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那抹屬於我的星光
那抹屬於我的星光 連載中

那抹屬於我的星光

來源:google 作者:木木夕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厲承言 現代言情 陸新柔

木木夕的《那抹屬於我的星光》這本書寫的還是挺好的!主角是陸新柔厲承言,主要講述了:「是的,阮小姐的車子已經掉下懸崖,落入海中了,現在還在打撈……」「呵!」他徒然一聲冷笑,修長有力的手指一把抓住張特助的領……...展開

《那抹屬於我的星光》章節試讀:

「當紅Q姓小花,與劇組導演上演潛規則,尺度之大,令人瞠目結舌!」
娛樂新聞的頭條下還不忘附上幾張打了馬賽克的**照片,在一些側顏照片中,可以看出來那個女人便是秦若雪。
事情一出,微博直接崩潰,好幾次都刷新不出,可見影響之大!
秦若雪臉唰白,握着手機的雙手在不停的發抖。
完了!
這是秦若雪的唯一念頭,胸腔抖動,害怕佔據了整個心頭。
在秦若雪曾經發過的每一條微博評論下,一群網友紛紛唾罵,言語難看極了。
網友A,外表玉女,實則**。
網友B,嘖嘖,再清純外表也掩飾不住骨子裡的下賤。
網友C:天哪嚕,本來還很喜歡她的,現在路轉黑!
網友B,這麼老的男人也下得了口?
「嗡嗡——」秦若雪的手機震動起來,是她的經紀人的電話,秦若雪連忙接通,聲音發顫道,「楊姐,救救我……」電話里的頭的經紀人,冷嗤一笑,「救你?
現在我都自身難保了,解約吧,秦若雪!
你現在就是一團臭水溝,誰攪誰臭!」
秦若雪猛地震了震,電話那頭便是嘟嘟的聲音。
她再次撥打給經紀人時,卻已經打不通了。
秦若雪還未回過神,「**!
,外面的敲門聲就如同催命一般響起。
她拉開一角窗帘偷看,卻發現外面全是記者。
心跳到嗓子眼,她害怕的說不出話來。
外面接連不斷的聲音,道,「秦小姐,身為當紅花旦,你一路走來都是靠睡嗎?」
「秦小姐,能否告訴我們有關娛樂圈的潛規則?」
「秦小姐……」秦若雪顫着,整張臉顯得慘白而無血色,她知道自己的好日子到頭了,可是她不甘心!
她從兜里掏出手機,現在唯一能求救的人,只有陸裴鈺了。
「嘟嘟——」秦若雪將電話撥通,不久後,便聽見手機那頭一陣冷沉磁性的聲音,「喂。」
見陸裴鈺接通了她的電話,她似乎看到救命稻草一般,連忙道,「阿鈺,救救我!
我家外面已經被記者包圍了,我沒有做那種事情,救救我!」
電話那頭,忽然響起一聲冷笑,緊接着便是陸裴鈺的聲音再度出現,「當初你陷害阮知曉的時候,她也是這般求救無門。」
頃刻間,秦若雪的血液瞬間凝結,冷至極點。
陸裴鈺冷哂道,「別費勁心思了,記者都是我找的,你就好好承受着吧!」
一夜之間天堂與地獄,她被陸裴鈺親手送上了天堂,又親手摔下了地獄。
陸裴鈺那邊剛將秦若雪的電話掛掉,外頭便響起李嫂錯愕和驚訝的聲音,「少爺?」
聽見外頭的聲音,陸裴鈺的眼裡多了幾分晦暗,不出幾秒,「碰——」門被推開。
清瘦拔高的身姿出現門口,「我姐姐呢?」
清冽如泉的少年音,有着一些薄薄的隱怒,卻強力的壓制着,眼睜大的看着他。
聞言,陸裴鈺垂眼,濃長的睫將他的神色遮擋住,讓人看不清他的歡喜悲愁。
見陸裴鈺不答話,阮晟更為暴怒起來,聲調高了幾個度,「我姐姐呢!」
雖然說阮知曉已經嫁出去了,但以往她在每月的十五號會來看他,風雨無阻,就算臨時有事都會提前告知他,但這一次她逾期了整整三天,毫無音訊。
「阮晟……」陸裴鈺聲音有些沙啞縹緲,難以琢磨透的情緒夾雜在裡頭,「你姐姐,自殺了……」那頃刻間,阮晟呼吸凝固停滯,心臟被狠狠地揪在一起,他眼睫發顫的看着陸裴鈺,「你騙人!」
陸裴鈺眼裡都是痛苦。
他也希望自己是在騙阮晟的,可這一切都是真的,真的到讓他每夜痛徹難眠,無限悔恨。
「在哪?我姐姐在哪?」
陸裴鈺將手機拿出,打出一行字,然後再次看向了阮晟道,「地址,連車帶人墜海了。」
「叮——」阮晟的手機響了起來,他拿出來看,雙唇顫顫,手指攥緊的發白,毫不猶豫的往後面沖了出去。
還未恢復的公路欄杆有着明顯撞毀的痕迹,證明着,這裡在不久之前發生了一場事故。
阮晟雙腿軟的不像話。
靠着僅存的力氣緩緩的朝着欄杆處,緩緩走去,每一步都如同踏在針尖之上,呼吸也隨着距離的靠近,越發難以呼吸。
當他看見懸崖的高度時,眼睛唰的一下,流出了眼淚。
他不敢想,姐姐死前遭遇了什麼,她小的時候最怕痛了,這摔下去得有多疼?
越想,他的心臟顫抖的更加厲害,捂着胸口,崩潰得嚎啕大哭。
以前總有人嘲笑他沒有爸爸媽媽,他從來不在乎,因為他知道自己有姐姐,可是他現在連姐姐都沒有了。
那個口口聲聲要保護他的姐姐,卻比他先走了一步!
……阮晟和陸裴鈺,等待了無數個日日夜夜,可最終還是沒有等到阮知曉的消息,阮晟過度抑鬱,去了國外繼續治療。
而陸裴鈺也從來都沒有想過,自從阮知曉死後,難以入眠、就算入睡也會半夜被那徹骨的心痛給驚醒。
他試圖將她忘卻,可越是努力,就越清晰。
他只能每天翻動她的日記,緩解那鋪天蓋地而來的心痛。
曾經的他像個機械人,高度自律的生活作息時間,從未超過十點之後睡覺,煙酒不沾……現在晚睡成了癮,煙酒成為唯一可以麻痹他心臟的東西。
所有的痛不欲生都證明着,她曾經存在過他的世界之中,而且佔據重要之地。

《那抹屬於我的星光》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