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美狐仙妻
美狐仙妻 連載中

美狐仙妻

來源:google 作者:張遠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仙女姐姐 張遠 懸疑驚悚

奶奶給我安排了一門親事,結婚後我才知道,娶進門的媳婦兒是只狐狸精...展開

《美狐仙妻》章節試讀:

白淑琴湊到我的耳邊喃喃低語,她的聲音有一股蠱惑人心的魔力,我原本就疲倦不堪的大腦,根本抵擋不住,很快就昏昏沉沉的。
極力壓制心中的睡意,還是沒有用,在昏睡過去之前,我隱約聽到白淑琴穿鞋子的聲音,緊接着門開了,再然後我就什麼都不知道了!
早上起床,我整個人都昏昏沉沉的,身上還有幾處地方隱隱作痛,躺在床上緩了好一陣兒,精神才好一些。
仔細回憶昨晚的經歷,我只覺得遍體生寒,整個人都不好了。
剛穿好衣服,我聽到隔壁傳來一陣恐怖的尖叫。
跑過去一看,張明的媳婦兒從院子里跑了出來,一邊跑一邊哭,看樣子是被嚇壞了。
連忙朝張明的卧室跑,還隔着很遠,就聞到一股濃烈的血腥味,我嚇了一跳,以為張明遇害了!
衝進張明的卧室,只見他坐在床上,滿臉獃滯的望着我,沖我呵呵的傻笑。
在他的床上,躺着一隻大黃狗,黃狗的腦袋碎了,床上到處都是凝固的狗血,看樣子已經死了很久。
看到這一幕,我連忙問道「誰幹的?」
張明根本不理我,只是神經質的笑着,那模樣和以前的二傻一模一樣!
笑了好久,張明從床上爬了起來,經過我身邊的時候,張明突然說了一句「三弟娶了只妖精,要吃人咧!」
「你說什麼!」
伸手拽住張明,我的心裏慌得不行,可是張明已經瘋了,除了沖我傻呵呵的笑之外,什麼話都不和我說。
看到張明這副樣子,一股巨大的恐懼湧上心頭,看來事情已經朝着最壞的方向發展了。
我記得很清楚,昨晚張明說了白淑琴的壞話,而且在我睡着之後,白淑琴出去過,這件事情已經不言而喻。
除了鬱悶,我的心裏憋了一股子火氣,幫張明把卧室收拾了一下,我怒氣沖沖的往家裡走。
白淑琴和我媽正在做早飯,看到我起來了,白淑琴很溫柔的和我說話,說早飯很快就好了,還給我端了一盆洗臉水,把毛巾遞給我,一副賢妻的樣子。
哼!
我的心裏有股莫名的煩躁,又不敢對她發火,拿着毛巾隨便擦了兩下,連早飯都顧不得吃,就往張麻子家裡跑。
到了張麻子家,張麻子也在做早飯。
看到我這副樣子,張麻子臉色大變,過了好一會兒,才用很驚訝的語氣說道「張遠,你的臉色怎麼這麼蒼白?」
我心煩意亂,把這段時間發生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和張麻子說了,特別是對白淑琴的懷疑,已經讓我快要失去理智。
我原本以為,是祖墳冒青煙娶了一位美若天仙的媳婦兒,沒想到卻是一隻害人性命的狐狸精。
聽我說完事情的經過,張麻子沉默不語。
又過了好一會兒,張麻子才很謹慎的說道「當年的事,我也是目擊者,你們村兒的那位保家仙,可不是什麼省油的燈,她隱忍16年才回來尋仇,看來已經做好了周全的準備,要想對付她,難!
難!
難!」
張麻子一連說了三個「難」字,可見連他都沒有把握能夠對付白淑琴!
「那該怎麼辦?」
我是徹底慌了,我承認當年的事情,張家村的人做得太過分了,不過白淑琴的報復手段,也實在是太狠毒,動不動就殺人。
十五條人命啊,唯一一個活口,也被弄成了瘋子。
這段時間,我明顯感覺到,白淑琴在吸我的陽氣,估計要不了多久,我也會死吧!
螻蟻尚且偷生,我不想坐以待斃,就算是個死,也要和她拼一拼!
「辦法倒是有一個!」
張麻子又想了一會兒,用不太確定的語氣說道「說穿了這件禍事,是因為當年的事而起,冤家宜解不宜結,說實話你們也鬥不過保家仙,所以最好的辦法不是爭鬥,而是和解!」
和解?
我有些頭疼,這個問題我不是沒想過,只是毀了保家仙的神龕,還毀了保家仙的真身,這個梁子實在是太大了,我根本不知道怎麼補償白淑琴。
我才不信許諾一輩子對她好,她就會放了我們。
說穿了她之所以願意嫁給我,只是為了報恩,等她覺得兩不相欠的時候,就會把我一起殺掉!
「你們毀了保家仙的神龕,那就再修一座更氣派的祠堂給她!」
張麻子想了一下,很嚴肅的說道「只要把祠堂重立起來,保家仙就能收到香火供奉,然後再好好的給她請罪賠不是,或許她會原諒你們也說不定!」
「萬一她不原諒我們怎麼辦?」
我還是很擔心,隨口問了一句!
「最好希望她能原諒你們,否則。

。」
張麻子冷冷一笑,笑得有些冷酷,後面的話他沒說,但是意思已經很明顯了,張家村絕不會有好下場就是了!
我已經是病急亂投醫,張麻子這麼說,我也只能照着做,又向他請教了一些細節上的東西,打算回村和諸位叔叔商議,把保家仙的祠堂重新立起來。
臨走之前,張麻子反覆告誡我,這時候千萬不能冷落白淑琴,更不能讓她發現我已經知道了她的身份,否則一旦撕破臉皮,整個張家村的人,恐怕會在一夜之間全部死絕。
回到村裡,把那些叔叔輩的人全都找了過來,我說要給保家仙重立祠堂。
開會的時候,白淑琴也在,我當然不敢說現在殺人的就是當年的保家仙,只說我們張家村,本來就建在一處陰地上,很容易出髒東西。
我們以前有保家仙守護,張家村風調雨順了幾百年,這都是保家仙的恩德。
文革那會兒村裡人為了自保,才拆掉了保家仙的神龕,這是我們的不對,我們現在重新給保家仙立祠堂,彌補當年犯下的過錯。
我的話一說完,村裡的叔叔嬸嬸兒立刻爭論不休。
一些人覺得,是應該把保家仙重新供起來,另外一部分人覺得,修建祠堂耗資不小,張家村這麼窮,這件事情要慎重。
不過現在情況特殊,整個村兒的人都被嚇怕了,贊成修祠堂的人佔了大多數,紛紛表示願意出資出力,重新給保家仙修一座祠堂。
村裡人發表意見的時候,我有意無意的盯着白淑琴看,她的表情至始至終都很平靜,彷彿局外人似的,這讓我感覺很不妙,這一招亡羊補牢的法子,她似乎不領情啊。
絕大多數人都同意,這件事情就這麼定下來了,新祠堂坐落在原來的遺址上,不過面積要擴大幾倍,而且還要修得足夠氣派。
這件事情由當生產隊長的大伯親自操辦,需要多少人出工出力,需要進山砍多少木頭,還需要多少錢,等他合計好了,我們立刻去辦。
白淑琴從頭到尾都沒有說一句話,等散了會後,白淑琴就要回家。
我連忙跑到她的面前,伸手把她拽着,強忍着心中的恐懼說道「陪我走走好嗎?」
白淑琴有些奇怪的看了我一眼,然後點了點頭,任由我牽着手,朝村裡的曬穀場上走。
我們這裡是山腳,下午四點鐘太陽就落山了,我們到了曬穀場,剛好看到夕陽西下,一片絢爛的彩霞流淌着,美極了。
在一個石墩上坐下,白淑琴想往旁邊一個石墩上坐,我一伸手把她拽進了懷裡。
「你幹嘛啊?」
白淑琴白了我一眼,臉色又羞又氣,有些慌張的朝後面看,生怕被人看見了!
「剛才他們開會的時候,你怎麼不說話啊?」
把白淑琴抱在懷裡,我裝作有些好奇的樣子問道「你現在也是張家村兒的人,也應該發表下自己的意見啊!」
我這麼問,白淑琴沉默着不說話。
我的心裏很忐忑,說實話對於張麻子的這個主意,我心裏本來就沒底,剛才白淑琴的態度,讓我心裏更慌了!
「怎麼?」
白淑琴突然抬起頭,直勾勾的盯着我的眼睛,她的嘴角露出一絲冷酷的笑,冷冰冰的反問道「不說不行嗎?」
這。


被她這麼盯着,我的心裏發毛,難道被她識破了?
我剛要想着怎麼解釋,白淑琴突然撲哧一笑,腦袋一偏躺在我的懷裡,甜甜的笑道「這些大事,有你們男人拿主意就好了呀,我們這些頭髮長見識短的女人,在一邊看着就好啦!」
呃!
白淑琴的態度轉變如此之快,我竟然無言以對,就像胸口被人重重的打了一拳,一口氣順不過來,憋悶着很難受。

《美狐仙妻》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