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神醫毒妃:戰王休書請拿好
神醫毒妃:戰王休書請拿好 連載中

神醫毒妃:戰王休書請拿好

來源:google 作者:蘇繁繁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祁軒兒 蘇輕月

她,21世紀天才女博士,一朝穿越,變成了古代棄妃,醜女,還順帶一個小啞巴兒子蘇輕月剛來就被渣妹陷害,去給太上皇治天花,行!反手一個天花疫苗接種,京城封神渣妹心絞痛,狗王爺要取她心頭血治病?他們也配?一紙休書,醜女翻身,手撕白蓮花,拳打人渣當她治好臉,手持銀針傾天下,狗王爺跑來求和:「女人,我們兒子都有了,再給本王一次機會,與本王成婚吧!」蘇輕月:「兒子是我的,你,滾、」展開

《神醫毒妃:戰王休書請拿好》章節試讀:

第6章 天花 蘇輕月面部有些僵硬,梨花這話說的…… 那些揭告示去送死的算什麼神醫?最多只能算是江湖郎中,怎能與她有研究成果的醫學博士相提並論?何況21世紀,醫學方面已經攻克很多古代的絕症。 蘇輕月自然無法把現代的文化說給梨花聽,對於梨花這個古人來說,也太駭人聽聞了。 拎着梨花收拾好的包袱,蘇輕月踏上了馬車,梨花哭的驚天動地,祁軒兒眼睛通紅,可愛的小臉掛滿了淚水,柳嬤嬤緊緊的把他抱在懷中。 「小主子,您可不能去皇宮,蘇輕月有夢神庇佑,您可沒她那種好運……」蘇輕月是去送死的,她可不能讓小主子跟着去。 蘇輕月撩起車後的帘子,看到祁軒兒掛着眼淚,在柳嬤嬤的懷中掙扎,她心疼極了,柔聲說道「軒兒,你乖。娘親很快就會治好太上皇的病,回到軒兒的身邊。」 「等娘親回來,就教軒兒如何治療天花。」 柳嬤嬤臉色黑的就像鍋底灰,蘇輕月真是個晦氣玩意兒,死到臨頭了,嘴巴還不積德?那天花是治不好的病症,誰染上都會死,蘇輕月說這種晦氣的話,就是在詛咒小主子。 「軒兒,不要哭了,擦乾眼淚,跟娘親拜拜!」 蘇輕月笑着揮手,醜陋的臉笑起來毫無美感,有些像恐怖的羅剎鬼。 柳嬤嬤一陣寒惡,看到蘇輕月這幅模樣,只怕是晚上都要做噩夢。 柳嬤嬤抬手,想要捂住祁軒兒的眼睛。 祁軒兒卻用力的推開柳嬤嬤的手,胡亂的擦拭掉臉上的淚水,跟蘇輕月揮手告別。 皇宮。 蘇輕月跪在皇上面前,行跪拜之禮。 皇上着實被女子醜陋的面孔,嚇了一跳,這就是宸王娶的王妃?難怪宸王如此不喜,是個男人娶到這般醜陋的女子,都會噁心至極,難以下咽吧! 想到眼前的醜女,曾經給祁宸下藥,且強行與祁宸行了周公之禮,皇上對祁宸同情萬分,他的宸兒是所有皇子中,容貌最俊美的一個,愛慕宸兒的大臣之女,也多的數不勝數,卻沒想到被這醜女…… 皇上打心底厭棄蘇輕月,看都不想看到她醜陋的面容,別過眼道「戴上面紗,你這般容貌,是進宮給太上皇治病?還是想要送太上皇的命?」 皇上說話很直接,全完不給蘇輕月半點臉面。 淑妃打扮的尊貴,艷麗,坐在皇上身側,聽到皇上的話,她朱唇哂笑,對身邊的宮女道「拿塊黑色的遮面來。」 女子遮面,皆用白色或是粉色這些淡色系的面紗,不會太引人注目,又能顯出女子家的優雅,恬靜。 然而黑色的遮面,只有中了天花,被丟棄在破廟中的等死的人,才會用以遮面,代表了被家人所拋棄。 宮女很快就拿來黑色的遮面,丟給蘇輕月。 她輕蔑的看着蘇輕月,彷彿自己宮女的身份,都比蘇輕月高人一等。 皇上對淑妃所為,一句話都沒有說,任由淑妃和宮女踐踏蘇輕月,什麼夢神賜葯?他半句也不相信,都是蘇輕月說的鬼話罷了! 他下旨宣蘇輕月進宮,不過是因為太子和太子妃孝順,他不想那兩個孩子傷心罷了!至於蘇輕月會不會感染天花,命喪於此!這都是蘇輕月自作自受,反正宸王也不喜蘇輕月,她若是得了天花,死在宮中,宸王就可以續弦了。 蘇輕月皺眉,看着掉落在地的黑色遮面,心中有些不爽,這個宮女是故意的。 「怎麼?你是對皇上的要求不滿?才遲遲不肯戴遮面?」淑妃細長的眉梢微挑,譏嘲的看着蘇輕月,眼底閃過一道極為厭惡的冷光。 她不僅是厭惡蘇輕月,還極端的怨恨蘇輕月。 她的親妹妹……上官雪兒對祁宸一見鍾情,此生非君不嫁,都怨蘇輕月這個賤人,生的如此醜陋,還敢肖想宸王,對宸王做出那等骯髒齷齪之事。 雪兒得知祁宸娶蘇輕月,傷心欲絕,在家中上吊自殺,雖然被丫鬟及時發現,雪兒沒有死成,但也落下一個神智恍惚,痴痴傻傻的毛病。 淑妃想到親妹妹,心臟就傳來一陣刺痛,雪兒生的面若芙蓉,性格溫婉,和祁宸是天造地設的一對,要不是蘇輕月做了那等卑鄙無恥的事,現在嫁入宸王府的就是雪兒。 雪兒也不會變成如今痴傻的模樣! 淑妃怨毒的盯着蘇輕月,這無恥的賤人,最好是得了天花,痛苦的死在皇宮,方能給雪兒賠罪。 皇上龍顏盛怒,正要發作。 蘇輕月撿起地上的遮面,戴在了臉上,叩首道「妾身來時匆忙,欠缺考慮,叩謝皇上提醒。」 皇上臉色稍緩,揮手打發蘇輕月「下去吧!治好太上皇,重重有賞。」 嘴上雖然這麼說,但態度卻十分的敷衍。 這世上,恐無人能治好天花,若是有人能治好,太上皇現在豈會受天花之苦? 「妾身謝皇上。」 蘇輕月退出宮殿,外面等候的年輕太監見狀,領着她前往「壽康宮」。 約小半個時辰。 已至「壽康宮」的門前,硃紅色的大門緊閉,裏面隱約傳來宮女,太監哭泣的聲音。 「這就是壽康宮了,宸王妃,您進去吧!奴才還有別的事。」年輕的太監眼神閃爍,看到蘇輕月推開「壽康宮」的大門,他拿出袖中準備好的厚巾子,捂住嘴鼻,退後了數步,彷彿「壽康宮」中有致命的病毒。 蘇輕月看到年輕太監的舉止,無語的搖了搖頭,天花又不會隔空傳人,這愚昧的太監實在是防範過度了! 走進「壽康宮」,蘇輕月就發現數名宮女和太監站在牆角,他們的臉上都戴了淡灰色的遮面,眼睛通紅,像核桃似的。 「你是派來伺候太上皇的宮女?我帶你進去。」一個宮女走到蘇輕月的面前,通紅的眼睛,神色宛如她遮面一樣灰暗,甚至沒有發現蘇輕月的穿着和髮飾,只有貴族才能穿戴。 蘇輕月視線落在宮女的額頭,她額頭上出現了幾個紅色的斑疹,這是天花初發的癥狀,隨着時間推移,得不到有效的治療,這些紅疹就會慢慢的灌膿液。

《神醫毒妃:戰王休書請拿好》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