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身為中醫,抓點異獸入葯沒問題吧
身為中醫,抓點異獸入葯沒問題吧 連載中

身為中醫,抓點異獸入葯沒問題吧

來源:google 作者:熱情的亞楠人 分類:都市

標籤: 李樂心 蘇皓 都市

G市醫科大實習中醫師蘇皓無意間進入一間名為振中堂的醫館實習誤打誤撞中捲入一場籠罩G市的陰謀風暴,這場紛爭中有異獸,有人心最終蘇皓能否全身而退?展開

《身為中醫,抓點異獸入葯沒問題吧》章節試讀:

李醫師毫不意外的看着對面蘇皓吃驚的表情。

「不錯,患者的情況正是中蠱了」李醫師繼續說道。

「只是最近幾年會使用蠱術之人越來越少。我近幾年也是頭一次碰到,錢老闆多半是得罪了不該得罪的人啊」

蘇皓趕忙道「那剛才您給錢大財說回去需調養三天,為什麼不現在就進行治療呢?」

李醫師抬了抬眼皮說道「我不是說了么,我也好幾年沒遇到擅長使用蠱術之人了。此症需對症下藥,這醫館就這麼大,哪能隨時都備着這些藥品呢。」

「行了,今天也忙的夠嗆了,等會沒什麼事兒的話你可以早點回去。我晚點還得給錢老闆家備點新鮮藥材哩。」李醫師微微伸了個懶腰。

眼見李醫師下了逐客令,蘇皓也不好再多說什麼,別過李醫師後回到了一樓。

此時的一樓不見吵鬧的錢老闆一家,只有李樂心一人依然端正的坐在調劑台的前面。拿着一把小刷子輕輕刷着剛剛抓藥留下的殘渣。

若不是親眼所見,蘇皓必然不會相信今天所見的一切。蠱?這種彷彿封建迷信的東西居然真的存在於世。

雖然好奇,但是蘇皓也不想多管閑事。心想自己既然只是來實習的,多一事不如少一事。雖然這段時間以來覺得振中館裏里外外透露着一絲古怪,但是只要把自己實習的事情搞定就好了。

折騰了半天現在已然是下午了。蘇皓的肚子已然打起了鼓。

不知道是說好了還是怎麼樣,今天除了錢老闆一家,醫館也沒別的患者就診。既然老闆都發話了那必須不能委屈自己。

跟李樂心招呼一聲準備今天提前回家。也很久沒有在家吃飯了。

李樂心依然是冷淡的嗯了一聲,面對這種冷漠。蘇皓已經毫無波瀾的習慣了。轉身將白大褂放好。隨即開門準備回家。

坐在回家的公交車上,蘇皓不免開始回憶起今天的種種。身為一名醫師,雖然是實習醫師。本能的對這些神秘有一種好奇心。不過看李醫師的態度想來自己也不便多問,罷了罷了。

收好混亂的思緒,蘇皓開始閉目養神起來......

「哥?你怎麼回來了?」餐桌上的小濤驚訝中透露着開心。

剛回到家的蘇皓正好趕上姨媽和表弟在吃飯。

張琴也露出開心的神色「今天工作不忙啊?小濤快給你哥盛飯。」

「一家人客氣啥,今天醫院不忙,我就提前回來了。小濤你坐着,我自己盛飯就行啦。」蘇皓趕忙說道。

一家人久違的坐在一起吃了頓晚飯。

吃完飯的蘇皓來到房間,拿出手機給丁蕊發了條信息。

「我的小可愛在幹嘛呢?」

剛發過去幾分鐘,那邊丁蕊的視頻通話就發來了。

蘇皓接通後只見那頭的丁蕊一改往日精緻清秀的形象,帶着一枚大大的蝴蝶結形發箍,將頭髮全部別過額後。身穿粉色棉質睡衣正抱着一本書躺在床上。

「老實交代,你在哪?」對面的丁蕊彷彿審問犯人一般。

蘇皓無奈的聳了聳肩「在家啊領導,這還看不出來嗎?」

丁蕊依然不依不饒「你,不對勁。平時到家不都挺晚的嗎,今天怎麼這麼早?」

「今天組織學習疑難雜症病例,代課老師帶我們診斷完之後喊我們提前回家寫一下心得筆記」蘇皓圓道。

果然一個謊言背後是無數個謊言的堆積。

「行吧,阿皓,救命啊救命啊。考研可太難了。嗚嗚嗚嗚嗚......」

蘇皓無奈的聽着對面的丁蕊吐槽考試的難度。儘力的安撫好她的情緒。

「對了蕊蕊,你考研專業不是藥劑學嗎。我有個專業上的問題想問你。」

聽了這句話,丁蕊來精神了「嗯?你還有能問我的?什麼問題啊?」

蘇皓還是按捺不住心中的疑惑,將今天錢多多的癥狀敘述了一遍。問道「如果是這樣的情況,你覺得有什麼處理方案?」

「你也知道我診斷很爛,但是如果從藥劑方面來說,這樣的檢查結果。無法進行藥物治療。無非也就是建議開點補氣固元的葯。不過話說回來真羨慕你能去附屬醫院實習啊,這種疑難雜症確實很少見。如果確實拿不準的話可以送西醫去化驗拍片啊。」

蘇皓搖搖頭「要是什麼西醫都能解決,中醫就沒有存在的必要了。肯定是西醫解決不了才看的中醫啊。」

「那怎麼辦?最後你們老師是怎麼處理的?」

蘇皓心想我也想知道怎麼處理的啊,可是李醫師怕教會徒弟餓死師父怎麼辦?

嘴上卻不這麼說,找了個理由搪塞了過去。

以丁蕊的專業水平,糊弄她還是不算很難得。

掛了電話之後蘇皓斜靠在床上,望着窗外的的夜色。心中還在想着蠱的事情,彷彿中蠱的是自己一般。

夜裡睡夢中的蘇皓突聽到手機響了起來,迷迷糊糊一看來電顯示是李樂心。

不免皺了皺眉頭。這大晚上十二點給我打電話還是頭一次啊?

清了清嗓子按了接聽鍵。

「蘇皓,你住在哪?」電話那頭的李樂心聲音有些顫抖,沒有了往日的冷淡和平靜。

剛睡沒多久的蘇皓也被弄得一頭霧水「怎麼了?」

「爺爺外出採藥,出了意外受傷了。」

聽到這裡蘇皓睡意全無「什麼情況?人傷的重不重?」

「有一點,他這邊託人帶話了,你這邊能不能過來幫我一下?」

「好,我來找你還是你來找我?」蘇皓邊說邊起來穿衣。

「我來找你吧,我這邊有車。其他的我到了和你說。」電話那頭的李樂心稍微恢復了往日的平靜道。

蘇皓換好衣服後躡手躡腳的出了門。姨媽和小濤已經睡著了,雖然自己是工作上的事情出去一下但是還是不想讓他們擔心。

夜裡的G市夏天雖然比白天好一些,不過還是有一絲悶熱。

百無聊賴的等了半個小時之後,遠處開來一輛髒兮兮的吉普車。衝著自己按了按喇叭,蘇皓趕緊小跑上去。

對方搖下車窗。只見副駕駛坐着的李樂心,駕駛室坐着一個約莫三十來歲的農村婦女,黝黑的皮膚和淳樸的笑容彷彿述說了自己的身份。咧着嘴沖自己笑了笑「小蘇醫生你好啊。」

蘇皓也微笑着和對方打了個招呼,然後打開後排的車門坐了上去。

「這位是吳姐,我們醫館的藥材供貨商。」見蘇皓上車,李樂心介紹道。

車上的空調稍微讓蘇皓舒服了一點。緩了口氣跟吳姐打完招呼後,問道「大晚上的李醫師怎麼會自己去採藥還受傷了?我們現在回醫館?」

今天突如其來的意外也讓蘇皓一頭霧水。

李醫師七十多了,怎麼還需要自己出去採藥,況且看今天錢老闆給的診費,就算是三十年的野生山參。也隨便按斤買啊。

「去Z縣。爺爺他負傷了沒辦法趕回來。」李樂心淡淡的回答道。

Z縣距離市區有一個小時車程啊?披星戴月的趕過去是為啥?蘇皓越來越懵逼了。

「吳姐,話說現在是什麼情況啊?你們作為供貨商什麼珍貴的藥品搞不到要李醫師親自去采啊?」蘇皓見李樂心不緊不慢的,乾脆轉頭問別人。

吳姐皺了皺眉看了一眼李樂心,然後轉過頭繼續駕駛並說道「小蘇醫師啊,這次李老師要的也不是啥珍貴的藥材,就是問俺男人最近打着山耗子沒得要買兩隻。」

「說來也奇怪咧,之前山耗子也不難打,最近這幾個星期山耗子影影都莫看到。最近山頭不太平,我男人兩三個月沒進深山咧。」

「李老師說他着急嘛。今天下午點的時候就親自來咧,飯還是在俺家吃的咧。晚上沒多久就被村裡的其他村民在山邊邊看到他受傷了,給背回去了。給小樂心打了個電話人就昏死了。現在我男人招呼着他咧。」

已經是最新一章,請用手機掃碼加入書架
找不到掃碼入口?

《身為中醫,抓點異獸入葯沒問題吧》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