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權利的騙局
權利的騙局 連載中

權利的騙局

來源:google 作者:溫嶺閑人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莊子達 徐浩東 都市小說

作為一個有抱負有理想的三好青年,竟然躺槍了!他奉命返回雲嶺市,眼前面對的,是一個無人想接手的爛攤子,為了快速進入角色,掌控全局,理想主義者的他竟然反道而行……同行的陷害,權利的誘惑,還有金錢的鼓舞,他能否堅持本心,一往直前,不負眾民所託,官達巔峰?展開

《權利的騙局》章節試讀:

可是,又破又舊的桑塔納轎車哪跑得過發了瘋似的警車,不到十分鐘,響着警笛的警車就追了上來。糟糕的是,前面也出現了警車,居然還是三車相向而來。

後有追兵,前有堵截,徐浩東乖乖地將車靠邊停下。

許雲潔有點緊張,「姐夫,對不起,我打草驚蛇了,咱們,咱們要束手就擒嗎?」

「你問問他們,敢抓他們的新市委書記嗎?」徐浩東卻很是淡定,摘了墨鏡笑着說「這樣也好,先打草驚蛇,再引蛇出洞,咱們就當是摟草打兔子吧。」

許雲潔嚷了起來,「他們有槍誒。」

「哈哈。」徐浩東不慌反笑,「**不帶槍,放屁也不響,這有什麼好奇怪的呢。」

「你還笑。」許雲潔白了徐浩東一眼,緊張兮兮地問「哎,他們會開槍嗎?」

「不會,他們不但不會向咱們開槍,反而會向咱們敬禮。」

果然,前方的三輛警車,一輛停下,兩輛繼續前行,繞到桑塔納轎車後面,堵在了追兵的前面,兩輛警車上下來六個全副武裝的**,每個都是微型衝鋒槍在手,但他們卻不是衝著桑塔納,而是面向著後面的追兵。

許雲潔大為不解,「姐夫,**與**為什麼懟起來了?」

「傻丫頭,後面追來的是交通**和盤口鎮派出所的**,你再看看前面那輛警車,那是雲嶺市公安局特警大隊的車,天下**是一家,但同一個局裡的**卻不一定就是一家人。」

前面的警車上也下來三個**,兩個提着微型衝鋒槍肅立車邊,一個腰挎手槍、三十多歲的**,邁着標準的步伐走過來,叭的來了一個立正敬禮。

許雲潔忙着追問「姐夫,這怎麼回事嘛?」

「他叫李勤軍,我爸和他爸都是軍工廠的工人,我們兩家是鄰居,我們是發少,他當過特種兵,現在是雲嶺市公安局特警大隊的副大隊長,我來之前打了個電話給他,他是整個雲嶺市唯一知道我今天下午過來的人,也可以這麼說,我離開雲嶺市已整整三年,他是整個雲嶺市唯一我信得過的人。」

許雲潔長長地舒了一口氣,「噢,他是來保駕護航的呀。」

只見李勤軍威風凜凜地揮了揮手,走幾步拉開車門,利落地坐到了桑塔納轎車的后座上。

徐浩東和李勤軍握手,相視一笑。桑塔納轎車重又啟動,朝着市區方向緩緩駛去,三輛警車一前兩後保駕護航。

「勤軍,你這陣勢整得有點大哦。」

「你還說呢,你一貫的作風是不按常理出牌,我爸知道你單槍匹前來上任,估計你會在路上搞事,就讓我在路上等着你,還幸虧我來了,看他們那陣勢,十多輛車追你,一定是你捅了盤口鎮那個馬蜂窩。」

「不過,你今天這麼一出,你暴露了,你用不着親自出馬吧。」

「浩東,你這是廢話,以咱倆家的關係,我還用得着遮遮掩掩嗎。」

「嗯,這倒也是。」

李勤軍的注意力轉移到許雲潔那裡,「浩東,你還沒給我介紹這位美女呢,是我的新嫂子嗎,我上次去看你時你還是孤家寡人,你動作夠快的啊。」

徐浩東笑了笑,「你看一看猜一猜。」

許雲潔也很配合,扭頭衝著李勤軍讓他看了個夠。

李勤軍咦了一聲,「這不是我雲雪嫂子嗎?」

不怪李勤軍驚訝,他兩年前才退伍轉業,以前沒見過許雲潔,而許雲雪和許雲潔姐妹倆又長得太像了。

許雲潔大大方方地自我介紹說「李大隊長,我叫許雲潔,是許雲雪的親妹妹,也是浩東現在的女朋友,更是不久以後你的新嫂子。」

「噢……這樣好,這樣好。」李勤軍拍了拍大腿,笑着說「近水樓台先得月,肥水不流外人田,姐夫娶了小姨子,一段佳話成傳奇。」

「嘻嘻,李大隊長你支持嗎?」

「支持支持,堅決支持,我舉雙手雙腳支持。」

徐浩東不置可否,女朋友就女朋友吧,既然讓許雲潔當防火牆,她也樂於擔當,那就先將錯就錯,許雲潔賴在他身邊,總得給她一個名分,這樣才能不讓人背後議論。

「好了好了,勤軍你別臭貧了,你把你的郵箱地址告訴小潔。小潔,你也別臭美了,你把你拍到的視頻發給勤軍,勤軍,你要替我保存好視頻備份,說不定將來會用得着的。」

李勤軍和許雲潔都不怠慢,用不了幾分鐘,就辦妥了徐浩東吩咐的任務。

徐浩東繼續吩咐,「小潔,你做一個帖子,把你拍到的視頻發到網上去,你是網絡作家,知道怎麼說話,你要毫無保留地發出去。」

許雲潔問「你確定嗎?姐夫,不是說家醜不可外揚嗎?」

徐浩東說「我確定,只有家醜外揚,才能達到刮骨療毒的目的。」

李勤軍問「你們到底拍到什麼了?」

許雲潔笑着說「李大隊長,事情是這樣的,盤口鎮鎮**正在關起門來搞大聚餐,派出所和交警隊及稽查站的人也都參加,少說也有兩三百個人,我姐夫派我進去偵察,我就進去轉悠了半個小時,我把他們的狂歡場面都拍了下來,可惜就是被他們發現了,要不然我能把那些人的醜態一個個全都拍下來。」

李勤軍說「我支持曝光,盤口鎮及那幾個部門,就是雲嶺市的一個大毒瘤,老百姓早就怨聲載道了,浩東,你這步棋走得妙啊。」

許雲潔說「可問題是我把他們的一個活動也拍了下來,他們居然把我姐夫當作了活動的內容,就是打賭當了三十三天的史上最短命市長,這回能在市委書記的位置上待多少天,以三十三天為界,他們象**那樣紛紛下注,不超過三十三天的賠率是一賠八,超過三十三天的賠率是一賠四,那場面真是熱鬧,我想那個場景要是傳到網上,對我姐夫的影響不好吧。」

李勤軍哈哈大笑,「浩東,這個確實不好,有損你的光輝形象啊。」

「發,統統發到網上去。」徐浩東苦笑着說「我哪有什麼光輝形象啊,我這次硬着頭皮殺回雲嶺市,就是抱着這樣一個態度,死豬不怕開水燙,所以我不怕曝光,什麼都可以曝光,曝光得越徹底越好。」

許雲潔很快搞定,「姐夫,我幫你把原子彈扔出去了,我相信用不了多久,整個東江省的主要論壇上,都會掛上我發的帖子,至於海州市及你們雲嶺市,我連所有的**網站也都發了個遍,為了防止他們刪貼,我還設置了定時重發,每隔兩個小時轟炸一次,我保證一天之內,讓雲嶺市百分之九十以上的網友看到這個視頻。」

「幹得漂亮,姐夫給你記上一功。」

李勤軍樂了,「打仗親姐夫,上陣小姨子,一家人就別說兩家話了。浩東,你這是往池塘里扔炸彈,炸出來大片死魚,你就等着撈死魚吧。」

這只是個開始,火力偵察,打草驚蛇,引蛇出洞,徐浩東笑了笑,閉上嘴不再說話,因為雲嶺市區到了。

徐浩東的心情有些苦澀,他是土生土長的雲嶺人,但自從三年前被撤職調離,他信守諾言,硬是沒來過雲嶺一次。

三年的時間並不長,雲嶺的變化不大,還是那麼的車水馬龍,熱鬧非凡,繁華似錦。

徐浩東沒去市委,也不找賓館,他父親名下有一套房子,在原五一八軍工廠職工宿舍樓,與李勤軍的父母家正好門對着門,這幾年一直租給了別人。三天前徐浩東確定出任市委書記後,便打電話給李勤軍,給租房者退了租費收回房子,李勤軍全家又幫着收拾一番,算是他在雲嶺市的新家。

新形勢新領導,就得有新形象新作風,先是單獨前來上任,再是不住賓館或市委領導專用的別墅,徐浩東決定獨樹一幟,他就是要讓雲嶺市的廣大幹部們知道,那個不按常理出牌的徐浩東殺回來了。

李勤軍的父母李志民和郭秀芹,見了徐浩東竟然老淚縱橫,同樣是軍人出身的李志民,還像以前那樣,拿着個拳頭直往徐浩東的胳膊上捶。三年前徐浩東因人誣陷而被雙規審查的時候,李志民也受到了牽連,被專案組找去「配合」了一個多月,今日老少二人重逢,難免動容唏噓。

好不容易李勤軍才勸住老爸老媽,領着二老回了自己家,許雲潔這才打量起姐夫的新家,整套房子才六十幾個平方,只有一室一廳,傢俱和家用電器都是舊的,許雲潔便一個勁地埋怨起來。

「小潔,這可是我爸我媽花了一輩子的積蓄買的福利房,當時還是搖號搖到的,到現在為止,原五一八軍工廠還有上千名退休工人住在棚戶區,所以你就知足吧。」

許雲潔壞壞地說「不過現在有個非常迫切的問題,這裡只有一個卧室,姐夫你說,是你住呢,還是我住呢,還是咱倆一起住呢。」

「臭丫頭。」徐浩東笑着說「你的問題很好解決,你住卧室我住陽台,陽台上有個小書房,還是我當年親手建造的呢。」

許雲潔嘟起了小嘴,「姐夫,反正我已經跟着你下水了,你別想甩了我。」

徐浩東站在窗邊,望着窗外說「小潔,你趕快收起你的埋怨,市裡的領導找上門來了。」

《權利的騙局》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