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懷了廢材皇子的崽後
懷了廢材皇子的崽後 連載中

懷了廢材皇子的崽後

來源:google 作者:糖酒酒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林霏白 洛語顏 現代言情

洛語顏是大將軍之女,前世因為未婚先孕而身敗名裂,還連累了整個洛家再度醒來,她回展開

《懷了廢材皇子的崽後》章節試讀:

皇后召見,洛語顏一大早便進了宮。
避免人多衝撞孩子,洛語顏特地走了條小道。
一聲壓低的斥罵忽然從另一條小路傳來,洛語顏腳步一頓,轉了個方向,撥開灌木叢走了過去。
一個小太監正指着地面打翻的食盒,怒罵道「你沒長眼睛啊,好好的點心全部被你撞翻了,惹怒了皇后娘娘你擔當得起嗎!」
倒地的人影一身粗布麻衣,看不清表情,只有一道低聲求饒傳了過來「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對不起有什麼用,這要如何向皇后復命?
今天怎麼遇到你了,可真是晦氣!」
小太監面目猙獰,連帶着下巴上的那顆黑痣也跟着猙獰起來。
人影不停地認錯,小太監還不解氣,朝那人後背狠踢兩腳。
丫鬟鋤禾瞪大眼睛,氣得圓臉通紅「小姐,這個太監實在太欺負人了!」
說著就要衝出去,被洛語顏一把拽了回來,「不着急,先等等看。」
鋤禾不明白要等什麼,但還是依言蹲下。
沒過多久跑來一個小太監,一個趔趄撲到少年跟前,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淚「殿下啊,您怎麼成這副模樣了?
祖宗保佑,將那些狗眼看人低的賤奴拉出去喂狗!」
少年一手扶住小太監的胳膊,一手撐地,艱難地站了起來,走起路來一瘸一拐。
「殿下,您的腿……」 少年哽咽的聲音隱隱傳來「摔了一跤,沒事,我忍忍就好。」
一主一仆相互攙扶着朝前方走去,畫面好不悲慘可憐。
洛語顏收回視線,嚇了一跳「你的鼻涕都要流到我身上了。」
鋤禾用力地吸了吸鼻子,眼底泛着淚花「小姐你沒有心,眼睜睜看着那刁奴欺負人。
嗚嗚太慘了!」
洛語顏「……」 我沒有心,可是你沒有腦子。
洛語顏拍拍屁股起身趕往坤寧宮。
已經走遠的少年忽然駐足,回身朝洛語顏離開的方向望來,眸光沉沉。
隨即「咔嚓」一聲,一把折斷了眼前攔路的枯枝。
洛語顏離開坤寧宮後,繞路去了一趟侍衛府。
洛溪年歲還小,閑不住,洛家老頭便將他送到宮裡當帶刀侍衛磨礪性子。
洛語顏來得趕巧,洛溪正要去執勤,見到她來隔着老遠興奮大喊「姐,我在這裡!
你是特意過來看我的嗎,我太感動了!」
洛語顏反問「你覺得,你的臉有這麼大?」
洛溪終於認清現實「我覺得沒有……」 洛語顏欣慰地點了點頭「猜對了。」
鋤禾小姐沒有心!
洛語顏正色道「最近多多留意宮內的下人,近一月宮內若是有下人發生意外,一定要及時通知我。」
洛溪雖然疑惑,但也沒有多問緣由。
總之,信姐的准沒錯!
「放心吧姐,交給我了!」
洛語顏拍了拍洛溪的腦袋,既欣慰又憂慮。
多麼純良的好少年啊,說得好聽一些是赤子之心,說得難聽一些那可不就是傻嗎。
難怪上輩子洛家會遭遇滅族之禍,因為全家就沒有一個腦子好使的。
臨死之前,洛家老頭都只以為皇帝受奸人蒙蔽,殊不知將洛家一鍋端掉的大局,皇帝足足籌謀了半年之久。
那根本就是一場蓄意已久的謀殺。
洛語顏無聲地嘆了口氣,看來四皇子的大腿,如今不抱也得抱。
轉眼過去了幾日,洛語顏最近不孕吐了,食慾大漲,午飯吃多了,在院子里走走消消食。
洛溪沖了進來「不好了姐!」
洛語顏面無表情「你姐我好得很。」
「姐要我留心宮裡最近發生意外的下人,最近幾日已經發生了五起意外,其中兩人重傷,三人死亡。」
洛語顏沉聲道「帶我去看看。」
洛溪一把將人拉住「你肚子里揣着我那便宜侄兒,怎麼能看那種污穢東西?」
洛語顏盯着拽着自己的那隻手,面無表情地開口「一、二……」 沒等數到「三」,洛溪已經撒開了手,十分狗腿道「姐,您這邊請,我給您帶路!」
洛語顏沒有理會兩名重傷的下人,直接去了暫時停放屍體的停屍房。
裏面的味道令洛語顏眉頭緊皺,她走了進去,在最近搬來的幾具屍體前停留一會兒。
她淡淡開口「掀開。」
鋤禾目瞪口呆,盯着屍體上蓋的白布,一副要哭出來的表情。
洛語顏手臂一動,直接自己掀開了,定睛一看,是個溺水而亡的宮女,遂又將白布放下。
如此重複,掀開第二人,是個臉生的肥胖太監。
直到最後一人時,洛語顏的手頓了頓,盯着屍體下頜處的那顆黑痣一愣,終於彎了彎嘴角。
找到了。
洛語顏抬手捂住腹部,心想,是時候……該見見孩子他爹了。
洛語顏兜兜轉轉了大半日才找到冷宮的方向,正午太陽毒辣,額上不停冒汗,腳後跟也磨破了皮,今日的好心情毀了一半。
她一瘸一拐走到冷宮門口,一個少年正躺在樹下的影子里盪鞦韆,悠閑自得的樣子極其刺目,她美好的心情徹底不復存在。
少年聞聲而來,看到陌生的面容,臉上染上幾分慌亂,一不留神從鞦韆上跌了下來。
「你、你是誰,到這兒來要幹什麼……」 少年聲音顫抖,像是常年被刁難形成的條件反射,本能地對陌生人保持警惕。
可洛語顏心裏清楚得很,那張人畜無害的麵皮下,是一顆早已黑透的心。
不過洛語顏倒也不懼,畢竟自己現在腹中揣着的是他的種。
她徑直闖進房間,倒了滿滿一杯水仰頭喝了個痛快。
少年追了進來,似乎怕觸怒洛語顏,低聲勸道「你、你一個閨閣小姐,怎麼能擅闖男子卧房?
這、這傳出去是要遭人唾棄的……」 洛語顏睨了他一眼「我來找孩子他爹,你有意見?」
林霏白一愣,顯然沒有料到女子如此膽大妄為,生孩子這種事竟然對一個外男隨意說起。
「小姐恐怕找錯地方了,這裡是冷宮,除了我和一個小太監以外,再沒有其他人了,沒有你要找到孩子他爹。」
洛語顏找了把最新的破椅子坐下,點了點頭「是冷宮就沒錯了,冷宮裡除了殿下就只剩下一個小太監,那殿下以為,這個孩子會是誰的?」
林霏白咬着嘴唇,一副可憐兮兮地的模樣「我不知道。」
洛語顏的神色頓時變得古怪,揶揄了一句「殿下難道覺得,自己在某方面的能力連太監都比不過?」
林霏白「……」 倒也不是這個意思。
洛語顏坐在破椅子上有些搖晃,她起身直接坐到那張木板床上,雖然簡陋,但十分乾淨整潔。
這個座位勉強還算滿意。
林霏白微微皺眉「我與小姐素未謀面,小姐為何如此篤定我是你腹中孩子的父親?」
洛語顏幽幽嘆了一口氣,美目微垂,說不出的勾人繾倦「那晚情動之時,殿下那般主動熱情,和現在冷漠冰霜的模樣判若兩人呢。
那天晚上我雖然腦袋昏沉,但不止一次摸到了殿下鎖骨下方那條細長的疤痕。」
洛語顏頓了頓,嫣然一笑,「我不介意殿下現在脫衣自證清白呢。」
林霏白一愣,下意識抬手摸向鎖骨處,像是黃花大少爺一樣捏緊自己衣襟,臉色羞紅道 「姑、姑娘怎麼能說出這種話呢,男子的身子也是不能隨意讓人瞧的……」 洛語顏聽得此話,沒忍住笑出了聲。
眼前的少年膚色偏黑,衣着粗陋,但劉海下那雙眼眸黑白分明,亮得可怕。
鼻樑高挺,一張薄唇,每一樣五官都格外出眾,但卻被故意掩藏起來,乍一看只覺得平庸,需得細細欣賞才能品味出一副美人面貌來。
洛語顏很滿意,畢竟她也不想生出一個丑娃娃。
「殿下可是想清楚了?
若真不介意自己的孩兒叫別的男人爹爹,我倒也沒什麼意見。」
洛語顏一手撐着腦袋,沖林霏白歪頭一笑,嬌媚可人。
京城第一美人的名號可不是浪得虛名的,即便她肚子里揣着一個,憑藉她的美貌和將軍府的權勢想要嫁得一如意郎君也是輕而易舉的事。
林霏白像是下定了莫大的決心,深吸一口氣,忽然解開衣襟,露出半個胸膛。
只是鎖骨下方的皮膚上光潔一片,根本看不到任何疤痕。
「姑娘這回應該相信了吧?」
「怎麼可能……」 洛語顏一怔,快步走近,一不留神踢到椅子,身子踉蹌向前撲了過來。
林霏白立即上前將人扶住,右手兩指飛快朝洛語顏脈搏探去,神色一動,而後手掌移到女子的肩膀處,將人扶穩。
「姑娘當心,我真的不是姑娘要找的那個人。
冷宮不祥,為了腹中孩兒姑娘還是請回吧。」
洛語顏盯着林霏白的眼睛,深深看了一眼,良久無言。
最終提裙而去,留下一抹倩影,空氣中暗香浮動,惹人心馳神往。
林霏白立在了原地,指尖把玩着一罐藥膏,只稍指壓蓋的大小,任何疤痕頃刻消除。
洛語顏走後,一個小太監扒着門板朝屋內偷摸看了幾眼,幾乎沒有發出聲響,但林霏白立即呵斥一聲。
「滾進來。」
小郁子朝地上一趴,老老實實在地上滾了兩圈,笑嘻嘻地沖林霏白豎起大拇指「殿下的魅力真大,連京城第一美人都為殿下傾倒了!」
林霏白「……說人話。」
小郁子連忙道「之前欺辱殿下的刁奴已經處理乾淨了,偽裝成溺水而亡,只是……」 林霏白皺眉「只是什麼?」
小太監將腦袋壓得更低「只是昨日洛家小姐特地去停屍房走了一趟……」 無人應答,屋內一片死寂。
有些謀劃,若是泄露分毫便是滿盤皆輸。
即便有一絲不確定的因素也要斬草除根。
寧可錯殺,也不可放過。
 

《懷了廢材皇子的崽後》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