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歷史軍事›致命招惹韓先生別來無恙
致命招惹韓先生別來無恙 連載中

致命招惹韓先生別來無恙

來源:外網 作者:沈晚韓湛銘 分類:歷史軍事

標籤: 歷史軍事 沈晚韓湛銘

韓湛銘和地上的這一團小東西四目相對着。 小女孩臉上臟噗噗的,大概四五歲的年齡,一雙滿含水霧的眼眸,在看着韓湛銘笑。 那笑.........展開

《致命招惹韓先生別來無恙》章節試讀:

由小編給各位帶來小說《致命招惹韓先生別來無恙》講述的沈晚韓湛銘兩人的感情故事,不少小夥伴都非常喜歡這部小說,下面就給各位介紹一下。《致命招惹韓先生別來無恙》簡介... 當時海城上層圈子很多人哀嘆世道變了嗎?老天爺黑白不分了嗎? 好在老天爺是長了眼睛的。 沒過多久沈晚的母親便被逮捕入獄,而後死於獄中。 而沈晚的丈夫韓湛銘也從未把沈晚當妻子看,在韓湛銘心裏沈晚不如一個婊。 韓湛銘心中那一片愛的凈土,始終都只屬於沈馨潔。 要是在言情小說中,沈晚這樣的角色就是靠小三母親上位的渣繼姐。 惡毒女配! 而惡毒女配慘絕人寰的下場便是人人拍手稱讚的幸事。 所以 在這大雪飄飛的寒夜,沈晚光腿光腳踩在雪地里的滋味有多酸爽,沒有人知道。 更不可能有人憐憫同情她。 這個冬夜,沒人關心沈晚的死活。 翌日 韓湛銘剛打開一點窗戶打算透透卧室里的酒氣,一股寒徹的冷風便鑽入室內。 窗帘拉開,即看到外面雪海一片。 男人愣怔在窗戶前。 身後有家佣恭敬的喊湛爺,該用早餐了。 知道了。韓湛銘回過神來下樓。 端起一碗豆粥喝到嘴裏時,他才發現不是以往的味道了,他皺眉問道這豆粥這麼難喝? 家佣小心的解釋對對不起湛爺,您的早餐這兩年都是沈晚那個女人親自下廚給您做的,每天早上我們一起床就看到她已經在廚房裡了,她不讓我們插手 家佣都知道湛爺噁心沈晚。 所以明知道沈晚是韓湛銘的合法妻子,卻從來沒人喊過太太,所有的家佣都是對沈晚直呼其名。 韓湛銘的臉色冷如寒冰。 昨晚他喝醉了。 他腦海里是恍惚的,卻又是清晰的。 若是清醒時,縱然他再怎麼噁心沈晚,也不至於把她推到雪地里去。 而昨夜 男人煩躁的起身,將要離開餐廳時,手機響了。 他以為會是沈晚打來的求救電話,快速打開手機一看,卻不是。 心大有失落。 接電話的語氣卻是一貫的冷凜低沉葉叔,您 想問的話還沒問出來,韓湛銘便聽到電話那端傳來葉叔急促,激動,又抑制不住驚喜的聲音湛銘湛銘,葉叔剛剛才得知,當年當年那個女人把你葉歆妹妹送人的時候,她的身上帶着我們葉家專屬的雞血石吊墜,你順着這個線索 韓湛銘突然走神了。 他聽到葉叔說吊墜時,眼面前浮現的竟然是他昨夜扔到雪地里的,那枚又臭又髒的吊墜。 他把吊墜的主人推到零下幾十度的雪地里,一夜過去了,她還活着嗎? 葉叔您說什麼,雞血石吊墜?韓湛銘機械的問道。 電話那端,葉添的聲音激動的顫抖那枚吊墜是我們葉家的傳家寶。只要順着這個線索,應該有希望找到你葉歆妹妹 葉添女兒是剛出生時丟失的,至今沒找到。如今有了雞血石這個重要線索,葉添自然是激動到哽咽湛銘,葉叔拜託你了。 葉添是韓湛銘父母的至交好友。 早年間,他還救過韓湛銘父母的命。 以至於此刻,即便韓湛銘的心糟糕透頂,他依然沉着聲音說到葉叔,我會盡我所能幫您尋找葉歆妹妹。 謝謝你了,湛銘。葉添感激的泣不成聲。 葉叔我這邊還有急事,先掛了。 收了線,韓湛銘便撥通助理的電話鍾睿,快速調集所有人手排查全市的醫院,有沒有昨天晚上住進來的凍傷女病人。 鍾睿不解的問湛爺,查凍傷女病人做什麼? 韓湛銘沒解釋,只直言道如果有太太的下落,立即向我彙報! 鍾睿一驚太太她是! 收了線,韓湛銘換衣服出門。 一整天坐在韓氏集團總裁辦公室內,他都無心處理公司事務。 傍晚,鍾睿終於打來了電話湛爺,全市所有的醫院無一漏查,都沒沒有沈沒有太太的下落。 韓湛銘驟然怒喝再去查!找不到人你別回來! 大雪之夜,衣服都沒穿她能去哪兒? 能去哪兒! 湛爺鍾睿冒死提醒韓湛銘您住的是半山別墅,聽說山上還有狼,昨天夜裡零下幾十度,還下着雪 韓湛銘的心咯噔一下,電話掉在地上。 五年後 國最大的城市敦城內,一座綠林為主的公園延伸處,坐落着一處色調清冷,卻又彰顯恢弘氣勢的高牆建築。 這裡是國際頂尖級正規保鏢公司,安和保全的總部。 此時,身穿黑色職業裝,渾身透着疲憊之色的沈晚,火急火燎衝進大門,又來到一處房門外,抬手敲門叩!叩!叩! 門開 她衝到一個中年男人面臨前容總,我只有心心這麼一個女兒,心心她 話說了一半,沈晚便哽咽不成聲了。 心心讀的是全寄宿幼兒園,沈晚每個星期都去幼兒園看望心心,這次,她接鏢外出一個月都沒回來。 心心想媽媽想的,竟然從幼兒園偷跑出去找媽媽了。 沈晚完成任務回來,女兒已經走丟快十天了。 一臉肅凜中透着慈祥面容的容景看着沈晚小晚,心心的下落我們已經有了。只是 沈晚的臉色頓時煞白是不是心心已經 心心要是不在人世了,沈晚一個人沒有活下去的支撐。 容景一把扶住搖搖欲墜的沈晚小晚,心心還活着!只是她被運到了國內海城,被韓家人收養了。 什麼!沈晚像被重鎚砸了似的,四肢都軟了。 怎麼這麼巧! 韓家! 那是她暗戀韓湛銘五年,嫁給他兩年的地方。 七年的時間她愛韓湛銘愛到小心翼翼無比卑微。 韓湛銘卻從未給過她做妻子應有的尊重。 在韓家乃至整個海城,沈晚都是個笑話。 明知道自己是個笑話,可她還是想抗爭。 五年前那個雪夜,她趁丈夫醉酒熟睡,拿起丈夫的手機對她名義上的妹妹,也是韓湛銘最心愛的女人耀武揚威了一次。 僅那一次,她就幾乎喪命。 韓湛銘對付她的手段有多狠毒,沈晚在五年前就親身體會過了。 那夜,她只穿了韓湛銘一件薄襯衫,被推出去之後絕望到哭不出眼淚來。 只幾分鐘,她就凍的感官都分不出是冷是熱。 鵝毛大雪打在她腿上,她覺得那是滾燙的開水。

《致命招惹韓先生別來無恙》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