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霸道總裁›他的愛字字誅心
他的愛字字誅心 連載中

他的愛字字誅心

來源:google 作者:水小灝 分類:霸道總裁

標籤: 傅嗣容 宋璐 霸道總裁

離婚前,宋璐被傅嗣容各種警告,不要妄想他會愛她,不要妄想用孩子纏住他,他另有所愛展開

《他的愛字字誅心》章節試讀:

「結婚三年了,怎麼還是丁點大的膽子?」
傅嗣容含笑的聲音從身後傳來,宋璐緊繃的神經才一點點舒緩下來。
她扭過頭看向他,「你怎麼在這兒?」
「想你了,不行嗎?」
傅嗣容漫不經心地答着,修長手指鑽進她的衣服里,把玩着她柔軟的腰肢。
想起剛剛寧佐發到群里的視頻,她跟時衍被起鬨,他唇角弧度斂了幾分。
宋璐拽住他的手,「我們已經離婚了!」
「還沒領離婚證。」
「這……這是在女衛生間!」
傅嗣容低頭吻下來,鎖骨上傳來的溫涼觸感,讓宋璐控制不住輕顫了一下。
他的吻一點點加深,「又沒人,怕什麼?」
宋想要推開他。
他心裏既然另有他人,就該跟她保持距離。
可她那點力氣,在他跟前根本不夠看。
傅嗣容輕而易舉攥住她的手,扣着她的腰肢,猛地用力,倒像是在她主動在迎合他。
「傅嗣容!」
刀光火石之間,宋璐突然想到了時衍。
她顫聲道「你是故意做給時衍看的,是不是?」
他有喜歡的人,卻在這裡拉着她纏綿,也就這個理由能解釋過去!
傅嗣容抬起頭,敷衍地誇讚道「我們璐璐變聰明了。」
原來真的是這樣……宋璐揚起手,又放了下去。
只是猛地推開他,跑了出去。
然而事情有時就是那麼湊巧。
她才跑出去,迎面遇上了時衍。
他視線落在她脖子上的吻痕上,又看向她身後、從女衛生間慢悠悠走出來的傅嗣容,微微蹙眉。
宋璐心覺狼狽,面上卻很鎮定,只是系扣子的手微顫。
「璐……」 時衍才喊一個字,宋璐已經目不斜視離開。
「傅少這麼做,考慮過她的名聲嗎?」
時衍冷冰冰道。
傅嗣容一哂,笑道「那種東西,跟我有什麼關係?」
他轉身回了自己的包間,裏面零零碎碎坐着幾個人。
都是朋友,瞧傅嗣容這樣子,知道他心中不快,誰也不會不識趣地上趕着追問。
偏偏葉言控制不住好奇心,「傅哥,你剛剛找宋璐去了?」
傅嗣容坐在椅子上,掀起眼皮瞥他一眼,「沒大沒小。」
「那也得看她值不值得我喊嫂子啊!」
葉言替他覺得憋屈,「宋璐想爬時衍床,被人家拒絕後,居然扭頭就進了你的房!」
聽他又說起這些陳年舊事,傅嗣容手指微攥。
林修竹看他一眼,給葉言使眼色。
葉言個沒腦子的毫無知覺,還在表達自己的強烈憤慨。
「她主動爬的你床,又不是你強迫的她!
你娶她,就已經是他們宋家福分了。
她懷孕,她老子還想一女二賣,拿着大孫子再要挾你一次。」
「要不是秦舒意外撞見宋懷雄跟宋璐商討勒索你的事情,把視頻發你,你還跟宋璐安安穩穩過日子呢。
他們宋家把你當你是冤大頭嗎……啊!」
傅嗣容把手機砸到他頭上,眉眼陰鬱,「閉、嘴。」
…… 宋璐連包間都沒回,提醒楊媛幫她拿東西,她直接上電梯,準備離開。
電梯即將關上時,一隻手擋了過來。
隨後,時衍走了進來。
宋璐努力拽了拽衣服,可根本遮不住。
時衍站在她身旁,望着她,「以色侍人,你覺得這樣對得起自己嗎?」
宋璐睫毛顫了顫,覺得這一幕跟三年前重合。
——「以色侍人,你覺得這樣對得起自己嗎?」
朋友婚宴上,宋璐喝了加料的東西,渾身發燙,幾乎神志不清。
她嘴唇都咬破了,踉踉蹌蹌推開一間客房門,想要躲一會兒,打電話叫閨蜜白夢月過來。
誰知房間門才推開,被人意外弄濕衣服的時衍就在裏面,正赤着上半身在換衣服。
時衍看清宋璐的模樣,迎面便是那一句。
時母恰在那時過來,拽着宋璐頭髮大罵。
「你這下賤的東西不用白費功夫了,你們宋家破產是肯定的,我兒子不會娶你,更不會幫你們宋家!」
時衍幫忙拉開了時母,然後把宋璐拽進洗手間,扔進了冰冷的洗澡水裡。
「現在清醒點了嗎?」
時衍居高臨下看着她,「清醒點就回去吧,我不想被人誤會。
如果有一天我們結婚,我希望是因為兩情相悅,而不是因為你別有所圖。」
 

《他的愛字字誅心》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