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遊戲動漫›鎮魂街之西涼雄魂
鎮魂街之西涼雄魂 連載中

鎮魂街之西涼雄魂

來源:google 作者:荇嵩 分類:遊戲動漫

標籤: 遊戲動漫 荇嵩 董研

鎮魂街,旌旗起舊王倒,新王立昔日我與曹焱兵並肩作戰今日我便是他稱王的對手之一既分高下,也決生死王者之路註定只有一條,我要讓他們記住我的名字,董研!展開

《鎮魂街之西涼雄魂》章節試讀:

「怎麼樣?小子們要上去練練嗎?」魯深轉過頭向三人詢問道。

「我來吧,順便看看這內部訓練營的水平。」上官天站了起來,走到台階上。

"上官天佑,打不過就服個軟,大丈夫能屈能伸,這一次學員的強度,遠超於往屆。 "魯深說著,臉上露出了一抹笑意。

上官天佑自信的擺了擺手,微笑道「我所堅持的信念,就是絕對不服輸,我一直認為自己是最優秀的那一批人,我要證明這一點。況且,如果我連這些未來為靈域服務的人才都打不過,那何以服眾?」

魯深聽後,臉上浮現了一絲欣賞之色,隨後又說道 "不愧是降服凶獸窮奇的靈域天才。」董研和袁謀不解的問道「窮奇很厲害嗎?」魯生聽罷點了點頭說道「窮奇,中國古代神話傳說中的四凶之一,是西方天帝少昊的後代,因毀信惡忠,崇飾惡言,被舜流放,遷於四裔,以御魑魅;和混沌、檮杌、饕餮並稱為遠古「四大凶獸」。《山海經·海內北經》記載窮奇外貌像老虎,大小如同牛般,長有一雙翅膀。傳說窮奇性情兇狠,喜歡吃人。不忠不信,不聽好人之言,專門聽信別人的壞話。上官天佑的守護靈窮奇,據傳是上界大千界,受傷墜落的,有的人猜測他是獸武靈,也有人傳,他是神武靈,但具體是什麼?或許只有大千界的人了解了。」

"這麼厲害! "董研和袁謀聽後,忍不住驚嘆起來。

上官天佑微微一笑,說道 "也就一般般了。」

魯深微笑點頭,接著說道 "這內部訓練場,相較於外部能夠運用一部分守護靈的靈力,當然外部其實也可以,只不過你需要天資卓絕,或者實力強悍。」

「那上官天佑的實力,豈不是能得到極大的增幅。」袁謀忍不住問道。

魯深搖了搖頭,說道 "錯,你知道外部訓練營為什麼要把守護靈靈力削弱嗎?因為一部分人根本就控制不住守護靈,反而會被守護靈帶着走,從而發生失控。而你這位朋友恰巧就屬於如此,據我所知,他根本就控制不了他的守護靈,我很擔心他失控。」

「這麼危險!? "董研和袁謀一聽,頓時大驚。

「那倒不至於,只不過由於是我帶你們過來的,死魂島可是我們的主場,只要在我們可控範圍內,制服一個失控的守靈人,簡直是易如反掌。」魯生淡淡的說道。

"那你怎麼顯得憂心忡忡的樣子? "董研二人疑惑問道。「因為我會因此扣工資,明白了嗎?」

"哦~~ "董研二人恍然大悟。

"行了,上去吧。 "魯生笑着說道。

"好嘞。 "上官天佑答應一聲,便向上面衝去 "你們呢? "魯深又將目光投向了袁謀和董研。

袁謀和董研也沒有任何猶豫,連忙說道「我們看看就好,看看就好。」

「真是沒出息。」魯生恨鐵不成鋼的說道,眼裡充滿了無奈。

競技台上,上官天佑目露精光,戰意滿滿,他的第1個對手,是一個瘦長高個,身材消瘦的青年,他的眼神帶着玩味,一副勝券在握的表情。

"小朋友,別怪叔叔我勝之不武了。」高個兒男子冷漠的看着上官天佑,嘴角勾起一絲嘲諷的弧度。

"別廢話。 "上官天佑淡淡的回了一句,並不想與他浪費口舌,直奔主題「戰」

「上官天佑。」

「韓銘」

「這小子,來路不明,不太清楚他的路數,且待我觀察觀察。」韓銘暗道。

站在台下的魯生皺了皺眉頭,說道「怎麼剛來就遇到這麼棘手的對手?韓銘可是跟誰都能五五開的傢伙,哪怕趙玄遇到他,也只能把勝率拉到46開,可謂競技場老手。」

沒怎麼經歷過戰鬥的上官天佑,沒有想太多,他沒有什麼戰鬥經驗,戰鬥技巧倒是從來都不缺,只不過與他戰鬥的人層次差距過大。所以,這個韓銘雖然比他要強,但卻也難以打倒他,只能說是五五開。

收斂了之前的玩味,韓銘眼裡閃過一道寒芒,身形一晃,便出現在了上官天佑的左側。

韓銘看到這一幕,嘴角微微上揚,露出了一抹陰沉的笑容。

上官天佑的身體向左偏了一寸,劍尖挑破了他的衣服,留下一條淺淺的血痕。韓銘看到上官天佑的躲避,並沒有驚慌,他的速度依舊在加快,一個箭步,便逼近到了上官天佑的身旁,手中的長劍橫掃而出,直劈向上官天佑的腰間。

上官天佑連忙側身躲開,長刀劃破他的肩膀。

「他速度太快了,很難捕捉他的身影,只能想想辦法。」上官天佑暗道。

韓銘的攻擊再一次襲來,上官天佑的反應也算快,急忙抬腿踢向他,韓銘翻了個跟頭,巧妙的卸掉了這股蠻力。

「臭小鬼,這股子蠻力還真大。不過你竟然能跟上我的腳步了,有點意思。」上官天佑微微的將眼睛閉上,他將運用獸的嗅覺,感知韓銘的攻擊軌跡。

韓銘的攻擊越發凌厲,上官天佑的躲閃越發迅捷,兩人的攻擊速度都快得令人咋舌,只見上官天佑的右臂一揮,一拳將韓銘打飛出去。韓銘在空中旋轉一圈後,穩定在了台下的地面上。他站起身,冷哼一聲,繼續發起了猛烈的進攻。

上官天佑見狀,不敢怠慢,立即迎了上去。

上官天佑的速度快如疾風,在擂台上,只能勉強看到兩個黑影在跳躍、閃爍。

所有正在校場上的學員都被這場戰鬥所吸引,包括趙玄。

「老大,你覺得他們倆誰會贏?」

「上官天佑不出十招, 必敗。」

「為什麼?」

「很簡單,韓銘他已經動用了守護靈的力量,而上官天佑他氣息不穩,應該沒有徹底的掌握守護靈。」

「老大真是料事如神啊! "

"不要恭維我了。 "趙玄微微一笑,淡淡的說道。

「那老大,韓銘比之你又有幾分勝算。」

「五五開。」趙玄淡淡的說道。

「韓銘當真有這麼厲害?」

「他是個瘋子,一個當真的瘋子,他可以接五五開,但永遠無法接受輸掉。一旦超過了它的承受範圍,他將開始自己的瘋狂。」

「你, 敗了。」

「敗了嗎?」上官天佑落寞的說道。

「你身上還有一股強大的力量,為什麼不使用出來?」韓銘看着上官天佑,淡淡的說道。

"這股力量我暫時不會使用,我不會去動用我不熟悉的力量。 "上官天佑說道。

"不使用的話,那你只能被我打倒了。 "

上官天佑洒脫一笑,說道「可我現在已經被你打倒了呀。」

韓銘伸手拉起了倒在地上的上官天佑,高聲說道「老子欣賞你,希望你有生之年能打敗我,哈哈哈哈哈哈。」

「一定的。」上官天佑微笑的說道。

看到上官天佑和韓銘兩人停止了戰鬥,魯生也鬆了口氣,心裏感嘆道 "少年可畏呀。」

上官天佑一瘸一拐的走了下來,苦笑的坐在凳子上,低着頭,眼睛看着自己的腳尖。

"天佑,你沒事吧? "董研關切的說道。

"我沒事。 "上官天佑擺了擺手,說道 "我只是感覺自己實在太需要磨歷。 "

魯生看着上官天佑,無奈的苦笑了一聲。

魯生看着二人,問道「你們誰還想上去試試看嗎?」

"我去。 "董研第一個站了出來,隨即頓了頓說道 "但我要挑一個最弱的打。」

"好,那就你先上吧。 "魯生淡淡的說道。

"好。 "董研興奮的說道,隨即走到了擂台之上。

"嘿嘿,有誰來與小爺打一架?」董研雙臂抱於胸前,囂張的看着眾人。董研的話讓許多人都忍不住罵了一聲 "靠,這丫也太囂張了。

「跳樑小丑,沒有實力硬裝。」眾人嘀咕道,一方面是因為勝之不武,另一方面是因為贏了也沒什麼光彩的,眾人都看出了,董研其實一點底子都沒有。

「我來吧。」一個瓮聲瓮氣的聲音從後面傳來,說完,一個長相魁梧、身高足有兩米八五,體重至少兩百斤的壯漢站了起來。他身穿一身紅色的盔甲,背後背着一柄巨斧,身上散發出一種暴虐的氣勢,讓人感覺有些壓抑。

"這是。邢三貴。」

"邢三貴?好像有點印象。 "

"這是個狠人,他曾經把腦袋杵在水泥里,說要當電線杆。」

刑三貴搖了搖頭,瓮聲瓮氣的說道「此言差矣,這仍鄙人十幾年前乾的事情,何來電線杆一說,鄙人只是喜歡把腦袋杵在水泥上罷了。 "

"你不是說要找一個最弱的對手嗎?我就是了,我已經大概留在這裡十幾年了,一直沒有過畢業訓練,我應該是屬於這裡最弱了的吧。

正在訓練的趙玄,又將目光注視到了這裡,他不禁皺了皺眉頭,隨即又露出譏諷的微笑。

站在一旁的魯生,面色凝重的盯着刑三貴。

「董研這次的對手很強嗎?」袁謀憂心忡忡的問道,他對董研十分的不放心。

「很強,真的很強。因為這刑三貴曾經是我的同學,他因為某種特殊原因久久都不能畢業,具體是什麼原因,只有內部人員才知道。反正我知道這次董研麻煩了。」

"那現在怎麼辦?難道就任由董研被刑三貴欺負? "

魯生搖搖頭,說道 "大不了就輸嘛,年輕人就是要經歷過失敗。」

刑三貴如同一座小山般擋在董研的面前,他眼神木訥,行動遲緩。但董研知道,這絕不僅僅是他表面上看到的這些。他的身體里,還隱藏着強大的力量,如果爆發出來,他可以將他撕碎。」

坐在高台上的趙玄淡淡的說道「我和邢三貴其實是一樣的人,我執念追求第一,他卻反其道而行追求最後一名,他無限接近於大焦熱了,他最討厭有人挑戰最弱的人,如果真的有人這麼做了,他會將這個人擊敗,並且讓這個人親口承認,他才是最弱的。所以那個不自量力的小子,你現在要是說他是最弱的,或許你就勝了。」

董研聽着趙玄的話,不由得愣了愣。

趙玄說完之後,又對站在台上的董研說道 "快結束這場鬧劇吧,勝負自然是毫無懸念的,我想看下一場了。」

董研沒有說話,只是將目光投向了站在他面前的刑三貴。

"你還挑不挑戰最弱的人了。 "刑三貴瓮聲瓮氣的說道。

「董研。」

「刑三貴。」

兩人異口同聲的說道。

"既然這樣,那我就來試試你的真實實力吧,不過你可別後悔。 "董研冷哼一聲,說道。

"來吧,讓我看看你的實力究竟有多強,敢跟我爭最弱的名號。」刑三貴說完之後,身形突然消失在了原地,再次出現時,已經在董研的身側,巨斧揮舞,帶着呼嘯的破空聲劈向董研的腰間,董研見狀立刻閃避。

"啪! "一斧劈在董研身後的大地上,頓時激起一片灰塵。

董研躲過刑三貴的攻擊之後,便迅速的退後,與刑三貴保持着安全距離。

"你是不是怕了? "刑三貴瓮聲瓮氣的說道。

"笑話,誰會怕你呀。 "董研冷笑道。

"既然不怕,那就上來呀,我會讓你知道,你我之間的差距有多大,我要證明我才是最弱的。」

刑三貴怒吼着,揮動巨斧沖了過去。

"哼。 "董研也不甘示弱,揮動手中的拳頭砸向刑三貴。

砰!砰!

兩人不斷的互相對轟着,董研實在支撐不住飛了出去。

「主公,末將儘力了。這大個的力量實在是太強了,您若是喚醒那幾位,或許才有匹敵的機會。」

「我該要怎麼做?」

「您跟我來吧。」

他們的視野頓時又出現了之前的宮殿,這正是他之前收服華雄的地方,也是那個不靠譜的老祖宗的居住地。

"我們進去吧。 "魯生看了看周圍,說道。

"嗯。 "華雄點了點頭,邁步朝裏面走去。

剛進入宮殿,趙玄頓時感受到了一股戾氣,一股子十分濃重的血腥味,這血腥味讓趙玄十分不舒服,他皺了皺眉頭,說道「這裡好像不是我們上次來的地方。」

華雄剛想回答,但一聲冷哼傳來,替華雄回答了這個問題,「吾名為李傕,你來何事?」

「為擊敗本來不能擊敗之人而來。」

「現在的你未免還不夠條件,老夫不能幫你,你得拿出一點夠格

條件。」沒等董研說話,華雄立馬淡淡的說道「離開這裡,這就是最大的籌碼 「哼,我在這裡待的的,好說歹說也是一位土大王,

為何要離開呢。 "

「你不願意離開就算了,華雄我們走,去下一家。」董研不屑的說道。

「罷了,罷了,我去還不行嗎。」那血紅色的人里嘆了一口氣,無奈的說道。

此時,競技台上,只剩下了傻頭傻腦的刑三貴,以及倒地的董研。

「這場比斗,已經結束了。」

「沒想到這小子竟然如此的不堪。」

「誰說結束了?」倒地的董研突然站了起來,董研一身血氣,氣勢洶洶,一拳向刑三貴轟擊過去,速度奇快無比。刑三貴臉上的肌肉抽搐了一下,身體一躍而起,躲過了董研的這一擊,同時手中的巨斧猛的向下揮動,一道凌厲的氣勁瞬間划過長空,朝着董研的身體劈去,

這一斧威力極強,如果被擊中,董研必敗無疑。不過董研早有準備,他身子向旁邊一閃,躲過了這一斧的劈砍。

董研經過這一系列的反擊,頓時頭暈目眩,他清楚他的極限到了,隨即急忙說道,我贏了你是最弱的。

聽到這話的刑三貴,馬上停手,並轉身離去,台上只剩下董研的喘息。

「毫無疑問,董研輸了,但同時也贏了。」

"贏了? "袁謀二人驚訝的問道。

"嗯,雖然他沒能打敗刑三貴,不過這一次的比賽已經算是他獲得勝利,刑三貴根本就不能歸咎在學員的範圍內。 "魯生點了點頭,嘆了一口氣。

《鎮魂街之西涼雄魂》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