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沈延知秦子卿小說知乎
沈延知秦子卿小說知乎 連載中

沈延知秦子卿小說知乎

來源:google 作者:沈延知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沈延知 現代言情 男人

我和當初校園霸凌我的人在一起了1晨曦落入房間時,我只是動了動胳膊腰上箍着的手臂就會將我摟得更緊沈延知低頭吻我的脖頸,低沉的嗓音里混了些剛醒時的啞「昨晚睡著了嗎?」我僵了一瞬,而後乖乖地點點頭換作從前,也許我還會稍作反抗,可他花了三個星期教會了我一個道理順從就好...展開

《沈延知秦子卿小說知乎》章節試讀:

《沈延知秦子卿》這本書大家都在找,其實這是一本言情小說,是作者沈延知的一本小說,小說的主人公是沈延知秦子卿,講述了飽食饜足的男人總是很好說話。
我只是挑戰他底線般說我不想再見到謝意柳。
第二天,我就看見謝意柳哭哭啼啼地在收拾行李箱。
我開始不懂沈延知到底是什麼意思。
他不該是這麼聽我話的男人。
更何況,謝意柳不是他初戀情人嗎。
...飽食饜足的男人總是很好說話。
我只是挑戰他底線般說我不想再見到謝意柳。
第二天,我就看見謝意柳哭哭啼啼地在收拾行李箱。
我開始不懂沈延知到底是什麼意思。
他不該是這麼聽我話的男人。
更何況,謝意柳不是他初戀情人嗎。
自己想不通的問題,我一般就直接問了。
可男人只是眯眼抬手揉我的頭髮,這是他慣用的敷衍我的手段。
「卿卿,你永遠都不是誰的替代品。
」看啊,花言巧語向來被他們掌握得無比熟悉。
只要他不想,就永遠不會告訴我他的真正目的。
被玩弄的,永遠只有我自己而已。
可能是酷暑太過燥熱,就算家裡阿姨做的飯再好吃,這幾天我都沒什麼胃口。
咽掉最後一口豬扒飯,我直接衝進廁所,扒着馬桶吐了出來。
就在這時,我心口突然快速跳了一下。
姨媽幾個月都沒來了。
「……」就沈延知那不節制的態度,沒給我吃藥,這個結果似乎是必然的。
我懷孕了。
沈延知大概還不知道,我盯着自己平坦的小腹發愣。
有些可悲的是,這個孩子的去留,真的是我可以決定的嗎?
沈延知這幾天回家都很早。
而且一回家就要來抱我。
很多時候我會分辨不清,這個人到底是不是當初一時興起就會將我踹在地上的人。
他的底線不知道從什麼時候起,好像已經被拉得極低。
有時我能聽見他和朋友打電話的聲音。
應該是,他朋友喊他出來打牌。
他低笑了聲,垂眸看着窩在沙發上的我。
「陪老婆。
」「……」話筒那邊爆發出一陣唏噓聲,連我這裡都能聽得見。
「又寵你那小神經病……」一群人不屑的聲音漸遠,是啊,我在沈延知那群朋友眼裡,大概就是這種存在吧。
瘋子,或者神經病,放着好好的沈夫人不做,成天作天作地。
某天晚上,我做了個噩夢。
我甚至已經分不清那到底是夢還是記憶。
沈延知領着一群人將我堵在教室的角落,大聲地讀出我的分數。
那時候我因為被他們騷擾,根本分不出精力搞學習。
成績相當的慘不忍睹。
可沈延知是第一名,他永遠是第一。
他將試卷揚在我頭頂,笑得戲謔。
「操,智商真低。
」……我猛地睜開眼睛,蟬鳴聲自室外曠遠地傳來。
黑夜好像漫無邊際地籠罩而下,身旁的人呼吸輕淺。
我坐在他身上,猛地掐住他的脖子。
黑夜裡,他看起來安靜而無奈。
「準備掐死我?
」「沈延知,是你帶我下地獄的。
」我輕輕地說,慢慢收攏自己的手掌。
他就這麼看着我。
我想,總有那麼一個時刻,我真的會狠下心結束他的生命。
可我還是沒那麼干。
儘管他任我索取。

《沈延知秦子卿小說知乎》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