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玄幻魔法›第一初戀,辭爺的限量寵妻
第一初戀,辭爺的限量寵妻 連載中

第一初戀,辭爺的限量寵妻

來源:外網 作者:葉南吱江北辭 分類:玄幻魔法

標籤: 葉南吱江北辭 玄幻魔法

【雙向暗戀+雙大佬+萌寶+久別重逢+偏執深情】四年前,葉南吱毅然決然結束了那場為期只有八個月的冷漠婚姻。四年後,前夫將她堵在牆角處——「新名字不錯,喬軟?翹、軟?」她淡笑着推開他逼近的胸膛,冷靜回擊:「辭爺,我們已經離婚了,靠這麼近,我可以告你騒擾的。」江北辭邪笑,指着她腿邊的兩個小包子:「一,孩子歸我,我歸你。」「二呢?」「孩子歸你,你歸我!」「……」他一邊展開

《第一初戀,辭爺的限量寵妻》章節試讀:

住院部二樓的小角落裡。
葉准手裡抱着一個微型小電腦,攻進醫院監控系統里,一頓操作。
葉俏好奇的湊到葉准電腦邊,奶聲奶氣的問「哥哥,你在幹嗎呀?」
大功告成後,葉准輕哼了一聲「我在懲罰甘蔗男!」
「甘蔗男是什麼呀?」葉俏皺着白白的小眉心,想那玩意兒好吃嗎?
葉准摸着小下巴想了想,對妹妹解釋道「看着人模人樣的,但咬一口就全是渣的大渣男!」
——
十分鐘後,魏洲調出醫院地下停車場的監控。
卻沒查到惡作劇的兇手是誰。
「辭爺,監控被人動了手腳,抹了一段。看樣子,那傢伙不僅是惡作劇那麼簡單而已,應該是蓄意報復。要報警嗎?」
江北辭從來就不是個好惹的主兒。
男人如藝術品般修長的手指,夾着那張字條,目光冷冷瞥了一眼上面歪歪曲曲的字。
字跡,像個幼稚園的。
爆胎行為,像小學生會幹的。
江北辭玩味的勾了勾薄唇「既然這次是見面禮,就還會有第二次。不必報警,陪他先玩玩兒。」
很快,備用車到了。
魏洲一邊拉開后座的車門,一邊猜測「會不會是生意場上的人乾的?」
江北辭晃了晃手裡的軍工小刀,冷笑「生意場上的人若真想干點什麼,那就不是爆胎那麼簡單了。手段弱智,不過這刀不錯,收了。」
「也是,剪斷剎車線都比爆胎高明多了。」
魏洲想想這爆胎這行為,也是沒誰了。
對方恐怕是個小學雞!
——
江北辭從醫院回到江家老宅,已經是深夜十點。
魏洲畢恭畢敬的跟在他身後,「辭爺,您趕了一夜的飛機回國,又馬不停蹄的去醫院守着老爺子做手術,今晚您先好好休息,集團明天下午的高層會議,我已經逐一通知。」
江北辭抬手鬆了松脖子上的領帶,邁着長腿朝老宅屋內走,囑咐道「讓你查的那個喬軟,查仔細點。」
「是,辭爺。」
那位為老爺子做手術的喬醫生,長得是漂亮,甚至比女明星還要惹眼幾分。
只是,如果僅僅是漂亮的話,以辭爺的性格,並不會去關注。
周旋在辭爺身邊的漂亮女人,多到令人髮指。
可這些年,辭爺萬花叢中過,片葉不沾身,對雌性像是完全失去了興趣。
魏洲困惑道「辭爺,您是不是覺得,那個喬軟,有點似曾相識?」
江北辭目光一怔,隨即眉心蹙起「你也覺得熟悉?」
「說不清的感覺,但總覺得在哪裡見過,也可能是我錯覺。」
魏洲沒敢說,那個喬醫生給他的感覺,很像死去的太太!
可是,死去的人,難不成還能詐屍?
江老爺子住院,江北辭低調回國,尚未驚動媒體。
戚曈曈花了點手段,從江北辭身邊人中打聽到江北辭近期的全部行程。
江北辭一進屋,就看見圍着圍裙在餐桌邊打轉的戚曈曈,一身賢妻良母的模樣。
飯菜擺了整整一桌,豐盛至極。
「辭爺回來啦!人家等你一晚上了!還特意下廚做了一桌好吃的!」
江北辭抬腕摘下袖扣,丟在桌上,直截了當的問「到底是哪個嘴上不把門的把我回國的行蹤透露給你的?」
精緻昂貴的袖扣,砸到大理石桌面上,發出清脆冰冷的聲響。
一如江北辭不近人情的冷。
戚曈曈小心臟一抖,端着一杯紅酒鼓起勇氣走到江北辭跟前,諂媚笑着「辭爺,人家只是關心你嘛!你每次一出差就那麼久,人家也會想你的嘛!今天你這麼累,喝杯紅酒解解乏!」
戚曈曈討好的遞上那杯紅酒。
江北辭清明若明鏡的冷鷙視線,落在那杯紅酒上。
男人接了過來,手指輕晃紅酒,笑「這杯酒里,加了幾包葯?」
下、葯這種手段,江北辭憎惡至極。
可四年前,卻被一個女人得逞過,那就是葉南吱。
男人笑意滲人至極!
戚曈曈臉色一白,周身頓時一片森寒。
「辭、辭爺,您在開什麼玩笑呢?我怎麼可能敢…」
話音未落,江北辭端着酒杯的手指,輕輕一松。
酒杯摔在大理石地面上,『啪』一聲,摔得四分五裂。
紅酒液濺在戚曈曈白裙子上,一片狼藉。
戚曈曈嚇得瞪大眼睛,大氣不敢出。
男人卻是輕輕一笑,平靜的聲音聽不出喜怒「你大可以再打聽一次我的行程,我會讓娛樂圈徹底忘記戚曈曈這號人物。」
「辭爺…」
「滾。」
戚曈曈連滾帶爬的離開江家老宅後,江北辭吩咐魏洲「查一下誰向戚曈曈透露的行蹤。」
「查到怎麼處置?」
「割了他的舌頭。」江北辭面無表情的丟了這麼一句。
「……」辭爺您是認真的?
看樣子,戚曈曈這回是真惹怒江北辭了。
魏洲小心翼翼的問「那戚小姐還留嗎?」
江北辭抬眸,瞥了一眼對面餐柜上擺着的一張照片。
老爺子一直念着葉南吱,家裡還留着她的照片。
江北辭盯着照片上女人的杏眸,黑眸輕縮,眸底的暗涌終是漸漸平復。
「念在她那雙眼睛,算了。」

《第一初戀,辭爺的限量寵妻》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