說好,跑去一邊煮餛飩。

一邊煮,金桂枝一邊觀察。

男子看起來和她一般年紀,黑髮如墨,淡綠色的玉冠稱得他的臉俊俏非常,白色的雲紋綢緞做成的衣裳被他毫不在意地垂在地上,沾染了些許塵污。

一看就是個大戶人家的公子,不知跑到西門做甚,還有這狂放隨性的坐姿,要麼是市井無賴,要麼是權勢之輩。

金桂枝剛把餛飩端上桌,一個黑衣人懷抱着各種禮盒突然出現在了男子旁邊,嚇得金桂枝肩膀慫了一下。

這人從哪裡冒出來的,這難道就是江湖嗎?來無影去無蹤的大佬隨地亂飄嗎?金桂枝覺得自己長見識了。

黑衣男子把東西放在桌上。

「東西都買來了?」男子問。

黑衣人點點頭。

「榮華街最遠的一條巷子的左邊人家家裡上了七十歲的老太太的肚兜也買到了?」男子又問。

黑衣男子生無可戀的點點頭。

oh my god !

金桂枝驚呆了,有錢人都這麼會玩嗎?

但是她並不敢表現出任何驚訝或者指責面前爺的表情,於是,她低下頭假裝自己是根木頭。

男子奇道「她們願意賣給你?」

黑衣男子表情麻木地說「給了她們每個人一錠銀子。」

金桂枝感嘆錢真是個好東西。

男子得意的說「錢真是個好東西。」

男子放了一錠銀子在桌上,」看你可憐賞你的,不用找了,碗我拿走了。「

金桂枝連連道謝,就差給他感恩戴德了,自己不僅不用去官府,還得了這麼一大錠銀錢,少說有三兩。

有錢人真是慷慨,希望他每天都能來可憐自己,金桂枝看着走遠的男子。

街道上。

「司馬闕!我再也不想給你幹這種事了。」黑衣男子忍無可忍。

「司馬恭你好大的膽子!敢直呼本少爺的名字!」司馬闕捧着一碗餛飩怒視黑衣男子。

司馬恭卻不理會他的憤怒,「你忘了你被將軍抽得皮開肉綻了嗎?剛下得了床,又去找辛嵐姑娘,你瞧她讓你做的事,你好歹一個世家公子,能不能有點出息?!」

司馬闕不屑道「這點挑戰算什麼,就算她讓我去跳護城河我都樂意!」看着司馬恭慢吞吞地樣子,「走快點!不然這餛飩都冷了。」

中元節時,天氣變得很冷,陣陣的秋風夾雜着秋雨,冷得人瑟瑟發抖。

「以後我死了……咳咳。」葛老入秋之後身體每況愈下,「把我埋在這裡,也算……一家團聚了。」

金桂枝看着四個大大小小的墳堆,心中五味雜陳,這裏面埋的都是葛老太的家人,其中還有一個她兒子的衣冠冢。

「放心吧,我和出藍給你送終,一定讓你好好地葬在這裡。」金桂枝邊給咳嗽不停的葛老太撫背,一邊對她說。

金桂枝和金出藍順便給這個世界的爸媽燒了一點紙,金桂枝不知道對着火堆說什麼,乾巴巴地拉着金出藍作了幾個揖。

葛老太看不慣金桂枝這麼沉默,「你不叫他們來領錢,他們是找不到路來的。」於是葛老太邊用樹枝刨火堆,邊念念有詞地叫金桂枝的父母過來過來領錢。

「你們過來好好地看看這倆姐弟吧,也是苦命的孩子。」葛老太剛說完,空中飄過來一陣風。

金桂枝瞬間寒毛都起來了,本來她不相信世界上有鬼的,但是她都穿越了,保不齊這個世界還有什麼奇奇怪怪的東西出現。

她哆哆嗦嗦地催促着葛老太和金出藍離開了墓地。

秋末的時候,葛老太死了。

她死了的時候,原本渾濁的雙眼變得清澈,拉着金桂枝的手,斷斷續續地交代她身後的事。

葛老太還是把房屋留給了金桂枝姐弟倆,西門的人口戶籍管轄不甚嚴厲,就算金桂枝和金出藍姐弟倆在這房子里住一輩子都沒關係。

「你好好一個姑娘,該尋個婆家了,以後便會有人保護你,你也好有個安定的生活。」葛老太半躺在床上,哆哆嗦嗦地拿出了一個木盒子,裏面有兩貫錢。

「給我買個……棺材,剩下的你們留……着用。」葛老太說話斷斷續續的。

金桂枝拉着她的手哭的一把鼻子一把淚的,連說好。

金出藍哭着喊了葛老太一聲奶奶後,葛老太解脫般的閉上了眼。

《穿越後我成了老闆娘》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