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霸道總裁›離婚夜高冷前夫跪求二胎
離婚夜高冷前夫跪求二胎 連載中

離婚夜高冷前夫跪求二胎

來源:google 作者:一 分類:霸道總裁

標籤: 墨婉 霸道總裁 顧昀笙

【雙潔雙向奔赴真假千金追妻火葬場】隱婚兩年,墨婉以為一腔深情能夠打動顧昀笙,他卻在她懷孕時提出離婚墨婉捏緊了手中的驗孕單,絕望挽回:「我愛你十年,可不可以不要走?」男人毫不猶豫地牽起白月光的手,棄她而去他大婚當日,她身懷六甲被推入冰冷的海水,絕望將她拉下深淵得知真相的那一刻,男人徹底瘋了,跳入海中找了三天三夜,卻什麼也沒找到聽說,自那之後,男人身染瘋症,時而癲狂暴躁,時而對着空氣說話直到那天,他得到一個消息,那個被他拋棄的女人,成了全球矚目的明星!從此他化身妻奴,夜夜跪求她回來「老婆我錯了,這輩子我認定你了!能回到我身邊嗎?」展開

《離婚夜高冷前夫跪求二胎》章節試讀:

若是在平日里,她只要稍稍表現得主動一點,顧昀笙絕對讓她三天下不了床。

可是這一次,她的熱情卻碰了壁,他的身體僵了一秒,然後堅定地推開她。

他的聲線,還帶着**時的低啞,卻如同一桶冰水兜頭澆下來,將墨婉從頭到腳都澆了個透心涼。

他說「別鬧,婉婉,我接個電話。」

墨婉笑了,是那種心碎後,怎麼也粘補不上的,絕望到破碎的笑。

嘴角雖然朝着兩邊勾起,卻比哭還難看。

看啊墨婉,你又自取其辱了。

你怎麼總是這樣,學不乖的。一次又一次,一次又一次,捧着一顆真心往南牆上撞,最終落得遍體鱗傷。

她聽見自己開口,聲音平穩到彷彿沒有一絲難過「嗯,你去吧,別讓思雨姐姐等急了。」

只有她自己知道,心裏像是空了一個大洞,呼呼地灌着風,冷到全身顫抖。

她用被子死死裹住自己的身體,哪怕是拼了命抑制,眼淚還是忍不住浸**枕頭。

顧昀笙察覺到墨婉的異樣,卻來不及安撫。

一聲比一聲急促的鈴聲,彷彿墨思雨的求救信號。

「喂。」他接起電話,聲線無比溫柔「怎麼了?」

「思雨進了急診室,昀笙啊,你能過來看看嗎?」電話那邊,墨母急切的聲音響起。

顧昀笙眉頭皺得死緊,披上外套就要往外走去。

門開,一臉嚴肅的顧家老爺子,坐在輪椅上,正守在門外。

「你幹什麼去?」他開口質問。

「有一份重要文件落在家裡了,我回去拿。」顧昀笙情急之下,胡亂找了個借口。

「婉婉,真的嗎?」老爺子明顯不相信自己的孫子,直接問墨婉。

墨婉趕忙披上外套走過去。

看到顧昀笙回頭,給她使了個眼色。

她知道他的心思,是想讓她配合。

墨婉卻不理會,直接點破「你要走便走,看我幹什麼?」

老爺子老臉一板「不許去,明天早點起來去拿便是了,繞個圈的事。」

「爺爺,今天還要處理呢。」

「那你帶婉婉一起回去,你們小兩口周末再過來。」顧老爺子拉着墨婉的手,將她塞進顧昀笙的手裡。

顧昀笙嘴角緊緊抿着,半晌才點了點頭「我先去開車,你趕緊下來。」

「獃子!」顧家老爺子狠狠瞪了自家孫子的背影一眼。

轉頭抓起墨婉的手「去吧,多穿件衣服,晚上天冷。」

「嗯,昀笙會照顧我的。」墨婉點頭。

「那個獃子,哪懂照顧人,腦子裡成天就想着那什麼墨思雨。」

老爺子哼了一聲,彷彿瞭然一切。

他拉起墨婉的手,語重心長地對她說「聽說思雨那孩子最近回國了,昀笙的心也跟着飛了。婉婉啊,男人是自己的,要牢牢抓緊才好,不要什麼事都藏在心裏,委屈了自己。」

「你什麼都好,就是麵皮太薄,自尊心太強。有時候對男人,要懂得服軟撒嬌,他才會疼你!」

「婉婉,你放心。顧家我只認你一個孫媳婦,有什麼事,爺爺會給你做主的!去吧。」

他實在不明白,婉婉這麼好的一個姑娘,雖然被養在鄉下十幾年,但據說養她的那家人,外婆是當地崑曲的名角兒,父親是個大學教授,家教很好,性子也溫婉純良。

自家孫子怎麼就是不喜歡,非要娶那個說話像個病秧子的墨思雨呢?

真是令人費解。

「謝謝爺爺。」墨婉點點頭,眼眶有些發紅。

她真心感激爺爺為她做的一切,可是有些人的心不在她這兒,她再努力也沒用。

一出門,顧昀笙已經等在車前,一臉急切。

見到她立刻催促她上車。

墨婉走過去,打開後車座的門。

顧昀笙額角一跳「怎麼不坐副駕駛?」

從前,她很喜歡擠進他的副駕駛上,兩手一攤讓他幫忙扣安全帶,心情好的時候,他會偷偷轉頭,吻上她櫻花瓣一樣柔嫩的唇。

「那是思雨姐的位置。」墨婉笑笑「我記得的。」

顧昀笙本能的不悅,想讓她坐上了,她已經出聲催促「開車吧,思雨姐還在等着呢。」

顧昀笙想到墨母的催促,想說的話被哽在喉嚨里,啟動了車子。

車內寂靜無聲,連車載音樂也沒有播放。

二人陷入一種奇異的僵局。

從前,他們偶有拌嘴,總是墨婉拉下臉來求原諒。這一次,她卻不在意了。

也是,傷的多了,自然知道該怎麼做。

她不是無知無覺的石頭,可以任人糟蹋。

她也有心,也會痛,會難過會失望,到最後,她也會絕望地拋棄一切。

閉着眼睛構思着想寫的曲子,思路卻再次被鈴聲打斷。

來電話的依舊是墨母,也不知說了什麼,顧昀笙的神情一下子就緊張起來「什麼,病危通知書?」

「快了,我馬上到!」

他猛地停下車,轉頭對着墨婉道「下車。」

「幹什麼?」

「下車,我要趕去醫院,不能先送你回家了。」

「三更半夜,漆黑一片,你要讓我下車?」墨婉沒有動,她忍不住開口確認「你知不知道把一個女人扔在路邊有多危險?」

「就幾分鐘,我讓阿堯來接你!」

「就幾分鐘?」墨婉覺得不可置信「你知道幾分鐘可以發生多少事嗎?」

「墨婉,我現在沒時間和你吵。」顧昀笙的聲音很冷,如同一把泛着寒光的刀,殺人誅心「我不想再說第三次,下車!」

墨婉不再開口,低着頭默默下了車。

因為她知道,再說任何話,都沒有意義了。

當然是墨思雨更加重要啊。

當年是,現在也是。

她活該是被放棄的那個,她還在期待什麼?她還要自不量力到什麼時候!

可是心真的很痛,眼淚還是怎麼止都止不住。

「我讓阿堯儘快,你乖乖地不要動。」他不太放心,又叮囑了一句。

墨婉沒有回答,她已經疼得說不出話。

手機再次響起,墨思雨生命垂危。

顧昀笙看着她沉默而倔強的臉,心裏有點堵。

但他想,她們是姐妹,她該理解的。

等他確認墨思雨沒事後,再回家好好哄哄她。

畢竟是她推墨思雨下水的,如果墨思雨真的有什麼三長兩短,那她難辭其咎。

他必須去阻止,不能讓顧思雨有事,這也是為了保護她。

驅車飛馳而去。

墨婉被留在原地,路燈照在她頭上,拖出長長的陰影。

那麼孤單,又那麼無助。

眼淚順着臉頰,滴答滴答地掉,止也止不住。

是誰說,心痛到了極限,人就會麻木?都是騙人的。不然她的心,怎麼還會一次又一次,越來越痛?

忽然,路邊有幾個人影,匆匆朝着這邊跑來。

《離婚夜高冷前夫跪求二胎》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