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冥婚:鬼戲請魂
冥婚:鬼戲請魂 連載中

冥婚:鬼戲請魂

來源:google 作者:長耳朵的兔子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懸疑驚悚 楊程 鄭軍

小時候貪玩去村子後山撿人骨頭,結果碰上唱鬼戲,險些丟了小命,幸虧一條青蛇救了我,但是這蛇居然開啟了一段「陰」緣唱鬼戲、請魂、黃皮陰墳、桃木封煞,匪夷所思的黔南民俗,恐怖離奇的陰陽詭事震撼來襲警告:膽小勿入!!!展開

《冥婚:鬼戲請魂》章節試讀:

聽說我們去了鬼哭溝,余老爺子氣得吹鬍子瞪眼「小兔崽子,真是膽大包天!以後誰還敢去鬼哭溝,我就打斷他的腿!」

聽到那條小玉蛇現身相救,庫瘸子皺起眉頭,面露疑惑之色,嘴裏自言自語的小聲嘀咕着「奇怪……」

其他夥伴講述的過程都是大同小異,但似乎沒人知道鄭軍手裡那對金耳環是怎麼來的。只有輪到我的時候,才把金耳環的事情講了出來。

庫瘸子聞言面色大驚,追問我有沒有看清那耳環的主人長什麼樣。

我便依着印象回答了「呃……好像是個穿大紅旗袍,身材窈窕的漂亮女人……」

庫瘸子的臉上頓時閃過駭然之色,有些慌張的站起來,差點連身旁的拐杖都忘了拿。

余村長和我爺爺趕緊上前扶着他,問他怎麼回事,庫瘸子將頭搖成撥浪鼓,苦着臉說「這群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娃娃,這是撞了凶煞了,只怕那女人今晚還得找上門來……」

庫瘸子這樣一說,我們全都嚇得傻在那裡,余村長見勢不妙,趕緊向庫瘸子討教,問他怎樣才能幫助我們避過這一劫。

庫瘸子面露難色,不停地搖着頭。

余村長以為庫瘸子是想獅子大開口,不斷提升庫瘸子的「出場費」。

庫瘸子長嘆一口氣,很無奈地說「余老爺子,這次真不是錢的問題,我……我只能說儘力而為!」

老爺子問「大仙,那東西到底是什麼來頭?為何連你都如此忌憚?」

庫瘸子拄着拐杖,緩緩將原委道了出來。

據他所言,昨晚我們碰上的那個旗袍女子,是民國時期附近一個大地主的小妾,名叫殷紅衣,長得年輕漂亮,最喜歡穿大紅旗袍,但是剛過門沒有多久,就被當時地主的老婆找了個借口,將其活活浸豬籠而死。

頭七回魂那夜,地主家裡所有人,包括家眷和傭人,以及家裡的貓貓狗狗,全都死了個乾乾淨淨,地主家的牆上全是血淋淋的手掌印。尤其是地主的老婆,死狀最慘,心臟都被挖走了,胸口留下一個大窟窿。

有人說,這是殷紅衣回來複仇了。

從此以後,地主的宅子也成了一座鬼宅,經常鬧鬼,後來被當地的村民一把大火燒掉了。

聽聞庫瘸子的講述,我們那幾個毛孩子嚇得趕緊給庫瘸子跪下,請求他救我們小命。

庫瘸子挨個問了我們的生辰八字,然後把我們的生辰八字寫着黃紙上面,分別埋在不同的香爐裏面,用香灰覆蓋著,上面各自點上一炷香。

而後,庫瘸子又讓余老爺子掏出那對金耳環。

表面上看,那對金耳環也沒什麼異樣,跟普通金耳環差不多,只是式樣略顯古樸一點,做工也是挺精緻的。

鄭軍死了以後,他的父母覺得這對金耳環是不祥之物,於是交給了余老爺子保管。

余老爺子把金耳環遞給庫瘸子,庫瘸子同樣把金耳環埋在香爐裏面,還貼了張黃符在香爐上,叮囑我們誰都不可以碰這個香爐。

鄭軍就是因為這對金耳環而死,我們哪裡還敢碰這個香爐,當真不要命了嗎?

庫瘸子神色凝重地對我們說「你們這幾個小娃娃,今晚就在祠堂里過夜,不準離開祠堂半步。否則,誰要是出了事,我可不負責任!還有,晚上不管聽到什麼聲音,或者見到什麼奇怪的事情,都不準打開祠堂大門,聽清楚了嗎?」

我們點點頭,都給庫瘸子叩首跪謝。

「能不能熬過今夜,就看你們自己的造化了!」

庫瘸子嘆了口氣,甩了甩他身上那件破舊的長衫子,帶着村長和老爺子走出祠堂。

外面的天色已經完全黑了,祠堂里點着香燭,忽明忽暗的,那一排排牌位顯得有些陰森恐怖。

靜悄悄的,沒有人說話,偶爾能夠聽見外面傳來一兩聲蟲鳴鳥叫,反而襯托出祠堂的死寂。

我們幾個都還是毛孩子,年紀很小,出了這樣的事情,每個人都害怕的要命,各自抱着胳膊發抖,也不說話,氣氛異常的沉悶。

香爐里的香慢慢燃燒着,時間過得很慢,在緊張和恐懼的籠罩之下,我們昏昏沉沉的睡了過去。

睡到半夜的時候,祠堂外面像是颳起了陰風,那風吹得不正常,嗚啊嗚的響,我們幾個孩子全都驚醒了,一個個大睜着眼睛,都不敢繼續入睡,瞳孔里寫滿了惶恐。

很快,祠堂的屋頂上方,響起稀里嘩啦的聲音,就像有人在房頂上跑來跑去,不時還能聽見瓦片落地的聲音,摔得稀爛,清脆的聲響如同鞭炮,炸得我們的小心肝一抖一抖的。

有兩個膽小的孩子已經鑽進了案台下面,雙手抱着腦袋,幾乎都快嚇哭了。

我看了一眼胖子,他也嚇得不輕,蜷縮在祠堂的角落裡,雙手合十,嘴裏不停地念叨着「阿彌陀佛」。

不一會兒,陰風停了下來,祠堂外面突然傳來敲門聲,咚咚咚!

突如其來的敲門聲,頓時令我們毛骨悚然。

我們齊刷刷抬頭看向祠堂大門,祠堂大門是以前那種厚厚的紅漆木板,由於年代久遠,好多漆面都已經剝落了。

這麼晚了,誰還會來祠堂呢?

咚咚咚!咚咚咚!

敲門聲越來越急促,就像鼓點般不斷敲打在我們心頭,讓人心煩意亂。

我突然看見胖子站了起來,朝着大門走過去,竟然想要開門。

我嚇了一跳,趕緊一骨碌從地上爬起來,拉住胖子的衣服「你要做什麼?」

胖子哭喪着臉說「我受不了了,我要回家!」

情緒是會傳染的,胖子這樣一說,其他人也跟着哭哭啼啼起來,吵嚷着要回去。

我有些急了「你們都忘記庫瘸子說的話了嗎,不管聽見什麼聲音,都不能打開祠堂大門,只要熬過這一夜,明天我們就有救了!」

頓了頓,我又對胖子說「那個穿着大紅旗袍的女人說不定此時就在祠堂外面,你有種你就去開門!」

胖子的手原本已經搭在門閂上面,聽我這樣一說,想了想,還是放了下來,他終究還是沒有開門的勇氣。

《冥婚:鬼戲請魂》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