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夜半守靈人
夜半守靈人 連載中

夜半守靈人

來源:google 作者:無奈的卷王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葉東 懸疑驚悚 無奈的卷王

我是一名守靈人,一路見證死者,走完人生最後的旅程聽我師傅說,幹這一行,沒什麼特別的要求,只要膽大,心細,沒碰過女人的就行了展開

《夜半守靈人》章節試讀:

「師傅,我不明白!」

跟隨師傅這幾年,我從沒有見過他如此慌亂過,本能告訴我,

現在的情況非常危險,所以我更不能離開師傅。

我沒有聽從師傅的意願,而是緩緩朝着女屍走過去,正想着該用什麼法子,制服住她,

沒料師傅卻急眼了,被我氣得面紅耳赤,指着我的鼻子就罵道「生瓜蛋子!

你還不明白么?這可是氣跳屍!平時教你的那點東西,全忘了么?

你現在被氣跳屍對上眼了,待在這兒只有死路一條,

趁着現在這三根香,還沒燒完,趕緊去隔壁村,找你二叔!

不然咱們師徒倆全都得玩蛋!」

聽完師傅這話,我終於是恍然大悟,想起以前他的確提到過,

關於氣跳屍的描述。所謂氣跳屍,其實就是因為人在死之前,

有一口氣憋在了肚子里,久久不能排出來,而這股氣,就是怨氣。

一般來說,有怨氣的屍體,往往很大概率會孵化出怨靈,

可還是有極小的概率,會演變為氣跳屍,就這麼說吧,

師傅做守靈人這一行,已經有30年了,在他手裡經過的屍體,

沒有上千,也有七八百,可遇到氣跳屍這種情況的,也就只有一次,

那還是在20年前,我剛出生那會兒,聽我師傅說,當時一個叫花柳村的地方,

死了一個老頭,變成了氣跳屍,還成了氣候,最終在4位同行,以及我二叔這個陰陽先生的幫助下,

才勉強擺平它,據說當時為了制服這具氣跳屍,還弄的一死一傷。

死了一位守靈人,傷的那位陰陽先生就是我二叔。

可見,這氣跳屍的危險程度絕對不容小覷,

現在的情況已經是刻不容緩。正如我師傅之前所說,剛才我在靈堂上插着的,

那三根香,目的本是將亡魂引渡到黃泉路,可要是放在這氣跳屍的身上,

那可就變成了催命符。據說只要等到那三根引魂香,

燃燒殆盡,氣跳屍就會實力大增,到那個時候,就非常難對付了。

而且,師傅還告訴過我,一般氣跳屍醒來後,第一眼看到的人,

會被它視為仇敵,一旦再次看到那人,氣跳屍心中的怨念會加劇,

怨念越大,實力越強,這也就是在變相給它增加實力,

所以我現在待在這裡只會添亂,目前唯一能做的,也就只有儘快趕往隔壁常樂村,

找到我二叔,最好在這三炷香,燒完之前!

「師傅,你堅持一下,我馬上去找二叔!」

撂下話,我是頭也不回的一路狂奔,我也不記得當時跑得有多快,

只覺得耳邊風聲呼呼直響,我記得我們村到常樂村至少得有七八里地,

愣是讓我沒半小時的功夫,就給跑到了。等到達村口時,

我整個人已經是累得上氣不接下氣了,總感覺身子是輕飄飄的,有些頭重腳輕。

也不知道現在什麼時辰了,眼下的常樂村寂靜無聲,家家戶戶房門緊閉,

村口上方竟圍繞着一層淡淡的霧氣,儘管已是大汗淋漓,

時不時還是能感覺到,迎面吹來淡淡的涼風,竟有一絲冷意。

要知道,現在可正值夏季,即便是在凌晨,也不至於起秋霧,

給人一種秋意微涼的感覺,可眼下的常樂村正是如此。

記得兩年前去二叔家,總是要經過一座石橋,石橋的對面,

無論在什麼時候都是燈火通明,用二叔的話說,那些煙鬼麻將鬼,

晝伏夜出,就算他們老娘死了,晚上照樣還能來上一桌。

可如今放眼望去,石橋的那頭竟看不到一點火光,

更別提深夜麻將人的吆喝聲了…

整個村莊呈現出晦暗的顏色,奇怪的是,儘管月光暗淡,

我還是能看清楚常樂村的整體面貌,一路上,不少人家的房樑上,

還結着厚厚的蜘蛛網,個別房屋已經破敗不堪,甚至塌陷,破磚瓦塊,散落一地。

就好像已經很久沒人居住過一樣,難道說,這兩年沒來,村民們都已經搬走了么…

可我眼下,哪還顧得上這些,一門心思就想着趕快找到二叔,

拖着疲憊的身軀,眼看就快要接近,記憶中的那座石橋,

可這走着走着,就發現不對勁兒了。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我太累了,

或者是看花眼的緣故,眼下我離這座石橋,也就只有兩三百米的距離,

可是走了好一會兒,愣是沒有接近目標的感覺,反而讓我產生了一種,在原地踏步的錯覺。

大概又走了10分鐘的樣子,這才覺得自己離那座橋,似乎更近了一些,

此時霧氣,更是濃郁了幾分,雲霧繚繞之下,我依稀能夠看到,

橋面上正**,刻着的那兩個紅字奈何。

我脖子一涼,有點搞不清楚狀況,看着上面的紅字,七歪八扭的,

心想不會是哪家調皮的孩子,搞的惡作劇吧。

正這麼琢磨着呢,就在橋對面不遠處,雲霧繚繞之間,赫然出現了一個人影,

他背對着我,由於看着覺得熟悉,我直接就停下了腳步,

想要看個仔細,誰知那人就像是知道我的想法似的,

竟開始慢慢轉過身,可就在他轉身的一剎那,我整個人都愣住了。

「師…師傅?您…您什麼時候過來的?」

師傅的突然出現,讓我一時語塞,眼巴巴的看着他老人家,

緩緩朝我這邊走來,臉上掛着慈祥的笑意,我記得師父第一次,

這樣對我笑,是我剛入門的時候,此後一直都是保持着嚴厲的姿態,不苟言笑。

現在突然再次對我這樣,我還真有些不習慣。

「東子啊,你這傻小子,又迷路了吧?快回去吧,前面的路不通!」師傅在走到橋**時,

突然就停了下來,摸了摸鬍子,臉上的慈祥彷彿濃郁了幾分,

也就在他話音剛落之際,我的雙腿突然就像是,灌了鉛似的,

愣是邁不開半步,喉嚨中也覺得卡住了什麼東西一樣,就是發不出聲音。

就在此時,師傅再次開口說話了「東子,你要記住,守靈避邪,先守其心,

守心之法,皆在萬物啊!」師傅的聲音,猶若空靈傳谷,久久回蕩,

就像能直達我內心深處一樣,我緩緩點了點頭,似乎明白了什麼,眼角已有兩行熱淚,奔涌而出。

《夜半守靈人》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