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熒惑守心?我為大秦逆轉天命
熒惑守心?我為大秦逆轉天命 連載中

熒惑守心?我為大秦逆轉天命

來源:google 作者:我讀春秋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我讀春秋 贏牧

熒惑守心,天降隕石,上刻着祖龍死而地分鬼谷出預言,大秦當亡,西楚有少年,目生重瞳,泗水有帝氣,凝聚不散正當此時,始皇第十子贏牧覺醒前世意識,綁定大秦國運殺戮升級任務系統,攪天機,破熒惑,敗重瞳,斬帝氣,威壓鬼谷,馬踏江湖,兵鋒直指匈奴、大月氏、東胡,立不世功勛,承大秦萬載展開

《熒惑守心?我為大秦逆轉天命》章節試讀:

始皇36年,秦,朝殿上,百官林立。

可是忽然間,晴朗的天空變得昏黑,大秦的國運更是劇烈動蕩。

百官面色大變,始皇抬頭,望向那如墨染着的天空。

「這是異象嗎?」始皇心道。

此時的他,身體乾枯,瘦如骨柴,但整個人的氣勢,卻是絲毫不減。

百官色變,但他的面色,卻是不曾有一絲變化。

幾個陰鷙的官員透過反光觀察着始皇,心中巨震,大秦有祖龍在,亡不了。

但此時,居於上位的祖龍嘴角卻是不自覺地流出了一絲血絲。

熒惑守心,帝星黯淡,有隕石降於東郡,大秦國運劇烈動蕩。

李斯看着這一幕,惶恐異常,趙高等人沉默不語。

這是秦亡異象嗎?

特別是上位的那一個人,嘴角有了一些血絲,這是受了大秦國運的反噬。

正當此時,監天司來人了。

來的是一個身着道袍的年輕童子,那童子一來,便隨即哭泣道。

「陛下,老師說,此乃熒惑守心之象,生機在東。」

始皇看着那一個童子,面無表情。

「徐仲怎樣了?」

徐仲,為大秦天象學家,也為監天司司長。

徐仲,就是這一個童子的老師。

童子哭泣道「老師當場喋血,算卦之物盡皆碎裂。」

始皇當場沉默了,「賜千年人蔘。」

「謝陛下!」

隨着始皇眼神示意,有人帶着那童子下去。

在那童子下去後,始皇看着朝臣,再看向蒙毅。

「蒙毅,請鬼谷算天機,為大秦測算出路。」

「諾!」蒙毅大聲道。

隨着蒙毅退下,始皇又看向李斯。

「李斯,立刻傳旨四周,大秦有朕在,亡不了。」

隨着始皇話落,動蕩的大秦國運隨即安靜了下來。

眾臣驚異,李斯大聲道「臣遵旨。」

「趙高,備快馬,再令人去琅琊台,看徐福回來了沒有。」

「諾!」趙高大聲道。

始皇在吩咐完了之後,隨即起身,再次目視群臣。

「收起你們的小心思,大秦有朕在,亡不了。」

說罷,隨即轉身離開。

「退朝。」

殿上太監張德子尖尖的聲音隨即響起。

始皇離開朝殿,回到他的內殿之後,猛的噴出一口鮮血。

大秦有他在,的確亡不了,但大秦若是沒有他在,那便難說了。

只是他沒有想到,竟然會出現熒惑守心的景象。

始皇目光幽幽地看向天空,徐福,你還沒有回來嗎?

朕,可是一直在等你啊!

盧生騙了他,那些煉丹師也不怎麼可靠。

唯一可靠的,便只有他一直給予厚重期望的徐福了。

仙風道骨,道術高妙,只可惜,他沒有太多時間了。

朝殿上的血絲,是他故意露出來的,但他也確實受到了大秦國運的反噬。

那種生死臨頭的惶惶之感,大概只有他感受最親切,因為他一人便可代表大秦,他,便是大秦的天。

「朕以一己之力鎮天下,滅六國,平四海,終成大業。可只終此一生,朕不甘。」

「鬼谷曾言,朕強行鎮壓六合,并吞八荒,把自周以來的逆亂氣運強行合一,不可長生,甚至不可長壽。可朕不甘,朕,就是要逆天行事。」

「朕在,華夏便應當一統。」

陡然間,始皇目中放出驚天光芒。

大秦的國運,在始皇的言語落下後,更加穩定了。

但這大秦國運,更像是始皇以己身強行鎮壓,大秦若無始皇,必亂。

雲夢山,當代鬼谷子望着那既定的天機,臉上露出了一絲笑容,那一位,終究不能逆天。

那一位,也該認命了。

雖然大秦的氣運亂象依舊被那一位鎮壓了下去,但那一位,離死不遠了。

強行鎮壓一朝氣運,那反噬,肯定不好受吧!

正當他這樣想時,雲夢山的山門,被叩響了。

「谷主,秦上卿蒙毅求見!」

「不見。」當代鬼谷子輕輕笑道。

秦都要亡了,他還要見他們幹嘛?

再說,他對當今秦皇可是很不爽啊!

當今秦皇,竟敢威脅雲夢山,甚至想強行鎮壓雲夢山,誰給他的膽?

初代谷主在時,其弟子縱橫六國,睥睨四方,天下諸國誰不給雲夢山面子,結果當今秦皇倒好,竟想折服雲夢山,把雲夢山納入秦的統治之下,真是妄想啊!

他是實在不想雲夢山與秦發生衝突,才折中給秦皇算了幾卦而已。

但如今這情況,別說算卦了,連見他都不想見到秦朝的人,更何況蒙毅區區一個上卿,無名之輩罷了。

雲夢山下,蒙毅靜靜佇立,臉上不喜不悲。

只是看向雲夢山時,眼中有着無以倫比的冷意。

雲夢山,當代谷主,竟敢當場拂了陛下的面。

若是平時還好,但現如今,明眼人都知道大秦出問題了,而當代鬼谷竟還想置身事外,做夢。

可蒙毅也沒有說什麼,徑直離去。

咸陽,李斯剛與那些大臣商量好公告事宜,便有人匆匆進來告知了。

「丞相,不好了,東郡有隕石,上刻着祖龍死而地分,東郡亂了。」

一瞬間,李斯勃然色變。

這下子他是真正的慌了,因為他沒想到竟有隕石,就算有隕石,也不應當刻字才對。

「立刻包圍東郡,不準進不準出。」

說完,李斯又陰沉地看向右相馮去疾,御史大夫馮劫等大臣。

「諸位,隨我一同去告知陛下此事吧!」

眾人皆是點點頭,他們也意識到事情大頭了。

而在內殿之中,始皇已經面無表情地看着黑兵台遞上來的消息。

有隕石降於東郡,上刻着祖龍死而地分。

「是六國餘孽嗎?或是諸子百家?亦或者,是百越餘孽?」

始皇,不相信天意如此。

但大秦國運動蕩,顯然與隕石東降有關,是熒惑守心的次生產物。

熒惑守心的現象,把隕石東降的動靜給遮蓋住了。

「朕還沒死呢!你們就敢出來蹦躂了,朕能滅你們一次,朕便能滅你們第二次。」

此時始皇嘴角的血跡,已清理乾淨,他抬頭間,內殿太監便隨即報告了李斯等人求見。

「宣。」

隨着李斯等人紛紛進來,始皇目光幽幽,不怒自威。

「東郡的事,你們有對策了嗎?」

「臣,有對策了。」李斯等人立即慌忙答道。

「查清緣由,毀掉字跡。」

隨着始皇話落,李斯等人便又紛紛退下。

他們來這,求的只是始皇的一個態度。

人臣,不可犯上。

《熒惑守心?我為大秦逆轉天命》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