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離生之我在瀛洲撿了個婿
離生之我在瀛洲撿了個婿 連載中

離生之我在瀛洲撿了個婿

來源:google 作者:遇光的錦鯉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呂橙 現代言情 酆巍

你相信前世今生的緣分嗎?相不相信,我們的故事都不涉及這些,我們想講的,是一個有關偏執、宿命的愛和觸碰不得展開

《離生之我在瀛洲撿了個婿》章節試讀:

呂橙半睡半醒間,看見床頭站了個小男孩兒,眼睛正定定看着她。她想開口問問那小男孩兒是誰,更想問問幾天不見怎麼長這麼快。上次見還是在襁褓之中,這次已經有兩三歲的勢頭。

可是她動彈不得,努力了好久也發不出聲。

小男孩像是看到了她的窘迫,抬起了放在枕邊的手,示意她跟着一起走,呂橙試了一下,竟然能動。不僅如此,先前那種緊張恐懼的壓迫感也瞬間消失。

呂橙雖滿心疑惑,卻還是跟着小男孩兒走出了卧室,經過衛生間門口時,一個女人從屋裡出來。那女人她不認識,小男孩兒卻「蹬蹬蹬」快走幾步,拉住了女人的手。

女人沖呂橙笑笑,非常溫柔地摸了下小男孩兒的頭髮,拉着小男孩兒一起朝着複式樓的樓梯走去。

印象中那個樓梯並不長,兩截加起來的長度不超過十五個台階。讓呂橙心裏發怵的是,那個台階好像沒有盡頭,三個人一起走了好久,才走到樓下大門那裡。

小男孩兒和女人推門出去,呂橙伸手去拉門把手,卻發現剛剛輕而易舉就打開的房門,這會兒竟如銅牆鐵壁一般,一點都拉不開。她努力了好久,才打開一條縫。可就是這看似簡單的一條縫,呂橙都累到虛脫,累到想罵人。

正準備坐地下休息,又想起來這會兒就在複式樓的樓下,她準備直接上樓去床上休息。

如你們所想的那樣,等呂橙再從樓下往樓上走的時候,發現那條沒幾步的樓梯好像沒有盡頭的天國階梯。

更可怕的是,她使出全身的勁兒,也感覺手腳酸軟不已,每爬一個台階,都需要手腳並用才行。

好不容易爬到樓上卧室門口,卻看見她自己正在床上睡覺,緊蹙的眉頭和暗暗使勁的雙手,無一不在表示她正在跟夢裡的東西作鬥爭。

呂橙有些疑惑,她剛才明明下樓了,這會兒怎麼會在床上睡着。如果床上睡覺的是她自己,那麼現在站在門口的她是誰?

百思不得其解間,窗外傳來一聲汽車長鳴,呂橙打了個激靈清醒過來,才發現自己一直在床上睡覺,剛才的一切狀態,不過是夢中夢。

可那夢的感覺太過真實,真實到她不清楚自己現在真的清醒了,還是仍舊在在夢中未曾醒過來。

好在她平常有默《心經》的習慣,便盤腿坐起來,捏着手指開始默《心經》。終於,她從那種混沌的狀態中完全清醒,才確認剛才真的只是一場夢。

時情將沙漏再次調換,引導呂橙放鬆,直到她將捏緊的拳頭鬆開,眉頭舒展,時情才開始讓她回憶今早的夢。

夢裡,乾淨整潔的簡陋茅草屋,呂橙正在和受傷的男子對峙,青鳥守在她旁邊。

時情引導呂橙進行身份確認。

呂橙「你是誰?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為什麼說是我要殺你?」

男子靠坐在牆上,聽到她的問話,一臉疑惑。

「是你帶我來的,至於為什麼會在這附近,我也記不清了。」

「可你一清醒就說我要殺你,那時候你眼中的殺氣不像是假的。」

「可能是我認錯了,最近追殺我的人太多,而且都是莫名其妙前來追殺我的。他們連殺我的理由都不知道。」

呂橙驚了,這人說的話,怎麼那麼像自己最近看的穿書小說,很多人機緣巧合下穿進書里,知道自己的原主是什麼情況,因此試圖逆天改命,攪翻書中的世界。可原書中的其他人,都是按部就班生活,他們也不清楚為什麼拚死也要對另一個人好,即使心裏十分排斥,但到了緊急時刻,男配或者女配就會做出超出常理的匪夷所思的事情。

可這是現實生活啊,而且她是在夢中,又不是在小說里。如果出現這男人說的那種情況,會不會是因為,她能在不自知的情況下控夢,而那個男人的敵意和殺氣都是她的設定?

就像是《盜夢空間》的故事,被帶進夢中的人,會受到夢主腦中映射的攻擊。想到這裡,呂橙猛地打了一個激靈,她和男人同時看向對方。

如果呂橙在夢中被攻擊,而攻擊她的人,卻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做出這個舉動,那隻能證明存在另一種可能,而那個可能所表現出來的真相,對他們來說也許是毀滅性的打擊。

也就是說,呂橙是被人做了局,做局之人刻意將男人引到她跟前,為的就是在夢裡神不知鬼不覺地殺掉她。

那麼這個人,會不會是上次時情給她做夢境回溯時的那個男人?如果是,那他們之間是否有什麼深仇大恨?若不是,她一個寫小說的無名氏,誰會想害她?

思及此,呂橙瞬間清醒,將正在給她做引導的時情嚇了一跳。

時情看着眼神清明的呂橙,試探性地問「怎麼了?你知道自己現在在哪嗎?」

呂橙點點頭,閉上眼睛深呼吸了一下,開始收拾東西準備走。

「我可能知道夢裡那個人是誰了,也知道是誰在操控這一切!」

時情愣了一下,隨即反應過來「你是說,剛才的引導,讓你看到那個人了?」

「沒有,但是我大概猜到是誰了!」

時情放下東西,跟着呂橙出了門。

門「砰」地一聲被關上,關門帶起的微風,吹散了時情用來記錄呂橙夢境的紙。

那些原本寫了滿滿當當記錄的紙,在掉落地面的一瞬間,很多字跡被抹去。字跡消失的情形很像有人在刻意擦掉。

城市郊外荒涼的廢氣廠房裡,一個男人正在機械般做着擦拭的動作,擦拭的軌跡和時情辦公室消失紙張消失的軌跡一模一樣。

時情跟着呂橙一路小跑,路上時情給藺遇白打了電話,讓他過來支援。藺遇白雖然滿腹牢騷,但時情主動打電話的事情,還是讓他感到高興。

沒多久,三人就已經站在了酆巍的門前。

呂橙猶豫的手指正要敲門,門彷彿有感應一般從裏面打開了。

門後,酆巍神情冷漠,看着站在門口的幾人,也感覺一陣疑惑。

明明是早上才和呂橙見過面的人,出口的第一句話,卻讓呂橙大吃一驚。

因為他問「你們是誰?有事嗎?」

時情對此時的情況更是丈二和尚摸不着頭腦,她看着呂橙,目光帶着詢問,後者卻是比她還震驚。

怎麼會不認識,上午在樓道里,酆巍還拉着呂橙的腳踝,讓她把自己送回家。

那時看着風一吹就倒的身體狀態,和現在精神飽滿、神色清冷的人,根本不是一個,難道是?

酆巍還有一個雙胞胎哥哥或者弟弟?

就在呂橙百思不得其解時,門內的人開口了「不想死的,就趕緊滾!」

《離生之我在瀛洲撿了個婿》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