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武俠修真›和離後,炮灰女配富甲天下
和離後,炮灰女配富甲天下 連載中

和離後,炮灰女配富甲天下

來源:google 作者:奶 分類:武俠修真

標籤: 慕凌雲 武俠修真 白婼

美食博主穿書成炮灰女配,命在旦夕?不,姐的人生要自己掌握撕掉劇本,開啟金礦空間,搖身一變成富婆誰讓姐不高興,姐就用金條金磚砸死他嬌柔小妾作妖?撕掉她的偽善,讓唾沫腥子淹死她婆婆偏心?直接廢掉她的皇后之位渣男厭食症?美食一出,收服他的胃只是,狗男人怎麼纏上她了?她只是幫他治胃,沒想要他的心啊!展開

《和離後,炮灰女配富甲天下》章節試讀:

「太子妃詐屍啦!」

兩名嬤嬤扔了草席,奪門而逃。

白婼坐在冰冷濕透的地板上,拍着胸脯順了順氣,震驚地發現自己身處一間古代的小院里。

此刻她全身濕透,枯瘦的手背上掛着幾顆凝固了的血珠子,稱着蒼白的皮膚觸目驚心。

「這……」白婼震驚地睜大眼睛,「這是什麼地方?」

身為美食博主的她剛中了千萬大獎,正在領獎中心等着領獎退休,怎麼換地方了?

無數的記憶湧上來,陌生又熟悉……

「我靠!這不是我剛吐槽過的那本小說情節嗎?」白婼無語地意識到她穿書了!

這是一本很狗血的古言小說,女主薛柔是丞相家的貴女,和慕凌雲青梅竹馬,自小就有婚約。

但女配……咳,也就是她——身份尊貴的北州公主。在一年前慕凌雲出使北州時,對他一見傾心,直接在自家宮裡把慕凌雲睡了!

慕凌雲沒辦法,只好把她娶回東州。

東州太后和北州太后是故交,很滿意這樁婚事。

滿意到什麼地步呢?直接助力慕凌雲從激烈的奪儲競爭中殺出重圍,成為東州太子。

那時,慕凌雲雖然不喜歡她,但也還算相敬如「冰」。

直到半年前薛柔入府,這一切就變了。

薛柔聲稱自己被原主下了葯,無法和慕凌雲同房。若在一年內無法解毒,便會七竅流血而亡。

從此,慕凌雲便恨透了原主。

無數次逼要解藥未果,讓慕凌雲和原主的關係越來越差。

兩個月前,北州亡國。

原主徹底淪為無依無靠的孤女,慕凌雲變本加厲,在薛柔的慫恿下,以殺僕從來要挾原主交出解藥。

原主哪裡有解藥?

這毒根本就不是她下的!

於是,原主的陪嫁僕從全部被殺。

今日,心灰意冷的原主終於不堪折磨,跳水自盡。

而她也是倒霉,滔滔穿越大軍不是當公主就是當貴妃,大散女主光環,偏她成了個倒霉的炮灰女配。

在原著里,她死後不久,劇情出現大反轉——薛柔舉報慕凌雲謀害髮妻,慕凌雲被剝去太子頭銜,貶去幽州,最後還被薛柔滅了。

因為薛柔根本不愛慕凌雲,人家愛的是真正的男主慕凌風。

她委屈自己當慕凌雲的側妃,只是為了幫前皇后所生的慕凌風尋找時機和證據,打敗慕凌雲奪走太子之位。

什麼中毒不能同房也是騙人的,人家是在為男主守身如玉!

原著的大結局是慕凌風成了新的太子,薛柔也成功回到他身邊,兩人從此過上幸福的生活。

慕凌雲……也只是個配!

和男主對着乾的男配,最終都只有死路一條。

就像她這個和女主對着乾的女配一樣。

「唉,都是配角,何苦為難配角?」白婼撫額嘆息。

不行,她不能被炮灰掉!

生命誠可貴,她得想辦法自救。

「毒婦,你果然在裝死!」

冰冷威嚴的聲音,隨着一道高大的陰影籠罩過來。

白婼抬頭,看到了作者大人給她安排的官配——慕凌雲。

錦袍加書,長身林立,舉手投足間戾氣濃重。稜角分明的俊臉上蒙起一層寒霜,目光陰鷙得駭人。

他的身邊依偎着一名女子,嬌柔如弱柳扶風,婉約如畫中仙。

正是原文女主——薛柔。

水紅色的衣裙,襯得她嬌艷無比。相比之下,被虐待了大半年的白婼就像一朵乾枯的花。

「不,你的白婼剛剛已經被你逼死了……」白婼費力地抬起瘦骨嶙峋的手。

「呵!」慕凌雲盯着白婼,冰冷的目光隨時都會化成利劍刀了她,「確實,你已經死了,現在是詐屍。」

白婼………

「殿下,柔兒好怕……姐姐她是死也不肯放過我們嗎?」薛柔尖叫着躲進慕凌雲懷裡,不時用歹毒的目光瞄瞄白婼。

奇怪,白婼明明已經在池塘里淹了兩刻鐘,撈上來時已經沒有呼吸,怎麼又活了?

慕凌雲攬着薛柔,輕聲安慰「別怕,有孤在……」

「殿下,快請道士來作法,把這死屍收去燒成灰!」薛柔顫聲說。

慕凌雲冷酷下令「去請劉道士來。」

白婼不可思議地抬起眼皮,看看薛柔,又看看慕凌雲。

女主不都是善良的嗎?怎麼能想出火燒活人的把戲?

更氣人的是,慕凌雲那個白痴竟然真把她當成詐屍!

「老娘還沒死呢!」白婼費力地從地上站起來,「睜大你們的狗眼看清楚,我有影子。」

太過虛弱的身體,讓她站都站不穩,氣勢大減。

數道目光投過去,果然有影子,是活人!

唉,惡毒太子妃怎麼還沒死?

「沒死?」慕凌雲冷笑,「那就把柔兒的解藥交出來!」

「沒有!」

白婼沒好氣地瞪他一眼。

雖然她此刻懷揣着一肚子的怨氣,但身體太虛弱了,實在沒力氣和慕凌雲這個狗男人理論。

她需要休息。

等緩過來再想想怎麼撕掉劇本,改變被炮灰的命運。

「你信不信,孤殺了你!」慕凌雲鬆開薛柔,閃身掐住白婼的脖子。

骨節分明、力量感十足的手掌,和白婼纖細白皙的脖頸形成鮮明對比。

只有他稍稍用力,就能掐斷她的脖子!

「我沒下毒,她也沒中毒。你要不信,現在就把她睡了,看她會不會死。」白婼有氣無力地說,連反抗的餘力都沒有。

就讓他掐着吧!

殺她這種話,慕凌雲都說過八百遍了。

一次都沒落實到底。

誰家的太子敢明目張胆地殺妻?他還想不想繼續當太子了?

今天還是原主不堪折磨,跳水自盡才換來她的穿越。

薛柔心虛地眨了眨眼睛,隨後指着白婼顫聲指責「姐姐,你想害死我就算了,還想害太子背負不仁不義的罵名嗎?」

一語驚醒夢中人,慕凌雲的目光更見陰鷙「白婼,你下毒還不夠,還想要柔兒的命?」

白婼只想呵呵噠。

傻子,你的柔兒想要的是你的狗命!

「這是證明我沒下毒唯一的辦法,她若真一睡就死,我立刻自刎在你面前。」白婼說。

「毒婦!你剛才跳水時也說以死自證清白,結果呢?」慕凌雲冷哼,根本就不相信她的話,「毒分明就是你下的!快把解藥交出來!」

白婼………

她有個屁的解藥,薛柔根本就沒中毒。

也就慕凌雲這個狗男人,才會相信天下有不讓人圓房的毒藥。

為了給薛柔解毒,他不但天天迫害她,還耗盡家財滿天下重金尋找名醫。要不是原主用自己的嫁妝貼補,他現在窮得底褲都穿不起!

「慕凌雲我勸你善良,我死了,你也不會好過。」白婼呼吸受制,只能困難的張嘴呼吸,慘白的臉色開始泛青。

她快要撐不住了。

媽的,慕凌雲不會真把她掐死吧?

《和離後,炮灰女配富甲天下》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