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武俠修真›重生狂妃要造反
重生狂妃要造反 連載中

重生狂妃要造反

來源:google 作者:姜長風 分類:武俠修真

標籤: 姜長風 武俠修真 王上

邊疆歸來,迎接她的卻是反賊名頭,昏君殺她,密友害她,她絕望致死一朝重生,她一步一步重回姜都,洗刷冤屈,將狗皇帝踩在腳下只是……這王爺怎麼這麼閑,纏着她是要幹嘛!「王爺我要吃飯了…」「一起」「王爺我要如廁…」「一起」某王爺有些臉紅「!!!」天吶,她要搶的可是他們家的天下,王爺你這樣真的好嗎某個王爺舉牌:媳婦兒造反帶上我,我要陪你打天下!...展開

《重生狂妃要造反》章節試讀:

  「給我抓住這個小賤人,給我狠狠地打!」劉媽媽的舌頭都大了,冰涼刺骨的水一個勁的往裏面鑽,凍的她話都說不清楚,指着瀲灧一個勁的發抖。

  兩個丫鬟一藍一綠立刻就朝她撲過來,瀲灧毫不費力直接將兩人綁在了一起。

  「我奉勸你們最好是不要來招惹我,我會些拳腳功夫,你們打不贏我。」瀲灧一腳將兩個綁在一起的人踢出房間,「且我不歡喜繞圈子,若是想給個下馬威勸你們還是省省,不是都知道我是權貴家的二女兒?我有的是法子讓你們在後院生不如死。」

  「還死的不明不白,聰明人都不會招惹我這樣的,想必你們定是不太聰明,不過沒關係,我初來乍到,做些善事也無妨,至於日後若是再有這種事發生,你們便好自為之。」

  瀲灧一抬手將凍的抖個不停的劉媽媽也丟了出去,關上門。

  沐沐還可以多睡一會兒,幸好這床夠大,水沒潑到沐沐身上。

  門外的三個臉一陣白一陣紅的,不知道是個什麼表情。許久,兩人才掙脫,立刻就把已經凍的抽抽的劉媽媽抬進屋裡。

  「我要去告訴老爺,我要將這賤人趕出去!」

  瀲灧是知道自己的活是什麼的,雨柔第一天來時,洗了整整十盆衣服,累得癱軟在床上。她知道自己已經惹到了三個小人,只希望她們能夠聽得懂人話,不要再多生是非。

  不然…………

  瀲灧一下一下的捶打着盆里的衣服,幾乎是全府的衣服都堆在這裡了,廚房裡的大鍋不能用,沒有熱水便只能泡在冷水裡,雙手不一會兒就凍的紅腫。

  與此同時,就在孫有才的院子里,兩個丫鬟攙着有些抽抽的劉媽媽,一下就跪在已經是焦頭爛額的孫有才面前,一個勁叫喊着要他做主。

  孫有才一看也急了,立刻就找人去找大夫,兩個丫鬟把事情添油加醋的說了一通,孫有才立刻就想起來,自己如今焦頭爛額的也是因為這個凌雨柔,當天他回來就後悔了!

  百姓把魏無量打了個半死,根本沒法抓回來,只好先放在魏府,弄得他進退兩難,還每年少了一大筆銀子!

  最重要的是,竟然從魏無量的後山挖出一具女屍,這可就是大事了,說來不怕笑話,他從來沒處理過命案。

  於是越想越麻煩,一想到這些都是凌雨柔搞出來的,一肚子的氣恨不得把凌雨柔拖出去打板子,現在這女子又竟然還敢打他的奶娘,簡直就是不知道天高地厚,就算是這凌雨柔還是大小姐,奶娘也是打不得的!

  更何況現在她凌雨柔只是一個罪人,一個奴婢!

  於是,瀲灧就洗衣服洗到一半,被兩個小廝拖到了孫有才的面前。

  不等孫有才問罪,一個衙役臉色發白的跑了進來。

  「大人,不好了!那魏老大死了!」

  孫有才愣了愣,一屁股坐在地上「你給我再說一遍,誰死了?」

  「魏家的公子,魏老大。」衙役也慌了神,魏家的事他當然是聽說了的,結果今天人就死在了牢里,實在是…………

  很倒霉。

  「哎喲喂,這可怎麼了得啊,案子還沒審就先死了個人,我這陞官又沒指望了!」孫有才耷拉着臉,一副要哭出來的樣子。

  只是這魏老大昨日見着的時候,還是精神頭十足,怎麼只是過了一夜,就死在牢里。

  瀲灧起身「帶我去看看。」

  奶娘在一旁聽着,也是小心肝直跳,她還指望和縣官一塊走呢,聽到這個死丫頭這麼說話,一時間更氣了「你懂什麼還你去看看,老爺,怎麼府里就進了這麼個喪門星丫鬟,早早打發賣了多好!省的一天天的鬧的家裡雞犬不寧!」

  「把奴婢賣了你們家老爺不出七日就得人頭落地,孫大人,要是想安安穩穩的把這件事解決了,就好好聽奴婢的話,不然大家一起窩在這地方一輩子好了,左右奴婢也是罪人家屬,是奴籍,我在哪無所謂!」

  果然,一聽見要在這裡待一輩子,孫有才的眼神都變了「去,帶她去看!要是查不出個所以然來,本官就拿你出去交代!」

  瀲灧沒有再多說,留下捂着心口亂叫的奶娘和一臉憋屈的孫有才。

  衙役也是一臉將信將疑,這麼個黃毛丫頭,除了長的好看點,別的也沒什麼特別的,這可是死人,一會兒別嚇的哭出來都不錯了,但既然孫大人都這麼說了,自然是要聽命令。

  「今天早上,我正去牢里巡視最後一班,然後就能交班了,哪知道叫到那魏老大的時候,他就縮在床上,一動不動的,我剛開始也以為這小子又耍脾氣了,畢竟昨天送過來的時候這小子也是一直嚷嚷着要出去,說他爹來了給不了我們好果子吃。」

  「就是昨天晚上我去巡視的時候,都還是好好的,結果,結果今天我扒開他一看!眼裡嘴裏都是血…………太瘮人了…………」

  「飯菜可有問題?」

  「飯菜都是統一的,牢里還有幾個犯人,吃的都是一樣的,但他們就沒事。而且,都是統一由廚房送過來,混在一起發給誰就算誰的。」

  瀲灧點點頭,又問了幾句,這才知道原來仵作前段時間也回家探親去了,沒人懂,也沒人來查驗剩菜剩飯之類的,這可算是真真把人給難住了。

  不多會兒就到了牢里,才進門,一股陰冷撲面而來,這裡常年見不到陽光,即便是夏天都是極其陰涼,更何況是寒冷的冬天,才剛進門,幾個小混混就嬉皮笑臉的說些混話調戲瀲灧。

  衙役本想說什麼,瀲灧擺擺手,看了一眼躺在地上的魏老大,確實是很瘮人,嘴唇青紫,雙眼瞪的老大,手卡着自己的喉嚨,七竅流血,死相凄慘。

  衙役別開眼,偷看一眼這小丫鬟竟然還是衣服打量的眼神,不由得多了幾分欣賞。

  瀲灧轉身,笑眯眯的靠在一個牢門前「小哥,能告訴奴昨天晚上有沒有什麼怪事嗎?」

  瀲灧和雨柔單看容貌是九分相似的,當初從瀲灧被稱為姜都第一美人兒就不難看出這姐妹兩長的有多漂亮,一笑勾魂。

《重生狂妃要造反》章節目錄: