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仙下之人
仙下之人 連載中

仙下之人

來源:google 作者:超愛吃扣肉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墨羽 奇幻玄幻 超愛吃扣肉

二十四年前,一子橫空出世,引起天地異象,金雷降世,掀起了諸國王朝的亂世紛爭,江湖武林一陣又一陣風波二十四年後,天下太平,江湖第一門派朝仙宗,祖師爺座下最小一名弟子『墨羽』,肩起整個門派的重任,下山歷練……豪門千金、情懷俠女、王朝公主,又會掀起江湖的哪一陣風波……展開

《仙下之人》章節試讀:

二十四年前,一聲驚雷,響天徹地,天地之間捲起了一場驚世駭俗的異象,猶如敲響警鐘,東勝神州引起九國爭霸,亂世掀起。

江湖風起雲湧,各路英雄豪傑、強盜劫匪紛紛出世,都想在亂世之中分到一杯屬於自己的羹。

十年後,秦淮國一掃八方,一統東勝神州,屹立天下數萬王朝前來朝拜,威立天下,萬國之首……

又一十年過後,皇朝出手,江湖平定,亂世俱滅落下帷幕。江湖各個門派依次排列,朝仙宗亂世有功,被秦淮皇朝欽定,天下第一門派。

又是四年過去,東勝神州大地之上,迎來了秦淮皇朝的第一個盛世,廣邀天下萬國、江湖豪傑前來,共賞這天下盛世。

朝仙宗為秦淮皇朝欽定第一門派,宗主弟子坐落首位,惹眼天下,成為這個盛世中江湖門派之間的焦點。

一位身穿黑白色道袍的年輕男子,緩緩地靠近朝仙宗宗主寧峨嵋,湊近耳旁悄悄地說道「宗主,這場面也太多人了吧,我最受不了的就是這樣的場面了,要不我還是回去吧。」

聞言,身穿暗紫色道袍的朝仙宗主寧峨眉,回頭看了一眼身旁彎腰說話的男子,無奈的笑着說道「墨羽小師叔你不能回去,祖師伯吩咐過,你此次與我們下山共賞秦淮皇朝天下第一盛世,是為了多見見世面,歷練歷練,等到祖師伯飛升過後,也就由你來在這江湖中穩住我們門派的地位。」

聽完寧峨眉的話過後,墨羽還是覺得這盛世無趣,便剛想開口反駁,忽然一旁一位穿着朝仙宗赤紅色道袍的女子,走到墨羽跟前,拍了拍肩膀嘻笑道「祖師叔,師父他老人家說的得對,你的確也該見見世面了,不然這天下江湖,怎知我朝仙宗除了祖師爺,還有一位祖師叔呢!」

聞聲,墨羽鄙夷的轉過頭看向這個喊自己祖師叔的女子,容貌清秀,婀娜多姿,即使是身穿赤紅色的寬鬆道袍,依舊不能掩蓋自身的誘氣。

楚嬌媚,寧峨眉最小的一名女弟子,也是唯一一名女弟子,相傳她是亂世之中楚國的亡國公主,在秦淮皇朝踏滅楚國之時,血洗楚地,只剩下一個楚嬌媚被祖師爺帶上朝仙宗,拜入寧峨眉門下,成為宗主核心弟子,免去死罪,才得以存活。

但墨羽對她的感覺並沒有太大的好感,因為在墨羽剛被帶上山時,楚嬌媚便心生喜悅,終於有了個比自己小的人可以欺負了,調戲了整整一十四年。

就算墨羽拜入祖師爺門下,楚嬌媚也會隔三差五的來拜訪,打打鬧鬧,妨礙墨羽的修行。

有時候墨羽真有一種想要把楚嬌媚的頭擰下來的感覺,但看在她是女流之輩,按輩分算又是自己的小師侄,索性隱忍了一十四年。

看着一臉嘻笑的楚嬌媚,墨羽滿是不悅的說道「知道了又怎麼樣,反正我也沒有師尊那樣的境界,再說了光靠我也穩固不了門派在江湖的地位呀,最後還是要看宗主,我不行的!」

聞言,寧峨眉不忍而笑了一下,忽然又一位身穿朝仙宗赤紅色道袍的男子,開口插入墨羽之間的對話,淡淡的笑道「祖師叔,你謙虛了,切莫說你在門派中的地位,除了祖師爺,你的境界都已經是年輕一輩的翹楚,都快趕上我宗主師父。」

墨羽聞聲抬眼看去,這名男子名為齊財,與楚嬌媚同為一門,更早拜入寧峨眉門下,是楚嬌媚的二師兄,貪財如命,喜愛飲酒,還老是愛裝出一副風度翩翩的樣子。

但是齊財這個人的相貌就跟他的名字一樣「奇財」,平平無奇,滿眼是財。

不過墨羽對他的印象還是蠻好的,心眼不壞,就是愛財,在墨羽修行無趣之時,或被師尊訓斥時,都會帶點酒肉與其共飲,嘻嘻哈哈。

有次被師尊發現酒肉之時,齊財還把所有罪行攬在自己身上,被罰面壁思過三個月,愣是沒有供出墨羽,從此兩人情誼就更近一步。墨羽有什麼好處也會與齊財同享,除了錢……

墨羽定定的看着齊財,搖了搖頭應聲說道「不不不,我與宗主的差距還很大,還有很長一段距離呢,你們就別過多於吹捧我了,你們才是真的厲害!」

話音剛落,墨羽對着諸位師兄弟豎了一個大拇指,忽然盛世天台上,一道太監的聲音響徹了整個盛世。

「奉天隆運,天地昭曰,文成武德,秦淮王朝,天地第一!」

奏樂響起,數千名**率先登場,翩翩起舞后,一同跪拜迎接。五爪金龍袍,手挽鳳羽凰冠,一同走入盛世會場,舉世矚目,緩緩地走上天台龍椅皇座之上。

秦淮帝皇贏臻揮袖轉身,迎面觀望盛世會場,龍言開口大振厥詞「今時今日,為朕秦淮朝一統天下第一個盛世,廣邀天下聚此,共賞這秦淮盛世!坐落!」

話音剛落,一旁叫喚的太監大聲道「帝皇恩賜,坐落!」

奏樂接着響起,受邀入場的所有人坐落,跪拜着的**起身,鼓弄舞姿,秦淮盛世瞬間熱鬧非凡。

與此同時齊財也連聲呼叫,楚嬌媚四處交往各個門派男弟子,就連身為宗主的寧峨眉則去向幾位要好的門派掌門打招呼。

而墨羽則不習慣這樣的場面,一個人默默地走出了盛世的會場,一出門,便立馬撞了一個跟頭。

一聲驚叫,從墨羽的跟前傳來。

「是哪個不識好歹的死奴才,敢撞倒本公主!」

聞聲,緊接着又一聲太監連忙叫喚「誒呀媽呀,公主殿下,您沒事吧?!」

「大膽刁民,竟敢撞倒當今聖上親女秦蘭公主,來人啊,把他拉出去斬了!」

墨羽聞言太監道,一些官兵便立馬來到身前,剛想要擒拿下墨羽。忽然一聲威嚴粗獷的男音,從不遠處傳來,厲聲呵斥道「住手!」

眾人聞聲紛紛看去,五爪金龍袍的秦淮帝皇手挽着皇后,緩緩地向墨羽走來。

眾人見狀,紛紛跪拜,只剩秦蘭公主與墨羽兩人緩緩地起身。秦淮帝皇抬眼看向身穿黑白道袍的墨羽,淡淡地問道「你是朝仙宗的人?為何朕從未見過你?」

還未等墨羽開口,緊接着寧峨眉也出現在墨羽的身旁,向秦淮帝皇叩首,淡淡的微笑道「在下朝仙宗宗主寧峨眉,此人是我的小師叔墨羽,祖師伯的座下弟子!」

聞言,秦淮帝皇定定的看了看墨羽穿着的黑白道袍,雖沒上過朝仙宗,但早已聽先皇提起,朝仙宗道袍顏色對應着自身在門派的地位,依次到高為,白、黃、蔚藍、赤紅、暗紫、黑白。

白袍對應的是普通剛入門弟子,黃袍是外門弟子,蔚藍色道袍是內門弟子,赤紅色是核心弟子,暗紫色是長老宗主,而身穿黑白色道袍的則是朝仙宗老祖之上的存在,目前秦淮帝皇贏臻只知道一位,那就是墨羽的師尊朝仙道人。

江湖傳聞,朝仙宗在亂世之前就早已存在,在那個萬法飛升的時代,江湖出現無數舉世無雙的強者,通過飛升成仙,達到了更高的層次,如今就只朝仙道人一個。

亂世之時,朝仙道人曾下山相助秦淮皇朝,半仙之威,力壓群雄,一統東勝神州,特此被秦淮皇朝封為天下第一門派。

如今,贏臻看着眼前的墨羽,迎面笑意道「原來是朝仙道人的弟子,朕敬仰!不知發生了什麼事,讓你停留此處?如果是小女的不是,還請見諒啊!」

忽然一旁的秦蘭公主看着自己的父親,對着撞倒自己的男子迎面微笑,瞬間讓她很不解,不悅嬌聲道「父皇,是他撞到我了,您怎麼還對着他嬉皮笑臉的啊!」

「聒噪!難道朕做什麼還需要你指手畫腳的嗎?」贏臻瞬間怒斥道。

聞言,贏臻一旁的秦淮皇后,一手攬過身後,悄悄地微笑道「聽話,你父皇講話,你不許胡鬧!」

聽到自己的母親都如此勸說自己,秦蘭公主也便默默地閉上了嘴巴,靜靜的觀看着父皇與墨羽的對話。

看見秦淮皇朝的皇帝都如此對待自己,墨羽也不好伸手打笑臉人,回了一個拜手禮,淡淡的說道「無事,皇上不必放在心上。」

聞言,贏臻意示着一旁的皇后一眼,秦淮皇后便把秦蘭公主帶進了盛世會場,便接着繼續面帶笑意問道「不知道長為何如此匆忙,盛世才剛剛開始,為何不與眾人留在這盛世里一同享樂呢?」

墨羽剛想要開口,一旁的寧峨眉以為秦淮皇帝對墨羽退出盛世會場,而感到憤怒,率先搶先一步說道「回皇上,我這位小師叔不喜在如此熱鬧的場面,所以還請皇上莫要怪罪!」

聞言,贏臻大笑了笑,搖頭笑道「宗主不必驚慌,朕並沒有惱怒,只是問問墨羽道長年歲幾許?可有婚配?」

聽到贏臻的話,墨羽略微愣了一下,這秦淮朝的帝皇為何要問這些?

看着秦淮帝皇這滿臉笑容,寧峨眉鬆了一口氣,淡淡的說道「我這小師叔今年剛過二十四,自小便跟祖師伯上山修行,如今還並未談婚論嫁,不知皇上問這是為何?」

只見贏臻一聲大笑,連叫幾聲好,揮了揮手,意示着身旁周圍的僕從太監退下,隨後笑着說道「朕正是要為墨羽道長談一樁,金玉良緣的婚事!」

《仙下之人》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