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推理›困獸女孩:開槍吧,我不哭
困獸女孩:開槍吧,我不哭

困獸女孩:開槍吧,我不哭

來源: 作者:佚名 分類:懸疑推理

標籤: 懸疑推理 梁蛟 程冬冬

展開

《困獸女孩:開槍吧,我不哭》章節試讀:

哥哥的智商只有五歲。
他死之前手裡還捏着我送的奧特曼卡片,滿心歡喜等我來找他。
但是我只找到了他的屍體。
他身上的肝、腎、心臟全部消失了。
一切的罪惡都起源於我親愛的男朋友。
男朋友對我悉心照顧,不能熬夜,不能吃零食,營養均衡。
是想讓我換腎給他的白月光。
1.凌晨三點,我躲在廁所里把抗生素藥片塞入自己的嘴裏。
我知道自己的樣子有多醜,我是故意的。
廁所門被猛地踹開,我的男朋友忽地拉住了我後領的衣服。
往日清冷淡漠的梁隨此刻眼眸發紅,他伸出兩根手指頭塞進我的嘴裏,想把葯都摳出來。
我被他扣得乾嘔,我趴在地上,聲音沙啞地質問他。」
怕什麼,不就是怕我的腎損壞了,沒法給你的白月光換?」
」我怕我的孩子多一條腿。」
我抱着馬桶不動,咧開嘴朝着梁隨笑。」
梁隨,多一條腿正好賣了,你不就是做這個生意的嗎?」
一句話瞬間激怒了梁隨,他太陽穴幾乎都鼓起來,平時半眯的眼睛此時瞪得很大。
那一瞬間,我幾乎以為他要殺了我。
但是最後他忍了下來,咬了下嘴唇,溫柔地抱起我。」
看,你又說胡話,你的妄想症很嚴重。」
他抱起我就往外面跑。
他的胳膊箍得我很緊,他又怕我被顛得想吐,跑起來很穩。
但是我還是故意吐到了他的身上。
穢物都吐到了梁隨白色的襯衫上,梁隨臉色未變,他甚至拿手抹去我嘴角的穢物。
他抱着我開到他的私人醫院後,我躺在擔架車上,梁隨冷靜地說。」
李小春,鬧是改變不了事實的。」
」我自願把我的腎捐給許嬌。」
我含笑看着他。
梁隨伸出手捂住我的嘴。
在病房中,我揮動手臂大喊着。」
我自願捐腎給許嬌!」
醫生護士都詫異地看着我。
我振臂歡呼,就像是看到球隊進球一樣興奮,不顧梁隨捂住我的嘴。
梁隨對着護士露出一個冷靜溫柔的笑意」我老婆是精神病,不好意思打擾了。」
對,從一年前,我要離開梁隨,梁隨就已經給我開了精神病的診斷書。
笑死我了,我要真是精神病,他敢讓我懷孕?
他只不過是拿這個困住我而已。
從醫院出來後,梁隨又把我送到了心理醫生那。
說是心理醫生,不過是催眠。
催眠我忘記死去的哥哥。
忘記梁隨曾經對我的禍害和算計,然後好好和他過日子。
2.我哥死之前,我是仰慕梁隨的。
他曾經像救世主一樣出現在我和哥哥面前。
我年少的時候就知道,我爹打牌欠了七十萬後被人剁了一隻手,後來又剁了另一隻。
他跳樓解千愁了,我娘也跑了。
剩下一個上初中的哥哥帶着上小學的我。
我哥看了看裂了好幾道縫的土牆,伸着手指頭數啊數。
他數牆上的獎狀呢。
他數了三遍後對我說」妹妹,你有五個,我就三個。
你讀書吧,我不讀了。」
我那個時候還不懂事,還為自己能讀書感到快樂。
我不知道,我那個才是初中生的哥哥跑到包子鋪里找了個活。
他腦瓜子可靈了,人家看他年紀小不要他,他就在包子鋪門口站着,哪個客人吃完了,他就嗖地衝過去收拾碗筷。
那老闆問他幹啥,他回頭露着大白牙笑」我爹娘都死了,我得掙錢養妹妹。」
老闆心就軟了,我哥就順勢留下來了。
那個時候多開心啊,我哥每天下班都會給我帶包子吃。
我們兩個坐在家門口的石階上,他給我掰一塊,我小心翼翼地吃着。
雞蛋韭菜混着的餡不小心掉落一塊在我的衣服上,我哥順勢就撿起來塞到了自己嘴裏。
他可聰明了,他不只是當服務員,他還學怎麼捏包子,怎麼拌餡。
我哥說,等他大了,他就開一個包子鋪。
我舉着手說」哥,我也要跟你一起開。」
他敲一下我的腦袋說」笨蛋,你要讀大學,開什麼包子鋪,等你讀大學賺了錢,你就可以開跨國包子公司了。」
好日子沒多久,哥哥的包子鋪還沒開起來。
我初一的時候,哥哥帶着我騎單車被人給撞了。
我倆都被送醫院去,我哥用最後的意識說」先救妹妹。」
等他醒來後,我哥耽誤了治療,撞了腦子變傻了。
他的智商如同五歲的兒童,他忘記了所有的事情。
他忘記了包子鋪的老闆,忘記了包子公司的事情,忘記了隔壁送我來醫院的李大爺。
他就記得一個人,那就是我。
他嘴一歪,口水從嘴角流出來。
一雙眼睛裏滿是笑意,他叫我」妹妹。」
」妹妹」我的眼淚也撲簌簌流下來了。
3.我哥哥成這樣了,我讀不了書。
我正打算輟學的時候,梁隨找到了我。
梁隨的爸爸領着西裝革履的梁隨走進學校。
梁隨的爸爸臉上有一道刀疤,一臉狠厲,他卻穿着整潔的西服說」我家是開私人醫院的,我想給孩子們免費體檢,就當行好事了。」
體檢後,梁隨的爸爸讓梁隨挑幾個貧困生捐助。
我們幾個貧困生聚在同一個教室里,大家都不敢說話,看着站在講台上光鮮亮麗的父子倆。
梁隨看了看體檢單,他伸出手指向了我。
梁隨的爸爸咧開嘴笑了,他笑起來的時候像是電視里的狼。
我那個時候還不懂,後來我才知道,因為我的血型和梁隨的」妹妹」血型一樣,我才能得到資助。
命運贈我的並非禮物,而是難以承受的貸款。
梁隨資助了我,因為我和梁嬌同血型,可以作為梁嬌的備用血庫。
我曾經見過那個叫作梁嬌的女孩。
她與我同歲。
那個時候,我為了感謝梁隨的資助,給梁隨寫了很多信,還包了幾個熱氣騰騰又軟又甜的豆沙包。
我怯怯地去了梁隨在的學校,我初中的時候,梁隨就上高中了。
在學校門口,我拿着籃子伸着頭張望。
車門口停了很多車,把學校門口圍得水泄不通。
我伸着脖子踮着腳使勁往裡看,我一眼就看到了梁隨。
梁隨快步向我的方向走來,我緊張又期待,整理了下頭髮。
他走過來的時候,似乎都帶着初春的溫柔,我剛要張嘴說些什麼。
梁隨就跨過了我,走向了我的身後。
我回過頭,看到一輛豪華的黑色車門打開,從車裡伸出一雙纖細白皙的手。
梁隨溫柔地把那隻手扶出。
那隻手的主人也隨之探出頭來。
是一個小女孩,她就好像我手裡又軟又甜的豆沙包,精緻漂亮。
梁隨俯下身子耐心溫柔地在女孩耳邊講了什麼,那個女孩才慢慢地回到車上,一隻手拽着梁隨的衣角把梁隨也拉進車裡。
那個時候,周圍汽車的鳴笛聲,學生們歡鬧的聲音,家長呼喊孩子的聲音,在我耳邊似乎都消失了。
萬籟俱寂,我只是看着黑色的汽車揚長而去周圍的人推擠着我,有一個聲音傳來。」
幹嘛傻站着,擋道啊。」
一個不穩,我摔倒在地上,連忙護住了手中的豆沙包。
可是我太笨了,反而把豆沙包壓扁了,豆沙都擠了出來。
那天我拿回家,哥哥說想吃豆沙包。
可是我覺得很羞恥,我怎麼能把別人不要的東西給哥哥。
我急匆匆地把壓扁的豆沙包放在一邊,又去給哥哥做了新的豆沙包。
4.我以為我會一直仰望着梁隨,像是向日葵追着光。
可是梁隨溫柔的目光卻突然注視到了我。
大一的時候,梁隨找到了我,他說,他們醫院需要一個實習護士,問我能不能去幫忙。
能夠報恩,我自然是很興奮的,我迫不及待地點了點頭。
梁隨和我走得越來越近了。
梁隨經常來視察我的工作,他看我幹活賣力,也會溫柔地鼓勵我,摸摸我的頭。
醫院對我也好,總是給我做免費的全身體檢,但是因為小時候營養不良,我的腎臟功能並不是很好。
梁隨會關心我的體檢單,他會勸我好好吃飯。
可是他自己都因為沒好好吃飯而胃疼,我看到他因為胃疼而蜷縮在沙發上。
我問他」這就是醫院,你為什麼不找人看看呢。」
他笑了,狹長的眼眸溫柔又認真」我就是醫生啊,我給自己看過了。」
後來我才知道,梁隨不會讓這所醫院任何一個醫生有自己的身體報告,他不信任這個醫院任何一個人。
除了我。
我給梁隨去拿了一點葯,謊稱自己胃疼,我把葯悄悄帶給了梁隨。
梁隨有些驚訝,他審視了我半天后,看得我耳根子通紅。
我說」就算自己是醫生也不能硬抗啊。」
梁隨突然笑了,他摸了摸我的頭說。」
小春真單純。」
是的,就是因為我單純,所以梁隨才騙我。
5.梁隨對我的鼓勵,讓我想要做好。
一開始學校還沒有教我怎麼當一個合格的護士,我也不敢碰病人,怕傷害他們。
我就跟着老護士學,怎麼給人扎針,怎麼給病人翻身。
為了學會,我半夜補習醫科知識,在自己的手上做實驗,扎了好幾個針孔。
我做飯的時候,哥哥看到我的手背青紫一片後,他握着我的手流眼淚罵我。」
妹妹壞。」
我溫柔地笑着說」妹妹不壞,妹妹在練習,練習好了就可以當醫生了。」
哥哥理解不了護士,他認為醫院的都是醫生。
哥哥把他的手伸出來舉得高高的」妹妹扎我。」
哥哥看着我青紫的手,手猶豫放下後,思考了幾秒鐵了心,又咬着嘴唇高高舉起。
我哥哥還是這麼愛我,我感到很幸福。
因為我又要讀大學又要到梁隨的私人醫院幫忙,所以我很忙,忙得幾乎都無法照顧哥哥。
而且哥哥一向粘我,我一出去,他就委屈巴巴。
一米八的個子了,卻像只溫順的金毛。
所以,我只能用一個遊戲來騙哥哥,讓我順利出門。
我說」哥哥,咱們來玩捉迷藏吧。」
」好呀,捉迷藏。」
」那哥哥你當鬼,我來當人好不好,我藏在家裡的某個角落,你來找我,如果找不到我,你就睡一會兒,當你睡醒,遊戲就結束啦。」
哥哥說他最喜歡當鬼了,他也一直當鬼。
哥哥說他一直努力找妹妹,找到他都困了,他最後只好睡一覺。
妹妹沒有騙人,他一睡醒,妹妹就回家啦,妹妹躲好久都不出聲,他哭了也不管,妹妹壞。
哥哥總是說我壞,我才不壞呢,我每次回家都會先藏在一個地方。
衣櫃或者沙發後面,然後喊着哥哥讓他來找我。
哥哥一下子就找到我了,我擦了擦他臉上的淚痕我說」哥哥別哭啦,你看你不是找到我了嗎?
睡一覺的話,妹妹就出來了。」
哥哥是愛我的,妹妹的話,他可聽了。
可是後來呢,哥哥就被生氣的梁父帶走了。
哥哥走的時候,他還以為要和我玩捉迷藏。
哥哥說,這次該妹妹當鬼啦!
哥哥說,他已經藏好了,藏在了一個黑黑的大房子里。
可是哥哥又困了,不知道這次醒來的時候,妹妹能不能出現在哥哥面前。
妹妹要快點哦!
要快點。
我終於找到哥哥了……哥哥躺在郊區破舊的倉庫里。
他嘴角甚至還有隱約的笑意。
我找到了哥哥,卻沒有找到哥哥的腎、肝、心臟……」妹妹壞」5.哥哥死之前,我還什麼都不知道。
我沒有感覺到風雨之前的平靜,我幾乎無法原諒那個時候愚蠢,說著真愛的自己。
那個時候我竟然喜歡梁隨。
我知道梁隨胃不好後,我就記得給他熬養胃的粥。
梁隨嗜睡,他似乎晚上都睡不好覺,總是會在醫院的頂樓辦公室里補覺。
他把我調過去照顧他,他睡着後,我會拖着腮幫子守着他。
梁隨說,如果有人來了,我一定要叫醒他。
我就像是忠實地護衛守護着沉睡的睡美人。
梁隨的眼睫毛可長了,彎彎翹翹,我湊近了瞧,梁隨會猛地睜開眼睛。
他的眼眸里如平靜的深潭,幾乎要把我吸進去。
他看到是我後,才鬆了口氣,放在口袋裡的手才緩緩拿出來。
梁隨的口袋裡經常裝着一把手術刀,梁隨說,如果遇到危險,他會隨時劃破對手的喉嚨。
我問他」當院長的話還會有人害你嗎?」
梁隨說」怎麼會呢,我開玩笑的。
小春真笨,又上當了。」
梁隨說這句話的時候帶着笑,我卻從他溫柔的笑意里感覺到了一絲寒意和堅定。
他沒有在開玩笑。
梁隨最喜歡逗我,我有些氣鼓鼓的。
我明明給他很認真地做了湯,他非要說湯淡,我嘗了嘗明明味道很合適啊。
梁隨這個時候就會拿着文件夾擋住自己勾起的嘴角,眼尾的美人痣給他添了幾分活潑。

《困獸女孩:開槍吧,我不哭》章節目錄:

  • 上一篇:暫無文章
  • 下一篇:暫無文章
  •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