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它小說›我能暫停時間
我能暫停時間 連載中

我能暫停時間

來源:外網 作者:某二狗 分類:其它小說

標籤: 其它小說 某二狗

黑暗之中。 一個身姿挺拔,氣勢不凡的男子在訴說著,而他傾訴的對象是一個少年。 「為父沒得選擇,但你一定要堅守本心,將來我們二人誰走錯了路,另一個一定要將他糾正回來,如此的話就一定還有機會……」 話語聲斷斷續續,忽高忽低。 談話之中,二人身影漸漸模糊,但男子的話語卻久久不散。 突然,男子輕抬右手,掌心之中綻放金光,隨後出其不意的朝眼前少年打出一掌。 一隻金色的掌印正中少年胸口處,掌印四周無數金銀兩色的絲線飛散而出,消匿於空氣之中。 「兒子,不要怪我展開

《我能暫停時間》章節試讀:

「叮鈴鈴……」

放學鈴響起,平安鎮高中的教學樓之內,零零散散的學生走向校門。

這些學生大都是高一高二,並且不住在學校之內,所以沒有晚自習一說,該回家的都會選擇回家。

當然,高三學生為了高考,都是默認上晚自習,到點也不回家的。

雷易揉了揉自己有些脹痛的腦袋,那都是聽了一天課,外加抄了一天書的後遺症。

「還好抄的是歷史,這要是最厚的哲學課本,那今天估計都回不去了!」他做了一次深呼吸,收拾一下就準備回去。

雷易之前都要在學校學習到九點,但這次他還有好多東西要弄清楚,就不打算耽擱,而是直接回家。

可就在他邁出校門口,走了一個拐角之時,卻聽到了一絲動靜。

「陳瑩瑩,你今天說什麼也要給我表個態,我請你這麼多次,你居然一直不答應,是不是不打算給我面子!」

「白同學,我……」

拐角處的視野死角內傳來一陣厲喝聲,還有一個女子斷斷續續的說話聲。

雷易一聽就明白了是誰在為非作歹,又是誰被欺負了。

「哎,這都二十三世紀末了,怎麼還有這種橋段?」

他嘀咕一句,朝着聲音的來源處走去。

很快,他就看到一個臉色白凈的男學生帶着幾個同年級男生,圍住了一個同樣穿着校服的女生。

不出意外,所有人都出自平安鎮高中,其中還有兩個「名人」,雷易自然也都認識。

領頭男生名叫白小聰,是高三一班的學生,在學校里是出了名的「混」,學習成績不好,不過誰讓人家有個有錢的老爹。

白小聰的父親是平安鎮內有名有姓的大人物,所有人都尊稱他為「白老爺」,包括雷易也這麼喊。

這時間一久,白老爺的本名反而沒人記得,大夥都喊他尊稱,這「老爺」二字反倒代替了名字。

而另外那個女生比白小聰還要有名,她叫陳瑩瑩,是一班有名的尖子生,回回考試都得第一,別人家孩子的代表,被你家父母當典型數落你的那種。

陳瑩瑩上次模擬考更是考了六百多分,甚至還受到了市裡的表揚。

因為成績好,她是整個平安鎮高中的驕傲。

據說一班的班主任每次逢人講話都要拿陳瑩瑩出來吹噓一番,誇自己教的如何如何好,說出去倍兒有面子。

至於白小聰和陳瑩瑩這兩人怎麼產生了衝突,雷易也有些好奇。

一個看着像是白小聰狗腿子的學生擋在了雷易面前,聲色厲茬,模樣兇狠,就要訓斥雷易。

「站住,白少爺辦事,閑雜人等……哎喲!」

雷易在他說話之時,一手按在了對方肩膀處,隨後手上力道突然加重,一下將他推了出去。

那個學生身體失衡之下連連後退十幾步,這才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神色還保留着幾分詫異,想着自己這麼大一個人,居然倒退了這麼遠距離。

這一下子,白小聰和陳瑩瑩都看向來人。

當看到雷易後,前者面露些許不快,而後者一個快步衝出幾人包圍,躲在了雷易身後。

「我道是誰呢,這不是二狗那個傻子!」白小聰看着雷易,和四周幾人對視一眼,哈哈大笑起來。

就像前面說的,一個人的外號或者尊稱被人喊多了,這本名反而沒人叫了。

大家都喊白小聰的爸爸叫白老爺,而雷易則是另一種情況,大家都喊他二狗。

雷易記得自己剛來平安鎮不久,就被鎮上人這麼喊,加上自己憨頭憨腦的,時不時還發愣咋呼,這二狗的外號也就徹底在鎮上傳開了。

「那個,二狗同學,我們是不是應該…通知老師呢…」陳瑩瑩一溜小跑,縮在了雷易身後,一臉怯生生道。

雷易「……」

「咳咳,那個白同學,大家都是一個學校的,陳瑩瑩還是女孩子,何苦難為人家?」他故意清了清嗓子,提醒道。

「嘿嘿,你個傻子還敢管閑事?不過我告訴你,我白小聰喜歡陳瑩瑩,今天不過是想請她去我家做客罷了!」白小聰嘿嘿一笑,臉上不懷好意。

「你那是喜歡嗎?你那是饞人家身子,你下賤!」

雷易腹誹不已,但還是打哈哈道「還有三個月就高考了,大家應該以學業為重,這時候談戀愛誤人誤己啊!」

不過他也一陣無語,因為陳瑩瑩並非什麼校花班花,甚至除了成績好外也沒有什麼特點,長相普普通通,甚至學校里比她漂亮的女學生有不少,這白小聰可是平安鎮上出了名的惡少,怎麼可能看中人家的模樣。

「等等,成績!」雷易好像是抓住了盲點一般,一下子就明白過來。

陳瑩瑩學習成績好,將來如果考上了著名學府,前途無量。

這白小聰不去糾纏其他姿色更漂亮的女學生,反而來糾纏陳瑩瑩,說白了看中的就不是對方姿色,而是潛力。

這白小聰看着像是惡少,但小小年紀就有這等心機,倒也不簡單。

短短一會兒工夫,雷易就將這白小聰的目的給弄明白了個大概,不過他又一陣無奈,因為白小聰的手段實在是太下作了一點,哪有這麼請人的。

「哼,你個傻子今天也想多管閑事,想來英雄救美?」白小聰嘿嘿一笑,朝兩邊打了個手勢。

他身側那幾人一臉不懷好意的圍了上來,那意思很明顯,今天這件事不可能就這麼過去。

「看來不能就這麼善了啊!」雷易看着一臉惡人模樣的白小聰,還有身後的陳瑩瑩,無奈的嘆了口氣。

他握緊自己的雙手,同時在心中思索起來。

他從白天就感覺自己的身體不對勁,不是因為生病或者受傷,而是他感覺自己比一般人都要強壯。

但這個程度到底有多厲害,他自己也不確定。

現在剛好有幾個人當試金石,他正好可以測試一番。

「待會他們動起來,你就給我全力跑向學校!」

雷易眼神示意陳瑩瑩準備,他要動手的方向是身後位置,後者小雞啄米般的點頭。

「給我上!」白小聰一聲令下,他的狗腿子立馬沖了上來。

雷易不慌不忙,在對方動手的瞬間一個轉身加速沖向身後,然後在後方那人還未反應過來之時,一個「毛栗子」就敲在了對方的額頭上。

「哎喲!」後面的學生眼前一花,還未反應過來雷易的速度怎麼能這麼快,就感覺到額頭一痛,整個人本能的捂頭蹲下。

「跑!」雷易喊了一聲,陳瑩瑩立馬從後方空擋沖了出去。

隨後白小聰身邊的狗腿子才堪堪衝過來,雷易再次如法炮製。

對方的拳速緩慢無比,雷易沒怎麼費力,一個側身就避開對方拳頭的攻擊軌跡,手指再次敲打在此人的額頭上。

隨後他如法炮製,輕鬆躲開所有人的攻擊,手指更是毫不留情。

「哎喲!」

「哎喲,好痛!」

「痛死我了!」

隨着幾人接連悟頭蹲下,雷易看了看自己的右手,一臉的古怪。

「看來我比他們的速度都要快上一些!」

他對於自己身體的爆發力還有反應力都十分滿意,加上眼前這幾個學生都不是成年人,速度不快,對他來說要避開並不難。

不過對手畢竟是同校的學生,稍微敲打一番,點到為止就好。

他們幾人要是真動手的話,學校那邊也不好做,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雷易的目光看向白小聰,雙眼一眯,讓後者心頭一顫。

「二狗,我爸爸可是一直雇你幹活的金主,今天你得罪了我,你今後就休想……」

白小聰還要出言威脅一二,但看到雷易快步走過來後,雙腳連連後退,語氣也軟了下來

「哎哎哎,痛痛痛,你放手,你放手啊……」接着他就感覺自己的耳朵被一把捏住,一股劇痛傳來。

「小小年紀不學好,學什麼惡少,還帶人一起來欺負女生,是誰指使你做的?」

雷易可不管三七二十一,帶着白小聰的腦袋就用兩指一頓敲打,一邊敲還一邊質問道。

「痛痛痛,打死我了,我招,我招,是爸爸讓我接觸陳瑩瑩的!」

白小聰不算硬氣,被敲打痛了之後,立馬交代了背後主謀。

雷易暗道一聲果然,隨後鬆開手,心中有了計較。

白小聰見「煞星」停手,立馬逃也似的沖了出去,就連身邊的幾個跟班也不管不顧了。

「好你個二狗,我長這麼大連我爸爸都沒打過我,你今天居然敢敲我頭,我要告訴他,讓他,讓他帶人……」他一邊跑,還順帶拋下狠話威脅一番。

雷易看着越跑越遠的白小聰,微微撇了撇嘴,一陣無奈。

「威脅人都這麼沒水平,,這白小聰真是愧對了『惡少』這兩個字,不過他本來就沒什麼心機,接近陳瑩瑩也不過是受到了白老爺的指示罷了……」

雷易沒有將白小聰的事情放在心上,而是快步朝着平安鎮的郊區走去。

平安鎮是個小鎮,面子很小,普通人走二十來分鐘就能把整個鎮子逛一圈。

雷易的住處位於鎮子北邊,是一棟老式廠房的住宅區,裏面住着不少因為上次異獸襲擊而遷移過來的人。

一路過來,遇到不少人和他打招呼。

不過路人左一句二狗長,又一句二狗短的,讓他心裏頭略感不舒服。

等回到了住處,一個二十平的單獨小間內,他就關上了房門,一把撩開了自己的衣服。

在他的胸口處,一個金色的手掌印紋路清晰可見,掌印紋路之上還散發著微弱的金光。

「那段記憶,難道是真的,可我為什麼沒有印象?」

他低頭看着胸口處的金色掌印,一臉茫然。

《我能暫停時間》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