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顏沫厲北承思若
顏沫厲北承思若 連載中

顏沫厲北承思若

來源:google 作者:厲北承顏沫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厲北承 現代言情 顏沫

小說名叫《顏沫厲北承思若》,是厲北承顏沫為主角的一部言情類型小說,講述的情節刺激誘人,劇情引人入勝簡介:飯店包廂內只聽導演的話音剛落,場內先是寂靜了幾秒鐘隨後,場內的工作人員都沸騰了起來只聽導演的聲音再次響起:「此次入圍呢,除了最佳劇本、最佳導演,還有就是最佳女主角的提名!」聽到這句話的顏沫一愣,要知道,他們的這個劇本是雙女主的,要是提名了最佳女主角,那不就是她和葉思若都被提名了?想到這,顏沫的神色頓了頓,這提名不要也罷場內工作人員的情緒逐漸高漲,除了一臉冷漠的厲北承笑得溫婉的葉思若和神色展開

《顏沫厲北承思若》章節試讀:

厲北承手中的打火機直接甩出去,砸碎了監控屏。
在場所有人都不敢大口喘氣。
除了五年前葉思若死時,他們就沒再見過厲北承有這麼大的情緒波動。
厲北承死死盯着那碎裂成蛛網的屏幕,起身出了門。
403包廂。
陳思凡看着不掙扎不反抗的顏沫,心裏無端有些悶的厲害。
他鬆開手,居高臨下俯視着狼狽的顏沫「比起五年前,現在的你真無趣。」
顏沫說不出話,只是捂着心口咳嗽着,像是要將肺都咳出來。
一旁那些看不上顏沫的人見這一幕,忍不住開口。
「陳少,你這是心軟了?
我可是聽說當初咱們這圈子裡,屬你追她追的最猛。」
「不過就她現在這個醜樣子,你還能下得去手?」
說話人的話里滿滿都是譏諷和不屑。
陳思凡臉色一陣青白。
顏沫也終於從猛烈的咳嗽中緩了過來。
五年沒碰過酒,冷不丁被灌了將盡一瓶的威士忌,她有些頭昏眼花。
卻還是強撐着清明站起身,像什麼都沒聽見般看向陳思凡。
「陳少,您還有別的吩咐嗎?」
顏沫的聲音沙啞,像是石頭在砂紙上打磨,刺耳又抓心。
陳思凡皺了皺眉,剛要說些什麼。
包廂門猛得被人推開。
厲北承邁着修長的腿走進來,視線落在顏沫身上,陰鷙又可怕。
「過來。」
他沒點名道姓,但在場的人都知道是在喊顏沫。
顏沫也清楚,卻沒動,只是看着陳思凡。
厲北承眼神更冷「顏沫,我只再說一次,過來。」
他周身氣壓太低,包廂里的其他人都不敢說話。
唯有顏沫,她看向厲北承「厲總,是你把我送來這個包廂的。」
她言語間儘是尖銳的刺。
厲北承怒氣更盛,他怎麼就以為短短五年就能將顏沫毀了?
現在的她看上去任人揉搓,骨子裡那股傲氣根本還在!
「我反悔了。」
厲北承狹長眼眸里儘是寒霜「顏沫,我們換個玩法。」
顏沫一愣,不明白他的意思。
緊接着,手腕就被人用力抓住,刻上一圈青白的指印。
厲北承用力到似乎要隔着皮膚,將她的腕骨捏碎。
顏沫疼的臉色發白,但男人卻像沒瞧見,也根本不在乎。
眼見着厲北承要將顏沫帶走,一直沒說話的陳思凡攔住了他「厲總,你這是什麼意思?」
厲北承淡淡掃了他一眼,冰冷的目光令陳思凡下意識的想要退卻。
他的反應,厲北承看在眼裡,冷嗤一聲,拽着顏沫就走出了包廂。
隔着厲家的保鏢,陳思凡除了看着這一幕,什麼都做不了。
白日的藍城會所沒有夜晚的紙醉金迷,安靜的如同死寂。
顏沫被厲北承一路拽着出了大門,一把推倒在了地上。
天上陽光**,街上人潮洶湧。
這一幕很快惹來了許多人的駐足觀看。
甚至有不少人還拿起手機,拍攝了起來。
風吹來,顏沫身上一抖,好像意識到了什麼。
就聽厲北承如噩夢般的聲音響起「顏沫,你不是喜歡唱歌,喜歡舞台嗎?
我給你機會,跪在這兒唱《斯至》。」
「討夠一千萬,我就放過你。」

《顏沫厲北承思若》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