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直播後,全網都阻止玄學大佬下班
直播後,全網都阻止玄學大佬下班 連載中

直播後,全網都阻止玄學大佬下班

來源:google 作者:貳叄亖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商槿 現代言情 秦妄

【直播綜藝+玄學+輕鬆】商槿作為行走四方的驅鬼人,得知好友的旅遊綜藝需要各行各業的人員,向她拋出橄欖枝商槿發現該綜藝的第一站竟然與她接的委託地點重合商槿:「天意如此,我該往」然而,這一去,便爆紅全網每日都有觀眾在直播間發問「商商,你是在掐算吧」商槿面無表情:「想多了,我手指抽筋而已」「商商,有鬼!!」商槿念咒驅鬼,厭世臉敷衍:「眼睛屈光不正就少看手機」視力5.0的觀眾:「……」行叭,都聽你的———商槿爆紅後,她的粉絲是這樣宣傳她的「粉個會算卦驅鬼的神棍偶像超有安全感的好吧!」「我家前幾天不安穩,於是把商商掐訣的海報掛牆上,瞬間太平」「哪位大佬需要驅鬼,請認準宣傳科學牌神棍商商,不信地可以看前幾輪迴放」對此商槿表示:「別愛我,沒結果」某陰氣森森的大佬堵在她家門口:「阿槿,我也是鬼,你什麼時候抓我回家?」商槿:「我是個有原則的人,只驅惡鬼」大佬聞言,立刻對着她的臉親了一口:「我現在是好鬼還是惡鬼?」商槿:「……」騷不過騷不過展開

《直播後,全網都阻止玄學大佬下班》章節試讀:

嘉賓們顫巍巍地跟在商槿身後到了一樓大廳。

楚易坐在沙發上垂頭喪氣,他已經徹底懵逼了,他是不是倒了公司給他立的小奶狗人設。

罵人,丟東西……

男孩捂臉,連手機都不敢看。

綜藝咖則一邊安慰他,一邊還要哄董九笙,十分忙碌。

富二代是說慘也不慘的人,他沒被這些傀儡嚇懵,反而被楚易那一聲喊給嚇暈了,才被工作人員叫醒。

周逸秋方才跟着工作人員處理地上的人,此時見商槿下來。

她迎了上去,話中略帶顧忌「我看那些人……不太正常。」

她是嚴謹的科研人員,事情平息之後,也觀察過躺在地上的人。

他們的衣物之下,能看到肉體上的屍斑。

並且肉體都僵了,粗略估計全是死亡一年以上的人。

他們白天看見的是什麼?

屍體還是鬼?

「周姐,很抱歉豐富了你的世界觀。」

話是這麼說,她困懨的模樣卻毫無抱歉的感覺。

【這話意味深長啊】

「我沒想到,你竟然解決了……」

民宿外,衣着華麗的女子走了進來,佩飾叮噹響。

【篝火上的那個巫!】

直播間有老觀眾指出。

【小小巫女,也敢在大師面前放肆,商爺!收了她帶回去暖床】

淺棕的眸子半眯,透出冷意「你還敢一個人來?」

女子像是冷笑,又像是控訴「為什麼……來得這麼晚?」

周瑤自幼就被周巫選中,她崇拜周巫,因為周巫改變了白頭村的格局。

周巫取消了村裡的長老會,倡議開放村子,積極容納外地遊客,讓村民獲得前所未有的光明。

可也是她,對周瑤冷嘲熱諷,嘶啞的嗓音說出的話令人害怕。

「幫助他們?你太天真了,這個村子裏除了你,他們都不過是我養蠱的工具。」

「什麼美好的白頭到老的傳說?只不過是情蠱發揮了作用。包括你,我不允許你離開白頭村,也不允許你擁有這種廉價的情感。」

「周瑤啊,我對你寄予厚望,最後是你用巫術破了全村人的蠱,還是我的蠱更勝一籌,我真的很期待。」

「周瑤,以後都只能吃我院子里的菜,因為村裡其他的菜畦,都已成為蠱蟲的育田。」

「周瑤,別哭,你是我選出來的,是神的僕人。」

商槿沉默了會,看着沉浸在回憶里的女子「……周巫在哪?」

【奧,我在期待什麼?】

【商爺果然不會安慰人】

周瑤眼神飄忽,倏地直愣愣地盯在斜前方。

那裡是工作人員堆屍體的地方。

你會不會有一種感覺。

你與他素未相識,卻會為他感到傷懷,彷彿你們兩個天生是一體的,為他喜而笑,為他悲而哭。

女子靜靜地看着登山客青紫的臉龐,在場人都看到了她眼底的麻木,大家下意識一窒。

木訥的神色下,唇瓣輕微顫抖,一顆淚珠蓄在眼眶,然後滾下……

「你是……誰?」沙啞的嗓音夾雜顫音,幾欲哽咽。

眾人的心都跟着揪了起來。

「你是誰啊!」

得不到回應,她屈膝緩慢地跪在地上,委屈般聲音大了起來,回蕩在安靜的大廳。

空氣中帶着鋪天蓋地的壓抑與絕望。

【哇哇嗚嗚嗚嗚!!】

【前面的你哭得太大聲了】

【你們真會破壞氣氛】

見她要去拉扯登山客,工作人員連忙阻攔,又不知道說什麼,只能求助地看向商槿。

商槿下意識抬了抬帽檐,淺棕的眸子神色複雜。

「……老祭壇。」女子安靜下來,聲音很輕,她輕觸登山客的面龐,入手冰涼。

「在篝火的東方,有一條小路,盡頭就是老祭壇。」

周瑤以為只要自己努力修行,巫術大成遲早能解決白頭村的現狀。

現在看來,她或許被周巫消除過記憶,卻絲毫不知。

她是個徹底的失敗者。

「謝了。」說話的不是商槿,門口走進兩人,皆穿着鐵灰色制服,為首的紫發男子笑容燦爛。

【大帥比!】

【吸溜吸溜】

沒等其他人質問,他掏出隨身攜帶的證件,自我介紹「我是西南管理局官方人員,叫我陸哥就行,旁邊這位是夏夏。」

董拾洲有作為節目組導演的自覺,上前交涉。

「喂。」夏夏叫住與她擦身而過的商槿。

「我們派人去老祭壇了,你在這裡休息。」

商槿停住「麻煩你們照顧這些人。」

說著,她習慣性壓下帽檐,離開,轉眼便融入黑暗。

陸謹言感慨「嘖,我這師叔,真是倔吶。」

篝火不知何時已經熄滅,天際滿月灑下銀白的光,腳下的路依稀可見。

空寂的環境下,只能聽見商槿輕微的呼吸聲。

【近兩百萬人冒個泡啊,我害怕】

【我也害怕】

【獨居人士瑟瑟發抖】

少許就到達了篝火地點,熄滅的火堆散發煙霧,沒有一點人氣。

「咻咻——」

青翠的樹葉如利劍自林中刺來。

不是周巫的手段。

商槿身手矯健,乾脆利落地躲過,眉眼如刀看向叢林,能想到的只有紫發男說的人。

【媽呀,真的有人能拿樹葉當飛鏢】

【全球進化不帶我系列】

「麻煩別打擾我。」

「師叔……」那人輕嘆,走了出來。

同樣穿着鐵灰色制服,月光下,他的相貌與紫發男有八分相似。

直播間觀眾又是一陣吸溜。

商槿還在思考他是誰,忽然側身躲過一手刀,迅速抬手握住他手腕,中指在其手腕太淵穴猛地摁下。

那人毫無感覺般,探出另一隻手將商槿肩上的鏡頭關閉。

直播間的觀眾一臉懵逼的被迫退出,生怕商槿遇險,又跑到主直播間去告訴其他人。

陸慎行見二人打了起來,忙道「師叔,妄爺,你們別打啊。」

他又打不過兩人,不敢輕易上前,只能像瑪麗蘇女主勸解兩霸總打架一樣,在旁邊喊。

秦妄見自己目的達成,本要收手功成身退,結果商槿覺得他陰氣重,實在不像人,主動跟他纏鬥。

陸慎行瘋狂解釋「師叔!我是清玄觀的啊,現在在特管局任職,你面前的是我上司,真不是鬼怪。妄爺剛才就是為了關你的直播間,沒有惡意。」

聞言,兩人停住。

商槿眉頭緊蹙,他背對月光,看不清臉,高大的身材由內而外散發出陰寒的氣息,比厲鬼都駭人。

確認對方沒有惡意後,她面無表情「抱歉。」

接下來的事確實不適合播出去,但她總會忘記身上帶了鏡頭。

隨後沒理兩人,孤身轉身向小路盡頭走去。

《直播後,全網都阻止玄學大佬下班》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