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玄幻魔法›棄少歸來陳風
棄少歸來陳風 連載中

棄少歸來陳風

來源:外網 作者:陳風李佳佳 分類:玄幻魔法

標籤: 玄幻魔法 陳風李佳佳

新婚之日,為妻頂罪入獄! 四年後歸來,家產和妻子卻盡落兄弟之手……展開

《棄少歸來陳風》章節試讀:

第8章小雨已經醒了!
「陳風,你這是什麼意思?」王麗華聞言,臉色頓時沉了下來。
「我知道兄弟的意思!」
這時,顧海走了上來,臉上帶着淡淡的笑容,根本看不出之前的半分尷尬。
他從懷中拿出支票簿,唰唰填了一番,撕下一張遞到陳風面前。
「兄弟,我理解你的心情!這是一百萬,算是給你的補償,如果不夠的話,咱們還可以再商議!」
有親戚這才恍然道「哦,我明白了,原來他故意拖着不離婚,是想藉機要錢!」
「真不要臉,這明顯就是威脅!虧得顧少大方,一百萬啊,足夠過好半輩子了!」
「沒錯,小婉和顧少的事情已成事實,你再賴着也沒用!如果愛她,就應該成全她!」
見陳風被眾親戚鋪頭蓋臉的辱罵指責,柳婉眼中閃過一絲不忍,嘴巴動了動,最終還是什麼都沒說。
陳風沒有理會眾人的攻擊,更沒有去看面前的支票,淡淡的盯着顧海「四年時間,你還真是一點長進都沒有!這是,在挑釁我么?」
這個人,曾經被他當做最好的兄弟!
現在,卻奪走了他的一切!
同時也給予了他,男人最為難以忍受的恥辱。
「不不不!兄弟,你誤會了,我只是想表達一下謝意,順便也想幫幫你。畢竟你剛出來,一切都沒着落,生活有些困難不是嗎?」
顧海連連搖頭,皮笑肉不笑的說「要不,明天去我公司上班!嗯,就坐你以前給我安排的那個經理之位,怎麼樣?這也算是報答你對我的好!畢竟沒有你,就沒有我現在的一切!」
「這麼說,我倒是要感謝你的好意了?」看着這個昔日的兄弟,陳風嘴角露出一抹嘲諷。
「呵呵,都是兄弟,客氣什麼!」
顧海笑呵呵的,目中透着掩飾不住的玩味。
「還有啊兄弟,三天後後,我準備在新公司上市的慶功宴上和小婉訂婚,來個雙喜臨門,到時候你一定要來啊,共同分享一下兄弟的喜悅!」
柳婉有些着急的問道「陳風,你說現在不離婚,那要到什麼時候?」
陳風漠然道「小雨中毒的事情,查清楚之後!」
提起妹妹,陳風心頭就泛起一絲抑制不住的事憤怒和愧疚。
如果,自己當時不衝動,妹妹何至於被這一家狼子野心的傢伙,殘害成那般模樣。
和之前一樣,提起小雨,整個大廳瞬間陷入一片寂靜。
「中……中毒?小雨的病,是因為中毒?」柳婉臉色微微有些發白,小心翼翼的問道。
「你認為呢?」
陳風冷眼看着柳婉,嘴角翹起一個凌厲的弧度。
「忘了告訴你們,小雨已經醒了!」
「什麼?」
眾人聞言,臉色齊齊大變!
柳婉甚至嚇得微微向後退了一步,臉色更白了幾分。
「陳風,你妹妹中毒住院,管我們什麼事?」王麗華色厲內荏的叫嚷道「別忘了,一直以來是誰在照顧她!你不但不感激,竟然還給我們甩臉子?」
「小雨的事情,和你們沒關係最好,不然,絕對會承受比她強百倍的痛苦!」
陳風嘴角露出一抹冷厲,語氣寒意凌然。
「還有……」
他瞥向顧海「忘了回答你,三天後,我會到場!不過,我有些好奇,你就這麼確定,我會在這三天內和柳婉離婚?」
「當然確定!」顧海臉上掛着自信的笑容,胸有成竹道「有錢有關係,任何事情都能做到!兄弟,你應該很明白這個道理,更應該明白,你現在的處境!」
「是么?那拭目以待!」
陳風譏誚一笑,懶得在此多留,提着袋子邁步離去。
走到門口即將出去的時候,他突然扭頭瞥了顧海一眼。
「一條狗,如果不認清自己的地位,只會變為瘋狗,永遠難成虎狼!」
聽聞此言,顧海臉色驟然陰沉,羞怒無比。
抬頭看去,卻見陳風已經出門而去!
「這個混賬!」
顧海狠狠的一拳砸在門柱上,眼中透着兇狠的光芒。
「顧少,何必跟那種人一般見識?一個跳樑小丑而已,現在他也只能在嘴上佔佔便宜了!」柳婉的舅媽諂媚的湊上前勸道。
「沒錯!」
王麗華冷笑一聲,眉目之間透着深深的鄙夷。
「故作鎮定,意圖維護那丁點尊嚴,真是可笑至極!說到底,不過就是個一無所有的可憐蟲!」
「是啊,那小子坐了牢人已經廢了,更何況還變成了個無家無業道窮光蛋,除了在言語上沾點光,他還能做什麼?」有親戚附和。
柳婉微蹙着秀眉,擔憂道「不管怎麼說,陳風已經回來了,以他的性格肯定不會善罷甘休,接下來我們該怎麼辦?」
「當務之急,你要把名下的財產儘快全部轉移!」顧海陰沉着臉,雙目微眯「另外,我決定把訂婚地點改了!」
「改變地點?」柳婉不解。
「不錯!」顧海眼中寒光連連閃爍「事情既然做了,就要做的徹底!」
「這次的訂婚典禮,我要大辦特辦,在君臨大廈頂層舉行,讓江州所有人都知道此事,看他面對那麼多人的嘲笑,還在這裡怎麼能呆下去?」
「君臨大廈頂層?我的天,那可是江州頭號聚會之地!」有親戚驚呼。
柳婉也是神色一喜,光潔的臉蛋上露出些許激動的紅暈。
在江州,能在君臨大廈舉辦婚禮可是每個女孩夢寐以求的事情。
當初陳風沒給她這個榮耀,現在卻由顧海完成了心愿,看來,自己的選擇沒錯!
「對了,如果沒猜錯的話,後天是陳風妹妹的生日!兩件事情如果加起來,想必對他刺激更大!」
想到陳風,她突然眼睛一亮,想起了另外一件事。
「是嗎?那就最好不過了!」
顧海大喜,嘴角露出一絲猙獰的笑意。
「陳風,我要讓你在這江州,三天都呆不下去!」
……
陳風回到家中時,李佳佳已經幫小雨整個人收拾打理了一遍。
此刻的小雨,換了一套新衣服,頭髮梳理的整整齊齊,青澀的臉蛋上光潔乾淨,比之前精神了許多。
她一個人正坐在沙發上看着電視,神情專註而認真,時不時啊啊幾聲,臉上的笑容真摯而純真,就如一個懵懂未知的孩子。
陳風掃了一眼電視,正在播放熊大熊二,心中不由一陣刺痛,鼻子微微發酸。
小雨已經十六歲了啊!
十六歲,正值花季雨季的年紀,本該享受青春趣事,現在卻……
父母不在,長兄如父!
小雨變成現在這樣,他應該負起最大的責任!
不要說億萬家產,哪怕萬億家產不要,他也不想妹妹有如此殘酷的遭遇。
或許是血脈相連的原因,感受到陳風身上的悲傷,小雨本盯着電視的目光,突然收回來,落在了他身上。
「啊……呀,哥……不……難……過!」
如幼兒牙牙學語,吐詞不清!
但聽在陳風耳中,卻如遭雷擊,整個人身軀一震,眼眶瞬間紅了起來。
更是在這時,小雨挪動身體,拱進了陳風懷裡,伸出小手,摸了摸他的臉。
「哥……哥……」
陳風不知道,妹妹本應無神智,更別提記憶,卻如何認出他來。
只知道,自己在這一刻,眼淚再也忍不住,如決堤的洪水般,傾瀉而出。
都說男兒有淚不輕彈!
只是因為,未到傷心之處而已!
他心中暗暗發誓,無論有多大的困難,也要將藥材收集齊全,給妹妹一個正常的人生。
「陳風,你也不要太傷心了!事在人為,我相信小雨早晚會恢復過來的,未來的日子只會越來越好!」
李佳佳從房間出來,看着兄妹倆這樣,心神也是一陣黯然。
「呵呵,借你這大美女的吉言,肯定會好起來的!」
陳風深吸一口氣,強行收斂起悲傷的心情,揉了揉小雨的腦袋,強顏笑道。
「少貧嘴!快過來幫我把你們的房間布置布置,等會兒還要買不少日常用品呢!」
李佳佳白了他一眼,轉身進了房間!
陳風咧嘴笑了笑,將小雨安撫着繼續看電視,起身跟了上去!
……
忙碌的時間過的總是很快!
待家中一切布置妥當,已經到了傍晚時分。
看了看窗外暗淡的天色,李佳佳提議道「時間不早了,出去吃飯吧,也算本小姐為你兄妹接風洗塵了!」
「也好!」陳風點頭。
算算時間,他已經四年沒吃過外面的飯菜了!
接下來三人離開家,在外面轉悠一番,選了一家名叫一品軒的餐廳。
從外看去,餐廳內部裝飾乾淨明朗,檔次屬於中等偏上,生意頗為不錯。
「陳風,你怎麼在這裡?」
三人隨意找了個位置,剛剛坐定不久,大門打開,一群人嚷嚷着走了進來。
下一刻,一個熟悉而又陌生的意外聲音響起。
陳風循聲看去,眉頭一皺。
當真不是冤家不聚頭,這群人不是別人,正是柳婉顧海和一眾親戚。

《棄少歸來陳風》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