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歷史軍事›鳳傾九天醫女韶華
鳳傾九天醫女韶華 連載中

鳳傾九天醫女韶華

來源:外網 作者:鳳傾九慕承淵 分類:歷史軍事

標籤: 鳳傾九慕承淵 歷史軍事

她本是狠厲風行的鬼手神醫,一朝穿越新婚之夜,冷麵王爺掐脖要求配合。鳳傾九邪魅一笑,要配合是吧?翻身上馬,佔據主權,直呼王爺你不行!冷麵王爺:」你若乖乖的,這日子本王也可同你過下去。「鳳傾九拿來文房四寶,大字揮灑,拍在了桌子上:」老娘休夫!拿着休書下堂做棄夫去吧!「展開

《鳳傾九天醫女韶華》章節試讀:

午膳,慕承淵與鳳傾九在一起坐着,其他人居於下位。
鳳紫瀾的眼睛直直的落到了慕承淵身上,傾慕之意難以掩飾。
鳳傾九瞥了慕承淵一眼,沒好氣的撇了撇嘴。
真是會招蜂引蝶呢。
慕承淵似乎猜到了她心中所想,原本冰冷的面上覆上了幾分柔情,薄唇微勾淺笑,夾了一塊肉放到了她的碗里,「你不是說早就餓了嗎?多吃點。」
看起來滿是寵溺,貼心至極。
「多謝王爺。」鳳傾九頷首,臉上掛着職業的假笑。
「沒想到王爺與傾九感情這麼好。」趙氏虛偽的笑了一聲,看向鳳傾九的眼中儘是笑意,「我還擔心傾九不懂事給王爺惹麻煩呢?現如今看來,是我多慮了。」
「我看啊,姐姐跟姐夫關係好着呢。姐姐就算犯了錯,姐夫應該也不會在意的。」鳳紫瀾笑着道,暗暗咬牙。
「九兒乖巧懂事,將王府管理的井井有條,怎麼會惹麻煩?」慕承淵說著,笑看鳳傾九,一臉柔情。
一聲九兒,引得鳳傾九差點嗆到。
真受不了!
慕承淵這死男人,是故意噁心她的吧?
一席無話,用過膳後,慕承淵聲稱還有公務,要先離開。
鳳傾九淺笑着拽住了慕承淵的衣襟,一寸寸收緊,聲音低了些,略帶些威脅,「帶我回去,我要回王府,別把我留在這兒。」
慕承淵輕飄飄撫掉她的手,又抬手將她額間的碎發捋到耳中,目光溫潤,「今日是你回門之禮,本王傍晚來接你。」
「過河拆橋啊……」鳳傾九咬着牙關。
殺千刀的慕承淵,他絕對是故意的。
二人狀態膠着,可這些舉動落在眾人眼裡,卻是恩愛的緊,難捨難分之態。
慕承淵深深看了鳳傾九一眼,抬腳上了馬車。
……
前廳。
鳳傾九坐在上座,百無聊賴的玩着茶憲,時不時發出「啪啪」聲響。
趙氏同鳳紫瀾坐在下座,還有孫姨娘還有林姨娘,這二人在府上如同透明人,此種情況,也是趙氏拉來陪綁的。
見鳳傾九無話可說,趙氏立即做出一副熱攏的模樣。
「本來我擔心有了那種事,你在王府會舉步維艱,如今看來,還挺好的。」趙氏面上八面玲瓏,得體的笑容分寸拿捏,舊事重提,擺明了要鳳傾九沒臉。
「姨娘多慮了,王爺待我很好。」鳳傾九嘴角噙着淡淡的笑意,將茶憲扔在茶盤中,冷哼一聲,「怕是不能如姨娘的願了。」
一句話,趙氏的笑容僵在了臉上。
其他人更是連大氣都不敢出一聲。
趙氏眼中閃過一絲狡黠的光。
沒想到鳳傾九不過是嫁了個人,竟然變得如此巧舌如簧了,今日屢次讓她差點下不來台。
可是這麼多人看着,她也不好失了體態,寬了寬臉上僵硬的笑意,直入正題,「讓楚兒進來。」
趙氏揮了揮手,身旁的周媽媽立即出門去。
不一會兒,趙楚兒步伐輕盈,款款走來,一身素白,看起來倒也算的上素雅。
她低着頭,眼中帶着膽怯,靠近後脆生生喚了一聲,「表姐。」
鳳傾九看着她,在腦中把記憶都輪了一遍,卻始終跟這張臉對不上。
她不認識。
「這位是我母家姐姐的小女兒楚兒,自小在京中長大,說起來也是有緣分,兒時與你也算是玩過幾次,一直念叨着。我想着她今日來了,便與你見上一面。」
鳳傾九鳳眸微眯,等下文。
下一秒,趙氏帶着笑意道,「既然有緣分,恰好你在王府孤身一人,也有頗多不便,依我看,要不你將她帶回王府,也算是她的福氣,也能輔佐你,總歸是自家人,不會錯的。」
鳳傾九聽完,嗤笑聲差點呼之欲出。
好傢夥,趙氏這是讓她給慕承淵納妾啊。
好一句自家人不會錯的。
她趙氏的娘家人,什麼時候成為自家人了,真是可笑至極。
鳳傾九攏了攏衣衫,臉色沉了沉,開口還沒回絕,便聽到趙氏迫不及待的催促。
「楚兒,還不快給表姐敬茶,這可是你八輩子都修不來的福氣呢!」
「是。」趙楚兒倒也是聽話,應了聲,端起茶在鳳傾九面前跪下,訕訕道,「表姐,請喝茶。」
鳳傾九臉上剛覆上陰翳,還未發作,外面突兀的傳來一陣叫罵聲。
「你算什麼東西,竟然敢攔我?滾開!」
話音剛落下,一貴婦人迎面而來,她衣着華貴,像是一陣風,急匆匆的,嚇煞眾人。
來人不是旁人,正是鳳傾九的親姨媽,姜意柔,性格一向潑辣,是這京城出了名的潑皮破落戶,一張巧嘴,繞是王公貴族也不給任何面子。
鳳傾九鬆了口氣,寬了寬衣袍。
雖然說對姨媽有所印象,知道她是個什麼性格,可那總歸是記憶,可這真的見到真人了,不得不說,絕了!
得了,她也不需要出口了,趙氏涼了。
果然,下一秒——
趙楚兒手中的茶杯頓時被掀翻。
「啪——」的一聲巨響,驚得趙氏直直站起。
「你還真是好大的威風呢。」姜意柔站在三人面前,橫了趙氏一眼。
「今日是傾九回門之禮,姜家妹妹,你這是做什麼?」趙氏神色慌張,立即說著圓場話。
「住口,你個賤籍的娼,也配跟我攀親帶故?」
姜意柔一點不給趙氏面子,一句封喉。
「說好聽的,叫庶母,尊稱一聲姨娘,說不好聽的,你不過是為妾為奴的,本應該給嫡女端茶倒水請安,如今卻一翻身做起主人來了,端起架子擺起長輩的威風來了。從來沒見過這種道理。」
「呸!你個不要臉的腌臢貨,嫡女回門之禮,新婚燕爾,竟逼着嫡女喝妾室茶!你算個什麼東西,你娘家的女兒又算個什麼東西,一窩子鼠蛇,自己靠着皮囊攀上枝頭了,也不看看黎王府,看看黎王是什麼身份,是你們這些東西能夠隨意攀上的?」
姜意柔三言兩句,還連淬了兩口,淬的趙氏臉色蒼白,眼中隱隱都逼出了淚光,卻又一句話都不敢搭話,也不敢還口。
姜意柔低眉,狠厲的掃了趙楚兒一眼,「你還跪在這裡幹什麼?還不滾出去。」
趙楚兒也是養在閨閣的女兒,哪裡見過這等場面,捂臉哭着跑了出去。

《鳳傾九天醫女韶華》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