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救世主熱線
救世主熱線 連載中

救世主熱線

來源:google 作者:黑心大柿子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夏川 張奇 都市小說

鯨落,萬物生;而神落,則萬物消亡來自於更高維度的警示,能否改變世界崩滅的結局?……「那是你們該擔心的事,銀河系炸了我都會活的好好的我唯一的煩惱就是你們太弱了,都快救不過來了」夏川啐了一口,從口袋翻出了電話「你們那邊撐住哈,我先把起源喚醒的上古巨獸收編一下」掛斷電話,一臉麻木的夏川疊好衣物,仰頭栽進了火山口中……展開

《救世主熱線》章節試讀:

電話響了兩聲就接通了。

「喂,張奇,這下你的求生裝備可真派上用場了……」

張奇是夏川的死黨,受他父親的影響,是一個忠實的戶外愛好者,而他自己也喜歡搗鼓一些生存裝備,用他的話講,工具是男人的浪漫,而險境是男人的遊樂場。

夏川作為他的死黨,也經常跟着張奇和他的父親去野外野營,因為父母做外貿生意的關係,長期不在身邊,夏川和張奇父子的相處時間反而更長一些。

這也是為什麼進入意識空間之後,夏川的第一通電話,是打給張奇。

「是小川啊。」電話里傳來的並不是張奇的聲音,而是他父親張岸然,聲音有些焦急。「我剛才從那個奇怪的地方出來之後,第一時間就去看張奇的狀況,結果他一直沒有醒來。」

「啊,張叔。」夏川一愣,「這是怎麼回事,我醒來之後,外面就一直很喧鬧,我以為所有人都和我一樣,回到現實之後就立刻醒來呢。」

「是啊……我已經撥打了120,但一直打不通,唉,先不和你說了。」張岸然顯然是着急去解決張奇的狀況。

「好的叔。」夏川掛掉了電話,按耐住內心的擔憂,給父母撥了過去。

「嘟……嘟……」這次電話接通的並沒有那麼迅速,夏川的心也跟着提了起來,好在,最終還是接通了。

「兒子。」父親的聲音聽起來有些疲憊,「現在國外有些混亂,我和你媽可能暫時回不去,但是你不要擔心,我們很快就會回國的。」

沒等夏川再多問兩句,父親就匆匆掛掉了電話。

夏川這才意識到,身邊的人包括自己已經受到了這件事的影響,情況可能不容樂觀。

鎖上大門帶來暫時的安全也代表不了什麼,更應該為以後考慮。

擔憂和緊張佔領了夏川的思緒,今夜發生了太多事,他癱坐在沙發上,困意襲來,夏川並沒有抵抗,沉沉的昏睡了過去……

……

睡夢中的夏川,恍惚中似乎做了個夢。

他漂浮在虛空之中,看到了不可思議的世界萬象,有巨獸吞噬星球,有神明般偉岸的人影交錯爭鬥,有空間坍縮的災難之景,還有平靜如世外桃源的漂浮島嶼,甚至還能感知到,一些看不見聽不到的存在在博弈……

這一切,如果是夢,就很合理。

但偏偏,他總覺得自己介於夢與現實之間,很像那個第四維度的意志跟自己交流時的感覺。好像這一切是自己在親身感受,就像自己身上多了一個器官,去感知到以前不曾感覺到的事物。

很快眼前的畫面旋轉起來,一切有質無質的事物都隨之縮小了,真正的虛空籠罩了夏川,沒有黑沒有白,沒有聲音,連那些只能微微感受到的存在也不見了。

所有的畫面似乎都縮成了一個點,一個無法看到的點,連時間也凝固了。待到夏川感覺有些難受時,那個點又爆炸開來,一瞬間海量的能量和信息穿過了他的「身體」。

「啊!!」極度的痛苦侵襲而來,夏川發出了聽不見的呼喊。

手腕忽然發燙,燙的他靈魂都要蒸發了,他這才注意到手腕上的光環在夢中也存在,它一邊顫抖一邊吸收着什麼,極致的虛無和猛烈的填充讓夏川感受到了落差的痛苦,但他什麼也做不了,只能聽之任之。

這時,一個人影被洶湧而來的能量裹挾着,推到了夏川的面前,就在夏川想要看清面容的時候……

咻——

快要炸裂的夏川從沙發上彈坐而起,大口喘着粗氣,眼前的一切都煙消雲散了。

「我淦!!」夏川驚魂未定,連忙向手腕看去,光環靜靜的在皮膚下面流動,沒有什麼異動。

「只是夢嗎?」夏川長出了口氣,走到洗手間,用冷水抹了一把臉上的汗。

夢境的感覺和現實是割裂的,他很快就恢復了冷靜。

洗漱一番之後,夏川站在陽台向下看去,天蒙蒙亮,街上雖然人煙稀少,但和往常也沒有太大不同,似乎昨天的事情並沒有產生什麼直接的影響,並沒有發生夏川想像中的暴亂、犯罪、人去樓空的末日景象。

當然,可能也只是來的沒有那麼快罷了。

「得,今天不會還要上學吧。」夏川吶吶道。

掏出手機,班級群里的班主任方老師還真發話了,今日照常上課,不要過度反應。

「真沒想到,還是上課最大。」夏川目瞪口呆,發出了抱怨。

不過相較於閉塞的現狀,去學校看看倒也是他不抗拒的。穿上校服,騎上腳踏車,夏川出發了。

一路上,偶爾有些行人,神色都是匆匆的,瞟夏川的眼神也有些警覺,當看到他身上的校服後便挪開了目光。

三年,對於一個學生來說並不能意識到有多麼的短暫,夏川覺得三年很長,高中生活每個學期都顯得那麼長。但很多人不這麼覺得,三年很短,短到令人絕望,絕望之下,人心會變得比災難還可怕。

這些路人的警覺自然是可以理解的。

若不是大部分九州國人都相信官方,治安尚且穩定,恐怕也會像有些國家一樣,已經出現了亂象,譬如夏川父母所在的地區。

夏川被審視的同時,自己的眼睛也沒閑着,他觀察着路人的身體,看看是不是有和自己一樣的光環。

果然,每個人身上都被植入了玄四之眼,但他沒想到的是,它所在各人的身**置居然不盡相同,有手臂上的,有的在腳脖子上,甚至還有在腦門上的……

當然,如果在什麼衣物遮擋的部位,夏川就看不到了。

「還好我的不是在什麼奇怪的位置,不然可真難看。」夏川腹誹。

夏川的學校第三高級中學離家並不遠,很快騎行就結束了,映入眼中的都是熟悉的校服身影。

學生們三五成群,或竊竊私語或大聲喧嘩的討論着那件事,有的還手舞足蹈的展示自己身上的光環。

熟悉的校園氣息衝散了不少壓抑,夏川長長舒了口氣,在這種時候,往日讓學生們覺得有些壓力的學校,是如此的有安全感。

「夏川!」

熟悉的聲音傳來,夏川一聽,連忙望去「張奇,昨晚沒事吧你。」

循着聲音抬頭一看,兩女一男三個人正站在教學樓樓梯上看着夏川。男的正是張奇,黝黑的皮膚濃眉大眼,頭髮有些亂糟糟的。

兩個女生也是相熟的同班同學,一人叫馬美東一人叫孫羽之,站在前面的馬美東是個學霸,總是戴着一幅黑框眼鏡。

後面的孫羽之則是個運動型女生,校服也沒好好穿,挽着褲腿露出小麥色的小腿。

「喲,你們幾個來的也太早了。」夏川招呼了一句,望向張奇。「你還好吧,昨天晚上給你打電話你爸接的,說你半天沒醒來。」

「沒事,」張奇摳了摳頭皮。「我就是比我爹醒的晚了一點,他恨不得大耳刮子抽我了,還好我醒了,不然今天肯定是豬頭。」

「遇上這事兒,他不擔心你才是怪了。」夏川錘了一下張奇的肩膀。「沒事就好。」

「剛才馬美東還在聊昨晚的事兒呢。」張奇指了指黑框眼鏡女孩。

「嗯?學霸有什麼看法,我也想聽聽。」

馬美東輕笑了一聲「這件事影響太大了,連頂尖學者們都迷惑着呢,我一個高中生,學習成績好不好的,不值一提。」

「昨天所有人的意識一起進入的紅沙世界,已知的技術是無法做到的。他們的力量對於現在的藍星來說,猶如神跡,這應該是大家的共識。」

「但那個意志似乎並不像自稱的那樣,對我們的維度一無所知。紅色的沙漠是虛幻的,像是在刻意營造肅穆的環境,潛移默化在加深他所說事物的可信度。」

「並且不容分說的讓每個人都植入了這個什麼玄四之眼,真的應該相信它嗎,我持懷疑態度。」

「所謂的起源之核又到底是什麼呢,難道世界是有中心點的嗎。」

「拋開這些疑點,如果它所說皆真實的話,那三年真的太短了,藍星最後的轉機,就是這個可笑的發光道具了。」馬美東往下拉了拉衣領,她的光環在她的頸項上。「我昨晚不光被這些事所困擾,還被這玩意亮的睡不着。」

夏川想到了昨晚的夢,張了張嘴,還是沒打斷馬美東的話。

「如果依靠這個光環接觸了起源之力,這股力量對於我們帶來的改變,又是什麼。」馬美東整了整衣領。「目前,這是我最想知道的。」

聽到這,夏川開口了。

「昨晚你們有沒有做什麼夢……」

《救世主熱線》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