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刀劍是怎樣煉成的
刀劍是怎樣煉成的 連載中

刀劍是怎樣煉成的

來源:google 作者:岸繁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岸繁 洛綻 都市小說

我們是徘徊者,徘徊於世界與世界的夾縫中,舉步維艱,稍有不慎,就會落入深淵,再找不到回家的路我們可能是超人類,是修仙者,是魔法師,是假面騎士,是外星人,是妖魔,是鬼怪……記住一點,千萬不要太沉迷於力量!「你說的對,但是……」洛綻如是說「此劍名為亞托克斯,血肉魔法所鑄,吹毛斷髮,劍鋒三米三,凈重六百斤四十兩」洛綻撩開衣服,露出腰間的魔刀千刃、流刃若火、闡釋者、軒轅劍……「來,告訴我,你想被砍成幾份?」……這是一個莽夫從同化區殺穿異位面的故事展開

《刀劍是怎樣煉成的》章節試讀:

洛綻愣愣出神。

「小哥,小哥!你買不買啊?不買別擋着我做生意!」

一名身材矮小,長相怪異的小販朝洛綻叫喊道。

洛綻看向小販,小販全身呈墨綠色,好像游戲裏常出現的小怪哥布林,沒有鼻子,一隻碩大的獨眼佔據了大半張面孔。

攤位上出售的商品是一種掛滿血漿,飽滿圓潤的眼球。

眼球用竹籤串起,每根有四顆,每顆眼球上都分佈着細密的血絲。

一看就是程序員的眼睛。

這或許是……嗯,糖葫蘆吧?

「怎麼賣?」洛綻露出和善的笑容。

一晚上沒生意的小販立刻堆起諂笑,「誠惠,兩截手指。」

洛綻的笑容緩緩消失,「你這眼角膜是金子做的,還是晶狀體是金子做的?」

小販戰術後仰,「小哥,最近新宿區的陰陽寮嚴打得緊,你瞧瞧現在一番街哪還有鬼賣眼球的?這可都是我冒着生命危險摘的新鮮人眼,你嫌貴我還嫌貴呢!」

洛綻笑眯眯地把玩剪刀。

小販害怕地後退兩步, "你,你是故意找茬是不是! "

狂風呼嘯,下一秒,通靈剪刀的鋒利刀口已經抵在了小販的脖子上,冰冷的鬼氣瞬間入侵,嚇得小販顫抖不已。

「你,你想幹嘛!我警告你,這條街可是玉面大天尊大人的地盤,你要是敢壞了規矩,絕對沒好果汁吃!」

話音剛落,不遠處傳來巨大的爆破聲,一頭足有泥頭車大小的牛頭怪物撞碎門板,從冒着粉紅色光暈的風俗店沖了出來。

身後伴着姑娘們嬌滴滴的尖叫。

牛頭怪物轉頭嘿嘿笑道「不給錢就不算P咯?」

說罷,提上褲子揚長而去。

洛綻回頭再與小販對視。

「……」

你別這樣看我,我害怕!

洛綻輕輕合攏剪刀。

感受到脖頸處的微涼,小販當即認慫,「大大大大哥,一切好商量,咱們先把刀放下,您要是想零元購怎麼也得先走流程不是……」

「嗯?」

「拿走!全部拿走!我不想再見到它們!」

「嗯。」

洛綻十分滿意,他溫柔地捂住小販的嘴巴,然後撤下剪刀,將之閉合,尖端對準小販的卡姿蘭大眼睛。

小販要哭了,你到底想讓我怎樣!

「噓——」洛綻低頭俯視,黑色的碎發下,眼眸中殺機一閃而逝,但臉上笑意不減,活脫脫一個陽光帥氣的鄰家大男孩。

「不要出聲,我找你打聽點兒事,打聽完就放你走,如果你敢叫,哼哼~」

小販咽了口唾沫,點頭如搗蒜。

去你馬的大男孩,這特娘的是大魔王吧!

街道熙熙攘攘,長相千奇百怪的「人們」擦肩而過,不時能看到喝醉酒的怪物鬧事撒潑,誰不小心碰到了誰便大打出手,二話不說啃掉對方的腦袋,這種事屢見不鮮。

相比之下,洛綻的行為已經相當低調了。

他環顧四周,見沒人注意,提着小販的脖子走進一間陰暗的巷子。

幾分鐘後,洛綻神清氣爽地走出小巷。

唯有身上的校服,血色更加濃郁。

經過與小販的友好交流,洛綻大致明白了自己的處境。

歌舞伎町一番街,位於東京新宿區,這個新宿不是和島省東都城的新宿,而是來自異位面一個叫做扶桑的家國。

洛綻將其理解為平行世界。

但與本世界不同的是,這個平行世界,妖魔橫行,看似平靜的人類社會下,隱藏着嗜血的妖怪,詭異的怪談,駭人的魔物……甚至還有,傳說中的神明。

然而,人類中同樣有着能與妖魔對抗的存在,陰陽師,斬鬼人,他們掌握超凡的手段,行走在城市角落,除魔衛道。

洛綻摸摸鼻子,什麼熱血少年漫的王道劇情,現在早不流行陰陽師了,大家都喜歡看掛着忍者名號的法師拿星球對轟。

用衣服的下擺擦掉通靈剪刀上新染的血液,洛綻完美融入這群奇形怪狀的妖魔中。

剪刀上的邪穢氣息非常巧妙地遮掩了洛綻身上的「人氣」,再加上他這副幾乎像是從血池裡撈出來的尊容,尋常妖魔確實很難把他和人類聯繫到一塊。

「有點難搞啊。」

洛綻原本想在同化區內大開殺戒的願望落空了。

他雖然莽,但並不傻,如果面對的僅僅是一隻兩隻怪物,憑他的武力或許真有機會打穿同化區,但在歌舞伎町,這樣的想法顯然是不可取的。

這裡到處都是敵人,萬一暴露身份,整整一條街的妖魔群起圍攻,縱然洛綻再能打也無濟於事。

更何況,上面還有一個據說是歌舞伎町真正掌控者的玉面大天尊,具體實力不詳,被小販形容得神乎其技,什麼名震扶桑的大妖怪,什麼力可壓軍毀天滅地巴拉巴拉的。

不知道霍長豐他們打不打得過,畢竟我只是個品學兼優的普通高中生,大boss還是留給勇者小隊吧。

洛綻決定留在歌舞伎町繼續逛逛,照目前這個狀況,想找到回家的路估計不太現實。

他取出手機,準備將面前群魔亂舞的畫面拍下來,回頭跟秦良那孫賊吹吹牛逼。

高端大氣的中州15Pro智能機居然變成了灰白色的小靈通?

「……」

這波血虧!

異位面的科技水平還停留在世紀初嗎?

洛綻正在苦惱,突然,街道的氛圍急轉直下,所有橫行的妖魔皆噤若寒蟬。

一股天崩地陷的可怕寒流頃刻降臨,讓人喘不過氣的威壓席捲歌舞伎町。

洛綻半弓着腰,一隻手按在牆壁上支撐,五根指頭深深陷進牆體。

無差別的壓迫感同樣籠罩了他。

「有意思!」洛綻勾起嘴唇。

有什麼恐怖的東西,要來了。

「咯啦咯啦。」

像是積木碰撞扭動的聲音。

「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我以後不會再犯了,我會付錢的,我真的會付錢的!我,我現在就把欠下的錢還清,不要,不要!玉面大天尊大人!饒恕我!」

洛綻定睛望去,是剛剛那頭逃單的牛頭怪物,牛頭怪連滾帶爬地逃命,龐大的身軀橫衝直撞,彷彿身後有索命的死神在追逐。

不,不是彷彿,是真的……死神!

「唰!」

一記銀色的弧形光影閃過,霎時間,半條街的霓虹燈紛紛爆滅,時空短暫地停滯,隨後,轟鳴的音浪掀起軒然**。

洛綻下意識捂住耳朵,震驚地看向四周。

那是什麼?刀光嗎?

風俗店的狐妖老鴇趴在倒塌一半的店鋪廢墟上失聲痛哭。

一道極其可怖的刀痕斜切大地,將接連數座建築物分割兩半,其中包括風俗店、酒吧、**……

這是凡人難以企及的力量,犁過地表,所到之處皆化為碎片。

牛頭怪窗口大的頭顱悍然落地,滴溜溜滾到洛綻面前。

光脖子就有洛綻腰這麼寬。

這樣的怪物,竟然被一刀秒了?

「咯啦咯啦。」

出刀的人終於展露真身。

寬大的殷紅色斗笠,垂掛的薄紗遮蓋容貌,流露櫻花般柔嫩的嘴唇和娟秀的下巴,她穿着一件純黑色的留袖和服,相當樸素無華,亦如她纖柔素凈的肌膚,在兩色的映襯下,好似美玉。

可惜的是,饒是少女身段玲瓏曼妙,眾人的視線卻統一地集中在她的右臂——

一條由複雜的零件構成,完全木質的手臂。

「咯啦咯啦。」

那聲音正是來自少女的右臂。

戴斗笠的女孩路過崩塌的風俗店,聲線細膩動聽,不帶半分情感,「沒有人可以壞一番街的規矩,罪首已伏誅,祝,生意興隆。」

狐妖老鴇欲哭無淚,罵人的話剛到嘴邊,瞄了一眼少女手中接近兩米長的純白刀具,又硬生生咽了回去。

惹不起惹不起!

「興,興隆……」

附近跟着躺槍的其他店老闆更是有苦難言,他們各個長相凶神惡煞,此時卻都委屈得像剛被惡犬糟蹋過的野貓。

首先,我們沒有招惹任何人!

斗笠少女走到洛綻面前,洛綻以為她要撿走牛頭怪的腦袋,於是默默退開。

「我家主人要見你。」

少女的語氣獃獃的,像個木偶。

「見我?」洛綻表情錯愕。

「是的。」

「我家主人,想見你。」

《刀劍是怎樣煉成的》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