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重生狂妃:皇叔狠狠寵
重生狂妃:皇叔狠狠寵 連載中

重生狂妃:皇叔狠狠寵

來源:google 作者:夢寐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蘇傾然 蘇子然

相府嫡女蘇傾然前世把豺狼姨娘當親娘,把虎豹庶妹當親妹,更是把負心皇子當至愛,結果是自己慘死,外祖家被滅門,好在蒼天有眼,給了她一次重生的機會,這一世,她揭開姨娘的假善面,撕開庶妹的偽柔弱,某皇子,你不是一直想要當皇上嗎,她直接讓他被逐出皇宮,做不成皇子,她一直以為自己魔高一尺,但是沒想到皇叔道高一丈,最後把她收了展開

《重生狂妃:皇叔狠狠寵》章節試讀:

第七章 白蓮庶妹 前世,這個連翹帶自己去了相府最西邊的客房換衣裳,要知道從這裡到相府的最西邊,少說也的半柱香的時辰,等自己換好衣裳,去了老夫人那,老夫人大發雷霆,說自己不懂禮數,擺小姐的架子,後來蘇傾柔好心教了自己一些討好老夫人的法子,可是每次更令老夫人厭惡,慢慢的老夫人疏遠了自己。 連翹一臉鄙夷地望着蘇子然,是嫡女那又怎樣,這府里可是夫人的天下。 蘇子然收回思緒,冷冽的眸光盯着連翹。 這個連翹不管是前生還是今世,一直都是媚姨娘的爪牙,如今,想必還跟前世一樣,媚姨娘命她故意來拖住自己。 連翹對上蘇子然得雙眸,渾身一抖,好像自身置身於冰窟中一般好可怕,可是再一看,蘇子然又恢復了之前那個溫和的模樣。 「大小姐,請隨奴婢來。」 也許是被蘇子然那個眼神嚇着了,連翹畢恭畢敬地說著,全然沒有方才輕視的架勢。 蘇子然淡淡一笑。 「好。」 就這樣,蘇子然帶着玉竹跟着連翹朝着相府後院走去。 …… 「夫人,您是先要回去換衣裳?」 奚嬤嬤跟在媚姨娘身後,小心翼翼地問着。 媚姨娘聞言,眼裡一抹算計,冷冷地說。 「換什麼衣裳,去老夫人那。」 自己倒要讓那老東西看看,這小賤人的八字是如何的硬,剛回來就弄的雞飛狗跳。 …… 相府是典型的七進七出的宅子,碧瓦朱檐,樓台亭閣,奇珍異草,假山碧水,無不彰顯相府的富麗堂皇。 蘇子然望着熟悉又陌生的院落,心裏感慨萬千,一陣恍惚。 連翹餘光瞟了眼蘇子然,瞧見她一直望着這後院看個不停,全然沒有方才看自己的凜然,想來是自己看錯了,一個鄉下來的怎麼會有那般氣勢,確定了之後,連翹心裏又是一陣鄙視,果然是鄉下來的,腳步加快,朝着府里最偏的地方走去。 蘇子然瞧見自己離正廳越來越遠,眉頭緊鎖,果然跟前世一樣,看來自己需要想些法子才是。 眼珠子一轉,突然蹲在身子捂着肚子,一副痛苦不已的模樣。 玉竹一看,趕緊蹲下身子,着急地問着。 「小姐,你怎麼了?」 連翹一副不耐煩地樣子,懶洋洋地問了句。 「你沒事吧?」 「肚子不舒服,似乎是在吃壞了肚子。」 蘇子然一面捂着肚子,一臉拉住玉竹的手,遞給她一個眼神。 告訴她,自己沒事,讓她放心,自己需要玉竹的配合。 玉竹這才明白小姐這是假裝的,心裏鬆了口氣,不過,小姐這麼做的目的是什麼?難道小姐不想要換衣裳,對,肯定是這樣? 媚姨娘故意讓小姐去那麼遠的客房換衣裳,明顯就是不想讓小姐去給老夫人請安,自己想要提醒小姐,正愁沒辦法呢。 蘇子然面色鐵青,很明顯是難受的厲害,朝着玉竹,從牙齒里努力擠出幾個字。 「玉竹,快帶我去茅廁,先讓連翹去客房等着。」 還沒等連翹反應過來,玉竹背起蘇子然就跑開了。 連翹目瞪口呆地望着玉竹背着蘇子然一路狂奔,嫌棄地嘀咕着。 「果然是鄉下來的。」 玉竹真是越來越佩服小姐的表演能力了,演的跟真的一樣。 蘇子然瞧見遠離了連翹,趕緊跟玉竹說。 「玉竹,放我下來,去老夫人那。」 玉竹蹲下身子,輕輕放下蘇子然,詫異地望着蘇子然,想不到小姐是真的變聰明了,笑着點點頭。 「好的,小姐。」 蘇子然無心欣賞這熟悉的院子,疾步快走,玉竹氣喘吁吁地跟在後面。 所幸,這裡離老夫人的住處還不是很遠,穿過一處佛手長廊,再走過一處甬石小路,很快就到了老夫人的住處—靜和院。 蘇子然還沒進門,就聽見裏面出來老夫人發怒的聲音。 「走了這麼多年,想不到連我這把老骨頭都不放在眼裡了?」 很明顯老夫人說的是蘇子然,玉竹正要往前沖,想要進去告訴老夫人大小姐沒有忘了規矩,蘇子然一把拉住玉竹,遞了個稍安勿躁的眼神。 接着屋裡又傳來。 「老夫人稍安勿躁,然兒畢竟還是小孩子,禮節上難免有些不周到的地方,些許是她剛回來,有些累了,待會兒我差人再去請請,好在能獨自從那土匪窩裡安然回來,咱們也好告慰姐姐的在天之靈了。」 一聽聲音就知道是媚姨娘,語氣柔和,乍一聽她是替蘇子然說話,但是細細一揣摩,每一句話都是針對蘇子然。 蘇子然聞言,嘴角微微上揚,一抹冷笑滲透了出來,果然是自己的好姨母,怪不得前世老夫人見了自己,那般不喜歡,原來是這樣。 「祖母,您就生氣了,大姐姐一向撒潑慣了,她一向也不喜歡這些繁文縟節,今日倒是可憐了母親,本來是好意幫她去去晦氣,沒想到她竟然直接把那艾葉水潑到了母親身上,這實在是……」 一道如黃鸝鳥般的聲音傳來,輕靈悅耳,委婉動聽,光聽聲音便可知道這人長的必定美若天仙。 蘇子然一聽,心裏一沉,手指緊緊地拽在手心裏,雖然指甲被剪的乾乾淨淨,但是指甲還是深深地掐進了肉里,前世的一慕慕浮現在眼前。 「姐姐,祖母不喜歡那些個規矩,她喜歡自由洒脫的人。」 「姐姐,你放心好了,我定會在祖母跟前幫你說好話得,你放心好了。」 …… 想不到自己的好妹妹就是這般在祖母跟前幫自己好好說話的,要不是自己重活一世,未必都能拆穿她那虛偽的真面目。 玉竹瞧見蘇子然神色的不對,嗜血的眼眸一直盯着老夫人的院子,那眸光自己還是頭一次看到,甚是嚇人,再一看,小姐的手緊緊地拽着,都流出了血。 「小姐,快鬆手。」 邊說,玉竹邊死勁掰蘇子然的手。 蘇子然瞬間從前世的回憶中解脫出來,眼神恢復了清明,緩緩說了句。 「玉竹,咱們進。」 老夫人這會兒正被蘇傾柔逗的喜笑顏開,瞧見蘇子然,臉色頓時一沉,不怒自威。

《重生狂妃:皇叔狠狠寵》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