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歷史軍事›絕品醫後
絕品醫後 連載中

絕品醫後

來源:外網 作者:宋玲瓏蕭謹言 分類:歷史軍事

標籤: 歷史軍事 宋玲瓏蕭謹言

娘娘誤會臣妾了。喬敏當即變了臉色。 攛掇皇后的罪名,她可不敢認。 娘娘,今日宋將軍的手下秦朗亂闖後宮,被我抓起來了。他說.........展開

《絕品醫後》章節試讀:

小編給各位帶來的最新小說《絕品醫後》講述的宋玲瓏蕭謹言的感情故事,不少小夥伴都非常喜歡這部小說,下面就給各位介紹一下。簡介... 入夜,死寂的椒房殿傳來慘叫聲。 放開本宮! 皇后宋玲瓏指尖扣着地面,披頭散髮,渾身是血。 行刑的公公使了個眼色,侍衛們重新將宋玲瓏按在地上。 磨蹭什麼,繼續用刑! 話音一落,冰冷的匕首划上宋玲瓏的後背。 血淋淋的刀刃就像削豆腐一樣,沿着宋玲瓏的皮膚劃拉着。 一層,再一層。 所到之處,血肉模糊。 宋玲瓏疼得渾身打顫,住手! 行刑的公公一腳踩在她顫動的手腕上,狠狠剜了她一眼,喊什麼喊,給我老實點!你膽敢在貴妃娘娘的燈籠里藏蠱蟲,皇上說了,要扒了你的皮給貴妃娘娘做燈罩! 說完,他量了量燈籠的尺寸,親自拿着匕首來了一刀大的。 這一刀的力道之大,仿似要將宋玲瓏身上的筋一塊給抽下來。 很是過癮。 托你的福,貴妃娘娘最近一直睡不着。皇上交代了,要在你身上多劃幾道,多做些燈籠。要讓貴妃娘娘的永壽宮裡掛滿燈籠,貴妃娘娘才不會害怕,才能安眠。 是嗎?宋玲瓏慘笑一聲,只覺心頭的血也好似飆了出來。 皇上蕭謹言馳騁沙場數十載,從一名布衣到如今的一國之君。他是出了名的果斷殺伐,冷靜無情。 可唯獨對貴妃喬敏,他竟是溫柔至極,體貼至極。 宋玲瓏諷刺地苦笑着:你去問問皇上,貴妃娘娘最近渴嗎?何不將我的血也都抽幹了,拿去給貴妃沏茶喝? 你的血根本不配讓敏兒飲用! 蕭謹言大步踏進。 他黑眸如墨,盯着地上的宋玲瓏,唇角勾起幾抹諷刺,幾抹厭惡,幾抹殘忍。 宋玲瓏指甲掐進肉里,喉嚨哽咽得半晌說不出話來。 她深吸了一口氣,才咽下眼角的淚,爬到蕭謹言跟前,我無論認不認,你大概都已經認定了蠱蟲是我放的。在你心裏,我恐怕無論做什麼,也都是錯的,早就死不足惜了吧。 蕭謹言俯視着螻蟻一般凝視着地上的女人,將被她碰到的衣擺使勁甩開,眼底眉梢全是厭惡,滾開! 好,我滾。蕭謹言,你就是將我千刀萬剮我都認了。可我求你,放過我的父親,放過宋將軍...... 話音未落,蕭謹言陰寒的眸子盯着她布滿疤痕的臉,譏諷出聲:你哪來的自信求我放人,就憑你這張狗見了都做噩夢的臉? 我八歲就跟着你南征北戰,這些年我沒有功勞也有苦勞。求你看在過去的情分上,放過他們。我給你磕頭了! 宋玲瓏指尖抓着地面,使勁全身的力氣,腦袋吭哧吭哧地往地上砸着。 你少在我跟前作妖!蕭謹言拽起他的黑髮,將她的腦袋提了起來,你這種歹毒醜惡的女人,我早就對你厭惡至極,你居然還以為有什麼情分?宋家出了你這麼個毒瘤,才是他們最大的錯誤,才是他們該死的原因! 那如果我死呢?宋玲瓏好似全身的力氣都被抽幹了。 她整個人渾身發著抖,心就像在被人凌上遲着,疼得錐心刺骨。 她從來沒有想到,蕭謹言厭惡她至此,原來是她害了父親和宋將軍。 原來是她該死,她早就該死了。 宋玲瓏突然爬起身,淚流滿面地猛衝向床榻邊沿,蕭謹言,是我錯了,此生此世我不再礙你的眼了!求你放過宋家上上下下。 大笑聲和撞擊聲混在一起。 片刻後,椒房殿的床榻邊上一片鮮紅,宋玲瓏躺在血泊中,閉上了眼睛。 ...... 三天里,宮裡的太醫踏遍椒房殿的門檻。 皇后娘娘昏睡了三天。 三天後,奇蹟般的,她居然睜開了眼。 娘娘,你可終於醒來了。奴婢準備了些果子,您嘗嘗。床榻邊,丫鬟趙燕兒將一盤吃食擺在床榻邊,繼續交代着。 太醫說您餓久了,不能一下吃得太猛。奴婢給您備了個小刀。您如果吃不下,可以切成塊,好歹墊吧點。 柳若寒半眯着眼睛,頭痛欲裂。 她本是隱居于山林的絕世神醫,沒想到被親自培育長大的徒兒給毒死了,穿越到了原主身上。 柳若寒一醒來,腦子裡關於原主的記憶就一一閃過。 原主的父親宋承載原是赫赫有名的大儒,他因欣賞蕭謹言的才華,親自輔助蕭謹言打江山,還將八歲的原主許配給身無分文的蕭謹言做妻子。 原主八歲便跟着蕭謹言。 十年里,她賢良淑德,任勞任怨,最終卻落得一個慘死的下場。 好不讓人心痛。 柳若寒揉了揉太陽穴,原主心頭殘留的仇恨和絞痛,讓她出於本能想要為原主報仇。 這世上,壞人本應該受到懲罰。 她既然穿越過來了,是緣分。 既來之,則安之。 以後,她便是皇后宋玲瓏。 娘娘,您要覺得奴才打擾了您休息,我就先出去,讓您靜會。床邊,趙燕兒搖了搖宋玲瓏的袖子,一副恭順。 等等。宋玲瓏起身,視線落在趙燕兒臉上,這些天你照顧本宮辛苦了,這些吃的本宮賞賜於你了,你吃了吧。 說完,她溫和地笑着將一盤果子遞到趙燕兒手邊。 趙燕兒卻突然臉色驟變,連連後退,照顧娘娘是奴婢的本職工作...... 住口!宋玲瓏從床上走下,臉色繃緊,不怒自威,本宮既然下令了,你只有服從的份。還是你眼裡根本沒有我這個皇后娘娘? 不,奴婢沒有,奴婢知錯。趙燕兒撲通一聲跪在地上,她用餘光打量着跟前的宋玲瓏,後背發涼。 宋玲瓏出了名的心慈手軟,整日吃齋念佛,不爭不搶,不問世事。 如今跟前的女人卻氣勢凌人,咄咄逼人,哪裡還像那個任何欺負的廢物。 本宮再說一遍,吃了它!

《絕品醫後》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