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遊戲動漫›原神:吾乃世間一俗人
原神:吾乃世間一俗人 連載中

原神:吾乃世間一俗人

來源:google 作者:江東周公瑾 分類:遊戲動漫

標籤: 江東周公瑾 遊戲動漫 軒轅麟

平行世界,藍星劍仙秦雲,踏出崑崙墟禁地,對戰天道,重生於提瓦特大陸,綁定震驚系統,只要作出讓他們震驚的事情就能變強?這種要求於是不是太難為我秦某人了?鍾離:「以普遍理性而言...秦雲,快把老子的法蛻還回來!」雷電將軍:你若能接此身一刀,此身嫁你又何妨?」雷電影:「別衝動啊喂!「巴巴托斯:「以秦雲的性格,如果把這貨騙到至冬,至冬不得嗨上天啊,好好計劃一下...」冰神:「摸魚怪再挑事揚了你!!」展開

《原神:吾乃世間一俗人》章節試讀:

和裕茶館

歷來是璃月人工作之餘的一大好去處,璃月作為提瓦特市民幸福指數最高的城市,蒙德的自由、稻妻的永恆,都比不過閑暇之餘到和裕茶館,喝上一杯茶,聽這一方戲曲,十里八方來來往往,好不熱鬧。

和裕茶館的生意之所以如此興隆,一是老闆范二爺經營得當,請的茶博士說起書來是一絕,二是璃月知名的戲社「雲翰社」正掛靠在此,雲翰社如今的當家兼頂樑柱——名角雲堇,有時會來登台開唱。

美味的小吃也好,說書人的故事也好,只要去對地方,隨時都能享受,唯獨聽雲堇唱戲的機會,實在是不常有,所以雲堇的戲迷常常守在和裕茶館,談論雲堇演唱過的戲,交流各自賞戲的體會。

也因此,茶館裏多了不少常客,其中十個裏面九個是雲堇的戲迷。

外麵茶博士滔滔不絕的說著帝君降妖伏魔的偉大事迹,講到精彩之處,更是叫好聲四起。

而和裕茶館的老闆范二爺從小二手中小心翼翼的接過一杯茶,躬身將茶杯高舉過頭頂,朝着坐在上首的軒轅麟恭敬說道請閣主用茶。」

軒轅麟淡淡瞥了一眼茶杯,沒有立馬接下,而是慢條斯理的拿起放置在桌子上的摺扇,慢悠悠的扇着,似乎是在欣賞茶樓外飄落而下的細雨。

不知道過了多久,軒轅麟緩緩轉過頭,看着保持着原來的姿勢,雙臂已經開始微微顫抖,臉色也變得通紅的范二爺,嘴邊露出一抹玩味的笑容,意味深長的說道範老。

范二爺聽到軒轅麟喚自己的稱呼,連忙鬆了口氣,開口了就好,開口了就好哇!

回過神來,額頭已經沁滿了密密麻麻的汗珠,顧不上擦,保持原來的姿勢,再次開口道「請閣主用茶。」

「哎呦,瞧我這記性,范老一大把年紀了,你們怎麼就不提醒我一下呢?」

軒轅麟裝模作樣的用摺扇拍打着自己的腦袋,一副懊惱不堪的樣子,讓范二爺恨不得一拳揍在這張虛偽的俊美臉龐上。

奈何形勢比人強!

在璃月港混跡了大半輩子,范二爺深刻地明白一個道理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

更何況親眼見識過軒轅麟這幾年的手段後,更是將一切不該有的念頭深埋在心底,從一無所有到聲名鵲起,再到如今的地位,都離不開軒轅麟的推波助瀾,過人的眼力又讓范二爺清楚的明白,這種性格的老大,只要自己表現出絲毫的不耐煩,絕對會被無情的拋棄在他的戰車之上。

而這次的天機閣璃月分部在情報上的疏漏,直接導致天機閣成立以來遭受到的最大損失——天機閣在蒙德布局五年的情報網被愚人眾全滅!

范二爺低下頭,一邊做出下跪的姿勢,一邊態度謙卑的說道「屬下識人不明,請閣主責罰!

「算了,我不喜殺人,留着你的頭,將功折罪。」

軒轅麟擺擺手,表示自己並沒有追究的意思,指了指旁邊的椅子說道「范老坐。」

范二爺這時候心中一顆石頭才算是落了地,連忙坐好,看向軒轅麟等待着下文。

軒轅麟拍了拍手,一個人緩緩從陰影中走出,提着一顆用特殊手段處理過的頭顱,緩緩放到茶桌上,對着軒轅麟恭敬一禮後消失在房間中的陰影處。

范二爺看清桌子上那個人頭,瞳孔猛縮,驚訝的說道「流雲!」

軒轅麟端起旁邊的茶水抿了一口,淡淡開口道流雲,璃月人,五年前於璃月分部被愚人眾策反,後作為第一批前往蒙德情報網的元老,擔任蒙德分部的副部長,潛伏至今,整整潛伏了五年,突然在三天前,愚人眾突然對我們下手了,但其他六國的分部並沒有收到襲擊,知道這意味着什麼嗎?」

范二爺聽到這裡,渾濁的老目閃過一絲光芒,他隱隱猜到了軒轅麟所說的意思。

只是這件事太過於敏感了,必然會觸動一些人的利益,絕不能從自己口中說出!

想到這裡,范二爺搖了搖頭,恭謹問道「屬下愚鈍,請閣主賜教。

軒轅麟淡淡一笑,放下手中的茶杯,輕描淡寫的說道我們和愚人眾的鬥爭不會擺在明面上,但之前那種共存的模式已經不存在了,這意味着你們需要更強的攻擊性,為了表示他們在蒙德對我們天機閣的友好問候,我將他們在須彌的所有情報人員砍了手腳扔在了一條船上,就在剛剛,眾目睽睽之下,被璃月的北斗一劍劈成兩半,無一人生還。」

軒轅麟說話的語速並不快,彷彿是敘述一件極為平常的事情,而在范二爺聽到這些話後,倒吸一口涼氣,只感覺渾身冰冷。

你滅我一個分部,老子立馬以牙還牙,還順便拉上了璃月。

以老大的行事作風,一環套一環的手段下,即便璃月想要解開這個誤會,恐怕也得付出不小的代價。

而且用這件事徹底粉碎閣內某些抱着鹹魚混日子的幻想,甭管天機閣現存的六國分部的話事人有什麼小心思,都被這一手直接逼上二選一的局面。

要麼抱團取暖,跟着軒轅麟指定的方向走,要麼投靠愚人眾,憑藉前天機閣話事人的身份做至冬國的一條狗。

以叛徒的身份想要得到重用,實在是有些異想天開了,況且愚人眾十一執行官的隊長就是親手被老大斬殺在至冬國境內,在擁有神明的國度中斬殺他的子民還能全身而退,已經代表着某些東西了。

而老大第一個來到自己這,如果自己在剛剛的態度中表現出一絲一毫的反抗心理,恐怕現在頭顱擺在桌上的,就是自己了。

這已經不是警告那麼簡單了,這是最後通牒!

想到這裡,范二爺心頭髮寒,連忙站起身,誠惶誠恐的說道「屬下唯閣主馬首是瞻,天令所至,赴湯蹈火,在所不辭! "

軒轅麟緩緩起身,繞着范二爺緩緩的踱步,時間在這一刻變得極為漫長,在范二爺心中壓抑的快喘不過氣來時,停止了腳步,輕輕拍了拍范二爺的肩膀,令後者抖了個激靈,不由的抬起頭,對上軒轅麟那雙深邃的雙眸,心臟忍不住的抽搐一下。

如七年前那樣,初次見面時,就是這個眼神,一介白衣少年,提着一袋子自己仇人的人頭扔到了自己眼前,仇人在當時絕對是一個自己絕對惹不起的大家族,但老大做到了。

千岩軍調查了許久都沒有查到真正的兇手,甚至當年被半脅迫跟着老大創立的天機閣已經成長為整個提瓦特大陸數一數二的情報組織兼殺手組織。

地位也水漲船高,單單在表面顯露的產業就足以讓別人尊稱自己一句范二爺了!

軒轅麟輕聲吩咐道「如果不相信你的話,你現在也不會出現在我的視線之中了,一會璃月七星之一的刻晴會來茶館,準備一個包間,下去吧。」

范二爺點點頭,恭敬的退了下去。

等到范二爺走後,軒轅麟端起茶杯,慢悠悠的喝了一口,嘴角勾起一抹邪魅的弧度,輕聲道「老狐狸。」

一道模糊的影子緩緩浮現,來到軒轅麟身後低聲問道「閣主,屬下有一事不明。」

「說。」 軒轅麟聞言放下茶杯,饒有興緻的轉過身子看着身後的黑影。

黑影躬了躬身,恭謹問道 "如今的六國分部中的話事人除璃月的范二爺已經到了頤養天年的年紀,沒什麼野心,剩下可都是不安分的主,既然擔心,為何一開始...」

軒轅麟微微一笑,輕聲打斷道 "開天闢地,總是需要充滿激情和野心的人才,而現在已經到了第二階段,基本盤已經固定,不聽話的除掉就行了,少了他,會有一堆人等着接替他的位子的,所謂堅不可摧的堡壘,往往是被人從內部攻破的。」

"屬下明白了! "

黑影低聲應道。

軒轅麟輕聲囑咐道 "你們是我最後一道防線,盯緊連同范二爺在內的六國話事人,一有異動,三天內我要收到情報。」

"屬下領命。 "

黑影說完,緩緩消失,軒轅麟靠在椅子上,閉上眼睛,手指敲擊茶桌的聲音不斷響起,似乎在考慮着什麼。

距離與刻晴約定的時間還有十分鐘的時候,軒轅麟緩緩睜開雙眼,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微笑。

一會還有場大戲要演,老友相逢,還真是期待啊...

《原神:吾乃世間一俗人》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