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武俠修真›星漢燦爛:此心無垠
星漢燦爛:此心無垠 連載中

星漢燦爛:此心無垠

來源:google 作者:冰冰冰冰 分類:武俠修真

標籤: 武俠修真 陳少商 霍不疑

星漢燦爛同人文,妥妥地站cp小說少商琴弦纏繞在手腕上的那刻起,世界早已不是原來的世界,身負血海深仇,在最好的年紀遇到最美好的女娘,陳少商望着眼前鮮衣怒的少年誰說情深緣淺?我就要情深緣更深!展開

《星漢燦爛:此心無垠》章節試讀:

程少商直搖頭,身邊的阿奴看着,以為自己小姐暈頭暈的都開始扭頭轉了?

凌不疑本來也不打算寫後面這幾句話的,可是他思慮再三,這次是裊裊第一次見自己的母親。

在日後的許多年裡,裊裊和蕭夫人的感情都不太好,其實凌不疑知道蕭夫人是非常喜歡裊裊的,只不過愛女成鳳凰,裊裊現在被敗壞的名聲在外,蕭夫人畢竟沒有和她真正地獨處過。

他是真的不希望裊裊和蕭夫人之間起嫌隙,其實蕭夫人的脾性很好拿捏,只要儘力去做,順毛擼就行了。

凌不疑又想起前世的日子,裊裊每次在自己懷裡睡着的時候都會說「凌不疑,我不是已經順毛擼 嗎?你怎麼又不高興了?」

他蹲着在地上,捏着手裡不存在的琴弦,眼裡儘是柔情霧色。

程少商此刻正是難受的緊,那高燒的感覺猶如熱浪撲身,一浪猛過一浪。

漸漸還伴隨着驚厥、打顫……

她再也不想遭這種罪,立刻拿出藥丸吞下一顆。

那藥丸猶如甜蜜,入口即化,還伴隨着淡淡地清香。

阿奴驚呼出聲「女公子!」

「阿奴不必擔心,我就一小小女郎,哪裡值得別人來暗殺了?我倒覺得這葯是真的,況且我是真的難受,吃一個試試也無妨!」

阿奴見她吃了那丹藥,就靠在車上睡著了,雖說小臉還是**肥嫩地,她試了試溫度確實是比之前低了一些。

女公子從小就沒過幾天安生日子,從小就是爹娘不管,丟給那可惡的叔父夫人,可惜女公子猶如瓷娃娃一般可愛的人兒,還真是狠的下心。

馬車搖着搖着,不知過了多久。

阿奴在她耳邊輕輕喚道「女公子到家了!」

裊裊立刻拿出自己準備好的錦盒,阿奴見她在搗鼓什麼,可是極其認真,也不好再催促她。

程少商很快就做好,這是之前自己機巧匣子,雖然看起來小小的,上面還有自己刻的花紋。

她從小就不喜刺繡,還是比較喜歡刀劍這些東西,所以就刻了幾朵百合花上去。

李管婆猶如被踩到尾巴地猴子,跑步都成曲線了。

「哎呀哎呀!夫人啊!大夫人啊!大事不好了!那糟心地沒人要的小蹄子,居然將舅叔給出賣了!」

「誰是沒人要的小蹄子?」

程少商按照夢境里的提示,恰好時機,這才由阿奴扶着,一咳兩顫抖地往前走着。

她一出來就吸引了眾人的眼光,她整個人瘦弱到不行,那細嫩地脖頸猶如枯枝,消尖地肩膀顫顫巍巍。

終於在顫顫巍巍地身形中跪了下去。

「嫋嫋過阿爹阿姆!二叔母,大母……」

程少商行的是個標準的地大禮,她午夜夢回地時候,經常做一同一個夢境,

在夢裡她高燒不斷,混混沌沌,只依稀記得自己一直在喊那三個字。

可是偏偏是哪三個字,

自己是怎麼也記不起來了。

在夢境里,那程始和蕭元漪兩人的面容,

倒是清清楚楚地在自己跟前,兩人經常在她的房門門口,駐留許久,

開始的時候是自家那便宜爹爹經常眼眶紅潤,他經常用他那灰黑色地朝服偷偷地抹淚,

漸漸地自己家爹爹也不哭了,不知是不是哭的太多,沒有眼淚,還是心裏已然哭不出來。

平日里對自己言辭嚴厲,時常呵斥,文武雙全的蕭元漪,某一天在自己的房門口大哭,她哭的非常傷心猶如孩童一般。

自己爹爹哭的時候,尚且能感同身受,心裏也覺得難受。

可是到自己嚴厲娘哭的時候,程少商覺得撕心裂肺地疼痛,直讓自己疼地暈過去好幾次。

如今再望着兩人,她覺得自己最對不起的就是母親,

雖說自己性格跳脫,

還一直被束縛於這森嚴地等級之下,

可是自己的內心,一直嚮往的是那天高海闊地蒼穹!

所以這次,她首先行了個標標準准地大禮,然後再朝着兩人磕了三個響頭,直將自己的頭磕出淡淡地紅暈。

程始長地濃眉大眼滿心愛憐疼惜地望着嫋嫋,蕭元漪還是面無表情地望着她,彷彿她在作秀一般。

「爹爹不要再責怪大母,大母平日里要操持家務,實在是嫋嫋不乖,從小不喜讀書,僅此大病一場,嫋嫋再次立誓定然好好讀書,讓爹爹母親滿意!」

程始歡喜地拉起她說道「嫋嫋真是長大了……」

「嗚嗚嗚嗚!還是嫋嫋懂事!誰像你這個二伯母?做的什麼事?都那麼晚了才將嫋嫋接來!大郎啊!大郎啊!我真的不容易啊!」

程少商和眾人都在聽着大母的雷霆之聲。

她低眉順眼地低着頭,不敢做出一絲絲地不妥舉動。

因為她太了解自己的這位母親了,不要看着她什麼話都沒說,整個場面都是自己爹爹和大母的對話,其實自己娘親是在場所有人中最精明的人。

前世自己悄悄地消散了,自己在和蕭元漪相處的時候,每次都是自己投機取巧,偷奸耍滑地時候被她發現,而蕭元漪的自己一直以來的本質就是完美主義者。

要求自己完美主義,對自己的孩子也是這般,可是話又說回來,蕭元漪辛辛苦苦地十月懷胎。

要求自己完美主義,對自己的孩子也是這般,可是話又說回來,蕭元漪辛辛苦苦地十月懷胎。

自己到死的時候都沒盡孝?她對自己苛責一些又怎麼了?

蕭元漪還是冷靜地盯着眼前的兩人,眼角其實是盯着程少商。

待自己爹爹演的差不多,程少商朝着蕭元漪再次行跪拜之禮。

她白皙地快要透明地皮膚,顯地格外地瘦弱,整個小臉稚嫩而唯美。

她淺淺一笑,對蕭元漪說道「阿母,我在庭院里偶爾看看書,寫寫字,隨着年歲地長大,十分擔憂母親和父親的安危,所以嫋嫋做了這個,想贈與母親!望母親不要嫌棄!」

蕭元漪一看是一個錦盒,每一面都雕刻着百合花,而那盒子上的百合花紋路,那些紋路上面隱隱約約有一白荷花葉,看起來栩栩如生,還有淡淡地清香襲來。

蕭元漪忍不住摸了摸,居然是真的百合花……

想必是用百合花葉與紋路完美地結合在一起,雖說蕭元漪並不喜這些小玩意,可是也不得不說這孩子是用心準備了禮物送給自己。

正當她要打開的時候,

程少商說道「此乃暗器,手持錦盒的人可以安全無虞,反之會向三個方向射出針去!」

眾人一聽暗器?這可是精巧東西,你一個關在院落里的病歪歪地小女娘?

怎麼可能製作的出來?

大母擔憂地說道「嫋嫋是病糊塗了嗎?」

二伯母也附和道「是妾管教不嚴,讓大家見笑了,來人!還不快扶小姐回去休息!省的在這胡言亂語!」

程少商也不惱,她輕輕地站起,姿態尤其行雲流水地優美,讓人看了都不忍打斷。

她牽起自己蕭元漪的一隻手,自己前世彷彿從未如此過,原來阿母的手是這般熾熱!

嫋嫋牽着她走到另一處,蕭元漪和程始,從她身上看到了不屬於她那個年齡的自信!

程始和青蓯、阿奴、蓮房、都默默地在後面跟着。

待兩人來到安全的地方,程少商拉着蕭元漪的手,按動錦盒上的暗扣。

剎那間,從錦盒裡射出數三十根繡花針,

「咻咻咻……」

那繡花針朝着其他三個方向射去,速度飛快,雖說攻擊力可能不足,可是近距離放毒的一把手啊!

程少商喜悅地說道「嫋嫋自知學識不夠,但是也竭盡全力想阿姆開心!」

不知誰帶的頭,從開始的驚嘆到後面的掌聲。

蕭元漪一時沒回過神來,本來回來的時候,程少商的事情她已經聽了七七八八,早就做好了,「飼養」失敗的心理準備!

畢竟程少商是留守兒童,還是個小女娘!

可是迎來的並非是驚嚇,而是驚喜,雖說這驚喜有些許心機……

《星漢燦爛:此心無垠》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