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時空之間的我們
時空之間的我們 連載中

時空之間的我們

來源:google 作者:城南的花兒落了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許言 露露西

本書講了在各個時空生活着的神的後裔,人的悲哀,不幸的死亡後在天國遇到使者,懇求有再次重生的機會,再生的他們又是否能擺脫悲哀,得到幸福展開

《時空之間的我們》章節試讀:

這是一片還算茂密的樹林,貧瘠的土地讓人不敢相信居然能有樹木能在這種環境下存活。

「還好,大家都安全抵達了。」

魏一寧將軍看着因為穿過次元之門而有些頭昏腦脹的士兵,鬆了口氣,然後大聲喊道「大家都清醒一下!」

帶着鬥氣的喊聲明顯有些效果,士兵們如同被嚇到了一般渾身一震,頓時清醒過來,自覺的排成一排,看着他。

「這裡是古城西西里邊上的樹林,據悉,公主兩天前在到達古城之後就沒有再離開,明顯是在這裡休養生息。」

「之前給你們看的地圖就是古西西里城的地圖,想必你們已經大致記清楚了。公主所在的地方就是城牆邊的古堡內,我們要做的,就是不惜一切代價,將公主救出來。」

「而如果我們任務失敗或是出現變故,」說到這裡,他頓了一下,仔細的看着每一個士兵的臉龐,「就到伊斯蘭荒野北部匯合,那裡有備用次元之門。」

「但我希望我們永遠都用不到那個次元之門,明白了嗎?」

「明白了!」下面的回復整齊劃一。

……

傍晚,天色開始暗淡。

古城門前,幾個士兵正無聊的駐守着。因為是邊境城市的原因,古城的人流量並不大,道路上人影和馬車稀稀疏疏的。幾個士兵也樂的清閑,靠在城牆上聊着天。

「你說,如果聖女來到我們國家,會不會讓戰亂平息啊。」

「誒~你得稱呼可不對,聖女是它西西利亞帝國的聖女,干咱們什麼事,要知道,咱們西西里和西西利亞已經斷絕交往好多年了。」

「你這麼說就不對了,如果不承認聖女是聖女,那麼西西利亞教派憑什麼下場啊。」

他們正聊着,卻看見一個銀白色頭髮,穿着布衣的年輕男子意圖進城。

也許是因為男子長相有些年輕,再加上他穿着西西里的傳統服飾,以至於士兵們提不起戒備心。

「唉……等等,你的身份令牌呢?拿出來看看。」一個士兵攔下少年說道。

「看你的面相,有點像是西西利亞那邊的人?」

「實在是不好意思,」許言帶着靦腆的笑容說道,「能不能請你們……」

銀色的劍光如划過天際的流星一般一閃而逝,士兵們的喉嚨上頓時出現一道血痕。

他們茫然了一會兒,然後驚恐的想要發出聲音,卻只能發出「嗬嗬」的喘氣聲。

「……去死呢?」

許言笑容收斂,表情恢復以往的平靜。

見到許言解決了城門外最有可能發現他們的西西里士兵,救援隊的眾人立即開始行動起來。

他們用鉤爪抓住高牆,然後一個個爬到城牆上方,確認不遠處是古堡後,便一個個的進入城內。

因為戰亂的原因,古城的人影很是稀少,只有為數不多的幾個士兵在巡邏,這導致他們幾乎完全沒有阻礙的來到的古堡的附近。

許言配合幾個救援隊的士兵輕易解決了守門士兵,並且沒有發出太大的聲響。

透過窗戶簡略的看了眼一層的狀況,發現只有零散的幾個警戒兵,根本不像是有什麼大人物進駐後的戒嚴情況。

雖然這和預想中的情況沒差,但不知為何,許言心裏湧現出些許不安。

「怎麼樣,許言。」城堡旁的灌木叢里,魏一寧低聲問道。

許言猶豫了一下,還是決定正常彙報「一樓沒有很嚴密的戒嚴,只有幾個警戒兵正常巡邏,沒有異樣。」

過了一會兒,一個士兵溜了過來,說道「二樓的士兵不多,就十幾個的樣子。」

「這就對了。」他舒了口氣,「西西里的士兵絕對想不到我們有次元之門這種超出常理的手段,不設立嚴密的警戒反而是正常的。」

許言十分同意他的說法,但不知為何,他總覺得會有意外發生。

「隊長,如果是勾引的話……」一個士兵擔憂道。

「先不說這種可能性有多小,難道我們就不攻打這個城堡了嗎?」魏一寧反問道,「公主就在裏面,不管怎麼樣,我們始終是要進入這個城堡的。」

說罷,他把目光轉向許言,「總之,按原計划行事。」

……

「有入侵者!」

看見穿着西西利亞特有的制式鏈甲的救援隊眾人破門而入,西西里士兵的喊聲瞬間響起。

接着,各種嘈雜的聲音響起。

不過許言耳中的重點不是這些。在他的聽感中,十幾個二樓的士兵匆匆的往一樓趕。

這差不多是一個城堡里一層樓內正常的警衛兵的數量了。

在二樓的窗戶下,牢牢的抓着鉤爪的他聽見二樓的聲音平靜下來後,先伸出頭觀察了一下,確定周圍沒人之後,翻窗進入二樓。

這就是他們的計劃,聲東擊西。

不出所料,二樓的士兵全部都去了一樓抵抗救援隊,現在整個二樓空無一人。

至少,在眼前的這些從三樓下來的,近三十個士兵出現之前,他是這麼認為的。

這些士兵身上散發著讓他很不舒服的氣息,明顯是被聖女施加了能量。

以許言現在「二階上位」的鬥氣水準,是絕對不可能打的過這些平均鬥氣水平只有一階上位,但被施加了能量且數量龐大的士兵的。

「轟~」

不一會兒,他就被狠狠的砸下樓梯,掉到了一樓。途中,許言還用手偷偷的在劍上抹了些許血跡,擦到自己的嘴角上,以表明自己受傷不輕。

「西西利亞的蠢豬們,你們果然中計了!」

「你們別想活着走出這裡!」

此起彼伏的喊叫聲響起,源源不斷的士兵不知從哪裡出現,將救援隊的眾人圍成一團。

「怎麼可能?這種兵力,而且還埋伏在這裡……他們知道我們要營救公主?」

魏一寧一刀捅進一個士兵的胸口,看着周圍越來越多的士兵,臉色難看無比。

……

半小時前,古堡內。

「公主大人,您確定只有一次空間波動?」女侍從依舊不敢置信,「一次遠距離傳送只能傳送十個一階的士兵或是四個二階的士兵,這不是送死嗎?」

「我也不敢確定,因為這次空間亂流太微小了,就像是……被什麼東西限制住了。」白色的光芒消散,露出了露露西滿是愁容的美麗臉龐,「我也是恰巧在進行深度冥想,才能捕捉到這麼微小的空間波動。」

這時候的鹿鹿西已經換上了一身白色的法袍,手中拿着一個還泛着金色光芒的水晶球。黑色的長髮,深藍色的眼睛,精緻的五官,簡直就像是神親手雕琢的藝術品。

「但不管怎麼說,小心些總歸沒錯。」

「明白了。」侍從點了點頭,轉身準備離開。

「娜娜,你是打算要加強防禦嗎?」鹿鹿西問道。

「不,我打算削減防禦。」她繼續說道,「人數最多十人的部隊,行動起來肯定會很謹慎。如果他們在暗中觀察時,發現實際上我們的兵力多的超出預計,可能會打算逃跑,所以示弱很有必要。」

「而且,我會直接去摧毀他們傳送法陣的錨定點,斷了他們的後路。」

「可是,為什麼大家都不願意坐下來好好聊聊呢,戰爭明明不是大家想要的。」她看着她,澄澈的眼神中滿是不解。

娜娜嘆了口氣,雙手放在鹿鹿西的肩上,看着她的眼睛,說道「公主大人,很多事情都不像你看起來的那樣簡單,就像人不能用簡單的好壞來概括一樣。」

「只要人還有**,那麼紛爭就會不斷的產生,永不止息。就像數百年來西西利亞一直想要吞併西西里一樣;就像聖女因為對自由的渴望,不願做政治傀儡而離開西西里一樣。」

……

「許言,沒事吧。」魏一寧大聲問道。

「沒事,隊長,接下來怎麼辦。」

不遠處的許言迅速從地上爬起來,冰冷的冰霜鬥氣爆發,手中的長刀劃破了那個妄圖襲擊他的士兵的喉嚨,接着退到魏一寧身邊,聲音低啞的說道。

「沒受重傷就好。」

他有些急促的喘息着。畢竟他是有三階下位鬥氣的騎士,對付這些平均實力連二階都不到的士兵還是遊刃有餘的。

從屍體中拔出長刀,迅速環顧了一下四周,見到還有士兵源源不斷的從大門湧進來,彷彿無窮無盡一般。如果不儘快離開,恐怕他們就要被困死在這。

「我們可沒時間在這裡耗着啊……」

魏一寧心中想着,觀察了一下四周,印證了心中的猜測。

雖然周圍士兵越來越多,但大多數都是從城堡外部湧進來的,城堡內部的士兵數量相對較少,似乎原來的守備者認為,這樣數量的士兵就足夠防禦了。

魏一寧轉頭對許言說道「我們不能再墨跡了,由於我要指揮救援隊,抽不開身,只能由你來完成任務了,畢竟除了我之外,你的實力是最強的。」

他躲過斬擊,一腳踹開旁邊的士兵,同時長刀一甩,鬥氣炸開,周圍的士兵頓時被掀開,鮮血飛灑。

「我們會儘力為你開闢一條通道,你一定要把公主救出來。」

「記住,一定要救出來,明白了嗎?我們不能失敗!」

「遵命!」許言回應道。

聽到回答,魏一寧立刻大聲喊到「救援隊的人都給我聽着,我們已經沒有退路了,全員向前突破!救出公主。」

「明白!」救援隊的回應此起彼伏的響起,接着,他們不顧一切的動用體內的鬥氣,向前開闢出一條血路。

「該死,趕快回防!」

一個似乎是隊長的士兵看到救援隊眾人的動作,顯然意識到了他們的想法,連忙指揮其餘的士兵。

然而,他們還是慢了一步,或者說,他們完全沒料到許言的速度會那麼快。

他們只覺得一道黑影帶着一陣風,飛快的閃過,接着,一些士兵的喉嚨上就出現了一道血痕。

來到二樓,看着眼前的士兵,許言深吸一口氣,扔掉了西西利亞制式長刀,右手抽出腰間的短劍,左手拔出背後的長劍,三階上位的冰霜鬥氣從他的體內湧出,周邊的空氣彷彿都要為之凝固。

……

透過巨大的落地窗,露露西看着下方鮮血橫飛的場景,聽着下邊傳來的各種刺耳的金鐵交鳴,震天的喊殺聲,她祈禱的聲音都有些顫抖。

從小在皇宮長大的她從未如此近距離的接觸戰爭,瀰漫的血腥味讓她無比難受。雖然,這次也不過是百人規模的小打小鬧。

她有奮戰的勇氣,可卻沒有奮戰的能力。

沒有辦法,因為教皇的一系列限制她的舉措,她哪怕和光明傳承的契合度再高,現在的綜合能力和一個二階上位的魔法師持平。

如果她出現在救援隊面前,恐怕反而會激勵他們更加拚命吧。

門外守護她的幾個士兵來回踱步,似乎是像藉此讓她安心一些。

「咔擦~」

突然,一聲違和的輕響,接着,一陣刺骨的寒意從門外傳來,門外的腳步聲也消失不見了。

露露西心中一緊,意識到門外的士兵可能遭遇不測,便連忙走到大門前,想幫助門外的士兵們。

她不希望有人因為自己而死。

但就在她的手剛接觸大門的時候,門卻打開了。

就像是騎士小說中的王子拯救公主,這個滿身血跡的穿着皮甲的年輕士兵出現在了公主面前。

如果是小說中的王子,這時候他應該行一個異性貴族間的吻手禮,然後吟一首應景的詩篇。

但這個士兵不是王子,各種意義上的。

不知為何,露露西總覺得眼前的士兵似曾相識。

「公主大人,請跟我回帝國吧。」

年輕的士兵行了一個西西利亞帝國的軍禮,口中說道。

「等等……」露露西後退幾步,輕聲說道,「我是不是……在哪裡見過你?」

《時空之間的我們》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