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我的病嬌白月光
我的病嬌白月光 連載中

我的病嬌白月光

來源:google 作者:顧西河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石枳青 章佑銘 都市小說

《我的病嬌白月光》是一款言情小說,小說的內容十分充足,主要圍繞石枳青章佑銘而轉《我的病嬌白月光》採用了第三人稱寫法,值得閱讀體驗:石枳青照着門牌念了一遍,在破敗的樓梯口,看着手中皺巴巴的信紙上藍黑墨水的字跡,確認了就是這個地兒,沒錯章佑銘的居住地址,石母託人問了好久才得到的...展開

《我的病嬌白月光》章節試讀:

《我的病嬌白月光》是一款言情小說,小說的內容十分充足,主要圍繞石枳青章佑銘而轉。
《我的病嬌白月光》採用了第三人稱寫法,值得閱讀體驗石枳青照着門牌念了一遍,在破敗的樓梯口,看着手中皺巴巴的信紙上藍黑墨水的字跡,確認了就是這個地兒,沒錯。
章佑銘的居住地址,石母託人問了好久才得到的。
...石枳青來之前就做好了心理建設,就是許久不見的高中同學,就是想再次感謝他當年的救母之恩,都二十七歲的人,不能鬧彆扭,要成熟一點。
只是,舉起敲門的手還懸在空中,那生了銹的鐵門就被粗暴地打開。
出來的人是位中年男人,白襯衣已經被汗漬浸黃,西褲的卷邊上裹着泥土,再往下是與上面格格不入,看不出什麼顏色的運動鞋。
客廳裏面傳來懶懶散散的聲音。
「神仙難斷子時命。
命是康庄大道,命是崎嶇小路,那都是註定的,看運的,看運的,命運吶,命運吶。」
中年男人沒理會裏面的人,看了眼石枳青,直擺腦袋,對他說「他算命不太行。」
把石枳青當成來算命的了。
石枳青一愣,什麼時候章佑銘干起這勾當了?
石枳青禮貌點頭,衝著中年男人笑了笑。
他可是受過高等教育之人,一般是不會信這些怪力亂神的稀罕東西。
「幫我把門帶上,順便把樓道的垃圾扔一下。」
裏面又傳來聲音。
中年男人看了眼樓道口的垃圾袋,心裏正憋着氣沒處發呢,一腳就將塑料袋給踢翻,散落出來的儘是些奇奇怪怪顏色的紙張,看得石枳青頭皮發麻。
他有點打退堂鼓了。
和章佑銘這些年沒見,不知道他現在是個什麼樣的人了。
但一想起病床上的母親,千叮萬囑一定要帶小章去看看她,石枳青就沒法子。
他對章佑銘的印象還停留在高三畢業那會兒,留着寸頭,一身的運動裝備,別提多陽光有朝氣。
可現在呢,他居然開了個白事鋪子,還在算命。
石枳青害怕,怕章佑銘二十七八的年紀,活得跟個小老頭一般。
有時候幻想破滅不比天崩地裂帶來的傷害小。
「算命一個月只接一單,下個月再來。」
石枳青還擱那兒低着頭思考,就聽見裏面的人又在說話,猛然一抬頭,驚了。
眼前的人,鬍子拉碴,左腳微跛,赤着腳,腳趾頭緊緊地抓住地板,使得腳背部的青筋格外明顯。
是章佑銘沒錯了,愛打赤腳板,緊張的時候腳趾頭抓地。
還好,還好,穿着家居服,不是石枳青腦補出來的道士服,最關鍵的是,那張臉,還是一如既往地帥氣迷人。
石枳青想到一個詞,頹唐美。
最近好像還蠻流行這種頹廢派的大叔臉。
「怎麼是你?」
章佑銘看清來人後,直接轉身,不太利索地走到餐桌旁,坐在椅子上面。
石枳青原地怔了兩秒,才關了鐵門,跟着進去。
「我媽讓我來的。
你的腿還好嗎?」
石枳青輕聲問道。
情況比石枳青想像中要好一點,沒有生疏客套地搬用那些社交語句。
章佑銘拿起透明玻璃杯,喝了口水,才說「就那樣,挺好。」
「我每年都會回去石家灣那邊。」
石枳青知道章佑銘腿的情況並不是很好,至少和正常人走路,多少還是有些差距,他跟章佑銘說這句話,也不知道是為了什麼。
當初章佑銘推開石母,自己被小汽車撞上,腿就落下病根,本來說好高考志願報同一個地方,他沒有兌現承諾。
後面章佑銘就直接像是躲着石枳青一樣,每次找他都不在,或是有各種理由推脫,後面幾年,乾脆換了聯繫方式。
「常回去看看挺好的。」
章佑銘輕聲說。
「我是去找你。」
石枳青很生氣,又很憋屈,哪有一個恩人說走就走,說銷聲匿跡就銷聲匿跡。
章佑銘頓了幾秒,不知道在思考什麼,幾次動嘴唇,終於開了口「你和郭梨還好嗎?」
郭梨,當初三人行之一,後面跟石枳青上了同一所大學,畢業後考了社區醫院。
「我和她能怎麼好?
一起穿開襠褲長大的人。」
石枳青無語,之前上高中那會兒,他就說過無數次,不可能跟郭梨好上。
章佑銘這時候才正眼看石枳青,石枳青沒有多大變化,單看外錶慢條斯理,說起話來那是一道一道的。
「結婚了嗎?
在醫院工作的話,很好找對象吧。」
章佑銘問。
「沒結婚,不想找。」
石枳青沒好氣說,他一個多年的深櫃,談什麼結婚。
「我今天來找你,是有事,我媽在醫院住院,你什麼時候有空?
她想見你一面。」

《我的病嬌白月光》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