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刁蠻長公主:攝政王,求抱抱
刁蠻長公主:攝政王,求抱抱 連載中

刁蠻長公主:攝政王,求抱抱

來源:google 作者:沈七七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沈七七 現代言情 蕭浣煙

她,是過目不忘,從醫術繪畫到詩詞歷史無所不通的二十一世紀新新人類沈七七他,是清冷腹黑,權勢遮天,素有才驚九州之稱的天月攝政王墨炎一朝穿越,技能滿分的沈七七成了天月的草包長公主蕭浣煙,虐渣女、踹前任、獻良計,解危局,一路上她玩的不亦樂乎後來,有個狂熱的小粉絲問沈七七對...展開

《刁蠻長公主:攝政王,求抱抱》章節試讀:

皇宮,玉凝宮中。

”對對對,就是這兒,趕緊給我好好揉揉。 ”沈七七趴在桌邊,哀嚎着開口。

昨天她修了一下午的路,那個叫青城的侍衛全程盯着她,結果從填好空隙到重鋪磚塊,全是她一個人完成的。問題她左手根本動不了,全程上演一個悲慘獨臂俠!

”公主,要不奴婢還是去請太醫來看看吧。 ”月靈擔心的開口。

”沒事兒,就是昨天太累了,睡了一覺之後疼死我了。 ”她現在才知道,什麼叫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不,是砸自己的胳膊!

”那奴婢再給您按按。 ”月靈一邊替沈七七揉着胳膊一邊開口說到, ”公主,說起來昨天攝政王殿下也是格外寬容了。 ”

想起公主那句斷袖之癖,她現在後背還冒冷汗。

”打住!這叫做寬容? ”沈七七有些沒好氣的開口, ”對了,昨天太累了,我都沒來得及問,那個攝政王墨炎到底是什麼來頭啊? ”

”公主,難道您真的連攝政王殿下都忘了嗎? ”月靈不可置信的開口, ”攝政王殿下可是我們天月的驕傲,十六歲就在文試和武舉中奪得雙魁,二十歲官拜丞相,文韜武略,才驚九州,後來更是屢屢立功,三年前,先皇患病,才二十二歲的攝政王就代為處理政事,現在朝堂上的事情,也都是攝政王殿下在處理呢! ”

沈七七愣了一下, ”所以,你的意思是,現在是墨炎把持朝政? ”

她只知道,天月先皇在世的時候,太子之斗,皇子們互相殘殺,最後讓年幼的蕭霽景白白撿了個便宜,而蕭霽景的母后早逝,先皇不放心,最後封了蕭浣煙為安寧長公主,代為照顧蕭霽景。可是沒有想到,還有墨炎這麼一出。

”公主,您可千萬別胡說! ”月靈的臉色嚇得白了幾分, ”攝政王殿下是奉命處理政務。 ”

”那蕭霽……不,我是說皇帝和攝政王的關係如何? ”沈七七看着月靈追問到。

”這…… ”月靈想了想, ”皇上愛玩鬧,不喜歡處理朝政,有攝政王殿下分擔,他看起來倒是很開心。 ”

”開心?怕只怕,到了最後,這代理的朝政,就難以歸還了。 ”沈七七搖着頭,神色暗了幾分。

”公主,你可千萬別再得罪攝政王了。 ”月靈皺着眉頭,她不懂這些朝政的事情,她只知道,得罪攝政王的,真的沒有什麼好下場。

”月靈,我…… ”

”稟公主,蘇小姐到了。 ”

屋外,宮女通稟的聲音打斷了沈七七的話。

”蘇小姐? ”沈七七有些疑惑的看向月靈,卻發現後者已經苦了一張小臉。

”她怎麼又來了啊! ”

沈七七心裏面咯噔了一下,看來這個蕭浣煙麻煩還不少, ”她就是我堂姐吧? ”

”公主,您又不記得了? ”月靈皺着眉頭, ”蘇小姐算起來是您堂姐,也是,是……白樺將軍的意中人。 ”

”這個我知道。 ”沈七七點了點頭, ”不就是情敵嗎! ”

”公主,您忘了嗎?每次蘇小姐來了,最後總能傳出您欺負她的風言風語來,也是因為這樣,白將軍才越發…… ”

後面的話月靈害怕沈七七難過,沒有繼續說下去。

而沈七七卻不以為然的挑起眉頭,對着還站在那兒的宮女開口: ”讓她進來吧。 ”

古代白蓮花嗎?她倒想看看,這個蘇沁雪有什麼把戲。

一身白色織錦長裙,斜插着幾隻碧玉簪花,妝容精緻,眉眼如畫。沈七七看着款款走進來的蘇沁雪,心裏面暗暗嘀咕着,的確是個嬌滴滴的美人兒。只不過那眼神裏面若有若無的算計和厭惡,卻還是被她給抓了個正着。

”浣煙,聽說你受傷了,現在好點了嗎? ”蘇沁雪看着沈七七,臉上假意露出幾分關切。

沈七七勾起嘴角,只是看着蘇沁雪和她身後的奴婢。

看着沈七七打量自己的目光,蘇沁雪微皺了皺眉頭,心裏面覺得有些奇怪, ”浣煙,你怎麼了? ”

沈七七勾唇一笑, ”沒怎麼,堂姐既然來了,就坐吧。 ”

”好。 ”蘇沁雪在桌邊坐下,掃了一眼沈七七的手, ”浣煙,聽說前幾日你從樓上摔了下去,所以我特意來看看你。 ”

”多謝堂姐挂念了。 ”沈七七隨意的應了一句。

蘇沁雪又有些狐疑的看了沈七七一眼,故意露出糾結之色, ”那天的事情都是樺哥,不,都是白樺的錯,浣煙,他也是一時疏忽,你千萬不要怪罪他。 ”

”你今日前來,是來說情的? ”沈七七看着蘇沁雪,心裏面冷笑,不過臉上卻露出幾分失落。

蘇沁雪見狀,心中一喜,哼,果然白樺就是蕭浣煙的死穴, ”浣煙,昨日白樺也將事情都對我說了,他只是一時大意,堂姐希望你千萬不要怪罪他,如果你真的生氣,大可以懲罰我,我絕對沒有怨言。 ”

”是嗎?堂姐對白將軍還真是一片真心啊。 ”故意將她自己和白樺說的宛如一體,她就是這麼刺激蕭浣煙的?

沈七七挑眉一笑,接着開口,: ”只不過,不知道堂姐用什麼身份代他受罰呢? ”

蘇沁雪一愣, ”我和白樺…… ”

”你和白將軍怎麼了? ”沈七七輕笑, ”你們兩個人有婚約嗎? ”

蘇沁雪皺起眉頭,看着沈七七。

沈七七慢慢拿起桌上的茶水,輕抿了一口: ”如果本公主沒有記錯的話,白樺似乎是本公主的未婚夫吧。堂姐你如此上趕着為別人的未婚夫求情,還口口聲聲說什麼不管怎麼樣都可以。我還不知道,原來堂姐你還有這個癖好。 ”

撲哧一聲,站在一旁的月靈突然笑出了聲,公主的嘴好毒啊!

而月靈這一笑,讓蘇沁雪的神色徹底陰沉了下去, ”蕭浣煙,你…… ”

”堂姐慎言,我是長公主,你不過是一屆臣女,注意自己的身份。 ”沈七七將手中的茶杯不輕不重的放了下去。

精緻的指甲嵌入掌心,蘇沁雪努力剋制了自己心頭的怒火, ”是堂姐一時失態了。 ”說完,又假意顯得有些落寞, ”堂姐知道,你生我的氣,可是我已經告訴白樺很多次,我們兩個人不要再見面了,可是他偏偏……都是堂姐不對。 ”

”無妨。 ”沈七七看起來似乎毫不在意的擺了擺手, ”白樺一時糊塗,本公主自然不會怪罪。別說我與他還沒有大婚,就算是真的成親了,你看那些女子,若是她們的夫婿要是想要去逛逛青樓什麼的,她們不也只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么! ”

青樓!

蘇沁雪臉上的虛情假意瞬間僵住,心頭的怒火再也忍不住,一巴掌拍在了桌子上面, ”你這是什麼意思! ”

”怎麼了? ”沈七七故意裝作有些茫然的看着蘇沁雪,過了一會兒,才恍然大悟, ”堂姐,本公主不過是隨意打個比方,你又何必對號入座呢! ”

”我…… ”蘇沁雪心頭火氣直冒,恨不得直接伸手掐死蕭浣煙,不過最後,她還是克制了怒火,告訴自己要冷靜,深吸一口氣,蘇沁雪勾起嘴角, ”是堂姐一時衝動了,今日,我本就是來看看你的傷好了沒有,就不提這些了。 ”

說完,蘇沁雪看了一眼身後的婢女, ”還不將東西拿上來。 ”

《刁蠻長公主:攝政王,求抱抱》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