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荒州王
荒州王 連載中

荒州王

來源:google 作者:三爺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楊雲 蘇魅

楊雲本是一名特種兵,一場意外讓他穿越到了古代,還成為了大炎荒州王自從來到這裡以展開

《荒州王》章節試讀:

第7章只見入目的各種武器和防具,無不破舊斑斑。
並且,只有正在負責戍衛城樓的將士,才身披着皮甲,手執兩米長的刺矛。
而其餘正在操練的將士,身上只有一身破舊粗布衣,連顏色都是無法統一的粗麻灰色。
至於刀劍之類,除了張青有隨身配備的佩刀之外,其餘將士連佩刀都沒有。
只有長弓勉強算是人手一柄。
這樣的裝備之下,楊雲一眼就看穿了荒州軍的作戰方式——北莽騎兵來襲之時,主以長弓遠程作戰。
若北莽騎兵突破了長弓防守、進入了近戰範圍,則以狹長刺矛以攻擊敵軍戰馬為主。
刺矛對戰馬的威力萬分致命,但若連刺矛都抵擋不住來襲敵軍,守城軍就只剩固守城內這最後的選擇了。
荒州正規軍,看着卻如此粗陋,這怎麼行?
觀察間,整改荒州軍的事兒已然在楊雲腦海里展開。
而剛忙碌完一切的張青,一回到軍營,就瞧見楊雲站在那兒左瞧瞧右看看,不知在張望什麼。
瞧見張青,楊雲的目光第一時間就落到了張青的佩刀上「張將軍,荒州軍上下四萬人,僅你一人配備的佩刀。
如此之下,憑刺矛又如何與敵寇近戰?」
一向縱情吃喝玩樂的楊雲,此刻居然在跟自己聊軍務,張青險些笑出了聲。
出於表面要保持的禮貌,張青還是回答道「莽寇向來以騎射征戰,面對高大戰馬,短刀毫無作用,旦一遭敵寇近身,我軍就只有被鐵騎蹄踏的份兒。
因此,荒州軍當然要以遠防為主。」
說罷,張青以「跟你說你也不懂」的心態,轉而對楊雲反問道「從蘇家查扣的糧產,徹查之後恐還得送還,王爺您說過的,這批糧產可盡為我軍所用。」
「那麼末將就不客氣了,至於屆時萬一要歸還,那就是王爺您的事兒了。」
楊雲察覺張青毫無跟自己聊軍備的興趣,他訕訕笑道「本王聊的是軍備事宜,扯什麼糧草。」
他根本沒將糧草的事放在眼裡,話音徑直吐露自己的打算「至於你說的,旦一遭敵寇近身,我軍就只有被鐵騎蹄踏的份兒,本王可不這樣認為。」
「本王打算改良軍備,使我荒州軍陸續標配破甲弩機!
鐵甲!
以及大殺四方的陌刀!」
張青被楊雲的口氣給震住了,下一剎就差點譏笑出聲。
破甲弩機?
這物什兒他只在三國野史里聽聞過,從未見過實物。
還有鐵甲、以及從未聽說過的陌刀,讓張青只剩無語的份兒。
「王爺,您慢慢逛,逛完早些回府,末將還有諸多要務在身,不奉陪了。」
「怎麼,你是不信本王能做到?」
楊雲叫住張青並反問道。
張青的耐心終於歸零,他毫不客氣道「恕末將冒犯,若王爺有這能耐,這荒州城防樓,也不必耗費大量人力物力建至十丈之高,連綿呈圍城之勢。」
「您啊,還是早些回府洗洗睡吧,難得今兒勞累您了。」
「張青,」面對譏諷,楊雲不苟言笑「敢不敢跟本王單挑。」
「單挑?」
張青從未將楊雲放在眼裡,且儘管今日因糧草一事對楊雲頗刮目相看。
但論武力,他張青自稱第二,偌大的荒州十三郡,沒人敢自稱第一。
「哈哈哈哈!」
這下張青終於忍不住的哈哈大笑。
而跟着笑的,還有一直追隨在張青身後的五員統軍校尉。
「王爺,您就不怕稍有不慎,就落得個殘疾下場?」
「自將軍駐守荒州以來,北莽吃了數百回敗仗後,再未敢出動大軍來襲,將軍之威名,遠赫北莽,此豈是王爺一朝能破的?」
「我看還是算了吧,若說是拼喝酒,我倒信王爺能喝趴將軍,哈哈!」
面對麾下部將的奉承,張青的心都有些飄飄然,他佯裝自謙的對麾下部將揮揮手,示意噤聲,同時對楊雲微笑道「若王爺能贏我張青,我張青願將荒州軍五校五十營之非戰時指揮權拱手奉上,聽憑王爺操練,但是!」
「若王爺輸了,您以何為賭注?」
楊雲笑了笑,隨手從腰間摸出藩王配印「本王若是輸了,許你三印,向朝中奏疏任何,本王都別無二話。」
「哪怕是奏疏彈劾本王。」
這賭注對張青而言十分誘人,只有正五品以上的地方長官,才有奏疏權。
他張青現在什麼都缺,哪怕是奏疏向朝中征要來一些撥款撥糧,都是大好事。
「好!
就這麼定了!」
......楊雲回到王府後,王管事被他差使的馬不停蹄,帶着人到處跑,去替楊雲搜刮所需之物。
同時,楊雲還把王府里的鍋碗瓢盆都給搜羅出了一堆小山,還有各種炭石、山石等等。
連着五日,王府上空都在汩汩騰起濃黑煙霧。
而黑煙底下,伴隨着呯嗙敲砸聲響,一組自用的破甲連弩、鋼盔、胸甲,陸續出爐!
最後,冷兵器時代最為血腥的利刃——陌刀!
橫空出世!
陌刀通身長僅半丈(1.66米),而刃與柄的長度比例為一比一。
刃端越接近尾端,刃之寬度就越寬,重量亦越重。
此比例之下,刀鋒霹靂而下時,能揮出更大的重力慣性!
城防樓外的空地上,黃沙隨風淺淺掠起。
楊雲與張青,一左一右,跨馬立於空地。
而城樓之上,已站滿了圍觀對戰的將士。
「將軍必勝!」
「將軍必勝!」
將士們不約而同的呼喊着口號,為主帥吶喊助威。
張青雖志在必得,但看着眼前十丈開外、一身稀奇古怪裝備的楊雲,他心底莫名湧起淺淺的顧慮。
面對未知之敵,不掉以輕心,是為帥的基本素養。
楊雲單臂側持陌刀,目光凜凜地看着張青。
「喝!」
一聲怒吼,楊雲以先發制人的氣勢,先行出擊!
張青亦瞬間拍馬迎去!
手持之刺矛,凌厲瞄準楊雲的戰馬的前腿!
兩相行將擦肩而過的剎那,楊雲瞬間拽緊韁繩,以停馬舉措躲開刺矛對戰馬的致命攻擊!
與此同時,楊雲亦躍身而起!
高舉的陌刀對着張青的戰馬的馬頭!
霹靂而落!
張青的臉色煞然大變間,一道刺目的鮮紅,瞬間凌空揮灑!
楊雲以雷霆電擎之勢,以猛烈攻勢,一舉將張青所跨之戰馬!
一劈為二!

《荒州王》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