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太上仙師傳
太上仙師傳 連載中

太上仙師傳

來源:google 作者:吃糠咽菜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吃糠咽菜 蕭業 都市小說

道之首,名太上身為修道之人,無不想登頂其位年少修道,道法臻至圓滿,收鬼王,破邪教,戰陰帝,鬥法上古道人……歷經磨難,證得太上!展開

《太上仙師傳》章節試讀:

”陸大師,什麼是瓮棺啊? ”周仲德問出了疑惑。

”以前用的一種棺材 ”。

”這..怎麼看都只是個高點的罈子,還有這樣的棺材?人都放不下吧 ”。

”這是古代給早夭的孩子用的 ”。

然後又對蕭業道: ”你怎麼看? ”。

”把東西弄上來 ”。

待幾人合力抬出瓮棺後,蕭業上前運炁一掌拍在封口。

咔的一聲,封口碎裂,眾人抬頭看去。

”死孩子!真有個死孩子! ”看清裏面的狀況後,一人大叫出聲,後退好幾步。

餘下幾人包括周仲德都好奇的往裡看去,不出意外,他們都被嚇得後退,好在有了心理準備,並沒太過慌亂。

等人都退開了,蕭業才仔細打量着翁內的童屍,大概四五歲的樣子,蜷縮着身體,微微仰面朝上。

或許是時間久了,肉體已經有點腐敗了,滿是屍斑的爛肉上蛆蟲屍蟞在不停地蠕動攀爬,讓人看着恐懼又噁心。

”周老闆,你找人把這些插令旗的地方都挖開 ”

周仲德聞言,看着地上的令旗,道: ”這人力太慢了,我找個小挖機 ”。

說完走到一邊開始打電話去了,隨後安排了一個人去下面給人引路。

等了一個多小時,遠處響起了挖機的嗡鳴聲,因為路不好走,所以幾乎是一路挖過來的。

有了機器的幫助,不到半小時就把指定的地方挖了個遍。

一共挖出十多具瓮棺,裏面都有幾個月到六七歲大的孩童屍體。

”這…怎麼會有這麼多小孩屍體? ”周仲德呆在原地,愣愣看着眼前的畫面。

”難道周老闆父親佔了別人的養屍地?導致遺體吸收屍氣而化僵? ”陸正說出了自己的想法。

”如果是那樣的話屍體早就屍變了,不可能過了十年才出事 ”。

”瓮棺肯定是後埋進去的,你看瓮棺表面,並不陳舊,如果埋在人前面怎麼會比棺材看起來還要新 ”。

”難道有人故意想害周老闆一家? ”。

蕭業沒有說話,扭頭看向周仲德,像他們這些在商場沉浮的人誰沒得罪過幾個人?

周仲德臉色難看,道: ”這競爭對手是常有的,可到了要害我們一家斷子絕孫的程度…我實在想不到是誰 ”。

”那你怎麼會想到遷墳? ”。

”這兩年生意不太好,我就找大師算了算,他說是先人陰宅風水出了問題,所以我才找上了陸大師 ”。

”兩位大師,你們可一定得幫幫我,多少錢我都出! ”周仲德哀求道,就差給兩人跪下了,他是見過他大哥慘狀的死樣,每每想到那副模樣他就不寒而慄。

當然,蕭業不知道他內心的想法。

”老陸,你把屍體處理一下,我跟周老闆去出事的地方看看 ”。

蕭業沒有正面回答周仲德,其實他對這傢伙的印象並不怎麼樣,但由於是陸正的客戶所以他只想快點處理這件事

”你們留下協助陸大師,完事每人一千** ”。

說完就跟蕭業離開了那裡。

路上,周仲德對蕭業很是熱情的一陣吹捧,誇他年輕有為,如此年紀就成為一代大師等等。

而他只是敷衍了幾句,表現得不咸不淡。

車子從山腳下又駛入白鶴橋村,來到一棟農村自建樓房前。

周仲德上前推了推門,並沒有鎖,但他卻是不敢邁腳進入裏面,而是立在一旁。

蕭業見狀踏步走了進去,進門的一瞬間還是愣住了。

最醒目的是白色的院牆濺射着一灘灘乾涸的黑血,地板也到處都是血跡。

難怪周仲德不敢進來,畢竟這些血都是從他親人身上流出來的,會加劇他的心理壓力。

地板上還有警方用來勘察現場痕迹的白色粉末,從形狀來看,當時一定很慘烈,一具缺少四肢,一具缺少腦袋的,也有單獨的四肢部分。

蕭業呼了口氣,他能想像到死者當時面對恐懼的絕望。

這時他聽見了後方的腳步聲,回頭看去,是周仲德走了進來。

沒有說話,蕭業繼續朝大堂走了過去,在進入二樓的樓梯上有一具用白色粉末圈起來的完整身軀輪廓。

走上二樓客廳,他看着一地被撕碎的死雞,身後傳來周仲德的聲音。

”這都是陸大師昨晚做的替身,把我們的血和毛髮以及寫有生辰八字的符塞進雄雞體內,以此來欺騙殭屍 ”。

蕭業點點頭,他自然知道這種法門,不過也只是緩兵之計,只能騙過殭屍一次。

”周老闆不住在村子裏? ”。

”有一棟房子,不怎麼住,一般都在市裏面 ”周仲德回道,這也是他一家沒出事的原因。

”那些遺體處理了嗎? ”。

”沒有,警方都帶回去調查了,包括我那堂侄 ”周仲德搖頭。

蕭業算了算,事情的發生還不到七天,被殭屍咬死的人也不一定都會屍變,而且會有一個屍變期,一般是三到七天。

”周老闆,今晚或許需要你跟我在這裡待一晚上 ”。

”啊!?這..不留在這裡行嗎? ”周仲德面帶驚恐,連連擺手。

”殭屍最先殺得就是血親,現在他的目標只有你了,晚上需要人把它引過來,沒人比你更合適 ”。

”如果你不願意幫忙除掉殭屍,等它越來越強大,那到時候…. ”。

蕭業沒有繼續說下去。

”好!我去引殭屍! ”周仲德思索一陣,一咬牙,應了下來。

”那我們現在要準備點什麼嗎? ”。

”不用,我等會叫老陸過來布置一下,我們還有別的事要做 ”。

隨即他在身上摸了一下,沒找到手機。

”用我的吧 ”周仲德很識趣的遞出了手機。

蕭業走到一旁給陸正說了布置的方法就掛斷了電話。

”大師,你剛才說我們有別的事要做,是什麼? ”。

走出房子,周仲德詢問道。

”今天已經第五天了,為了防止遺體屍變,我得看看屍體 ”。

”有辦法找到屍體嗎? ”。

周仲德聞言有點犯難,道: ”找到不難找,就放在醫院的太平間,不過這種惡性案件的遺體在警方沒查清楚前一般人見不到 ”。

突然,他一拍腦袋,道: ”我有個老同學剛好調到那個醫院工作,我問問看 ”。

五分鐘後,只見周仲德一臉笑意的對着電話那頭的人說道。

”好好好,謝謝老同學了,我馬上過來 ”。

”他可以帶我們去看一眼,但是只能看,不能觸碰屍體 ”周仲德對蕭業說道。

一個小時後,兩人來到市中心醫院,在大廳等了幾分鐘,一個穿着白大褂的中年男子走了過來,跟周仲德打着招呼。

”老周!你現在都是大老闆了 ”。

”老林,好久不見了,我也是聽人說你調到這裡來了,還沒來得及給你接風就先麻煩你來了 ”。

兩人互相寒暄着。

”對了,老周,關於你要找的遺體來頭我也聽說過,一次送來六具,警方現在沒有一點線索,不知你…. ”名叫老林的中年男人問道,畢竟是公家很重視的案子,他不得不謹慎。

隨後周仲德一臉悲痛的說出了來龍去脈,不過有關殭屍的情況他含糊了過去。

”唉,節哀 ”老林聽完講述也是一臉驚愕,拍了拍周仲德肩膀,沒多說。

”這位是? ”他注意到了一直沒說話的蕭業。

”這是我一個遠房表侄,也是特意過來想見見他們最後一面… ”。

聞言,蕭業只是笑了笑,老林點點頭,帶着他們往電梯走去。

乘坐電梯到負一樓,出門的過道上貼了一張告示。

大致是說左邊是停車場,右邊則是醫院太平間,請勿靠近!

一直走了一分鐘,到了一間類似保安亭的房間前,裏面走出了兩個保安,四十多歲,身形健碩。

”幹什麼的? ”其中一位漢子問道。

”林科長,您怎麼來了? ”另一個眼神比較好的看見了老林,推了一下剛才說話的漢子,上前一臉堆笑道。

”沒事,我帶死者家屬來看看遺體,你們不用管我們 ”老林倒也客氣,並沒有瞧不起人家是一個保安。

”那您請便,有事喊我們 ”說完他們就走回了房間。

在資料登記處找到了遺體存放的區域三人就找了過去。

”找到了,就在這裡 ”老林招呼道。

”這還是你們打開吧 ”老林退到一旁,讓開了位置。

周仲德猶豫了一下,還是沒勇氣拉開屜櫃。

蕭業上前逐個拉開了六個冰櫃,裏面的場景讓老林都後退了幾步,被嚇得不輕。

有的四肢斷開,只是被簡單的擺在軀幹斷口處,最瘮人的便是那身首分離的畫面。

看清楚後,蕭業確定,肢體不全的屍體並沒有屍變的跡象,而有兩具則已經被屍氣入體,隨時都會屍變。

”周老闆,你們…. ”。

還沒說完就見周仲德手指顫抖的指着蕭業身後,哆嗦道: ”大師!你後面!他們動了! ”。

《太上仙師傳》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