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異世界不好平躺
異世界不好平躺 連載中

異世界不好平躺

來源:google 作者:四季沒有仔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劉啟 四季沒有仔 奇幻玄幻

無系統、無逆天能力、主角全程受苦全程登場的人物都各自有着自己的目標,相較而言主角自己更像是一隻誤入狼穴的羊羔,在痛苦與陰謀中艱難求生,不求能成為灰狼,只想活着達成目標,平躺!在飛機事故中將死的主角,被異世界之神拯救,穿越到一個叫做亞當的人身上,被迫開始為異世界的神明打工,在達成其目標時所發生的故事這是一個有始有終的故事,在逃過死劫,突破陰謀後,主角面對即將達成的目標該何去何從?展開

《異世界不好平躺》章節試讀:

在一番推辭後。

「如果你要加入冒險家工會的話,你就出不了這個大門。」

「放心,我不會說出去的。」

「憑什麼相信你。」

「你們不是從來不僱傭冒險家來干這些活嗎,我加入了冒險家工會,這下你們不就能僱傭冒險家了嗎,有冒險家帶頭,明正言順。況且我還能賺兩份錢。」

「野心夠大,膽子夠大,條件也很誘人,但是你還是一個外人,我沒辦法相信你。」

「啊!這都不夠啊。」

……

劉啟再次回到了冒險家工會。這次進入冒險家工會,裏面的人還是跟之前一樣多,不過沒見那個特別顯眼的狼牙棒。

正在劉啟還在東張西望時,就有個小矮個的女人竄到了劉啟跟前,寬大的帽子蓋住了頭髮,只看得清這個女人水靈靈的眼睛,嬌小的嘴唇。

「是新晉冒險家吧,你還是一個人嗎?要不要和我們一起組隊,看你的武器,正好我們缺一個劍士。」說著還指向一個桌邊的一個男人,男人左手持一個長方形的小型鐵盾,右手握着水杯,腰間撇着一把短斧。溫和着看着劉啟。

「我還沒註冊成為冒險家呢,所以先讓我註冊成冒險家再考慮你的事好嗎。」

聽到這,女人毫不客氣的拉起劉啟的手直接走向櫃檯。

「我幫你辦理登記吧,」

這手一牽,搞得劉啟有點不好意思了。

「成為冒險家要填一大堆繁瑣的文件,新人肯定容易填錯,我可以在一旁指導你。」

劉啟盯着女人的笑容,一個勁的點頭。

「你好,這次準備好來註冊冒險家了嗎?」

「是的,會費我也準備好了。」劉啟說完就去掏腰包。

「誒!我明明是帶夠了的。怎麼,怎麼沒了!難道是小偷!」劉啟看着袋子里的銀幣一臉沮喪。

「不好意思,我可能是被偷了,我再回去準備一下會費。」劉啟裝作抱歉的樣子就準備離開。

一旁的女人連忙牽住劉啟的手,「哎!別那麼沮喪,不就是20枚銅幣嗎,反正以後大家都是隊友了,我幫你付吧,不過後面賺到傭金記得還我。」女人的臉笑的極其燦爛、美麗。

「那就謝謝你了。」

在隊友的耐心、細心的詢問下,隊友終於填好了資料。

「恭喜您成為初級冒險家,這枚銅徽在任何分工會都能驗證你的身份,請收好。」劉啟心喜的將銅徽掛在脖子上。

劉啟下意識也看向女人的胸口,想知道隊友是什麼等級的冒險家。女人感受到了視線,立馬遮住胸口。

「我也是初級冒險家。」女人害羞的從袋子里掏出表示等級的銅徽。

……

「我叫瓦爾,這位是金,」坐在劉啟對面的男人點了點頭。

「金,這位是亞當,以後我們就是隊友了。」

「你好,瓦爾,你好,金。」說完,社交恐懼就來了。

「對了,亞當,我是術士,但是會的術法並不多,還是以輔助為主,所以任務中還得多多靠兩位了。金,你也介紹一下你自己吧。」

「我以前就是個伐木工,所以並沒有什麼特別厲害的地方,頂多就是力氣大些,用斧子上手罷了。」說完金還笑了笑以表自嘲。

「你呢亞當,劍術一定很厲害吧!」瓦爾又鼓着水靈靈的大眼睛看着劉啟。

「沒什麼,家族流傳下來的無名劍術,連這把劍也是。」劉啟說這句話時,一點沒臉紅,裝的跟人似的。

「亞當,你臉上的傷痕是?」

劉啟摸着傷痕,下意識說出了山賊二字。

最先感到吃驚的是金.

「亞當,我從小道消息聽說,最近的大角村悲劇就是山賊乾的,亞當你難道是大角村的倖存者?」

「誒,亞當你是倖存者?」

劉啟連忙揮手。

「沒有沒有,我是卡奧村的,這個傷是很小的時候被山賊劃傷的,那時我可小了,都快記不得是幾歲的事了。而且你們沒聽蓋烏斯大人的演講嗎?既然前去救援的德里家族都說了是血仆,那肯定是血仆了。」

「也是,要是一隻吸血鬼帶着幾個血仆,確實能在半天內滅掉一個村子。」金誠懇的說道。

隨後三人聊的有的沒的,就解散了,約好了明天午時再在工會集合一起去做任務。

……

「金,你的消息來源可靠嗎?」

「不好說,全是一些平民午後閑談罷了。」

「那你剛才還一驚一乍的。」

「我只是想試一試。」

「那我們要把情報賣給德里家嗎?」

「還是別說出去,如果德里家的人知道了,最先死的就是我們。」

「那,我們再來一發。」

「行,試試你剛學會的術法。」

……

「哈哈哈,那女人真傻。」劉啟還在為那20枚銅幣沾沾自喜。

「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劉啟想起在慕蘭琪亞家吃的啞巴虧,就氣不打一處來。

「不過瓦爾確實長的漂亮。」說著,劉啟順手打開了羊皮紙。

「看來規律還是被我摸出來了。」

姓名科迪·德爾曼

戰鬥力綜合評分21分。

姓名金·昆圖

戰鬥力綜合評分47分。

姓名瓦爾·關亞

戰鬥力綜合評分28分。

「看來他們倆不是夫妻,那不就代表着我可以。神大人,你的叮囑我一定好好遵守的,這次我只是試一下,絕對沒下次。」說完劉啟起床拿起石錘,輕輕的敲了一下椅子,沒任何反應,加了點力氣,再次錘下。用了大概5成力氣才把椅子錘的有點反應,不知道是鎚子不行還是椅子質量好。劉啟用了全力才把椅子一邊錘碎。

「把鎚子當防具也太奇怪了吧。」

……

劉啟如約到了工會,卻已經發現兩人早早的到了。

「亞當還是第一次參加委託任務,而且我們都是初級冒險家,所以這次我們找了個極其簡單的任務,這樣亞當你也好熟悉任務的交接和換取傭金。」

「謝謝你們考慮到我。」

「我們是隊友,當然要考慮到你,不用感謝。」金說完一把將劉啟摟住。瓦爾也一直微笑的看着兩人。

「瓦爾,今天看起來特別開心呢。」

「當然,有新成員加入,既增加了戰鬥力,也能接傭金更高的委託,當然開心。」

「對了,我們三人小隊有沒有什麼名稱啊?」

「這個啊,我們還沒想好呢,畢竟是初級冒險家小隊,就算起個名,也沒多少人會在意的。取名的事就交給瓦爾取想吧,她滿腦子奇奇怪怪的想法。」邊說話邊把劉啟帶出工會。

「瓦爾今天她不去嗎?」

「嗯!今天接了個幫助護城軍去巡邏山區的委託,最近要準備重新選城主了,所以大部分的護城軍都在城內巡邏了。山區的人數不夠,而且只要男性,所以只好我們倆去了。」

「我對山裡的路不是很熟悉,真的可以勝任嗎?」

「沒事,有護城軍的人跟我們一起。」

第一天的委託到傍晚就結束了,傭金拿到手的也不多,但是金卻把錢分成三份。

「這是你的,這是我和瓦爾的,我們可是團隊哦。」金就這樣走了。

劉啟沒多說什麼,當做要還的20枚銅幣就沒管了。可是第二天的巡邏委託還是這樣分的傭金,甚至早上劉啟連瓦爾都沒見着。

劉啟苦悶的看着自己辛苦賺的14枚銅幣,突然想到了什麼。

「金不會是在向我示威吧,金啊,金啊,你被我看的透透的。」

……

第三天的時候,瓦爾回來了。

「我前兩天收到了私人委託,去一個男爵家裡幫忙了,因為我們隊了只有我會術法,符合他們的要求,是真的不好意思,亞當,金。」

劉啟搶先開口,「沒事的瓦爾,你的術法才能因為我的原因就此埋沒了,我反而會因此愧疚的。」說完劉啟還看向金,眼神透露着一種迷之自信。

「對了,這是我這次賺到的傭金。」瓦爾拿出了一個錢袋。

「給你的,亞當,我們是一個團隊。」

劉啟默默的接過錢袋,心裏五味雜陳。錢袋還沒焐熱呢,劉啟又還了回去。

「這次不用了,就當我還你之前的20枚銅幣和我的感謝吧。」

瓦爾也沒多說什麼收下了錢袋,又繼續說道。

「今天我看了一下沒什麼適合初級冒險家團隊的委託,所以今天就好好休息吧。但是我偷偷賄賂了一下櫃檯,她說明天有適合我們三人初級冒險家團隊的任務,而且會先給我們,傭金也不少。」

一聽到錢多,劉啟立馬就來精神了。立馬起身彎腰靠近瓦爾,將耳朵靠過去。要是劉啟在用點力,就直接靠在瓦爾嘴上了。

「不要激動,亞當,」瓦爾推開了劉啟又小聲說道,「是一個探索墓穴的任務,不過這個墓穴早就已經被中級冒險家探索過了,所以基本沒有怪物了,但是有陷阱,所以我們只需要注意陷阱就好了。不太用擔心怪物的襲擊。探索時間為三天,所以我們先準備好物資,然後盡量在一天內探索完,拿到委託物品,交接委託。你們怎麼看,亞當、金。」

金直接就答應了。

「瓦爾,我們為什麼要探索一個已經被探索過的墓穴啊。」

「亞當你想想,一個墓穴說不定有什麼密道,或者隱藏的寶物,要是被我們撿到了,我們不就發財了嗎?而且被高階冒險家探索過,遇到怪物的幾率肯定就變小了,或者說是零。不然這個中級的任務,怎麼會讓初級的去做呢,而且就算有怪物,弱小的地精、石像鬼一類的,我們三人還是有能力解決的,像厲害的屍鬼,骷髏群,我們跑就是了。至於僱主為什麼還要僱人探索一次墓穴,僱主說是主墓里有幅畫上次沒帶出來,畫有什麼秘密不用我們關心,再說我們當冒險家不就是為了賺錢嗎?在不危及性命的情況下,探索墓穴、墓地、洞穴一類的委託可搶手了。」

「那好,就聽你的瓦爾。」

…..

「瓦爾,你打聽的怎麼樣了。」

「我去卡奧村打聽了,根本就沒有亞當這個人,而且我在酒館老闆那還問道了,確實有個臉上有疤的人在他們店裡住過一天。」

「那麼他確實很有可能是大角村的倖存者。」

「怎麼,你沒打聽到大角村的情況嗎?」

「不行,德里家族把消息封的死死的。」

「管他呢,反正亞當也馬上就死於陷阱,或者怪物的襲擊。而我們則會做為隊友繼承他的意志繼續冒險。」

「也是,亞當就帶着他的秘密沉入棺底吧。」

……

「安東尼少爺,確實有冒險家在打聽大角村的消息。」管家鞠着躬,向著安東尼說道。

「你怎麼看三弟。」

「奧斯本,什麼級別的冒險家,幾個人。」

老管家轉向蓋烏斯,「蓋烏斯少爺,是初級冒險家團隊,但還沒有註冊冒險隊名字,可能是臨時組隊。一共三人。瓦爾·關亞,是豐蹄城前貴族關亞家的次女。金·昆圖,以前在巨人海港做過樵夫。還有一個沒收集到足夠的消息,只知道在是從奧卡村來的,叫做亞當,之前有人看見他被人從慕蘭琪亞家的**扔出來。」

「三弟,你怎麼看待這個亞當。」安東尼再次問向蓋烏斯。

「從奧卡村來的不知名人物,一來到銅芯城就和慕蘭琪亞家的**有了聯繫。保險起見,先不殺他,專門派人看住他,另外兩個找機會做了。」

「行。」

「是的,蓋烏斯少爺。」奧斯本還是鞠着躬退了下去。

「二哥,你其實想全殺了吧。」

安東尼點了點頭。

「其實,可以在等等,如果他是慕蘭琪亞家的,又是個冒險家,那麼今年的大選,我們就贏定了。如果他是大角村的倖存者,自然不會讓他活着。只是,大角村的倖存者應該不會笨到來銅芯城吧。哈哈哈。」

「那就按你的來,三弟。」

「二哥,那個西曼怎麼樣了,傷好了沒。」

「還沒有。」

「你下手真狠。不愧是少將,未來的城主。」

「你就在一旁,你也沒有阻攔。」

「那是你的點子,我可不敢阻攔。」

安東尼憤恨的看向蓋烏斯。但安東尼心裏清楚,蓋烏斯必須活着,只要他要當城主,那他必須活着。

劉啟這邊,在近夜時分,觀看了一場慕蘭琪亞家族的演講,在場人數寥寥無幾。講的內容沒什麼出彩的地方,也沒敢直接攻擊德里家,實在無趣,就回旅館了。回去的路上還斥巨資買了個回復耐力的綠色小藥瓶,使用方法就是往自己身上灑半瓶樣子。銀色增加力氣的藥瓶沒買,因為太貴了,要1個銀幣,不過劉啟自己知道自己不了解這邊的市場價,就算被宰了也只能認倒霉,就比如這瓶回復耐力的葯,絕對不可能賣的到50枚銅幣。最後帶着怨恨和沒錢的悲傷沉沉睡去。

《異世界不好平躺》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