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女主角叫夏夕綰的小說
女主角叫夏夕綰的小說 連載中

女主角叫夏夕綰的小說

來源:外網 作者:天降小妻霸道寵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天降小妻霸道寵 都市言情

一場陰謀,她從鄉下被接回,替嫁給他沖喜。 貌丑無鹽,醫學廢才?且看她如何妙手回春,絕麗風姿! 臉被打腫的海城名媛們向他告狀,陸少… 等等,她嫁的竟然是隻手遮天的商界巨子,她撲過去抱緊他的大腿,老公,你不是快不行了么? 他一副要吃了她的表情,看來我要身體力行讓你看看我究竟行不行!展開

《女主角叫夏夕綰的小說》章節試讀:

2015年秋,夏夕綰坐在火車上,火車從鄉下開往海城。
九歲那一年她被丟在鄉下,今天才被接回,原因只有一個,夏家要將女兒嫁到幽蘭苑去沖喜。
聽說幽蘭苑裡的那位新郎已經病入膏肓了,夏家有兩個女兒,都不願意嫁,所以夏家就將一直寄養在鄉下的她接了回來,讓她替嫁去沖喜。
夏夕綰坐在卧鋪上,手裡拿着一本書看着,這時門突然被推開,外間冷冽的寒風伴隨着一股甜腥的血液味侵襲而來。
夏夕綰抬眸,只見一道高大英挺的身軀從外面倒了進來。
昏迷不醒了。
很快,幾個黑衣人沖了進來,「老大,現在沒人,直接送他下黃泉。」
「誰說沒人的?」
為首的刀疤男看向了夏夕綰。
夏夕綰沒想到意外驟熱而至,這個突然倒在她車廂里的男人給她帶來了致命的危險,刀疤男眼裡是濃濃的殺意,很明顯想殺人滅口。
夏夕綰不動聲色的看了一眼他們手裡的武器,迅速驚慌的求饒道,「不要傷害我,我什麼都沒有看見。」
刀疤男走上前,看着夏夕綰的小臉,她臉上戴着一塊面紗,看不見真容,但一雙翦瞳流露在外面。
那翦瞳無比澄亮,顧盼流轉之間,竟然搖曳生姿。
刀疤男從來沒有見過這樣一雙漂亮奪目的眸子,一瞬間就被攝住了心魂,再加上這些日子都沒有碰過女人,當即心生了邪念。
「小美人,我們可以不傷害你,不過你必須把兄弟們給伺候好了。」
夏夕綰纖長的羽捷顫動,楚楚可憐道,「我不想死,我好害怕,只要你們不傷害我,我一定好好伺候你們。」
女孩軟糯溫存的乞求讓刀疤男再也忍不住,直接撲了上去將夏夕綰給壓在了身下。
「老大,你先來,我們把這個人送上路,然後再給兄弟們樂一樂。」
在充斥着低俗的笑聲和溫軟的女人鄉里,刀疤男放下了武器,伸手去扯夏夕綰的衣扣。
但是下一秒,一隻纖白的小手握了上來。
刀疤男抬頭,一下子就撞上了女孩那雙澄亮的翦瞳,現在她的瞳仁里退去了驚慌軟弱,閃爍着冷冽的碎光。
「你!」
刀疤男想開口,但是夏夕綰抬手,無比利落的將手裡的一根銀針刺進了刀疤男的腦袋裡。
刀疤男兩眼一閉,直接暈倒在地。
「老大!」
幾個黑衣人一驚,想上前,但是這時倒在地上的男人倏然睜開了眼,探手就奪過了黑衣人手裡的武器。
一個接一個,黑衣人全部倒在了地上。
簡直是迅雷不及掩耳之勢。
夏夕綰坐起身,她早就知道這男人是假裝昏迷的,他身上的血是別人的。
夏夕綰抬眸看着男人,男人也在看着她,他有一雙極其深邃的狹眸,如鷹隼般犀利,眸底還蓄着兩個小深淵,任誰跟他對視一眼都會被吸下去。
「少爺,我們來遲了。」
救援的人趕到了,開始井然有序的善後,心腹手下將一個乾淨的帕子遞給男人。
男人動作優雅的擦了擦手,然後邁着穩健的步伐來到了夏夕綰的面前,骨節分明的手指捏住了她小巧的下頜。
他眯着狹眸幾分玩味的打量着她,嗓音低沉富有磁性,「你覺得我會如何處置你?」
下頜被他覆著薄繭的指腹捏住,夏夕綰被迫抬眸看他,男人生的頎長挺拔,俊美非凡,氣場如同黑夜般強大而薄冷。
剛才他已經擦了手,但她還是能嗅到了那股腥甜味還有冷厲的戾氣。
看到了不該看的,很難全身而退。
這男人,相當危險。
啪!
夏夕綰直接打落了男人的手,正色道,「放肆,我可是要嫁入幽蘭苑的新娘!」
要嫁入幽蘭苑的新娘?
男人一挑劍眉,有點意思,他的…新娘?
「你是海城人?那你應該知道夏家的女兒要嫁入幽蘭苑,這場婚禮轟動全城,我就是那個新娘,如果我出了什麼意外,你覺得你會不會遇上更大的麻煩?放了我,我什麼都沒有看見,什麼都不會說!」
夏夕綰現在真的要好好感謝她的後媽李玉蘭了,李玉蘭接她回海城,只讓她坐了廉價的火車,可是這場婚禮她辦的極其奢華轟動,來博得她的好名聲。
夏家的女兒嫁入幽蘭苑沖喜,這可是海城最大的八卦新聞了,夏夕綰在賭,賭這個男人不想惹上麻煩。
男人饒有興趣的看着她,今天他被生意對手買兇劫殺,遇到這個女孩是意外。
看她不過20歲的女孩,雖然臉色發白,衣衫凌亂,但她一雙澄眸清亮而聰慧,閃爍着璀璨的光芒。
關鍵,還是他的新娘。
男人收回目光,帶人走了。
夏夕綰拽緊的指尖,緩緩鬆開。
這時前方的男人幽幽的回了頭,他看着她,用她可以聽懂的唇語緩緩道,「我們很快就會見面的。」
……
儷宮莊園,今天夏家的婚禮就在這裡舉行。
新娘休息室里,夏小蝶看着自己同父異母的姐姐夏夕綰,「夏夕綰,你九歲死了親媽,後來又親手將爺爺從樓梯上推了下來,連算命的都說你是一個災星,於是被爸爸送去了鄉下,這一次如果不是要你回來沖喜,你一輩子只能待在鄉下,所以你要識時務,你可不是夏家的千金大小姐,而是夏家養的一條狗!」
夏夕綰坐在梳妝台前,淡淡道,「你這隻狗在叫誰呢?」
夏小蝶叉着腰,「狗在叫你!」
夏夕綰勾唇,「我知道了,所以你不必再叫了。」
夏小蝶這才知道自己被夏夕綰給繞進去了,她看着夏夕綰澄亮的翦瞳,她回來一直戴着面紗,但露出一雙眸子,這眸子光一眼就讓人覺得她是一位絕麗傾城的美人。
夏小蝶心裏嫉妒極了,恨不得將夏夕綰那雙翦瞳給挖下來,這個鄉下來的土包子怎麼可能是美人呢,故弄玄虛,明明就是一個醜女!
「夕綰,吉時已到,可以出發了!」這時夏振國李玉蘭帶着一群貴賓進來了。

《女主角叫夏夕綰的小說》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