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柯南:事務所隔壁的牙醫小姐
柯南:事務所隔壁的牙醫小姐 連載中

柯南:事務所隔壁的牙醫小姐

來源:google 作者:耐我尋味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安室透 現代言情 西之園奈緒

破鏡重圓·失而復得·顛覆組織小甜文西之園なお(西之園奈緒)是毛利偵探事務所隔壁的牙醫四季都是老實的髮型,保守的穿着,黑框眼鏡後單眼皮的溫柔小眼睛,個子有點高纖細瘦弱得像個竹竿……工閑的時候,因為她還是還是工藤新一和毛利蘭他們高中的學姐,經常去偵探事務所和樓下波洛咖啡廳毛利蘭:奈緒姐姐是個溫柔的人呢!鈴木園子:她真是個賢惠的女人啊!直到有一次,安室透和貝爾摩德易容後,在落針可聞的地方見面,卻被溫溫柔柔的西之園奈緒搶了先西之園奈緒把貝爾摩德壁咚在了牆上貝爾摩德:這麼多年,你的惡趣味真是一點都沒變不遠處觀看全程的安室透:……-組織實驗室有位瑟西歐大人,在組織里地位超高,為人神秘,心狠手辣冷漠無情剛得到波本稱號的金髮小帥哥波本,倒霉又可憐的被這位大人看上了組織眾人默默的圍觀波本,私下研究這傢伙什麼時候會godie,可誰知……一天天就這麼過去了,波本不但沒死先前死掉的幾位組織成員卻完好無損的回歸了,組織還被這位大人啪唧,搞沒了……TAT-註:有救贖原著人物劇情,涉及多個柯南劇場版CP安室透,1v1,雙c,he,甜寵蘇爽,強強女主假酒,馬甲超多,會跟安室走劇情,也有原創情節展開

《柯南:事務所隔壁的牙醫小姐》章節試讀:

西之園奈緒是被突兀的尖叫吵醒的,那聲音聽起來有點像是小蘭或者園子,總之受到驚嚇的是個年紀輕輕的女孩子。

西之園奈緒用手臂撐着身體,一點點坐了起來。

她睡前裹在身上的格子披肩自然的散了下來,雪白修長的天鵝頸向後微彎,手臂伸展,打了一個舒適的哈欠。

聽見尖叫聲,被從安睡中猝不及防地驚醒,西之園奈緒也並不是很着急,也沒有不快的樣子。

甚至還一動不動,只是靜靜地坐在自己之前睡覺的地方。

西之園奈緒身上,有一點褶皺了的墨綠色長裙勾勒出屬於女性纖細高挑的身體線條,標準的直角肩,單薄的背部,裙子底下的沒有腿筆直修長,骨骼纖細,有一點脆弱易折的味道。

但即使她剛剛睡醒,在她坐起來,支起上半身,稍微整理了自己之後,肩膀和背部也很快綳的筆直。

有一點像是出身行伍的士兵或者警官的樣子。他們即使是退役之後,多數時候行走坐卧的姿態也仍舊一絲不苟,甚至是到了對自己要求極其嚴苛的地步。

不過說實話,不考慮那些虛無縹緲的猜測和腦補,單單是對於身材單薄偏瘦的女性而言,挺直背脊其實是非常美觀的。

西之園奈緒臉上的表情還有幾分殘餘的茫然無辜之感,倒是讓這一切變的真實了很多。

「篤篤篤……」

果不其然。

西之園奈緒所在包間的門很快就被敲響。

西之園奈緒看準了鞋子的位置,伸出腳,一腳一個地踩上被踢到一邊去了的黑色圓頭小高跟。

「請進。」

西之園奈緒走到包間門口,放下保險鏈。

她一邊這樣地回應了敲門聲,一邊漫不經心地壓制了一下自己頭頂,因為睡眠之後不老實而翹起來的頭髮。

柯南可愛的臉蛋出現在了被打開的門口。

柯南有些擔憂地對西之園奈緒解釋說出了一些事,毛利叔叔讓他先把大家聚集在一起。

西之園奈緒攏攏頭髮,微笑着同意。

她甚至都沒有拿披肩,就兩手空空地直接和柯南走了。

出門後西之園奈緒無比自然隨意地,把手伸進了裙子口袋裡。

不出意料地,她的手指很快如願碰到一個冰涼光滑的小稜角。

那隻水晶外殼的小鏡子乖乖的躺在狹小的墨綠裙子口袋裡。

西之園奈緒嘴角無聲上揚。

西之園奈緒跟着柯南,還順便去叫了之前見過的那幾位乘客出來。

一通亂繞,等到達目的地,西之園奈緒都無法判定身處的車廂編號了。

西之園奈緒混在了之前見過的那些八號車廂的乘客之間,無聲的打量着周圍。

八號車廂B室的門開着?

西之園奈緒心裏略有疑惑。

可是西之園奈緒的餘光掃過,就看見了正認真的望着乘客們的柯南,西之園奈緒又收回了遊盪的視線,繼續讓自己處於還沒睡醒的混沌狀態。

西裝革履的毛利小五郎從開着門的八號車廂B室出來。

毛利小五郎從分開人群,走上前來,一邊點燃唇邊的香煙,一邊對乘客們自我介紹說「我是名偵探毛利小五郎,大家不要驚慌。讓我來看一看發生了什麼。」

打火機被按下的一瞬,毛利小五郎低下頭去,因此毛利小五郎沒能注意到,自己低下頭點火的一瞬間,八號車廂的幾位乘客驟然一變的神色。

柯南站在一邊,看到幾人的神色變化,眸色一黯。

灰原哀輕輕拉扯着他的衣袖,沉聲詢問道「你知道兇手是誰了?」

柯南緩慢的點了點頭,神色自若。

片刻又稍帶遲疑地說「只是猜想,我還不能確定。」

「……那邊的事,你不用擔心,我很快會有妥善完備的辦法。」

灰原哀低着頭,用力捏着口袋裡的手機,看不到神色,也沒有回答柯南的話。

亂七八糟地聽了一耳朵,西之園奈緒明白了——這是又死人了 ……

西之園奈緒悄悄地挪向了死者所在的包間,靜靜地站在門邊,視線投進一片狼藉的包間內部。

沙發上的人的死狀 …… 委實算不上安詳。

西之園奈緒無奈的苦笑,內心感慨了一下不知道自從什麼時候起,東京這居高不下的犯罪率。

毛利小五郎還在一旁對案情進行着推斷,他撫摸了幾下小鬍子,看着包間被強行拆除的防盜鏈。

不久,毛利小五郎沉思道「根據形成的密室條件來看 …… 這應該是一起自殺案件。」

西之園奈緒收斂了全部的微笑,仔仔細細地凝視着死者的槍|傷。

「自殺?開玩笑么?」西之園奈緒黯想。

西之園奈緒有些忍不住,剛想委婉的提示一下時下名聲鼎沸的毛利偵探。

西之園奈緒就看見一個金髮的高大身影正匆匆趕過來。

西之園奈緒興味盎然地更加湊近了包間的門口,希望對接下來將要發生的事情,看的更清楚,聽的更真切一些。

會有波本先生的推理,對吧?

這真是讓人無法抑制的,我很期待。

推理來推理去,毛利小五郎和安室透也沒能準確無誤地鎖定出嫌疑人來。

到最後,也沒有復刻出這間密室的殺人手法。

至於柯南,他則是思考更多,說的話很少。似乎在等待一閃而過的靈感。

乘客們又回到了自己的包間里。

為今之計,也就只有等待鈴木特快列車到站後,由早早得到了通知的警方,用關於痕迹的精密儀器,對這間包間進行複查和研究。

回到包間之後,西之園奈緒拿出壁紙是自拍的手機,翻了翻短訊的收信箱。

沒有未讀消息。

一片風平浪靜。

西之園奈緒又看了看時間,起身離開了包間。

不遠處的某個包間前的走廊上,一個看不清容貌的神秘女人,正和「傷疤赤井」僵持不下。

西之園奈緒從另一條走廊走過來,隔着不近的距離,就看見了眼前的兩個人,她心裏覺得有一些放鬆了下來。

好久沒見到了。

兩人閃身進了一旁半掩着門的包間,高高大大的「傷疤赤井」對西之園奈緒眨了眨眼,而那個神秘女子由於站立角度的關係,似乎還沒有看見西之園奈緒。

西之園奈緒被這個帶有幾分俏皮的wink電的一激靈,身上的雞皮疙瘩一下子就起來了。

赤井秀一的那張冷漠無情酷哥臉真的並不適合這樣 ……

西之園奈緒也跟着兩人,進了那個包間。

神秘的陌生女人看見「傷疤赤井」還有其他聞所未聞,彷彿從天而降的同伴,她嘴唇揚起的弧度有點掛不住了。

不過,等她看清了西之園奈緒的樣子之後,她的表情又變的有一點奇怪。

神秘女人隱晦地看了幾眼一旁默不作聲的「傷疤赤井」。

「赤井秀一」抱着手臂,打量着眼前神秘女人的包間。

神秘女人清楚可見對方絲毫沒有要解釋什麼的意思。

陌生女人拿掉了自己的帽子。

露出的容貌明艷動人,明明她的打扮和模樣偏向成熟嫵媚風格,並不是小清新的櫻粉淡藍色調什麼的,但又並不矛盾地,她美麗的笑容里還帶着少女一般的嬌俏。

陌生女人摸着下巴,認認真真的打量着西之園奈緒的下巴,脖子還有眼窩。

「傷疤赤井」似乎是感覺有點無聊,一把扯下了自己臉上的面具。

一頭璀璨的金色長髮從頭套中被釋放出來,美麗的發梢在空氣中微微晃動,反射出了小片小片的金色光芒。

哪裡有什麼赤井秀一呢,這分明正是大名鼎鼎的百變魔女——貝爾摩德。

貝爾摩德走向了包間內,貼着牆擺放的柜子,在裏面拿出了一隻小手提箱。

手提箱在明艷美人面前被打開。

裏面是各種各樣複雜的化妝道具,運動鞋,極其眼熟的栗色的短款假髮,還有一套女式襯衫,便於運動的寬鬆女式運動長褲。

明艷美人看看箱子,又看看貝爾摩德,緩緩露出了一個有些尷尬的笑容,她又看向了看西之園奈緒。

西之園奈緒發自真心地對她微笑,輕聲說道「有希子姐姐,我回來了。」

工藤有希子很是溫柔地摸了摸西之園奈緒柔順的黑髮。

工藤有希子表情又有些糾結地問道「小奈緒,你怎麼和莎朗在一起呢?」

「我記得之前你明明更親近我的!」工藤有希子有些苦惱地這樣說道。

貝爾摩德合上了手提箱的蓋子。

貝爾摩德不知從哪裡掏||出了一把手木倉,正動作輕柔地撫摸着木倉筒。

「有希子,別浪廢時間了。這次雪莉是絕對躲不過去的。」

貝爾摩德說著,拉開了窗戶。

有希子有些為難地看着正大敞四開,灌進來冷風的窗戶。

「等一 …… 」

工藤有希子的話還沒說完,箱子就從窗戶里飛了出去。

貝爾摩德拍了拍手上並不存在的灰塵,對工藤有希子露出了一個得逞的笑。

西之園奈緒有些無奈。

還能怎麼辦?

她們兩個對着干,可西之園奈緒不希望任何一邊不快。

溜字訣!

貝爾摩德和工藤有希子還是對視着。

西之園奈緒輕輕地咳嗽了一下,工藤有希子果然關心地問西之園奈緒,是不是感冒生病了?

西之園奈緒笑着搖頭,她單眼皮的狹長小眼睛裏流露出一點點狡黠的笑意,生動極了。

西之園奈緒從口袋裡拿出壁紙是自拍的手機,對工藤有希子說「有希子姐姐,給我存一下你的電話號碼吧。」

直接溜走實在不是人能幹出的事。

存了電話號碼後,西之園奈緒還在包間的沙發上坐了一會兒。

兩人你一言我一語,暗藏機鋒,西之園奈緒認認真真地玩手機上的密室逃脫遊戲,也沒有認真去聽她們都說了些什麼。

待了一會,西之園奈緒就和貝爾摩德還有工藤有希子告別了。

西之園奈緒走出包間門的時候,聽見有希子信心十足地說道「要是我們先你一步下手的話,這次你能不能放過她呢?」

走廊窗戶的玻璃反射出有希子正在微笑的臉頰,放鬆自如上揚着的嘴角。

彷彿在表示着——他們已經領先了。

西之園奈緒輕輕關上了包間的門。

現在,走廊玻璃窗戶里,只倒映着她自己一個人,空空蕩蕩的走廊寂靜無聲 ……

西之園奈緒回到了八號車廂,帶着兩包在鈴木特快列車的餐車上,購買的糖果。

一包是有玻璃紙包裝的,水果味硬糖。

全都被做成了很可愛的小動物形狀。

就比如檸檬味是小鴨子,蜜桃味是小粉豬,哈密瓜味是小青蛙,山竹味味是 …… 小兔子???

這為什麼???

西之園奈緒微笑,我也想知道呢。

另外一包,是油紙包裝的奶油糖。

剝開印着聖經小故事的油紙,藏在裏面的奶油糖白白嫩嫩,嘗起來很甜,還有一點薄荷的餘味。

西之園奈緒真是對這種卡哇伊並且精緻的小東西一向沒有抵抗力 ……

西之園奈緒抱着糖果袋子獨自往前走。

西之園奈緒在八號車廂又看到了柯南,還有之前的那幾個面熟的八號車廂乘客。

他們正在一個接着一個地 …… 跑步???

柯南正站在那位坐輪椅的優雅老婦人身邊。

西之園奈緒拿着兩袋糖果,走到了柯南身邊,慢慢的蹲下來。

剛剛就見過有希子姐姐,西之園奈緒想起來幾年之前看見過的小小柯南,不自覺地露出了一個很溫柔的笑容,對他說「柯南,請你吃糖!」

柯南吃了一塊橘子味的長頸鹿水果糖,對西之園奈緒說謝謝。

西之園奈緒又抓了一把糖果,讓柯南一會兒看見其他幾個孩子的時候,分給他們吃,就離開了有些混亂吵鬧的八號車廂。

西之園奈緒在七號車廂和六號車廂之間的地方,見到了安室透。

對方看着窗外,不知道在想什麼。

西之園奈緒在離他有兩三米遠的地方就出聲提示了自己的存在「安室先生?」

安室透微笑着對西之園奈緒點了點頭。

西之園奈緒遞過兩個裝了糖果的紙質小口袋,輕聲問「安室先生,想嘗嘗這個嗎?味道很好。」

安室透饒有興趣地看了看形狀可愛的糖果,點了點頭。

安室透剝開了一塊印着聖經故事的油紙包裝奶油糖。

安室透展平了糖紙,看上面的聖經小故事。

西之園奈緒也湊近了一點。

畫面上,一個小人無比恭敬地捧着兩塊寫滿字的石板。

安室透微笑「看來這張糖紙上印的是『摩西十誡』。」

西之園奈緒點點頭表示贊同,又問他「安室先生,對聖經也有了解嗎?」

安室透「也不是。只是以前有個朋友曾經開玩笑說,摩西十誡里的那句—— 『除我之外,不可拜任何別的神 。』 和上學的時候,教 …… 教師說的很像。」

西之園奈緒看着安室透的眼睛,笑意濃郁地點了點頭。

與安室透道別後,西之園奈緒就回到了自己的包間。

西之園奈緒關上門,指尖緊緊攥着裝着糖果的紙袋,臉上所有愉快的,溫暖的表情已經消失殆盡。

西之園奈緒內心絲毫不平靜地想着為什麼,一見到你,我就回憶起原先?

可分明是你,在那種時候,

不告而別。

輕微的爆炸聲和說著 「着火了!」 ,「快跑快跑!」 等等的嘈雜慌亂人聲來的很緩慢。

西之園奈緒把兩包糖果的封口,都用餐車服務人員給的封口帶子封好。

之後抱着兩個袋子就出了門,從六號車廂往七號八號車廂跑。

列車上的人基本都已經跑到前兩節車廂去了,西之園奈緒在奔跑中沒有遇到人。

她踩着並不低的黑色圓頭小高跟,腳步敏捷,奔跑速度甚至超過了大多數的成年男人。

終於,西之園奈緒在第七節車廂看到了在第八節車廂的波本。

在波本前方,有一個栗色短髮的女人背影,看起來很年輕。

西之園奈緒看着那個年輕女人穿的褲子,褲子很貼身,能看得出那個栗色短髮女人的腿型。

西之園奈緒認真看了幾眼,這個不是雪莉。

看來這次柯南找到辦法保住雪莉了,說不定還是 …… 偷梁換柱。

如果這個 「雪莉」 死在波本眼前,真的雪莉也就不復存在了。

同時,要是一直都讓那些傢伙認為雪莉已經死了,那麼,時間久了,雪莉就能被遺忘。

西之園奈緒贊同的點點頭,這的的確確是個不可多得的好方法。

可是,西之園奈緒皺了皺眉毛,這假死的操作,太像當初的黑麥 ……

西之園奈緒心裏浮上了一點氣憤厭倦的冷漠情緒。

不過,看見雪莉被柯南安置在了安全的地方,這次不會有事。

西之園奈緒也就徹底的放心了。

而安室透還關注着眼前狼狽逃竄,氣喘吁吁的 「 雪莉 」 ,西之園奈緒確定他沒有注意到身後的自己。

西之園奈緒輕手輕腳的回到了六號車廂自己的包間門口,西之園奈緒拿出水晶外殼的小鏡子,在外殼上用特殊的方法一按一擰,水晶外殼和玻璃之間的部分被打開來。

裏面是一把被固定在一段紅色繃帶上的小刀,有男性的手指那麼長,刀刃無比鋒利,閃爍出毫不客氣的寒光。

西之園奈緒把小刀反了過來,用刀背當做按摩用的牛角梳,在自己的腳腕處找好了穴位,幾下重擊。

西之園奈緒的一隻腳當即軟軟的垂了下來。

她又把小刀原樣裝了回去,放進墨綠色裙子的口袋裡,手上握緊了糖果袋子。

西之園奈緒並不覺得貝爾摩德為了一個雪莉搞事,就會真的在一節前行的滿客特快列車上放火,甚至貝爾摩德自己現在也在同一輛車上。

西之園奈緒把手裹上弄髒也看不出來的墨綠色裙子的一角。

然後貼在了鋼鐵材質的車壁上,果不其然,入手一片冰涼。

確定沒有什麼危險,西之園奈緒也就索性讓自己在冒着煙的列車走廊就地「休息」了。

很快,一聲巨大的爆鳴聲響起後,西之園奈緒聽見一陣急匆匆的腳步聲。

然後有一個人對自己說話,還用力的搖晃了幾下自己的肩膀。

那人的聲音聽起來極其悅耳,還非常地耳熟。

就算因為吸入了不知道什麼煙霧,意識模糊不清,像是要睡著了,西之園奈緒也依舊可以認得出這把悅耳嗓子的主人。

「西之園小姐?西之園奈緒?醒醒!醒醒!堅持住,馬上就有醫生了。」

安室透焦急地說道。

《柯南:事務所隔壁的牙醫小姐》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