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慕少虐妻後悔了慕言深溫爾晚
慕少虐妻後悔了慕言深溫爾晚 連載中

慕少虐妻後悔了慕言深溫爾晚

來源:google 作者:慕言深溫爾晚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慕言 蘇芙珊 都市小說

慕少虐妻後悔了慕言深溫爾晚慕言深「溫爾晚,溫家欠我的,由你來還!」殺父之仇不共戴天,慕言深將溫爾晚扔進精神病院,折磨羞辱兩年後,他卻娶了她:「別妄想,你只是換一種方式在贖罪」他恨她,而且只許他欺負她溫爾晚一邊忍受,一邊尋找真相,還溫家清白後來,溫爾晚將證據扔在慕言深臉上:「我從不曾虧欠你」後來,慕言深一夜白頭他日日夜夜在耳畔低喃:「晚晚,不要離開我否則你見到的...展開

《慕少虐妻後悔了慕言深溫爾晚》章節試讀:

現代言情著作《慕言深溫爾晚》,敘述主人公慕言深溫爾晚的愛情故事,故事內容非常虐心,喜歡虐文的書友,千萬不要錯過,主要講述的是蘇芙珊回答「剛才,溫爾晚也說過這句話。
你們夫妻真是心有靈犀啊!」
溫爾晚望着慕言深的臉。
他比平時更冷峻,但仔細去看,還是能發現他表情的慌亂。
他在害怕。
怕溫爾晚受傷,怕溫爾晚徹底離開他………難道是…… 左敬!
溫爾晚加快腳步,來到房間。
一推門,她就看見了窗戶邊的身影。
左敬穿着藍色襯衫灰色長褲,聽見聲音,轉過了身。
四年了,雖然一直有聯繫,但從未見面。
看着她疲憊的表情,消瘦的身軀,左敬的心狠狠抽了一下。
離開慕言深,離開海城以後,她本該快樂無憂,過着她想要的自在人生。
誰曾想,溫念念突然生病,迅速的將這一切美好,統統碾碎!
「我就猜到是你。」
溫爾晚反手關上門,有些緊張,「你怎麼來了。」
「放心,都是以趙媽的名義開的房間,查不到你身上。」
溫爾晚微低着頭「你特意跑一趟,是為了念念的事情?」
「對,我很擔心。」
左敬回答,「念念現在是什麼情況?」
溫爾晚將醫生說的,都告訴了他。
左敬緊緊的擰着眉。
這確實很棘手。
錢不是問題,但……骨髓這種事情,就不能錢能夠解決的!
「你打算怎麼辦?」
左敬問道,「我能為你做些什麼?」
聽到這句話,溫爾晚心裏一暖。
每次出了事,左敬都會說—— 「你想怎麼辦?」
「我能為你做什麼?」
給她莫大的安全感。
彷彿他永遠在她的身後,為她撐起一片天空,只要她回頭,就能夠看見他的身影。
「等。」
溫爾晚雙手捂着臉,氣息從指縫裡輕輕嘆出,「等骨髓庫的結果。」
「如果……骨髓庫也沒有匹配的?」
「只能去找慕言深。」
溫爾晚說完之後,房間里想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靜。
左敬站在那裡一動不動,面上是若有所思的表情。
溫爾晚也是無奈之舉。
她不能眼睜睜的看着念念……被病痛折磨。
過了好久好久,左敬才開口「你是把念念送到慕言深身邊去,還是,你帶着念念一起去找慕言深?」
「我……」 「你要想清楚。」
左敬說,「這是完全不一樣的結果。
把念念送給慕言深,你不現身,我還有機會幫你瞞過他的眼睛,讓他找不到你。
如果你帶上念念回海城……那,澤景呢?」
對溫爾晚來說,這根本就是一個死結。
左右為難。
她捨不得將念念送給慕言深,痛失愛女。
可是,她如果和念念一起去見慕言深,那麼,澤景該怎麼辦?
她帶着溫澤景也回海城嗎?
兩個孩子,都將歸慕言深所有!
她不可能爭得過他!
但是,將溫澤景留下來和趙媽一起生活,永不露面,讓慕言深根本不知道自己還有一個兒子的話,那麼也就意味着,溫爾晚不能再和溫澤景見面。
否則……慕言深早晚會發現溫澤景的存在。
兒子也好女兒也罷,都是她的孩子。
手心手背都是肉。
哪一個,溫爾晚都捨不得!
「我想要念念,我也想要澤景。」
溫爾晚說,「我知道這樣很貪心,很難,可我……我是一個母親。」
左敬走到她面前,抬起手,猶豫幾秒,最後還是落在她的肩膀上「你好好考慮,現在還有時間。」
溫爾晚已經想過這個問題很多次了。
無解。
沒有一個正確答案!
「我最初的想法,是我帶着念念回海城,找慕言深匹配骨髓。
而澤景,留給趙媽帶着,有機會我還能回來看他。
可是現在想想,哪裡還有看望的可能性呢。
我一回,就暴露了他。」
「這樣一來,我等於是選擇了念念,拋棄了澤景。
這對澤景來說,多麼不公平,他又沒做錯什麼。」
「可是,我也帶他回海城的話,他會成為慕家的繼承人,會被當做一個機器培養,整天學習金融管理,社交禮儀,沒有快樂和自由。」
「我想給孩子們的,一直都是自由自在的人生,沒有拘束沒有束縛。」
溫爾晚還是想將溫澤景留下的。
兩個孩子,她含辛茹苦的養大,卻在同一時間,都拱手給了慕言深。
她什麼都不剩了。
她不甘心。
留着溫澤景在縣城,這個孩子就還屬於她,不屬於慕家!
左敬想了想「也許,你該問問澤景自己的想法。」
「是啊……」溫爾晚一頓,抬頭看着他,「我怎麼忘記徵求他的意見了呢?」
「澤景想回海城,你攔不住。
他要是不想回,你也不能帶他走。」
溫爾晚無力的絞弄着手指「就沒有其他辦法了嗎……」 兜兜轉轉,還是要回到慕言深身邊去。
回到那個毀了她一生的男人身邊。
四年過去了,溫爾晚放下了仇恨,放下了那些備受折磨的苦痛日子。
不是她忘記了恨,而是兩個孩子的到來,淡化了過往。
她不願意再去計較,更嚮往未來。
偶爾,溫爾晚也會想起慕言深。
她到底是愛他的。
在無數個午夜夢回里,她醒來會發現,枕頭是濕的。
恨一個人,融入骨髓。
愛一個人,也是刻在心底。
想要忘記他,談何容易啊…… 除非刮骨,除非挖心。
可即便她再想念慕言深,再愛他,她也不會再去見他。
此生,彼此放過就好。
「……我倒是有另外一個辦法。」
左敬說,「但是,風險極高。」
溫爾晚猛然抬頭「什麼?」
左敬臉色凝重「很冒險。」
「為了念念,任何事情我都可以做。」
左敬背着手,在落地窗前走來走去,好一會兒,他才開了口「也許,我可以悄悄的查慕言深的骨髓能不能匹配。」
「悄悄的查?」
「對。」
左敬說,「如果不匹配的話,那你完全沒必要帶着念念去找他了。
因為他沒辦法救念念,而他可以做的那些尋找骨髓的事情,我也可以幫你做。」
溫爾晚問「如果,匹配呢?」
左敬定定的望着她「那就聯合喬之臣,想辦法將慕言深迷暈,送去醫院完成骨髓移植。」
這個想法…… 太大膽了!
太冒險了!
溫爾晚驚得都站了起來「……喬之臣?
為什麼需要聯合他?」
「因為,他可能知道你沒死。」
「什麼?
!」
左敬解釋道「你跳湖之前,我說過有人在查我們,你還記得嗎?」
「記得!」
「那個人,不是慕言深,而是喬之臣。」
左敬面容嚴肅,「但很奇怪,他沒有把查到的線索告訴慕言深!
但是,在你跳海離開之後,他來找過我,試探過我的話。」
溫爾晚沒料到,自己還活着這件事,海城還有第三個知道!
這個人,居然還是慕言深最好的兄弟,喬之臣!
「我肯定沒有承認。」
左敬說,「但喬之臣起疑了,所以他是知道……你沒死這件事。
到時候,如果真的只有慕言深的骨髓匹配,想救念念又不想讓慕家奪走孩子,只能和喬之臣聯手了。」
溫爾晚的心咚咚咚的跳得很快「他……會答應嗎?」
「我沒有把握,但可以試試。
既然他當初都沒有把這個驚天秘密告訴慕言深,現在,他也不會眼睜睜的看着念念得病,見死不救。」
「只能這樣了,走一步是一步。」
「那麼……」左敬說,「我先去查慕言深的骨髓,是否匹配!」
「好。」
「等我消息。」
左敬不能在這裡久留,他還要馬上回海城,免得讓人起疑。
他是特意趕過來的。
雖然,四年未見,他很想和她多聊幾句。
哪怕什麼都不說,就這麼靜靜看着她,他都覺得是滿足的。
溫爾晚身上,有一種讓他着迷的魅力。
他不知道那是什麼原因。
「再見。」
溫爾晚看了他一眼,又低下頭,「我總是給你添麻煩。」
氣氛太沉重,左敬故意開玩笑的說道「澤景和念念,也是我看着長大的,以前還說要讓他們認我做乾爹的,忘記了?」
「沒忘,記得呢。」
「所以說起來,澤景和念念也算是我的孩子。
我這個乾爹救乾女兒的,理所當然。」
哪有什麼理所當然。
溫爾晚知道他是在安慰自己,點了點頭。
她送左敬離開酒店,遠遠的看着他上車離開。
天空中下起了小雨。
淅淅瀝瀝的。
溫爾晚買了點水果,回到醫院。

《慕少虐妻後悔了慕言深溫爾晚》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