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科幻小說›第一狂少
第一狂少 連載中

第一狂少

來源:外網 作者:寧塵單柔蘇千雪 分類:科幻小說

標籤: 寧塵單柔蘇千雪 科幻小說

剛被女友背叛,素未謀面的未婚妻就找上門來退婚。找到婚書交還,卻得到了爺爺的傳承。從此,一躍成龍!卻又發現,原來婚書還不止一張展開

《第一狂少》章節試讀:

第五章退婚的理由

從未有過的美妙觸感,讓寧塵的手微微一顫。

他連忙在心裏暗罵自己一句,隨後凝神靜氣,按照腦中傳承的方法,調動丹田中的那道青色氣流,朝着單柔小腹渡去。。。。。。

藥店外的車上,蘇千雪看着這一幕又驚又怒,她既替單柔感到不值,也對寧塵更加失望了。

沒想到單柔為了找個理由退婚,竟然付出這麼大的代價!

沒想到寧塵這個混蛋,竟然如此不堪,如此經不起美色。誘惑!

同時,蘇千雪也暗自慶幸,幸好自己已經跟寧塵退婚了!

藥店里,單柔在等。

等寧塵的手亂動亂摸。

只要寧塵的手一亂摸,她立刻就會拿出婚書扔在寧塵臉上。

只是,單柔並沒有等到寧塵的手亂摸,而是等到一股暖流,從小腹進入自己身體,再流向胸口,流向四肢百骸。。。。。。

那股暖流讓單柔胸口的痛楚飛快的消失,身上也從難受的滾燙,變成了舒服的溫暖。。。。。。

單柔忍不住閉上了眼睛。

不知過了多久,當單柔覺得自己渾身輕飄飄,舒服的快要飛起來的時候。

突然,寧塵收回了手去。

「啊?怎麼停了?」

單柔下意識低呼一聲,睜開雙眼,卻驚訝的看到,寧塵正滿頭是汗,臉色蒼白,充滿疲憊的癱坐在地上。

「你怎麼了?」單柔頓時驚道。

「我沒事,就是消耗大了點,休息一下就好,你的情況怎麼樣?有沒有好一些?」

寧塵搖搖頭道,緩緩站起身來。

他小腹丹田中的那一絲青色氣流還是太少,剛剛給單柔治病,差點消耗殆盡。

單柔連忙起身整理了一下衣服,然後仔細感受了一下,發現自己身上那種痛苦,竟不知不覺已經完全消失了。

她頓時毫不掩飾的,用驚喜的眼神盯着寧塵。

今天還真是神奇的一天。

先是突然冒出個未婚夫。

接着,自己拿着婚約來故意找未婚夫的茬,找他退婚。

最後,這個未婚夫,竟然治好了折磨自己多年的病!

單柔媚眼之中,眼波流轉。

她此時看寧塵,跟幾分鐘前看寧塵,感覺完全不同。

『這個傢伙,該不會真的是個深藏不露的神醫吧?』

單柔心裏想着,朝寧塵伸出手「我好多了,謝謝你,認識一下吧,我叫單柔。」

寧塵也伸出手跟單柔握了握,道「寧塵。」

接着,單柔沒有拿出那張婚書說要退婚,而是眼珠轉了轉,故意嬌媚的道

「原來你叫寧塵,謝謝你救了我,我一定要好好感謝你,只不過,我現在也沒有錢。。。。。。不如,我做你的女朋友,以身相許報答你怎麼樣?」

單柔看着寧塵,眼底深處藏着狡黠的目光。

寧塵搖搖頭,他能看得出來,這個單柔是故意在跟他套近乎。

但他剛剛被相處三年的女友背叛,又哪裡有這種心思?

「我不需要什麼報答,其實嚴格的說,我只是暫時把你的病情壓制住了,要想徹底根治,還能用藥才行。」

寧塵說著,拿起櫃檯上的紙筆,唰唰寫了張藥方遞給單柔。

「你把這些藥材買齊,然後找這位老先生熬制一下,連服三天,就能徹底治好。」

單柔接過藥方,遞給老中醫一看,老中醫頓時連連搖頭。

「這位神醫,您這方子我根本都看不懂,這其中的藥理搭配簡直顛覆我平生所學,我可不敢亂熬藥啊。」

寧塵這才發現,自己腦中傳承的玄門醫術,跟如今的中醫還是有一定區別的,便在藥方上寫下了自己的電話號碼,對單柔道「那你先買好藥材,後面再打我電話吧,我得走了。」

寧塵說完,拎着自己的藥材就往外走,他還急着回去給養母秦月淑熬藥呢。

看着寧塵的背影,單柔心裏對寧塵的感覺,再次發生了變化。

一開始得知,自己竟莫名其妙有了個未婚夫,她的第一反應是憤怒。

隨後,在藥材店遇到寧塵,她打算的是捉弄,調戲,然後打臉攤牌,可寧塵卻並沒有按她的劇本走,這讓她感到好奇!

接着,她病情突然發作,寧塵提出的『佔便宜』的治病方法,讓她覺得失望。

當她被寧塵治好,消除痛楚後,她感到的是震驚。

而現在,寧塵拒絕了她『以身相許』的報答,並給她開出了徹底根治的藥方以後,單柔心裏,突然對寧塵生出了一絲好感。

正在單柔發獃時,剛走出藥材店的寧塵,卻被十幾個彪形大漢,手裡拿着砍刀鐵棍之類,堵住了去路。

領頭的,是個只有一隻眼睛的壯漢。

他是南城地下世界大佬,人稱『獨眼狼』。

「寧塵,這些人是找你的?」

單柔突然走到寧塵身後,好奇的問道。

「單小姐,你先回藥材店吧。」

寧塵下意識用身體擋住單柔。

這個動作讓單柔心裏一暖,對寧塵的好感又多了一絲。

這時,獨眼狼已經走到了寧塵面前,上下打量着寧塵,然後冷笑道「你就是寧塵吧?是你打了王明峰?」

原來,獨眼狼正是何琳的弟弟何剛花錢請來,教訓寧塵的。

「王明峰先打我媽,我才打他的。」

寧塵冷冷道。

「王明峰打了你媽?那又怎麼樣?就算王明峰殺了你媽,你也得給老子忍着!」

獨眼狼獰笑道。

「天底下可沒有這種道理!」寧塵語氣冰冷。

「哈哈哈!小子,我告訴你,這天底下別的地方有沒有這種道理,我不知道。但在南城這塊地方,我獨眼狼說有這種道理,那就有這種道理!」

獨眼狼哈哈一笑,伸出手來,要去拍寧塵的臉。

「獨眼狼,我還真不知道,這南城的天底下,還有這樣的道理。」

這時,單柔的聲音在寧塵身後響起。

《第一狂少》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