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武俠修真›浮生人間共白首
浮生人間共白首 連載中

浮生人間共白首

來源:google 作者:沫鹿吖 分類:武俠修真

標籤: 墨凌 武俠修真 蕭雪菡

蕭雪菡活了百萬年,見過了太多的人類修士,可他是唯一一個讓自己停下步伐而非趕盡殺絕的捉妖師她挑逗他,迷惑他的道義,朦朧之間她動了情,錯誤的愛上了一塊冰煞若非渡劫登仙,妖和捉妖師之間只是空談她給的愛太過蠻橫,頑石一般堅不可摧,卻忘掉了自己是妖,怎麼能夠信任捉妖師?鬼忘川的一抔忘憂之水,了卻浮生痴情怨恨至此,茅山第一劍修浴火重生,也造就了妖族最後一代狐妖的隕落分分合合,分久必合「墨凌,你別傷我了,傷的我心肝疼」沒想到一個冰煞,也是會動情的,你知道嗎,你的道,在情面前一文不值展開

《浮生人間共白首》章節試讀:

墨山後林

悶沉的一聲轟鳴聲,密林中傳來了數百隻飛禽的鳴叫。

林下。

狐妖銳利的血爪抓破了少女嬌嫩的手臂,殷紅的鮮血順着她潔白的手腕流落。

少女頭暈目眩,身後的金髮狐妖從紫霧中顯形,伸出血跡斑斑的血爪,輕鬆的將她一把提了起來,貪婪的往她的脖子狠狠咬去。

少女身段姣好,圓潤豐滿的臉頰,帶着點點**的紅暈,她鳳眉如月, 狐眼靈動,櫻唇嬌艷,清純動人,秀髮濃密自然垂落至地面,兩個小巧玲瓏的丸子頭格外清新。

衣袂沾染泥土和血跡而髒亂不堪,驕陽一般鮮紅的衣裳因為身材瘦小而略顯寬鬆。

少女的嘴唇咬出了血漬,而狐妖吸吮着她的血液,亮麗的紅色狐尾熠熠發光。

「蕭雪菡,你還是落在了我的手裡。」

墨山地帶妖獸頻繁出沒,傳聞當地已成為了狐妖的巢穴,統領一代狐妖的正是當年被茅山派掌門重創的九尾狐妖蕭雪菡。

蕭雪菡仰着頭大口喘息着,渾身的妖力被血狐一停不停的吞噬並且吸收,她的臉色愈發蒼白。

「血臣,你跟了我這麼多天,想要的也不僅僅是我的修為吧?」

血臣冷哼一聲「誰稀罕你的修為,我要的,只是你的血月玉佩。」

他突然伸手扯住了蕭雪菡脖子上的紅色玉佩。

蕭雪菡抓緊了他的手,另一隻手緊緊地握緊了脖間的玉佩。

她死死地咬着牙,恨恨道「血臣,你別做夢了,就算我毀了它,也不會給你的。」

蕭雪菡眼中流露着毅然,手裡的血月玉佩冰涼徹骨,如同她的心情沉沉浮浮,但是儘管如此,她也會毫不猶豫的與玉佩共存亡,狐族不能交給血狐!

「你成天嚷嚷着要當狐仙,如今你只差渡劫的登門一腳了,只要十尾一現,妖族就會出現第一個仙,難道你想要苦修百年的努力功虧一簣嗎?」

「血臣,沒用的,血狐不是狐妖正統。」

蕭雪菡搖搖頭,璀璨晶瑩的眸子流露出一絲憐憫。

「是不是,不是你決定的,我殺了你,奪了你的玉佩,拿走你的妖靈丹,誰能阻止……」

「血臣。」蕭雪菡無語的看了他一眼「廢話真多。」

「蕭雪菡……」

話音剛落,血臣的腳邊出現了一個白色的圓環,金光滑落,不知不覺間一道劍陣顯形,竟是茅山派的劍道。

沒有任何的防備,血臣慘嚎一聲,一道劍光劈中了他的胸膛,再回過神來的時候自己抓住的九尾狐妖已經消失不見,一道光環如同屏障一樣將他團團包裹。

陣內,劍光閃爍,血肉橫飛。

三米外,蕭雪菡面色訝異的看着將自己護住的白衣修士,帶着自己從空中緩緩落到地面。

少年劍眉如月,眸若寒星,清冷的如同千年冰煞難以靠近。

他正是茅山的清水長老首徒墨凌,也是天下第一劍修。

他在第一道場上挑戰群英,一己之力穩坐天花榜首寶座二十一天,無人能敵。

因為揭了唐朝的懸賞榜,他在墨山一帶進行為期一年的除妖,並保護村落居民的安全。

蕭雪菡的眼神複雜的看了墨凌一眼,自己都準備和玉佩一同毀滅了,他是從哪裡冒出來的,竟然誤打誤撞救了自己一命。

「謝謝大俠救命之恩。」蕭雪菡假裝唯唯諾諾的行了一個小禮。

少女渾身是血如同一個血人,可她卻絲毫感受不到疼痛,彷彿那些傷痕沒有發生在自己 身上一般。

「別動。」墨凌的手掌上藍光乍現,淡淡的真氣流入了蕭雪菡的胸膛處。

「你中了妖毒。」

那溫潤的靈力讓少女身體微震,她下意識的抱住了墨凌的腰肢,靈動的大眼睛撲朔迷離,小心翼翼的將嘴角的尖牙隱藏,還有若隱若現的那一截狐尾巴。

然而,一道紫色的光芒打中了墨凌的手腕,如同觸電一般逼迫墨凌停下了手中動作。

「大俠,這是我的玉佩,你剛才給我渡的真氣可能是和它相衝了吧,請大俠莫管我了,趕快捉妖……」

怕墨凌誤會,蕭雪菡連忙假咳幾聲,虛弱不堪的說道。

「茅山的小子,你以為擺了一個破劍陣能夠殺了我?」

血霧凝形,血臣的身體被黑霧籠罩,眼神凌厲的望着墨凌。

似乎還有一股燒焦的怪味……

這個茅山小道士,布下劍陣竟然沒讓自己察覺,想必是有些本事的。

「自然不能,但廢了你,還是綽綽有餘的。」墨凌嘴角微微上揚。

「口出狂言,你!」血臣本還在猖獗,下一秒卻捂住自己的胸口,臉色大變「你在劍陣里下毒?這是茅山的手段?」

「茅山弟子,劍道、煉丹、制毒,都是必修,如果你還想留條狗命的話,趁早離開。」

蕭雪菡眼睛一亮,茅山弟子?

血臣的狐臉表情陰沉不定,是喜是悲捉摸不透,他的身上的妖霧越來越薄弱,想來不知名的毒正在慢慢吞噬自己的修為。

「我警告你,趕快給我解藥!」

「有這個時間說話,還不好好的去換換血,說不定還有救。」

墨凌也不傻,他知道眼前這個血狐雖然身中劇毒但實力依舊不凡,至少拿捏自己還是綽綽有餘的,所以無論如何都得智取不得莽撞。

聞此,血臣臉色陰沉滴水。

他咬牙看了蕭雪菡一眼,迅速消失在了天空之中。

等到血臣消失之後,墨凌才看向蕭雪菡,卻發現此女已經面色蒼白如紙,就連嘴角也變成了烏青之色。

「你解不了我的毒,快……快送我……回去。」

蕭雪菡有氣無力的趴伏在墨凌的胸膛前,虛弱的甚至連眼睛都睜不開了。

墨凌點點頭,帶着蕭雪菡御風飛起,在蕭雪菡的指引下東繞西繞終於來到了一間破木屋裡頭,深在密林之中,雪竹遮天蔽日,泉水潺潺,偏僻而又清幽,倒像是一個隱居的不二之地。

小木屋裏面乾淨整潔,柜子上擺放着各式各樣的藥草。

蕭雪菡趴在桌上大口喘氣,顫巍巍的拿手指着前方的竹籃子「血……血魄草和默蓮子入葯,熬煮三分鐘。」

因為這是普普通通的凡草,墨凌略有耳聞,也是抓了一大把血魄草碾碎取汁和默蓮子放入了葯壺裡頭加熱蒸煮。

很快墨凌就端着一碗棕黃的葯湯走到了蕭雪菡身旁,輕輕地扶起少女,看着她喝下了葯汁。

一個時辰的休整,蕭雪菡體內的妖毒終於被壓制下去了許多。

「你一個凡人,怎麼會有法器?」墨凌探了探蕭雪菡的血月玉佩,裡頭的一滴精血引起了他的注意,想必是道士的鮮血,能夠鎮妖除魔,一定程度上可以延緩毒性散發,但是面對血狐,顯得是如此的力不從心。

「大俠,此物是一位道士贈給我父親的,能夠驅妖辟邪,至於法器這類,我不大懂。」

蕭雪菡嘆了一口氣,雖然體內的妖毒受到了壓制,但是副作用在所難免,少女的臉白的像張紙一樣,渾身也是軟綿綿的沒有力氣。

「可是,我的爹娘早在三年前就被妖怪殺掉吸幹了精氣了。」

蕭雪菡垂下了眼帘,微微輕啜出聲。

「你可知殺害你的父母的妖獸是誰?」墨凌問道。

「正是方才大俠擊傷的惡妖,他是血狐的首領,我們村子裏已經有太多村民被他和他的手下抓走吸幹了精氣,要不是大俠出手相助,也許今天我……」

蕭雪菡擦擦眼角的淚珠,看着墨凌的凝重神色,必然是打動了他,忍不住暗暗嘴角上揚。

「瞧我這個記性,還沒問大俠的貴姓呢,我先自我介紹一下哈,我叫蕭靈。」蕭雪菡說道。

「茅山弟子墨凌。」墨凌隨口道「妖獸害人就是死過,事不宜遲,現在你便帶我回你說的村莊。」

「好啊,爹爹如果知道你為我們除妖,怕是會高興的很吧。」蕭雪菡拍了拍手掌,卻是虛弱不堪的捂住了胸口,嗆了幾聲後起身。

「墨大俠,走吧。」

《浮生人間共白首》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