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武俠修真›亦真亦幻燕歸來
亦真亦幻燕歸來 連載中

亦真亦幻燕歸來

來源:google 作者:小呀 分類:武俠修真

標籤: 武俠修真 燕南雨 王家英

風華正茂的燕南雨和皇雅格,懷揣着無限的青春爛漫思想,至真至清的懵懂一起,也許這一切都是夢,但夢中的他們都是那麼的幸福與開心,終於,屬於他們的那種最真愛情出現了……展開

《亦真亦幻燕歸來》章節試讀:

皇雅格停拉一會又接著說「哥,我有一個想法,假如您的確餓拉——」「俺的確餓拉,」孫日順地目中又不由自主放出拉期待地光芒。「您就多聞聞那油鍋,多瞧瞧那炸糕就當自個吃拉。」「……」孫日順沒有語地翻拉個白目,接着蹲在地上瞧螞蟻搬家。過拉一會兒,孫日順最終尋到拉新地事作,他指指前方路口「您們瞧,哪兒圍拉非常多人。」

華如玉掂起腳尖瞧拉瞧,僅瞧到一群官差耀武揚威地走在大路上,手裡拿着幾張畫相,在人流最多地地點停下來張貼畫相。人皆有瞧熱鬧地日興,孫日順亦不例外,他起身隨著人流擠拉過去。皇雅格儘管亦想去,可她非常擔憂作生意地事,所以強忍着未去。華如玉瞧未人光顧,又把爐子里地碳取拉出來,僅留拉幾塊維持着火氣。到低要咋辦嗎?莫非就此樣灰溜溜地回去嗎?假如今日賺不到錢,下一次出來就未哪么順利拉。畢居然她占著家裡地2個勞動力,還浪費著糧食與油,卻一個錢未賣,那咋說地過去嗎?華如玉正俯首沉思,忽聽地有的人言語「小姨娘親您那個賣地是啥嗎?」她亟忙抬頭,原來是剛剛貼畫相地一個衙役走拉過來。

「回官爺,那是,那是炸油糕與煮餛飩,非常好吃地。」皇雅格一瞧來人穿着官服,舌頭不由自主有點打結。「官爺,您若不要來一杯嘗嘗嗎?」孫道涵亟忙接過話說,態度比皇雅格鎮定拉許多。華如玉拉瞧拉瞧來人,內心暗叫不好,那個衙役不會是來吃白食地吧。華如玉笑笑問說「官爺,我那炸油糕是二文錢一個,三文錢2個。餛飩是野羊肉餡地,四文錢一大杯,三文錢一小杯,您要多少嗎?」哪衙役瞧華如玉特意與他強調價錢,把目一瞪,不耐煩地揮揮手「少廢話,每樣來份。大爺我又不是不給錢!」

華如玉一面繁忙着一面說「瞧您說地,我一瞧官爺您那矮大逞能地氣度就曉得是個大方正直地人,咋可能會不給錢!我又目笨亦不會瞧差拉那點。」矮個衙役有點詫異地瞧拉瞧鎮定自若地華如玉,目光閃拉閃說「小姨娘親,您膽大非常大嘛,一點亦不怕我嗎?」華如玉把包好地餛飩拿出來放到鍋里,接著說「不是我膽大,而是官爺您身上有一股浩然正氣,使人覺不出怕來。」「哈哈,小姨娘親非常特意思嘛。」衙役哈哈大笑着。不過孫道涵還未有對他放下戒心。餛飩非常快煮好,皇雅格接過來滴上一點麻油,放到面前地小木桌上。衙役坐下來,哧溜哧溜地吃起來,接着炸糕亦好拉,放到白色地粗瓷盤子里,瞧上去金黃酥脆,使人非常有食慾。

孫日順瞧夠拉熱鬧往回趕,一瞧一個皂衣官差正大馬金刀地坐在自家攤前吃物品。目中立時閃過一抹緊張與忿怒。華如玉怕他誤解,遠遠地就召乎說「大哥您歸來拉,您瞧吧,今日最終開張拉。」孫日順聽妹妹哪么說,稍稍安心下來。哪衙役吃到一大半時,聽到同行叫他,他應答拉一聲,隨手掏出七文錢擲到華如玉面前,抹抹口說「嗯,您那餐還湊與。」語畢快步追趕同伴去拉。皇雅格亟忙把錢把懷裡一攏,拍著心口說道;「俺地心總是提着,唯恐他不給錢。」孫日順孫道涵一起釋然笑笑。古語說民不與官斗,假如彼方真不給,他們還真不能拿彼方咋樣。

「那還剩拉半杯咋辦嗎?」皇雅格心疼地瞧拉瞧桌上地半杯餛飩有點遲疑。「放哪兒吧。」華如玉說道。接着,又邵續來拉幾個食客。四個人開始繁忙起來。皇雅格負責收錢,孫日順不然端杯,充當店小二地角色,孫道涵則給華如玉打下手。隨著客人地愈來愈多,皇雅格面上地笑顏亦愈來愈多。特別是晌午地時候居然連賣拉20多杯。大多數客人皆吃地乾乾淨淨,亦有少數人剩個杯低。皇雅格舍不地倒拉,一點一點地折攢到一起。到最後連湯帶水地居然有一大杯。皇雅格瞧著可惜,她主張四人分吃。華如玉覺地不要扭,她可不想吃其他人地剩餐。「先放哪兒,過來用餐。」華如玉召乎道。四人一人一大杯餛飩,一張雜麵烙餅。

孫日順那會地拉空開始滔滔不絕地說起他剛剛地見聞來「唔,您曉得哪幫官差手裡拿地是啥嘛?我告知您們,哪畫地是一個白面文人,上面還說哪一位抓着哪人,就賞銀千兩!千兩唉——」孫日順誇張地說道。華如玉隨意問道;「哪人是幹啥地,江洋大盜抑或采……」她本想說是採花賊啥地,話到口面又覺地不妥遂咽拉下去。「皆不是,我剛剛聽哪認字地人說,是原因是哪人意圖行刺左相國王大人地千金……」華如玉淡淡應拉一聲,管他啥左相國右相國地,與他們又有啥關係嗎?自個不過是一個衣食繁忙地小民罷拉。「您說咱們若是捉拉那人,該多好,呵呵。」孫日順傻傻地笑說。孫道涵不由自主打擊他「您想地倒美,哪個人若是好捉,還用地著哪么懸賞嘛?」

四人正說著話,卻未注意到角落裡一個長地瘦瘦地小男孩,正咬着手指頭頭,怯怯地瞧著幾人。一雙清澈地眸子流露着期待地光芒。皇雅格吃完餐便開始拾掇杯筷,準備洗杯。哪小男孩最終不由自主開口懇求說「姐姐,不要倒掉,那杯餐給我好嘛?我與大娘已然兩日未用餐拉。」皇雅格聽說,手上地動作為之一頓,她抬目觀瞧拉幾目小男孩,與氣地說「行,給您吃吧。」小男孩地到允許,亟忙蹲下來吸溜吸溜地喝湯,又吃拉幾個已然泡爛地餛飩,面上露出拉美滿地笑顏。吃拉一半,他便堅定地停下來,抬頭問說「哥哥姐姐,我能把餐端走嘛?」皇雅格笑說「小傢伙,您自個吃拉還不夠,咋還要端走呀嗎?」小男孩澄澈地目神驀地暗淡起來,吞吞吐吐著說「俺大娘還未吃……」「去吧,拿去吧。」華如玉答應道。

小男孩立時又雀躍起來,他起身抖巍巍地端起杯小心翼翼地往家走去,走拉幾步又回過頭大聲說「哥哥姐姐,我叫柱子,我以後會報答您們地。」皇雅格接說「報答就算拉,記地把杯還歸來。」柱子笑笑,接着小心翼翼地往回走。大約一頓餐地時間,柱子抱着空杯就走歸來拉。「姐姐,我大娘說您們是個好人,一定要報答您們。她躺在床上起不來,一定要讓您們去一躺。」華如玉與孫道涵對視一目,說」不用拉,您告知您大娘就說哪是剩餐,本來要倒掉地。叫她不用放在心上。」「不,大娘說一定要您們去。」柱子固執地答道。

「哪您們就去一趟吧。」華如玉指指皇雅格與孫日順,他們僅好跟着柱子一起去。孫道涵與華如玉瞧瞧材料所剩沒有幾,便開始着手拾掇物品準備回家。皇雅格與孫日順非常快就折拉歸來,他們把大致情形訴說一遍原來那柱子就住在離食路不遠地狼狗尾巴衚衕里,自小爸媽雙亡,與大娘劉氏相依為命。平日祖孫倆就靠着劉大娘一個人作點漿洗之類地粗活維持生計。哪一位知,前兩日劉大娘又生拉重病,卧床不起。祖孫倆便斷拉生計。哪柱子原本想當路乞討,又拉不下面,正好見到華如玉他們,便有拉剛剛哪一幕。劉大娘拉着皇雅格與孫日順好生一頓感謝,可自家家徒四壁又未有啥報答地,又想到他們家離孫道鎮頗遠,來回不方便,便想出拉讓他們把作餐地物品放到自個家地想法。

皇雅格哪么一提,華如玉亦覺地是個好想法。兄妹四人稍一商議皆覺地可行,拾掇恰當後便推著小車挑着擔子跟着柱子去他家。一進院大門,華如玉發覺那個家比他們家還爛。一個極在下庭院,裏面有口井,井面還種著幾壟半死不活地蔬菜。院內共有兩間小矮房。劉大娘趟在床上指揮著姐哥幾人把另外一間小屋給拾掇拉放罷物品。四人在裏面又呆拉一會兒才出來。

「那下,咱們就能多拿點物品拉,明日就能多作幾種吃食。」華如玉面走面說著新地計劃。她走到路口時,沒特意中一抬頭瞧到拉牆上地畫相。不由自主的呆住拉哪畫上之人,她居然覺地似曾相識——是她當日與孫胖子打賭時遇到地哪個男子!那個念頭僅在華如玉腦海中閃哪么幾下,便自動沉拉下去。其他3個人僅顧興奮地談論著今日地生意,哪一位亦未有注意到她哪一剎哪地茫然。因為是輕裝上路,所以比來時快拉許多。回到家時,日還未黑。四人又一起去地里尋曹春花去拉。

皇雅格與孫日順最是藏不住話,不等曹春花發問,他們便把今日地事情嘰里呱啦地訴說拉一遍。曹春花聽完亦未言語,僅是點頷首說「行拉,您們去地頭歇著吧,我把那點刨完就回家。」毛硬把農具搶過來替曹春花做工。其他人亦在一旁干點力所能齊地小活,大家說笑笑地,時間倒是過地飛快。等到日色擦黑時,全家人一起扛着農具回家。回到家後,華如玉忍着肉疼,故作大方地把今日所賣地錢拿出來交給曹春花。曹春花倒亦是大方地人,她僅拿拉一小部分,說「那錢即是您們掙地,就先存著吧,不要亂花就好。」華如玉見狀亟忙把拳頭舒拉歸來,面上帶笑,說「安心吧母親,我不會亂花地,我想留著作本錢,以後掙更多地錢。之後買頭牛,蓋新屋子,日日讓您吃香喝辣使奴喚婢。」曹春花聽到她地雄心壯志,不由自主笑拉起來。孫日順孫道涵2個見不苟言笑地母親親笑拉,亦跟着愉快地笑起來。全家人居然比從前和諧拉許多。

吃過夜餐後,華如玉與皇雅格又開始為明日地生意作準備。橫豎如今地日氣非常涼,物品作好亦不會壞。曹春花亦不作針線拉,爛日荒地幫着他們作起來。有拉她地加入,華如玉姊妹輕鬆拉許多。「母親,明日咱們2個去就行拉,亦不用拉物品拉,乾脆讓2個哥哥在家幫您做工吧。」華如玉想拉想說道。曹春花想拉一下,擺手反對說「不行,您們2個女孩子哪行,孫一碰上個地痞惡少啥地咋辦嗎?」華如玉僅好不又提此事。其二日,兄妹四個商討拉一下,決定讓孫日順留下來。孫日順儘管不大愉悅,可他又想着曹春花一個人亦著實太辛苦,最後僅好順從地留下來下地去做工。

兄妹3個人用過朝食,披星戴月地往鎮上趕去。他們趕上狼狗尾巴衚衕地柱子家時,發覺院大門居然是開着地。華如玉認為是進拉賊,不由自主的一會緊張。就在她胡思亂想地當兒,僅聽柱子打着哈欠問說「大門外是關姐姐嘛?您們快進來吧。」華如玉趕緊應拉,推大門進去。就見在朦朧地晨光中,柱子正抱着爛棉被歪坐着,華如玉抱歉地說道;「柱子,害您起來哪么早。」柱子不在意地擺擺手說「未關係地,大娘說您們肯定來地早,所以讓我先起來等著。」華如玉內心一會感動,上前揉揉小柱子地頭笑說「姐姐今兒給您作好吃地。」柱子認真地擺手「大娘說拉,您們亦非常不容易地,僅要有客人餘下地給咱們就行。」兄妹3個人進屋給劉大娘打拉個召乎,把物品搬拉出去。臨走時,劉大娘給拉他們一把鑰匙,此樣以後就不用柱子等大門拉。

因為今日來地非常早,路上地人不是非常多,他們自然占拉個好位置。3個人布置恰當,就開始有條不紊地繁忙起來。有活面地有捏餛飩地,洗菜地。配合愈來愈默契。太陽升起來,淡薄地雨霧慢慢散去,金色地太陽光線撒在路上。路旁地店店開始開大門作生意。小商小販們亦精神抖擻地繁忙起來。今日地生意居然比昨日還好。兄妹3個人跟打拉鴨血似地,乾地愈發起力。華如玉嫻熟地吆喝着,吸引著愈來愈多地食客。過拉晌午,客人少下來後,華如玉便讓皇雅格先去給劉大娘與柱子送去吃地。3個人閑下來,歇口氣準備很好吃口餐時,一個意想不到地人卻來拉。

那人正是華如玉地死對頭——大胖子孫安檢。半月不見,那孫安檢彷彿比以前更胖拉點。他兩隻手抱肩,小眯縫目不善地觀瞧著華如玉,涼涼地說「喂,孫惡魔,您咋改行拉嗎?」華如玉恨恨瞪他一目,一語雙關地說「哪是原因是未有胖羊可宰拉吧。」言語時她還特意咬重哪個「胖」字。孫安檢當然明白她地意思,一張白胖地面騰地一下紅拉。他梗著脖子吼說「燕南雨,您就歷害吧,您以後不要想嫁出去!」燕南雨挑挑眉毛「那又關您什麼事情!」皇雅格哧地一聲笑說「難說,孫小哥您改行當媒公拉嘛?」

《亦真亦幻燕歸來》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