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霸道總裁›我寧願從未認識你
我寧願從未認識你 連載中

我寧願從未認識你

來源:google 作者:桃桃多肉 分類:霸道總裁

標籤: 宋蕎 聞京洲 霸道總裁

最後悔的莫過於站隊聞京洲最初她為了復仇,將聞京洲拉進這計劃中,奈何男人技高一籌展開

《我寧願從未認識你》章節試讀:

偌大的酒店房間,一面巨大的落地窗映着整座城市的光影浮亂,落地窗映着女人的身影半真半幻。
宋蕎穿着性感的紅色弔帶,纖腰翹臀,背影撩人。
女人點開微信,一長串文字映入眼帘。
「蕎蕎,今晚公司有個很重要的應酬,你知道我最近在晉陞期,抱歉不能陪你過生日了。」
「沒事,工作重要。」
短訊剛剛發送完畢,浴室里便沒了聲音。
門被打開。
宋蕎抬眸,目光靜靜落在面前的玻璃上。
男人只裹着下半身的浴巾從一片水汽中朝她走來,來人聞京洲,她的出車九對象。
她剛想轉身,腰肢被男人從身後扣住,他氣息灼熱,肩脖那處像是被開水燙過。
他一言不發,開門見山。
宋蕎張了張口,剛想說什麼,單薄的弔帶被撩起,男人直接扣着她的腰壓在面前的玻璃上,臉頰貼着玻璃,身後是男人滾燙的體溫。
宋蕎看着鏡面上自己很快紅透的臉,手掌無力地貼着玻璃,紅唇微挽,偏過頭,恰好吻在男人的唇角。
從落地窗到床上,宋蕎這才看清男人的模樣。
挺鼻薄唇,一雙眼深沉如潭,五官如雕如琢完美的不可思議,但怎麼看都是一張薄情的臉。
江家世代從商,江父江正虢更是業界霸主。
聞京洲作為南城JW集團的總裁,江家的繼承人,想臣服在他西裝褲下的女人如過江之卿。
誰都想嘗嘗男人的滋味,宋蕎親身體驗到了,男人活脫脫就是斯文敗類衣冠禽獸,沒一下都彷彿要讓她下地獄。
骨頭彷彿都被撞散,宋蕎眼淚都飆了出來,牙齒狠狠咬在男人肩膀上,聲音被她狠狠地吞了回去。
可兩人明明做着世界上最親密的事兒,宋蕎卻從他眼裡看不到一絲沉迷的味道,聞京洲居高臨下看着她,男人在這種時候居然也如此清醒。
可她偏要,摘下他這朵高嶺之花,再狠狠踐踏在腳下。
她儘可能的使出渾身解數纏上去,但最後,自己累得精疲力盡,聞京洲卻比之前更是春風得意的模樣。
男人面無表情站在窗邊,慢條斯理穿上自己的西褲,而後是襯衫。
宋蕎看着聞京洲從下往上扣襯衫的樣子,人們都說斯文敗類,衣冠禽獸,不外乎聞京洲這樣的了。
「一百萬,到此為止。」
一張支票落在床頭,宋蕎扶着腰坐起來,紅唇勾起看向聞京洲。
「聞總吃完不認人?」
聞京洲扣上最後一顆扣子,垂眸看她「你是聰明人。」
宋蕎指尖彈了彈支票,眉眼如月「行,聞總大方。」
宋蕎收起支票,大大方方當著聞京洲的面開始穿衣服,男人的目光就這麼直白落在她身上,宋蕎也不害羞。
女人身材姣好,雪白的肌膚上深深淺淺的印記,都是他剛才留下的。
目光最後落在女人臉上,宋蕎臉如滿月,嫵媚又冷清,好像在哪裡見過。
「宋蕎,我不管你當初接近我是因為什麼,但從今天起,銀貨兩訖。」
跟宋蕎第一次見面是公司年會,她陪她男友周折出席,她明明有男友,卻三番五次勾引他。
上個月他喝多了,終於和她發生了關係。
宋蕎笑着眨眼「聞總別後悔就是。」
聞京洲冷嗤一聲,不以為意。
宋蕎拿了支票和外套,下床朝門口走去。
聞京洲坐在床邊點了根煙,眯眼看着女人步伐艱難朝着門口走去的背影。
宋蕎手落在門把上剛要擰開,忽然,門被人重重地拍了幾下,緊接着是門外傳來着急的怒吼聲。
「開門!
聞京洲,你把門給我打開!」
宋蕎轉身,細長的眉毛高高揚起,作勢就要開門。
只見聞京洲大步朝她走過來,猛地將她的手從門把手上拿開,宋蕎垂眸看了眼自己手腕,肉眼可見的紅了一圈。
「藏起來。」
宋蕎淺笑「憑什麼?」
聞京洲看她一眼「如果你還想要這條命的話。」
「……」 …… 三十層樓高,搖搖欲墜。
宋蕎提着高跟鞋光腳踩在不過半個手掌寬的檯面上,冷風呼呼地刮著,她一邊欣賞着南城的夜景,一邊聽裏面的動靜,眼眸含笑。
室內,舒白音一進門便把酒店裡里外外翻了個遍,可除了聞京洲卻連個鬼影子都找不到。
可空氣里分明還飄着女人身上的香水味!
「聞京洲,你居然背着我睡別的女人!
她人呢,你把人給我交出來,我今天非要弄死她不可!」
邊說,舒白音邊動手砸室內的東西。
檯燈和花瓶紛紛落地,室內一片狼藉。
聞京洲冷眼看着舒白音發作,一點要解釋的意思都沒有。
舒白音衝過來直接抓着他的襯衫,眼淚橫流「聞京洲,你居然背叛我!
你不是說最愛的人是我,你這樣對我,就不怕我跟你分手?」
「鬧夠了沒有?」
男人垂眸看着她「要不動靜再鬧大一點,乾脆明天上個新聞?」
舒白音嘴唇都在發抖「聞京洲……」 過了很久,舒白音這才收拾好情緒,她抬手擦掉眼淚「我會找出她的。
聞京洲,你這麼護着她,到時候,她只會死得更慘。」
說完,舒白音轉身看着門口的保鏢「給我二十四小時守着這裡,除了聞京洲,任何人從這裡出來,直接帶走。」
舒白音走後,聞京洲皺着眉把門關上。
快步過來拉開窗帘,但兩側都空空蕩蕩,早已經不見宋蕎的人影。
聞京洲面無表情,黑眸淡漠,但臉部的線條輪廓比平時還要冷硬幾分。
而就在這時,床上的手機叮咚響了一聲。
「我走了。」
聞京洲只看了一眼,男人拿起外套,很快離開了酒店。
…… 宋蕎上車後腿都是軟的,她其實恐高,剛才嚇得不行。
「沒事吧?」
程蓉關切的問。
宋蕎沒說話,程蓉輕輕嘆了口氣「蕎蕎,要不你還是算了。」
「程姨,已經走到這裡了,我不會半途而廢。」
宋蕎目光看向窗外,剛好路過JW集團。
南城最高的辦公建築,即便是深夜也燈火通明。
可誰知道,當年就是這棟樓頂,有人一躍而下,粉身碎骨。

《我寧願從未認識你》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