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穿越重生›帶着系統回蠻荒
帶着系統回蠻荒 連載中

帶着系統回蠻荒

來源:google 作者:於彤 分類:穿越重生

標籤: 於彤 尤赤 穿越重生

於彤穿越到原始社會被迫上崗首領一職後:沒有鹽?首領有辦法肉不能長時間保存?首領有辦法!陶瓷?別家部落里的寶貝?那首領就讓你們人手一個,夠不夠?不夠?那就再加一個!我們的宗旨是:不怕窮不怕累,不怕別人家有寶貝;你拉泥,我砍樹,我們一起勤勞致富!做最強的女王,泡最正的漢子展開

《帶着系統回蠻荒》章節試讀:

於彤……
大兄弟你可饒了我吧!!!
龍的左邊出現了尤赤,手裡也提着一隻兔子。只不過是烤好的。
於彤面露驚恐,眼淚硬生生被嚇了回去。
尤赤的臉有一瞬間的尷尬,他提了提手裡的烤兔。
「首領,兔肉烤好了。」
於彤莫名鬆了口氣,這麼一緊張一鬆懈,頭更暈了,腳更疼了。
「把昨天我給你的那株植物給我拿來。」
聽出她聲音的不對勁,龍和尤赤擠了進來。在洞口的時候兩人還互瞪了片刻,在於彤的喊聲中又連連退了出去。
「別瞪了,趕緊拿來,我生病了。」
兩個原始雄性不明白什麼叫生病,但於彤的狀態他們卻見過。
部落里之前也有人露出過這種狀態,最後大多死了。
意識到這個,兩個人再不敢耽擱。尤赤把烤兔塞到龍的手裡,連着從窄道上向下跳,眨眼間就到了地面。
板藍根就放在右邊的一塊巨石上,此時已經蔫兒了,尤赤不知道這個東西能幹什麼,拿起就往上跑。
拿到板藍根,於彤剛想往嘴裏塞,緊接着猶豫。
這種攸關生死的時候,是不能胡來的吧?
系統,這板藍根能這麼直接吃嗎?
她在腦海里問系統。
緊接着一個透明面板就出現在眼前,上面顯示
板藍根的製作方法,15積分。
於彤懷疑自己眼睛看錯了。她揉了揉眼睛。
的確是15積分。
她有些將信將疑,可在確定購買之前,她猛然一頓,點開製作方法,當看到裡邊的成分表,在搜索材料,看到後面的積分。
她怒了!
到了這個時候,這摳門系統還要問她要積分!
她落的這麼個慘狀也才掙了不到一百五的積分。距離能買得起還差一個零。
她死心了。
眼淚再次被逼出來,嘩啦啦的往下流。頗有些破罐子破摔的直接團吧團吧整個塞進嘴裏。
這個味道……怎麼和板藍根顆粒不一樣啊!
於彤被苦的整張臉都皺了起來,強逼着自己咽了下去,一邊咽一邊抽抽搭搭。
尤赤就蹲在她面前,看着淚流滿面的於彤手足無措,可眼睛卻不由自主的落在整張臉上移不開。
明明於彤哭的這麼可憐,可尤赤卻感覺到自己的內心深處有一股火熱的感覺。
於彤直接將一整株板藍根都吃下去,靠着牆哭的傷心,完全沒有發現尤赤的瞳孔在慢慢變紅。
龍還守在洞外,此時小心翼翼的探頭,方正的臉上滿是苦惱。
「首領,你會死嗎?」
於彤「……」她本來沒覺得自己會被發炎和低燒搞死,可突然想到這裡是原始社會,不是現代社會。
會不會死……還真說不定。
於彤睜開眼睛,慌張的對尤赤說「抱我下去。」
尤赤的眼眸一瞬間移開,當即伸出手臂將她公主抱起。
來到地面,打獵的雄性們已經回來,按照昨天於彤教的方法開始烤肉。部落空地的上空瀰漫著濃郁的烤肉香味。
可此時於彤再聞到這些東西,只想吐。
她轉過頭,鼻尖不小心蹭到尤赤的鎖骨。
溫溫的,清冽的,不難聞的味道。
她有些意外的又聞了聞。
的確不難聞,還有一股淡淡的草木香。
她以為原始人都是臭烘烘的呢。
尤赤不經意的向後仰了下,問於彤「首領,下來了。」
於彤點頭,指着之前放板藍根的大石頭,「把我放那。」
那陽光穿透樹梢,光照正好。
坐到石頭上,於彤又指揮尤赤,「你去找一塊這麼大的石頭。」
她比了個懷抱那麼大。
「盡量凹進去。」
怕說不明白,於彤撿起一根樹枝,在地上畫出形狀。
尤赤瞭然,離開沒多久,再回來時,懷裡抱着一塊石頭。
只不過凹口很淺,於彤又讓他拿石頭鑿。
不光是尤赤,其他雄性都被她叫過來輪換着鑿。
一點點的鑿,不能太大力氣,也不能太小力氣。
大概一個小時後,一個粗糙的石鍋就被鑿了出來。
底還是厚,但也勉強能用。
她先叫人把石鍋架到篝火之前壘起的石頭上,大小剛好,又叫人往裡邊加鹽水,同時讓人繼續鑿一個小一點的石頭,當成勺子舀水,否則石鍋笨重又燙手,不好挪動。
石鍋煮水的速度很慢,於彤精神不濟,昏昏欲睡中,聽到驚呼聲。抬頭一看,就見部落里的人都圍着篝火,而石鍋里的水已經沸騰。
她鬆了口氣,讓尤赤把水舀出來一勺先晾着,等溫度差不多的時候,倒進葉子里,拿來洗腳。
腳必須要清理乾淨,否則感染只會加重,到時候真是回天乏術。
部落里為了烤肉,採集了好多茴香,於彤取一些敷在兩隻腳上。
一陣酸爽過後,疼痛漸漸消減。
那邊石鍋里的水持續沸騰,於彤看到一旁石頭上放着清理乾淨的肉,就讓人把肉和蒜苗、蔥和茴香一起放進鍋里。
對於沸騰的水,原始雄性們保持着新奇和敬畏的心。
於彤說讓做什麼就做什麼,格外聽話。
在等待的過程中,這些雄性們也沒閑着,一個又一個的找來石頭,開始鑿。
當陣陣濃郁的有別於烤肉的香氣躥升後,一陣陣吞咽聲也隨之響起。
於彤睜開眼睛,讓尤赤舀一勺湯。
嘗過後,她點頭頷首「把昨天採摘回來的蘑菇和青菜那些都扔進去,唉,對了,洗了沒?」
雄性們面面相覷,不太明白首領為什麼要吃草,但有了前車之鑒,他們很聽話的去把這些草都洗了,回來扔進石鍋里。
沒過多久,更加濃郁有層次的香味升起。
尤赤之前也鑿了兩個大海碗,此時盛了滿滿一碗,小心翼翼的端過來。
於彤讓他先放到一旁晾着,「你也去吃,很好吃的。」也很補。
尤赤回頭看一眼爭搶的雄性,「不急。」反正方法他已經學會了,待會在弄一鍋。
於彤愣了下,以為他是不想和人搶,就說「要不嫌棄的話,喝我這個吧,我一個人喝不完。」
尤赤扭頭看於彤,眨了眨眼,似乎有些驚訝。
這個新首領剛才說讓他和她一起喝?
意識到自己沒聽錯,尤赤的唇角緩緩勾起。
從昨天到今天於彤的表現一直都是比較嬌氣又愛乾淨的,尤赤就是因為看的出來,才顯得格外驚訝。
低頭看湯的於彤沒有發現尤赤的高興,湯上飄着油,也許是因為第一個舀的,所以油特別大。
她說「你先喝吧。」
尤赤這次就不是驚訝,而是震驚了。
他以為能讓他用她的東西已經是於彤的極限了,沒想到她還願意喝自己剩下的?
尤赤有些暈暈乎乎,於彤說什麼他就做什麼。
走過去端起碗,也不管還燙嘴,咕咚喝了一大口,就要放下。
於彤坐起身子看了眼,還有油,就皺眉。
「繼續喝啊。」
尤赤只能繼續拿起灌了一口,然後見於彤的眉頭沒鬆開,又喝了一口。
不遠處沉浸在美味里的龍終於發現了不對勁,抬起頭就看到尤赤竟然當著新首領的面吃,而新首領可憐巴巴的樣子讓他怒火中燒。
噠噠噠的邁步走過去,將手裡石碗往於彤面前一懟。
「首領,喝我的!」
於彤「……」她看看那比臉盆還大的石碗里堆起的肉山,僵硬抬頭,見龍一臉怒容的瞪着尤赤,知道他是誤會了。
尤赤「……」他也意識到自己好像做的有些過分,所以長長的睫毛落下,為難的看着手裡還有大半碗的湯。
於彤尷尬的對龍道謝,然後接過尤赤手裡的。
油已經被喝的差不多了,但剩下的湯也沒多少了。於彤沒什麼胃口,這點湯足以填飽她的肚子。
沒什麼顧忌的就着尤赤喝過的地方,慢條斯理的一小口一小口的喝。
龍的臉上剛閃過因為於彤不喝而有的小小竊喜,就看到於彤喝尤赤剩下的東西,一時間嘴巴張大,看看於彤,看看尤赤。
半響,感覺自己明白了什麼的龍就對尤赤說「既然首領先選擇了你,我會告訴其他雄性的,在漫長的冬季過去之前,我們不會在和你爭奪交配權。」說完轉身就走,只不過背影蕭瑟,連之前覺得美味的湯都不想喝了。
唉!又是沒有雌性|交配的季節。

《帶着系統回蠻荒》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