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我在煉獄游戲裏崩人設
我在煉獄游戲裏崩人設 連載中

我在煉獄游戲裏崩人設

來源:google 作者:墨斯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懸疑驚悚 趙然 魏勛

時韞莫名其妙地被煉獄選中,成為遊戲玩家之一為了完成遊戲,柔弱的她不得已拿刀捅女鬼,解剖NPC,游過全是屍體的湖……對此,時韞表示,這一切都不是大問題!只要能完成故事,獲取道具,人設不崩,NPC的頭可斷,隊友的血可流!所以,煉獄逐漸流出一句話——如果你參加的那場有一位長相精緻甜美、聲音軟糯的小姐姐,建議你立即……頭也不回地跑!展開

《我在煉獄游戲裏崩人設》章節試讀:

第8章 414航班(3) 時韞皺着眉打開了,剛才從應急箱順走的手電筒。 剛想把道具遞過去的林秋白……………… 默默地把道具揣回兜里,抱着自己的武士刀。 嘻嘻…… 時韞立馬照過去。 一個人影快速的消散在空中。 嘻嘻……哈哈……哈! 飛機里回蕩着小孩子奔跑,打鬧的聲音。 三人轉身向駕駛室走去,卻猛然間停止了。 剛才還是光滑乾淨的門板上,不知何時,出現了十幾個血手印,甚至血跡還在往下滴落。 吱呀……吱呀…… 破舊的板車被推動着划過地板。 「想喝點什麼?茶還是咖啡?」 一個穿着女乘務員制服,全身都是燒傷,一隻眼球掛臉上的人。推着一輛被燒毀嚴重的推車,緩慢地從拐角處走出來。 她的脖子上,被划出一道傷疤。血液源源不斷的裏面冒出。 「想喝點什麼?茶還是咖啡?」 「想喝點什麼?茶還是咖啡?」 她只是在前進,並沒有攻擊時韞他們的意思。所以,三人跟着她的動作,緩慢的後退。 而蕭笑笑更是窩在角落,抱住身體,不敢抬頭看一眼。 倏忽,時韞手中的光線閃爍了一下。飛機里,三人就陷入黑暗之中。 ⊙▂⊙!!! 出意外了呀! 她心裏一跳。還好,林秋白反應迅速,把光補上。 但當手電筒再次照過去的時候,那個女乘務員已經消失了! 莎……莎…… ……莎……莎莎…… 塑料袋揉搓的聲響從帘子後面傳出,在這幽閉的空間里迴響。 時韞耳朵一動,推開離帘子最近的喬銘。一把,拉開掛帘。 它,整個頭都被塑料袋包裹住,袋子上沾滿了血色,已經看不見人的樣子。一瘸一拐地,朝他們走來。 時韞握緊手術刀,瞄了一眼傍邊的藝術品。 他還是環抱着武士刀,木這臉,淡定地看着那踉踉蹌蹌走過來的膠袋人。 她鼓起腮幫子,有些皺眉。 難道……她猜錯了? 藝術品不是高階玩家?只是一個面癱,運氣好的人? 它伸手,眼看就要觸摸到喬銘。 喬銘再也受不了,拿起過道上的滅火器就往它頭上砸! 在喬銘把膠袋人按在地上,死命砸的時候,時韞的瞳孔猛的縮小了。 「喬銘!」 她出聲呵止了。 喬銘置若罔聞,手上的動作不停。 「喬銘!」 他停住了。他看清地上的人了。 哐當一聲!滅火器被摔在了地板上。喬銘手腳並用的後退,縮到一排椅子下,劇烈地顫抖。 嘴裏呢喃着「不是我!我沒有殺人……」 過道里,哪躺着什麼膠袋人。那是…… 錢鞍!!! 錢鞍眼睛瞪的大大,腦袋的已經完全塌陷,腦花都被砸出來了!血液飛濺的到處都是。 「你一早就發現了?」 不愧是C級遊戲。時韞縮眉,問那個看着一點也不意外的藝術品。 「小把戲而已。」 林秋白臉上露出非常細微的笑容,說出了第七句話。 時韞………… 飛行時間已經過了一個多小時,必須快點打開駕駛室。沒有管過道里莫明其妙復活,又再次死狀慘烈的錢鞍。兩人抬腳朝前面走去。 「我不怕!我不怕!我不怕你們!」 剛踏出去一步,身後就響起喬銘的怒吼。 時韞「……」 好玩嗎? 半小時了,就在這長五十米的過道來回走! 她深吸一口氣,轉過身,好脾氣的問「你又怎麼了?」 喬銘神情恍惚,晃悠了幾下。視線變得模糊,當他看清時。 時韞和林秋白兩人已經變成了兩隻惡鬼,在向他咆哮! 「我要殺了你!」時韞被燒焦的臉已經變形,卻還張大嘴巴怪叫。 喬銘嚇得退後一步,腳跟剛好碰到他剛才扔下的滅火器。 心一狠,撿起滅火器就朝她衝去。 「你這惡魔!我不怕你!」 時韞??? 喵喵喵? 她幹什麼成惡魔了? 很疑惑他的話語,時韞握緊了手術刀,計算好路線。 嗯…… 等下他要砸過來的時候,我就往左一躲。然後,看一下能不能順手划過他的大動脈…… 噔!!! 嗯? 時韞在左邊懵逼的看着在空中接觸的滅火器和武士刀。 再看一眼武士刀的主人。 哦……對了。她把藝術品忘記了(~_~;)…… 也不知道喬銘收了什麼刺激,拿着滅火器用力的往下砸。 林秋白皺眉,實在沒辦法一個閃身,給他一個手刃。 見他暈過去,林秋白面無表情的理了理衣服,抱着武士刀,輕飄飄地瞥了看戲的時韞一眼。 與那雙暗紅色眼眸對上的一瞬,時韞心虛的轉移了視線。 轟隆隆…… 飛機一個顛簸,沒有站穩的時韞向右撞過去。 林秋白下意識……推開女孩嬌小的身軀! 啪!時韞愣愣的被推倒在地板上,不敢相信地看着那隻還停在空中,骨節分明的手。 她……她……她竟然被推開了?! 氣氛有些微妙…… 林秋白尷尬的收回手,時韞陰沉着臉起來。 啪!又是一聲! 左邊關閉的行李架猝然打開。裏面塞滿了殘肢斷臂,它們在揮舞着,黑色的血順着縫隙在往下流。正中間,一個人頭,死死的瞪着他倆…… 啪!!! 時韞臉色陰鬱,把行李架的門關上。 她心情不好,還來? 由於斷臂在揮動,行李架並沒有完全關上。很快,又打開了,中間人頭得吧得吧嘴,朝時韞狂嗥! 時韞「…………」 打算無視它向前走,突然,她停住了腳步。 「放手!」 那該死的鬼抓住她的頭髮!!!! 顯然,那隻在行李架上的鬼並不打算聽她的。殘臂抓住一縷秀髮在揮動。 「要幫忙嗎?」 林秋白抱着武士刀,木着臉,看了許久之後,嘴巴微動,問道。 這一句,徹底將時韞心裏的憤怒點燃了! 她不舍的動藝術品…… 她還不舍的動那隻鬼嗎?! 刀鋒尖銳,劃破了人頭的皮膚,刺入了它的血肉。 深褐色的雙眸泛着寒光。血跡隨着刀尖的拔出,噴射到她精緻的臉上。鮮紅和雪白交織,格外艷麗。 嗯……至少在林秋白眼中,是這樣的。 等時韞怒火發泄的差不多了,那人頭也差不多了。 她閉上眼,長呼一口氣。鮮血從她臉頰滑落,滴落在地。 「我們走吧。」 不韻世事的美麗少女揚起燦爛的笑容,向抱着武士刀的英俊男生說。 那一刻,林秋白聽到了……心臟的聲音。 「嗯。」 他木着一張臉轉過身,耳朵悄咪咪的微紅了。 時韞看到了那絕美的暗紅色雙眸,再瞥了一眼戳的稀巴爛的人頭。 時韞「……」 有些嫌棄的關上了行李架。 距離飛行時間結束,還有15分鐘。 時韞和林秋白抓住一旁的隔板,飛機已經開始在往下墜了。 「有辦法開門嗎?」 努力穩定住身體,時韞向在那搗鼓着的林秋白問。 「密碼鎖。我沒有道具。」林秋白搖頭。 密碼鎖? 時韞倒是想起她現在唯一有的道具。那隻斷掌! 「讓開!」 心念一動,財禾酒店店長的斷掌就出現在她手裡,迅速往那邊一放。 林秋白「……」 要不是他縮的快,那隻手掌的碎肉就粘到他手上了! 被齊根斬斷的手掌在數字盤上按動。 滴滴!顯示密碼正確,但是門卻紋絲不動。 「裏面反鎖了……」林秋白臉上終於有了細微的表情,皺着眉說道「只能強行破開了。」 咻……飛機朝地面栽去。透過雲層已經隱約可見機場閃爍的燈光。 剩餘飛行時間……十分鐘! 林秋白手一翻,武士刀被他換成了斧頭。重重的砸在了駕駛室的門上。 一下……兩下…… 時韞退開些,避免誤傷。 最終,門被砍出緊容一人通過的小洞。林秋白還想再砸寬一些,被時韞制止了。 「我過去吧,再砸,時間就來不及了。」 林秋白看着那狹小的洞口,稍稍握緊手柄。「你過去之後,右邊有紅色的按鈕,按下去門就會打開。」 眼瞅着女孩緩慢鑽過洞口,他心裏擔憂,臉上卻還是那副面癱的樣子。 時韞的一半的身子已經進入了駕駛室,她抬頭,愣住了。 「怎麼了?」 見時韞前進的動作停下來,林秋白在門外不免有些擔心。 「沒事。」 軟糯的聲音透過洞口傳回來,讓林秋白懸着的心安定了一點。 這邊,時韞已經臉色如常的站起來。伸手,按下了右邊的開關。 門開了。 林秋白立刻進來,動作一滯。 駕駛艙的擋風玻璃,趴滿了怨靈! 在他們看不見的地方,整個飛機,外觀已經變得千瘡百孔,像被烈火焚燒過一樣。 滴滴滴!!! 接近地面,那一排儀器發出刺耳的警告! 顛簸讓昏迷中的喬銘撞到椅子上,疼痛使他醒過來。晃晃悠悠地站起來,捂着頭,走了兩步,發現在角落裡的蕭笑笑。 她把自己蜷縮成一個球。周圍的一切聲響她就當聽不見…… 當然,這只是在正常人眼裡的樣子。 受了刺激的喬銘看到的——角落裡有一個渾身都是燒傷,還在冒火的鬼正惡狠狠的看着他!

《我在煉獄游戲裏崩人設》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