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典風典晚秋黑天
典風典晚秋黑天 連載中

典風典晚秋黑天

來源:google 作者:竹韻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典晚秋 竹韻

【zwzx】「啊,你個登徒子,你放開我!」竹韻被這一拉,再次露出水面,被典風看了個乾淨「啪!」竹韻左手沒被抓住,抽了典風一個大嘴巴,很用力典風感覺臉上有些火辣辣的,可他還是沒放手,沒好氣地道:「你抽筋了...展開

《典風典晚秋黑天》章節試讀:


「你怎麼了,哪裡不舒服嗎?」典風自是發現了竹韻的不對勁,渾身都在發燙。

「你渾身都好燙,是不是得了風寒?」典風的手摸到她的額頭,感覺是有些發燙。

典風只覺得竹韻是生病了,噓寒問暖地。

「你快住手!」竹韻咬着銀牙,恨恨地看了典風一眼,可惜不具備任何威脅力。

「你離我遠一點,我的腿已經好了!」竹韻心裏有些慌亂,她感覺自己的心不在常態,故作冷漠地推開了典風。

典風被推開,有些不解,還是有些擔心「你真的沒事了?」

竹韻輕咬着嘴角,瞪了他一眼,道「轉過身去,我要穿衣服了。」

「哦。」典風木訥地轉過身,只見身後的竹韻,輕聲站了起來。

在她的右手腕,有一枚儲物手環,裏面裝着她換洗的衣物······和劍。

看着典風轉過身去,竹韻眼中閃過一絲羞憤,和殺機!

這個男子,看光了她的身體,簡直是個該殺的登徒子。

「嗡!」手環閃過一絲光芒,一柄長劍出現在竹韻手中,劍尖直指典風的後心!

水潭裡,小鯉魚見此,焦急地拍打着水面,想提醒典風。

可是它力氣太小了,那聲音根本沒引起典風的注意,典風也不可能會明白它的意思。

「殺了他,殺了他就不會有人知道,自己被輕薄了!」竹韻心中,閃着這樣一個心思,於是她持劍便想向典風刺去!

嗖!

劍尖幾乎都抵在典風后心了,竹韻卻突然停住了,眼中閃過一絲掙扎。

「不行,他剛才救了我,不能恩將仇報。」另一個聲音在竹韻心中閃過,竹韻秀眉微皺,沒下得去手。

「別忘了,就是因為這小子,我才差點死了,應該殺了這個登徒子!」惡魔的聲音再次響起,原本退回的劍,再次伸出。

「不行,他毫無防備就轉過身去,這是對我的信任,我不能背叛這份信任!」竹韻腦子裡掙扎着,再次收回了劍。

「師姐你換好了嗎?」典風等了快一刻了,見竹韻沒有動靜,於是問道。

竹韻此時盯着典風的背影,心中正在掙扎,根本沒在意典風的話。

「竹師姐?」典風感到一絲不妙,擔憂竹韻是不是有事,立刻轉過身去。

「啊!」眼見轉身的典風,就要被長劍劃傷,竹韻下意識地就將劍收回了儲物手環中。

並且,典風的突然轉身,將她嚇得愣住了,差點就傷到了他!

竹韻愣住了,於是她身上披着的,典風的薄衫自由落體了。

一副絕世美妙的畫卷,出現在了典風眼前。

這一眼,乾淨利落,典風看了個夠。

「啊!」竹韻此時才反應過來,嚇得尖叫了一聲,典風立刻轉過身去。

「誰叫你轉過來的,你這個登徒子!」

「師姐,我真不是故意的!我見你半天不答話,我,我還以為你出事了!」

典風背着竹韻,焦急地解釋,他真不是那種人。

「師姐你聽我說,我絕對不是有意想看的······」

「你閉嘴!不許轉過來!」竹韻渾身滾燙,俏臉上更是如蘋果般紅透了,連忙從儲物手環中將衣物拿出穿戴起來。

穿好後她瞥見了典風的那件黑色薄衫,薄衫上還有一個小窟窿,是典風之前對戰留下的。

竹韻美眸一轉,不知在想什麼,悄悄將黑色薄衫拿起來,收入了她的儲物手環中。

「師姐你快點,這風吹得大,別得了風寒。」典風背對着,沒有轉過來偷看,很有風度。

聽到典風的關心,竹韻臉上浮現一絲笑意,不過隨之是有些愧疚。因為就在剛才,她差點就殺了他,她覺得有些難為情。

竹韻看了看典風的背影,發現這個男子身材很好,骨肉分明,線條文理顯着力量感。

她還是第一次看到男子的身體,不由得有些好奇,平常要是誰敢在她面前露出胸膛,她可能抬劍就殺人了!

不過這一次,她覺得越看越喜歡。

「師姐,你還沒好嗎?這風兒有些喧囂啊······」典風有些擔憂,這山風吹得喧囂,將岸邊林間落葉都吹來了,他擔心竹韻會生病了。

竹韻恍然,側過身去不看典風,冷道「我換好了,你可以看了。」

她不知怎地,很想讓這個男子看看,她穿上衣服的模樣。按理智來說,她應該立刻離開,可她突然不想走了。

典風這麼晚來這裡幹什麼?她有了些興緻。

典風轉過身來。

竹韻瞥了瞥他的雙眼,發現他正在打量自己,隨後連忙轉開視線假裝四處看風景。

竹韻此時換了衣裳,長發卻依舊縹緲,被風揚起得很優雅,耳上帶着水晶耳墜,胸前除了雪白還有一條純白的水晶項鏈!

一襲純白色的衣裙垂至膝上,一雙完美的長腿還露着,腳下踩着水晶般地靴子,看得見她的小腳丫。

「師姐,你好漂亮!」典風不禁地讚歎,他覺得此時的竹韻,比典晚秋要美得多。

這和不穿衣服的時候比,是另一種美。

竹韻冷聲道「油嘴滑舌,男人沒一個好東西!」

嘴上雖是這麼說,可聽見典風誇她,心裏是高興的。

聞言,典風有些苦笑,爭辯道「師姐我真不是故意的,我只是順着小溪下來,誰知你在這裡沐浴······」

竹韻瞥了他一眼,見他着急解釋的模樣,心裏有些想笑,道「誰知道你說的是不是真的,登徒子!」

典風尷尬一笑,好吧,看來「登徒子」這個稱號,算是消不了了。

「噗!噗!噗!」小錦鯉見到典風無奈的樣子,也覺得有些好笑,頓時拍打着水面,嘴角咧開大笑着。

典風瞪了它一眼,走到它旁邊,將它捉起來道「你笑什麼?連你也敢笑我了?!」

「咦,這是什麼魚?」竹韻見到小錦鯉,有些驚詫,她還從沒見過這麼通靈的魚。

「啪……」哪怕是在典風手中,小錦鯉也用尾巴的前鰭拍着典風的手掌,毫無顧忌地笑着。

它是靈物,能感覺得到典風和竹韻對它都沒有惡意,多以才敢這麼囂張。

「好可愛啊!」竹韻從沒這麼稱讚過小動物,在她眼中一直是弱肉強食,從沒像今日這樣喜歡一個小動物。

她不知道,她的冰冷有些融化了。

典風無奈地看了竹韻一眼,道「這是跟我從上面下來的小錦鯉,我和它玩兒了一路,它就跟着我來了。」

「玩兒?怎麼玩?」竹韻更加驚詫了,人和魚怎麼玩?

「啵!」小錦鯉像是聽懂的竹韻的話,瞪大了雙眼看着她,隨後吹了一個氣泡,漂浮在空中。

竹韻定睛一看,這氣泡竟是七彩的,被風吹着朝遠處飛去。

「你們就這麼玩?」竹韻不可思議地盯着典風,這是小孩子的玩意啊!

典風咳了一聲,不好意思地抓了抓後腦勺,他的確是玩心太大了。

「噗!」小錦鯉縱身一躍,跳到了水中,濺起些許水花。

「額,對了,師姐我的衣服呢?」典風有些尷尬,連忙轉移話題。

這些竹韻尷尬了,她支支吾吾地,隨口說道「我,我怎麼知道?!······興許是風太大,吹走了······難道我會要你的破衣服嗎?!」

典風癟了癟嘴,自討沒趣,只好從儲物戒中再取出一件黑色薄衫,穿在了身上。

竹韻見那滿身肌肉被遮住,眼中竟然閃過一絲可惜,隨後她問道「你大半夜來後山做什麼?」

典風一愣,想起了正事,他是來尋寶的啊,黑天十萬年前的寶藏唉!


《典風典晚秋黑天》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